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傳統風險投資者眼中,未來的區塊鏈投資熱點是什麼?什麼樣的項目更容易獲得投資者青睞呢?啓明創投創始主管合夥人鄺子平、三星 NEXT Ventures 董事 Patrick Chang、韓國投資合夥人執行董事 Min-Q Kim、Union Square Ventures 合夥人 Nick Grossman 對上述問題進行了討論,分佈式資本合夥人 Remington ONG 擔任這場圓桌討論的主持人。

Remington ONG:大家早上好!我是 Remington ONG,來自於分佈式資本合夥人,分佈式資本是四年前在萬向峯會上發佈的,主要關注於區塊鏈風險投資。非常榮幸作爲今天 Panel 的主持人,看到有來自於世界的不同投資者,相信昨天下午已經聽過了一些主要聚焦於區塊鏈區域投資者的觀點。

作爲傳統領域的投資者是如何看待區塊鏈投資機會的?來聊聊我們所認爲的未來區塊鏈的投資趨勢。首先希望每一位嘉賓可以給我們進行簡短的自我介紹,以及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關注區塊鏈領域的投資?

鄺子平:大家早上好!我是鄺子平,來自於啓明創投,啓明創投是一家中國的風險投資公司,管理超過 40 億美元的投資金額,同時也在美國建立了醫療健康的基金。我們和許多中國的企業家都有合作,主要投資在中國。

關於啓明創投的投資戰略,我們關注包括技術、人工智能以及基於人工智能的金融科技等。三年前開始關注區塊鏈領域,關注了這麼幾年,但說實話雖然我們對區塊鏈非常感興趣,對長期願景也非常看好,我個人認爲區塊鏈將會成爲非常有活力、非常強大的一項技術。但是目前還沒有在區塊鏈領域有所投資。我個人在區塊鏈進行了一些投資,但不是代表公司。我也一直在研究區塊鏈,希望可以更多介入到這個領域。

最近在研究一些項目,相信在不久之後會在 B2B 領域進行投資。總的來說,我們一直在關注着區塊鏈領域。

Patrick Chang:我是 Patrick,來自於舊金山,作爲投資人已經有 12 年的從業經歷,主要做的是 B2B。一開始的職業生涯主要從事於債券以及邊緣計算、區塊鏈等等。公司是三星 NEXT Ventures,現在還是一個處於初期的投資公司,不進行硬件領域的投資。

區塊鏈 2014 年就開始進行投資,其中的一個項目就是去中心化物聯網項目,最近幾年我們認爲區塊鏈是非常不錯的去中心化雲堆站。比較感興趣的還是平臺層、基礎架構層。

Min-Q Kim:大家好!我是來自於韓國投資合夥人的 Kim,大家從我的名字可以看出來我是一名韓國人,目前是 27 億的投資規模,主要是關注於 VC 以及 PE 的領域,事實上在上海也有我們的辦事處以及北京、成都、新加坡、美國等等,在印度、印尼會建立辦事處。

三分之一的投資是在韓國之外,比如中國、美國、東南亞、北美。有一家控股公司,這家公司在韓國是排名前三的投資機會。這家集團包括了韓國最大的證券公司,並且有銀行的牌照。之前擁有 50% 的控股,目前控股爲 20% 到 30%。

我自己交易比特幣是從 2017 年開始,一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以我成爲了區塊鏈技術的狂熱持幣者,對我們公司來說第一筆投資是在 2016 年底和 2017 年初,這家公司已經被收購,收益非常不錯。關於區塊鏈項目會進行股權持有,然後公司銷售了加密貨幣之後就可以來償還我們,所投資的其他公司會從事加密貨幣,比如說 Eto (音),這是一個交易平臺,在他們發佈了加密貨幣之後,收益提高了 4 倍。還有一家支付解決方案提供方公司、信用卡支付。

Nick Grossman:非常高興看到你們,我是 Nick Grossman,來自於 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合夥人,公司是 2013 年建立的,一開始主要投資於一些 Tiwwer 以及其他基礎設施公司,隨着比特幣的不斷興起,區塊鏈將成爲下一代的計算基數。

在 2012、2013 年和 Coinbase (音)進行合作,之後投資了其他加密貨幣公司像 IPFS 等等,在這個領域非常火熱,從一開始傳統的投資機構逐漸開始關注區塊鏈。

Remington ONG:謝謝大家的介紹。

大家可以看到嘉賓都是來自於非常有名的投資機構,啓明創投是中國非常成功的,還有韓國投資以及來自於三星、美國的投資機構,在區塊鏈領域有一些不錯的舉動。

第一個問題是作爲相對比較傳統的投資者,你們在適應、進入區塊鏈創新公司的時候會不會遇到挑戰?看待行業的時候會覺得有什麼挑戰的地方?

