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kt 將於 9 月 23 日推出比特幣期貨合約,在大家眼中,Bakkt 是加密貨幣交易所,而作者不這樣認爲,他認爲 Bakkt 背後還有更大的故事。到底是什麼呢?

原文標題:《將 Bakkt 稱爲「加密交易所」會讓人忽略他們真正在做的事情》(Calling Bakkt a ‘crypto exchange’ misses the mark on what they’re actually doing)
作者:Frank Chaporro
譯者:Monchi

洲際交易所(ICE)於去年 8 月宣佈要推出 Bakkt 公司,該公司由前 ICE 投資者關係負責人 Kelly Loeffler 領導,承諾要將比特幣推向主流。這引起了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關注。

之後,Bakkt 在媒體報道中出現,特別是這個熱情的財富形象,被看作是解決新生比特幣市場問題的靈丹妙藥。這個市場一直受到黑客困擾,且一直在努力博取專業資金經理和投資者的注意。

「對 Bakkt 來說,首要的是要讓比特幣成爲關鍵機構的穩健且安全的投資產品,而當前大多數機構,包括世界上最大的金融機構們都在避開它。」 財富雜誌的 Shawn Tully 寫道。

他補充道:「之後的下一步就是使用比特幣取代你的信用卡。」他是指 Bakkt 跟微軟和星巴克的大型合作伙伴關係。關於這兩家公司參與 Bakkt 的細節從 2018 年 8 月以來已經發布。

Bakkt 還於 2018 年 11 月承諾將推出比特幣期貨合約,跟其他期貨不同,它採用實物交割方式。2019 年 8 月 16 日,Bakkt 表示該期貨合約產品將於今年 9 月 23 日向客戶推出。事實上,此次推出將是第一家由美國公司提供的受監管的實物交割比特幣期貨合約。市場上的很多人認爲這是加密貨幣走向成熟的重要一步。當然,前提是 ErisX 或 LedgerX 不會率先推出產品。

儘管如此,兩個比特幣相關的期貨合約跟 Loeffler 2018 年時描述的「開放平臺有助於釋放數字資產的變革潛力」差距甚遠。

如果有一件事情值得考慮,那麼,至少根據我與做市商們的談話,跟 ICE 對賭是傻子纔會乾的事情。事實上,Bakkt 緩慢而堅定的方法,對於加密世界的原生玩家來說是陌生的概念,實際上,它可能會成爲一種成功的策略。

但讓我們從第一點開始。我之前也在推特上提到過,由 Loeffler 丈夫 Jeffrey Sprecher 創立的 ICE 以把不可能變成可能而聞名。

ICE (洲際交易所)成立於 2000 年,是一家能源、金融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場外交易平臺。它得到高盛、摩根斯坦利、德意志銀行支持,它成立的目的是,利用互聯網技術來改善商品交易的體驗,尤其是通過它來降低價格和提高透明度。

2013 年,Nathaniel Popper 向紐約時報講述了來自 Sprecher 闡述的 ICE 故事,反思他無法幫助投資者成功從收購美國資本主義的象徵——紐交所上獲益,這耗盡他的錢財和生命時光。這聽上去很荒謬。一位來自亞特蘭大的商人來到紐約,走上美國資本主義柱廊高聳的神殿。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聖誕前公佈的他那 82 億美元的收購將於今年晚些時候結束。

有了這個,221 年的華爾街歷史將會終結。紐約將不再是紐交所的主人。相反,在遠離華爾街 750 英里的總部,Sprecher 先生的年輕公司 ICE 將運營全國乃至全球最大的證券交易所。

實際上,它依然聽起來很荒謬。幾乎與 ICE 計劃推出 Bakkt 作爲整個加密貨幣生態系統的支柱一樣荒謬。

不要睡在 ICE 之上。ICE 早期發展迅速,隨着 2001 年收購倫敦的國際原油交易所(IPE),2005 年收購 New York Board of Trade 而擴大。2008 年,ICE 在金融危機後成立了信用違約互換的清算機構。兩年後,布隆伯格新聞稱 Sprecher 爲「互換的蘇丹」(藍狐筆記注:意爲信用違約互換界的霸主。),因爲其業務規模到 2010 年快速增長到 10 萬億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在某些方面,ICE 近年來有點令人失望,更多是收購而不是創造。

