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寅認爲目前加密藝術早期還未形成像傳統藝術市場那樣專業的細分領域,成熟產業鏈中 SuperRare、KnownOrigin 等平臺不會扮演綜合角色。

原文標題:《專訪加密藝術品知名藏家:曹寅》
受訪者:曹寅,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兼 Acala Network 顧問
來源:ArtGee

最近,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兼 Acala Network 顧問曹寅接受了 SuperRare 的採訪,分享了關於他在加密藝術品收藏方面的心得。ArtGee 整理如下,讓我們先從曹老師喜愛的三件藏品開始:

專訪曹寅:加密藝術行業需形成細分領域,中國加密藝術鑑賞處於萌芽階段喜愛藏品 1,saint nazaire,Artist@Robbie Barrat,Edition 1 of 1

這是 Robbie Barrat 在 2019 年進入法國著名藝術學院 San Nazaire Art School 學習和建立工作室之後的,作爲職業藝術家的第一份正式發行藝術品。

Robbie 創作這件作品是爲了描繪他的個人情感和日常生活,就像他自己對於這件作品的介紹:「finally accepting that not every image has to be a trick new way to use AI or a new answer to some question about digital artifacts. its nice to do both, but its also okay to just make images that are about my life」他的感知使我想起了 「 Flowers 」。Andy Warhol 在 1964 年創作的版畫 「 Flowers 」 與他之前所創作的商業化主題截然不同,令人耳目一新,而後被讚譽爲波普藝術的經典之作。與 Andy Warhol 的 「 Flowers 」 一樣,Robbie 的 「 Saint Nazaire 」 也令人頓覺氣象清新。他的 AI 作品涉及廣義與抽象的主題,這反映了他藝術創作思想的一個重要變化。

這也是他在 AI 系列藝術品中第一次嘗試表達個人感受。「 Saint Nazaire 」 鼓勵觀衆重新思考 AI 在藝術創作中的作用和意義,以及藝術家與 AI 的關係。「 Saint Nazaire 」 是 Robbie 創作生涯的重要里程碑,也是整個 AI 藝術的劃時代作品,具有重要的藝術史價值。

專訪曹寅:加密藝術行業需形成細分領域,中國加密藝術鑑賞處於萌芽階段Andy Warhol | Flowers

專訪曹寅:加密藝術行業需形成細分領域,中國加密藝術鑑賞處於萌芽階段喜愛藏品 2,Green Bottle,Edition 1 of 1

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做自己,這本身就是一種抗爭。

「 Green Bottle 」是表達酗酒和音樂選擇在形成男性行爲方面有很深的影響,引用了 toxic masculinity 有毒男子氣概的理念。

乍一看,Osinachi 的作品與另一位非洲肖像藝術家 Amoako Boafo 相似,但不同的是,Osinachi 創造了一種新的視覺語言,不僅是作品非常罕見地使用 office word 和照片拼貼畫來創作,更重要的是,抗議和鬥爭的主題貫穿於他所有的畫作中。如果說 19 世紀的藝術重視美學呈現,20 世紀的藝術重視各種複雜性概念的整合,那麼新興藝術時代的集體意識就決定了 21 世紀的當代藝術應是對身份自由的爭取。

專訪曹寅:加密藝術行業需形成細分領域,中國加密藝術鑑賞處於萌芽階段Amoako Boafo

這種身份抗爭貫穿於 Osinachi 的所有作品,他爲 LGBT 身份、黑人身份、女性身份和藝術家身份而奮戰!他曾說,」 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繼續做自己,這本身就是一種抗爭。」 沒有眼睛的人物是他作品的共性,也象徵着集體身份。他的作品重新定義了他自己和他的主題,以幫助觀者瞭解當代尼日利亞的多樣性,以及 Osinachi 作爲一個多重身份藝術家的困惑與孤獨。Osinachi 的藝術作品就像他的小說一樣:是表達,記錄,展示和讓人們接觸當代尼日利亞與非洲的新方式。雖然他作品人物都沒畫眼睛,但好似又爲人們開啓了一扇窗,他的作品可以讓我們透過他的視角看到尼日利亞普通人和 Osinachi 自己的經歷。

專訪曹寅:加密藝術行業需形成細分領域,中國加密藝術鑑賞處於萌芽階段喜愛藏品 3,So MaNY HEADaCHes,Edition 1 of 1

「 爲什麼我要一直哭?爲什麼在鏡子裏認不出我自己了?我的聲音好奇怪 ... 我希望我的頭不再疼了 」

在瀏覽 SuperRare 偶然發現這幅作品時,就深深吸引了我。認真看過 SuperRare 中所有 Fewocious 的作品後,我興奮地告訴我的朋友們,我發掘了一位極有天賦的 17 歲藝術家。Fewocious 開啓她的藝術生涯的 16 歲,也是巴斯奎亞開始在紐約街頭創作的年齡。

Fewocious 的作品與巴斯奎亞相似,都是極致的表現主義、對鮮明色彩的炙熱和狂熱的標識呈現、有高強度符號感。她用鮮明的色彩對比,迅捷而尖銳的筆觸,扭曲的形狀與比例來表達她的強烈情感。頭痛是她作品中常見主題,她用碎片化的語言在作品中很好的詮釋了內心的感知。

專訪曹寅:加密藝術行業需形成細分領域,中國加密藝術鑑賞處於萌芽階段

與巴斯奎亞一樣,Fewocious 也擁有強大的街頭藝術創作基因,但巴斯奎亞的街頭元素來自 20 世紀 80 年代紐約的布魯克林和爵士樂,而 Fewocious 的靈感來自 2020 年拉斯維加斯賭場的炫目裝飾和迷人的表演音樂。

與巴斯奎亞動盪的內核不同,Fewocious 僅僅是一位熱愛畫畫的 17 歲小女孩,因此,心形和淚眼是她作品的標誌。她喜歡在作品中運用鮮明顏色的同時,也可以在作品中看到各種藝術流派:表現主義、超現實主義、立體主義和波普藝術。

SuperRare 問:如何看待加密藝術行業?