Nick Grossman:這樣的行業可能會改變投資方法、投資戰略。

過去會購買股權持有 5 到 10 年,賣掉就完了。現在所做的是要改變方法,在投資加密貨幣的時候首先會對加密貨幣進行背書,這是之前從來沒有做過的。還有另外比較大的變化是加密項目、新創業公司有早期產品,發佈它就會在全球市場進行交易。對投資者、項目而言還是有一定風險的,如果讓項目成功的話必須跟整個生態系統相融合,所以作爲投資人需要調整投資策略,同時作爲投資者需要在市場上扮演更加積極的作用,而不是說像傳統投資方式。
所以,這只是一個比較初期的看法。

Remington ONG:也就是說,現在你們在建立對衝基金以及其他基金?

Nick Grossman:是的,這取決於你能走多遠,有些風險基金可以進行註冊,在商業模式方面也更加靈活。另外一方面我們看到了加密對衝基金,它們還處於比較早的階段,所以是把這兩種的商業模式進行結合。

Remington ONG:加密貨幣和過去的股票是不一樣的,剛剛你也提到了在資本流動方面會有不同,所面臨的挑戰是什麼呢?

Min-Q Kim:過去我們是投資和政府相關的領域,比如說養老金等等。所以區塊鏈領域是沒有監管的領域,必須非常小心。

去年我們非常希望參與 Telegram,因爲早期的時候他們投資了 Coin,我們也非常瞭解這個平臺有魅力。估值可能比 Telegram 更高,這也是基於同行的看法。也就是說公司的估值可能會達到 10 億,確實我們非常希望能夠投資 Telegram,但是我們沒有辦法進行投資,由於韓國銀行不允許錢走出韓國來投資。其實我們自己認爲這會是一項非常不錯的投資,而且從投資中可以獲得很多利潤,但由於銀行的監管制度我們沒有辦法來做。

Remington ONG:我們經常會提到機構的錢會進入到區塊鏈領域,對於傳統投資機構而言依然面臨着監管方面的約束,他們想要參與但是有些時候由於監管原因沒有辦法參與到投資中來,Duane 你能否聊一下在你們進行投資的時候是否有這樣的侷限?困難?

鄺子平:在我們看來還好,我們一直在猶豫,有些顧慮,之前有人提到比較早期的區塊鏈項目沒有實用的案例、應用場景。昨天討論了網頁 Web3.0,我非常受啓發。需要有一些理念,從而有很好的判斷,區塊鏈能夠帶來什麼?

我們只在中國做投資,所以中國消費者、中國企業是否覺得區塊鏈是解決問題的,是提高效率的,以及提供其他的服務?我今天早上聽到了 Renato 的演講,他也提到區塊鏈用於對實體經濟進行轉型。

我們在中國非常看好區塊鏈,雖然還沒有參與到其中來。

當然,目前有一些監管障礙,但是最大的障礙就是是否有可說服,非常讓人相信會發生的應用場景?尤其是在發行代幣的時候。但是技術現在被越來越廣泛地應用,比如說在供應鏈、借貸,人們可以使用他們的產權作爲抵押獲得貸款。

雖然理論上希望去中心化,但問題是人民銀行現在干涉了,作爲監管機構干涉了,對於傳統的 VC 來說是強大的力量。所以我們很樂觀。

消費者方面也想要知道哪些項目利用區塊鏈能夠提升消費者使用產品的意願,因爲隱私等等意識在中國比較薄弱,通常不是項目的大的驅動因素。監管肯定是問題,但卻不是最大的問題,主要還是回到了商業理由上,傳統的投資者經歷了因特網的泡沫,所以需要一定的紀律性才能確保不僅僅做炒作的事情,最終項目還是有自己存在的理由的。

Remington ONG:Patrick 我們談到行業應用和商業理由的時候你代表了三星,能不能和我們講一講你們在投資項目的時候是不是看的也是商業理由?以及和母公司之間有沒有什麼共同的利益?

