比特幣依然將回歸「自由貨幣」,但市場還有一些沒爆的雷值得警惕。

原文標題:《縱然黑夜孤寂,白晝如焚》
撰文:左常柏,Cobo VP,負責量化金融業務,原 TokenInsight 聯合創始人

作爲剛畢業入行就經歷鐵礦石市場 2014 年暴跌,回國就經歷 A 股 2015 年槓桿牛結束,其實對這次比特幣暴跌心裏已經有了足夠預期,也奉勸過周邊朋友控制風險,但還是沒有想到下殺如此快,幅度如此大。

流動性踩踏的悲劇,看起來千差萬別,過程又是如此的相似。無非都是「預期-槓桿-瘋狂-抽水-破滅-巨頭收割」幾個階段。落到微觀個體,也都經歷着相似的故事。想起 2015 年一位剛回國的朋友,從家裏借了兩千萬炒股,幾周內做到四千萬,然後很快開始了每天開盤-看盤-跌停-喝掛,睡到第二天早上繼續開盤-看盤-跌停-喝掛,連續喝掛二十天,最後割肉成爲打工仔,每月賺着固定工資,從此不碰任何投資理財。

2014 年時候,我的公司做大宗商品貿易,當時市場好到墨西哥毒梟都開始挖鐵礦石,市場連續 4-5 年價格在 100-160 波動,基本上一跌落 120 美元就會反彈,而大家運到中國的成本從四大礦山這些的 30 美元到南美洲的 120 美元不等,只要入行誰有貨誰就能賺錢。當踩踏發生時,市場價格從 140 美元高點跌落到 40 美元,平均每運一船鐵礦石現貨虧幾百萬美元,更不用說加槓桿做了期貨的人。除了四大礦山外幾乎全部中小礦山關門歇業,市場經歷了 5 年才反彈到 90 美元左右。當時給我的啓發就是,如果非要用成本預測價格,當熊市來臨時,一定要看最低公司的成本而不要看市場平均成本。

回到我們的比特幣市場。減半的故事告一段落後,場內加槓桿基本結束,而在外圍環境可預見的不會好轉下,正規軍入場也會繼續延遲。這次暴跌後估計市場會進入一個持續半年到十個月左右的清算整合期,市場可能會經歷半休克狀態的無量窄幅波動,大量從業者離場,就像當年徐明星去做外賣,趙長鵬去做文交所一樣。包括一批媒體,投行,量化團隊等服務機構都會大規模倒閉。

但被宣告死亡了快 300 次的比特幣和加密貨幣市場就此結束了麼?其實我個人還是比較樂觀。市場暴跌後,大家都覺得比特幣不是避險資產,但可見的疫情後兩個大國對抗和全民越來越左言論環境下,比特幣仍然不失是一個很好的資產配置類別。比特幣還會迴歸到之前大家對自由貨幣的幻想中。

同時這個行業最大好處就是永遠不缺熱點和故事,不管 DeFi,Filecoin 還是類似 HNS 這樣的創新小幣還是會走出獨立行情,只是普遍性的暴漲,翻倍,羣體幻覺會被打破。包括更多金融資產的上鍊化,隨着合規進展和大型金融機構牽頭,會讓區塊鏈技術進一步落地,2 月初摩根大通這些機構的表態,對長遠市場是利好。(跟炒幣關係不大)

極速下跌是好事,但是最近市場還有一些沒爆的雷值得警惕,或者說如果這些風險釋放後,市場真的就找不到更多的利空:

  1. 規則透明,明牌打的 DeFi,因爲機制設計不成熟,可能被以太坊價格下跌拖累,產生連鎖反應,繼續帶動市場下行。
  2. USDT 使用的銀行被美國反洗錢調查,爆雷風險不斷升高。
  3. 減半後礦工進入死亡螺旋的持續拋售。
  4. 因爲風控原因,類似 FCoin 這樣突然死亡交易所增多,甚至更大規模交易所破產造成的恐慌。

加密貨幣和比特幣的故事,其實遠未達到兌現離場的一天,而 7*24 的交易和流動性,也讓這個行業比正常行業經濟週期快至少 2 倍,其實從 2017 年末開始算,七年一個週期,市場可能真的已經到了黎明前的黑暗,也確實是最難熬的階段,但可見的爆發可能也很快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