在我看來,加密藝術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藝術家少,藏家少,藝術品少,平均競價低,重點是,它還沒有形成像傳統藝術市場那樣專業的細分領域。像 SuperRare , KnownOrigin 和 MakersPlace 這樣的加密藝術品交易市場扮演着策展人 + 拍賣行 + 畫廊 + 媒體 & 藝評人甚至藝術品倉庫的綜合角色。

現在很少有機構和個人能像傳統藝術市場那樣扮演專業角色,且我認爲在未來的成熟產業鏈中,現在加密藝術平臺不可能實現上述全部功能,成爲一個萬事通沒有出路,且在不同的角色之間定有利益衝突。

在未來,我認爲有三個加密藝術領域的角色非常關鍵:

加密藝術品策展人「Curators」,策展藝術品主題列表等以甄選加密藝術藏品。策展人需要以對現加密藝術收藏市場的眼界去發表公開演講,及獨到見解的文章輸出,以推動加密藝術產業的發展。同時,策展人也要在加密世界以外造就一定的影響力。

加密藝術品畫廊主「Gallerists」,在藝術品的一級市場代表和推廣所合作的藝術家,併爲藝術家的作品提供展覽空間 (在線或線下) 以與藏家促進聯繫。

加密藝術評論家「Critics」,擅長分析、詮釋和評估加密藝術品。他們的評論觀點可以引發加密藝術相關話題熱議的浪潮,增進公衆對加密藝術的認知度。評論家的建議也有助於信賴他們的藏家提高對加密藝術品的鑑賞力,有助於藏家的收藏。

現已有專家和機構在從事相關工作。例如,SuperRare 的 「 editorial 」 版塊扮演了非常專業的策展人角色,Kate Vass Gallery 也做了很棒的策展和畫廊主的佈局,Artonome 是我見過的最棒的 AI 藝術評論家。我預見在未來,加密藝術市場的競爭,會主要取決於上述的這些增值角色。

SuperRare 問:在收藏的加密藝術品之外有何分享?

我的業務是 DeFi 投資及孵化,自 2017 年以來我是中國第一位 DeFi 風險投資者,我還爲加密項目提供合規服務。我的團隊成員分佈在芬蘭和中國。在進入區塊鏈行業之前,有多年金融分析師經驗,並出版過幾本書籍。

專訪曹寅:加密藝術行業需形成細分領域,中國加密藝術鑑賞處於萌芽階段

收藏加密藝術品是因爲對藝術的篤愛。在疫情之前,我經常在中國與歐洲之間旅行,同時,最喜愛藝術氛圍很棒的柏林。疫情爆發後,寸步難行,因此我轉向了在線的加密藝術。

很開心看到有越來越多各流派的藝術品陳列在加密藝術交易平臺上,我認爲每個加密藝術家都有獨到之處。想收集很多作品,但由於資金有限,就只能去甄選收藏其中的一些。

我的收藏還未建立起確切的主題, 但我對以下幾個方向很感興趣:1. AI 生成藝術, 2. 數字表現派, 3. 加密波普, 4. VR.

我欣賞的藝術家們有一些共同點:多學科、不拘一格、概念化和身份辨識。例如,Osinachi 既是畫家也是作家,他的作品反映文化、同性戀、女性及有色人種,作品也映射了社會的前沿;Robbie 既是藝術家,也是 AI 科學家,他的作品向大衆發出疑問:是什麼讓藝術家成爲藝術家、又是什麼讓人類成爲人類;Bronwyn Lundberg 是一位畫家和動畫師, 也是一位女權主義藝術家, 她與另一位女權主義藝術家 Sarah Zucker,用動畫和 GIF 爲弱勢羣體發聲。

SuperRare 問:作爲中國藏家的身份可分享一些心得?

我是最早期的中國藏家之一。加密藝術在中國還很小衆,我有和幾個對加密藝術感興趣的上海朋友,成立了一個名爲 SHANGHAI 的藏家組織。現有 9 人,包括媒體人,藝術家,加密企業家,風險投資人。且有加密藝術愛好者的微信羣,現有幾百人參與其中。6 月起,我們與區塊鏈媒體合作做相關活動,已邀請到 Hackatao , Coldie , Yura Miron 等藝術家來參加活動。在未來,計劃邀請更多的世界主流藝術家到中國社區。

中國的加密藝術愛好者對藝術的鑑賞與收藏還處於萌芽階段,因此少有人蔘與競拍。加密藝術社區的成員大多是年輕人,其中有很多來自 IT 行業,因此缺乏足夠的藝術欣賞能力和認知,如果要他們真正開始去收藏,可能需要時間。但自從我們成立了這個小組,越來越多的人聯繫我,希望瞭解加密藝術。其中有來自幣圈的從業人士,也有一些來自藝術行業。我對中國加密藝術市場的未來非常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