Patrick Chang:對於區塊鏈主要是看是否可以改變世界,作爲投資基金我們還是很有信心的。但是有一點,我們集團和其他傳統 CPC、公司、風險基金不同的就是一我們是早期基金,如果你投資的是種子階段、種子到 B 階段的公司的話,任何事情都會發生,所以要確保在做投資的時候公司是不需要三星支持的,或者並不需要三星幫助他們成長爲大公司。因此,你要確保在投資公司的時候保證他們有自己的成長能力。

三星這家公司可以幫助他們,但我們也要看這家公司能不能幫助三星。區塊鏈很多應用對三星會有很大的好處,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把三星的錢包和 Key Store 整合到設備中,現在的一些設備已經把區塊鏈錢包整合前來了,我們希望它成爲消費者日常使用的產品。

在此之上還有其他的應用對我們很有用。對三星而言,希望和 Google、蘋果、Facebook 區別開來,不願意保存用戶數據,想建立去中心化、市場化的生態系統,讓最終用戶擁有最大的權利,所以區塊鏈和我們的理念是一樣的。

我們不僅僅通過賣設備來賺錢,下一步你們擁有你們的數據、擁有自己的身份還有其他的可能,實際上三星正在考慮很多很多機會。現在當然沒有辦法告訴大家,但我們都是很興奮、很激動的,因爲區塊鏈和三星的理念、DNA 是一致的。

Remington ONG:謝謝!

談到區塊鏈如何顛覆業務模式迫使三星這樣的公司重新思考他們的角色。比如說出售設備還是管理數據。回到剛剛 Nick 所說的,VC 角色也在發生變化,成爲對衝基金、基金中的基金、註冊投資顧問等等。同時 Union Square Ventures 也是 Libra 協會的創始成員,你們不再是 VC 了,實際上你們已經成爲了新貨幣體系的治理成員。所以我想問在座各位嘉賓一個問題,你們可以自由討論。

我們面臨的威脅是工作會被顛覆,可能 5 年後在下一次會議上還會不會邀請 VC 來參加會議?

Nick Grossman:有新技術、新技能要重現,這裏當然是 VC 傳統的工作之一,比如說我們會參加董事會,但現在又有了另外的意義,能夠確保資產的安全,不管是比特幣還是以太坊,管理資產的系統是價值的基礎。所以每推出一個新系統總會關注於治理機制。硬安全和調整性適應性之間一直存在衝突,所以我覺得會有各種各樣的數字資產,有不同的安全模型、能力、治理機制。投資者需要在某種程度上參與進去。以前我們只是董事會上的少數派,以後不管我們參與到哪個社區還是如此。

Remington ONG:其他人怎麼想?你們也覺得我們作爲 VC 角色未來會發生改變嗎?

Patrick Chang:其實也回答了我們之前談的問題,所有的監管會、股權投資、基金的基金、對衝基金,像我和 CVC 都會受到影響。雖然我們是投資者,但其實像三星這樣的公司很難直接做代幣投資,如何適應時代的變化?特別是三星想要做區塊鏈友好的事情,與此同時我們又能夠保證安全。三星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說團隊可以購買代幣,因爲三星在錢包市場支持某種代幣,宣佈消息之後大多數代幣都是投機性質的,如果三星宣佈說支持某種代幣價格馬上就推高,實際上就會讓監管機構馬上注意到三星。所以我們會比較注意不想直接參與到代幣投資,但是我們要考慮如果代幣投資正常化的話怎麼改變我們的角色?

早期 VC 角色確實發生了改變,有一點沒有改變的就是成爲長期有耐心的合作伙伴,因爲加密貨幣很快會有流動性問題。所以投資者必須和社區一起合作,向他們提供長期的支持,這是 VC 非常重要的角色。

Min-Q Kim:不僅僅在投資界,加密、貨幣等角色都是模糊不清的。確實有些大基金把小基金配給不同的領域,比如說移動、醫療等等,所以我們是可以互相幫助的,他們更快、更專業,網絡更棒,所以可以先投資,種子輪、A 輪,之後可以投資一起合作。

區塊鏈是這樣的,加密基金更快、更專業、網絡更好,所以我們可以和他們一起合作,他們先期進行投資,我們再做 B 輪以後的投資,我們可以幫助加密基金、項目型公司的,因爲我們是大型 VC,我們有很多組合公司,覆蓋不同的行業,肯定不止覆蓋一個地理區,實際上其他地方都有我們的業務,都有投資,所以我們可以幫助他們進行業務的發展。比如說向他們介紹客戶,分享我們的經驗,所以我們可以互相幫助的,我們可以成爲很好的合作伙伴。

Remington ONG:每一個人個字的機構都覆蓋不同的領域,甚至科技底下很多細分的領域,有萬向智能創新城、區塊鏈和物聯、自動化、無人駕駛汽車的結合。在談到未來趨勢,你覺得不同深度技術、新興技術對區塊鏈加密技術拉開規模推廣會發揮什麼作用?有沒有哪些方面是你們正在思考的?