John Lothian News 的衍生品專家兼特約編輯 Thomas G. Thompson 表示:「他們在成長期表現出色且賺了很多錢,但從那以後,他們把股東的財富花在一堆讓人失望的遊艇上。」

根據華爾街日報收集的數據,紐交所被收購後其佔據美國股票市場的份額一直在 22% 左右徘徊,並沒有從所有權的更替中獲益。

儘管如此,就 ICE 的整體股價而言,股東並沒有太多可抱怨的。該公司從 2005 年上市以來,股價上升高達 1200%。

Bakkt 的亮點是 ICE,真正的對手是託管數十億美元的 BitGo、Coinbase 與富達

根據不願具名的做市商聲稱,至於 Bakkt,它的主要買點之一是 ICE 的支持。但究竟什麼是 Bakkt?

在我看來,它的早期市場營銷掩蓋了這一點。拋開信用卡的野心以及和星巴克的合作伙伴關係,Bakkt 所帶來的,以及它現在的強勢定位,是其合格的機構託管業務的地位,而且它是在一家價值 510 億美元的上市公司支持下成立的。首先,託管業務將存儲比特幣,可以支撐其期貨合約,但可以肯定他們將很快向對衝基金、資產管理公司和其他客戶敞開大門。

「等等,所以這不是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你可能會問。不,不是真的。至少,現在還不是。

不要讓期貨分散了你的注意力。好幾位消息人士告訴我,託管是 Bakkt 的核心。因此,在某種程度上,它正在與 ErisX、Seed CX 以及其他一系列的衍生品平臺在期貨方面進行競爭。但其真正的對手,是 BitGo、Coinbase Custody 以及 Fidelity (藍狐筆記注:富達對加密貨幣也一直很有興趣。)。使用 Bakkt 作爲託管的價值主張是明確的。在 CFTC 和紐約州的允許下,這是一個真正的機構級產品。

「憑藉最先進的物理和網絡安全、機構級技術和治理,以及冷錢包中保存數字資產的支持,Bakkt 通過利用紐交所所依賴的網絡安全工具,提供數字資產託管的新標準。」Bakkt 改版的網站上寫道。

可以肯定,Coinbase 和 BitGo 各有所長。即,它們各自都有相當大的用戶羣。

Coinbase 收購了 Xapo,可使其控制佔據比特幣總供應量大約 4% 的比特幣(860,000 枚 btc)。目前,佔總量 2.5% 的 btc 都在其託管之下。Grayscale 是最大的加密資產管理公司之一,擁有由 Coinbase 管理的約 30 億美元的資產。

據報道,BitGo 託管的資產達到 20 億美元。與此同時,新手富達的託管業務提供了一個互補的經紀業務,以幫助客戶在他們想要交易時將訂單發送到交易所。託管只是這些公司業務的一部分。去年夏天,這些費用還徘徊在 100 個基點左右,現在快速接近於零。除了託管,Coinbase 還開展了交易所業務。BitGo 也計劃推出優質經紀業務。

至於 Bakkt,期貨合約可能是其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可以幫助其實現受監管的價格發現。這是 COO Adam White 在 FIA Boca 期間暗示的事情。

「Bakkt 從根本上認爲,價格發現將在端到端監管市場中發生,大部分價格發現都發生現貨市場,但它將轉向期貨市場。」 Adam White 提到。

由於這種轉變可能有助於緩解監管機構的擔憂,這些監管機構拒絕了 ETF (exchange-traded funds)基金,它們擔心 ETF 會依賴於不受監管的現貨市場的價格。

Bakkt 還可以在推出新工具方面發揮作用,這些工具將與其「端到端」受監管市場聯繫在一起。有了在紐約州運營信託的綠燈,相比其他公司,Bakkt 在推出新業務線方面有更多的自由。正如 Gibson Dunn 的律師 Arthur Long 所言:信託「範圍更廣」,它允許公司在更廣泛的金融服務領域開展業務。

所以,這也許包括 ETF。或許,資產管理經理,甚至可能是期待已久的 401(k) 入口。

來源鏈接:www.theblockcryp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