鄺子平:技術融合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分析邊緣 AI、邊緣技術、AI 在金融上的應用,所以我們做了幾筆投資,效果是非常好的。在和創業者交流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區塊鏈作爲創新的元素是經常被提及的,所以金融行業越來越數字化,越來越多的資產也被數字化。所以區塊鏈所發揮的作用發生了改變,比如說推動金融交易的作用上肯定變得越來越重要。

我知道今天是全球性峯會,有很多國際性的嘉賓,可能我更應該從中國的角度來講,因爲如果講國際角度的話你們比我更深,在中國必須要考慮到監管的限制,區塊鏈概念是全球性的,如果你想要做全球性的區塊鏈投資的話,大家就可以回去了。其實在中國已經有非常好的區塊鏈投資機會了,而且不僅僅技術在融合,監管技術也在融合,所以我們才感到非常興奮,我們在不斷地尋找。

Remington ONG:我很好奇在中國監管的邊界之下,區塊鏈有哪些比較好的方向呢?

鄺子平:比如說我是你上游的供應鏈,我給你賣芯片,賣給三星,三星把手機賣給客戶。三星想要用你的應收賬款做成數字資產給高通(芯片商)。人民銀行確實在積極推動數字貨幣,移動支付在中國發展了非常成熟了,現在在中國人們都已經不再用現金了,大家都在用微信、支付寶支付,所有這些實際上都是在監管範圍之內,已經有很多機會值得你去發現了。

Remington ONG:你是不是失去了區塊鏈技術的關鍵因素?去中心化?

鄺子平:是的,他們知道是去中心化的,跟蹤和溯源非常重要,所以有很多場景是可以提升溯源或者可追溯性的,但去中心化、銀行系統的去中心化、災備的去中心化是可以的。比如說如果北京發生地震或許成都還有備份,可以快速地處理實現分佈式存儲,這是非常好的用例。

如果要發行新的 Libra 之類的貨幣,那人民銀行不一定會願意的。

Remington ONG:只剩幾分鐘時間了,想給在座嘉賓 1 分鐘的時間跟大家介紹一下對未來最讓你感到興奮的技術是什麼。

Nick Grossman:非常高興能夠參加圓桌論壇談談去中心化對中國的意義、對世界的意義。這方面最令人興奮的其實不是去中心化,也不是貨幣,而是資產,完整性的資產。

比如說這個架構使我們有了數字資產,這是可以相信的,比如說比特幣、支付資產、股權資產、藝術品資產,所有這些都可以轉化爲數據資產,最重要的就是有我們可以信任的數字資產,由此可以進行轉移。

比如說儲值、支付、供應鏈、消費者數據、身份都可以連接起來,使系統擁有完整性,這是最有價值的,所以我們的目標是越來越多有完整性的資產帶入到生態系統中。

Min-Q Kim:今年我是非常興奮的,因爲會有很多平臺推出,比如說 KAKUKA (音)馬上會推出錢包,還有日本的 Line (音) 30% 由韓國公司持有,還有 Telegram,以及大型交易所也推出了 Dapp 的平臺。就像移動時代的 App Store 一樣,這會促進更多的服務和用例供消費者使用,比如說遊戲或者其他的應用。實際上這是非常重要的驅動因素來推動更多用例的大規模落地,我非常興奮,完整性資產,平臺推動用例。

Patrick Chang:我同意你們剛纔所說的。

但還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區塊鏈能做的是給我們帶來全新的業務模式、全新的概念,這是我們現在從沒想到過的,就像因特網時代一樣誰知道你可以在網上買東西?誰知道當時的網上世界是什麼樣的?所以區塊鏈能夠給我們帶來一種新格局,和因特網帶來的格局是一樣的,這是令我感到興奮的地方。

當然,如果大家有想法也可以告訴我們,我們可以一起合作改變世界。

鄺子平:我同意新的業務格局,這是我們以前從未見過的,具體而言區塊鏈和隱私計算可以互動,應用在 B2C 的世界中,這樣消費者就能夠用數據做更多的事情。

Remington ONG:謝謝!看到大家都是非常樂觀的,這些傳統的投資者都認爲區塊鏈技術會給我們帶來新的業務模式、新的商業格局。謝謝在座的嘉賓,謝謝你們的分享。

主持人:再一次謝謝鄺子平先生、Patrick Chang、Nick Grossman、Remington ONG。

非常謝謝大家非常有意思的討論,如果昨天大家同樣參加了關於投資人的論壇就會發現今天的投資人跟昨天的投資人會有一些不一樣。其實是依賴於他們背後的投資機構不一樣,背後投資機構的不同還是來自於投資方的不同,你會發現傳統的投資方和昨天新興投資方在看待區塊鏈及其背後技術、落地應用時的態度截然不同,今天顯得相對保守一些。

不過還好,今天能夠來到舞臺上的投資人從個人的角度還是非常看好這一塊兒的技術,相信他們未來也會投出更多更棒的項目,再一次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