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ig Wright 的支持者自認爲心智和閱歷成熟,年長優越感膨脹,形成一種「權威效應」,反而輕視了更有技巧的營銷策劃,忽略了更深層的心理暗示。

原文標題:《造神計劃:區塊鏈歷史上最大的騙局》
撰文: 哈希值

本文的主角,是比特幣世界中「大名鼎鼎」的假中本聰。作爲最著名的中本聰冒充者,他將支持擴容的 BitcoinCore 首席開發者拉下神壇,又以擴容的名義分裂 BCH 社區,同時他還是極具煽動性的 KOL。本文將通過一些心理學解釋 Craig Wright 及其支持者行爲背後的心理動機。

近日,CSW 在 Medium 發文公開「承認」自己是中本聰,澳本聰首次發文自證:「我曾是中本聰」,文中提到比特幣的目標不是「無政府主義」系統,對其偏離發展方向感到痛心。他迴應了爲何不通過「簽名」的方式證明自己是中本聰:這是他的隱私,他不在乎別人的質疑,即使出示了簽名也不會被認可。

以「百口莫辯」的姿態和「個人隱私」的理由拒絕簽名,又通過「輔助證據」增加可信度並不是一個好主意。文章發佈不到一個小時,Reddit 出現一篇新帖子,指控 Craig Wright 用來自證的論文抄襲造假。如果造假水平不夠高,那你當不了中本聰。

著名的非盈利互聯網媒體「維基解密」甚至在 GitHub 上建了一個庫,其中收錄了 CSW 僞造證據的文章有 6 篇,被揭穿騙局的事件有 2 篇,不同領域的專家指出 CSW 錯誤的文章有 13 篇,露出馬腳的視頻音頻 5 條。詳見 https://github.com/CultOfCraig/cult-of-craig

心理學解釋年長者爲何更願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聰心理學解釋年長者爲何更願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聰

心理學解釋年長者爲何更願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聰

「維基解密」曾發佈大量的被作爲頭版新聞報道的極其重要的存檔,早期發佈的文檔包括美國軍隊在阿富汗戰爭中的裝備購置和保養支出,以及其在肯尼亞的腐敗事件等等。2010 年 4 月,維基解密在一個名爲「平行謀殺」(Collateral Murder)的網站上公開了一段 2007 年 7 月 12 日美國軍隊在巴格達空襲時,美國空軍飛行員在巴格達利用阿帕契直升機攻擊機殺死包括數名伊拉克記者在內的無辜平民的視頻。同年 7 月,維基解密發表阿富汗戰爭日記,內容包含逾 76900 份關於阿富汗戰爭文檔,在此之前這些文檔都未曾公開。同年 10 月,維基解密和主要商業媒體公司合作,又公開了逾 400000 份文檔,稱爲伊拉克戰爭紀錄。這使得每起在伊拉克,以及跨越伊朗邊界的死亡事件的地點,都可以在地圖上找到。2011 年 4 月,維基解密開始公佈與被關押在關塔那摩海灣拘留中心的囚犯有關的 779 份機密文檔。

中本聰光環效應

光環效應是一種影響人際知覺的元素,又稱暈輪效應。明星效應就是一種典型的光環效應,Kris Wu 在 2012 年作爲 EXO 組合成員正式出道,主要作品不太清楚,以 Freestyle 見長,對節拍的定義有獨特的見解。我有一個朋友這樣評價: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偏要靠實力吃屎。

Kris Wu 粉絲又是另一種聲音了:Wu 的音樂一直走在樂壇最前端,有着非常高的造詣,是首個進入 billboard Hot 100 的華人歌手。

這就是「光環效應」,人際相互作用過程中形成的一種誇大的社會印象,這種愛屋及烏的強烈知覺的特點,就像月暈的光環一樣,向周圍瀰漫、擴散,所以人們就形象地稱這一心理效應爲光環效應。

明星散發出的光環效應,除了本身具備的外貌條件和才藝,還離不開經紀公司的包裝和定位。

Craig Wright 獲得大量的信徒,除了他本身的「個人魅力」,也離不開 Calvin Ayre 和 nChain 對其的投入和包裝,製造「光環效應」。

在《Calvin Ayre 團隊的來龍去脈》中詳細的描述了 CSW 與 Calvin Ayre 的關係:專利公司 nChain 的首席執行官 Jimmy Nguyen、CSW 曾就職的在線賭場 Centrebet 的網絡負責人 Stefan Matthews,都在爲 Calvin Ayre 工作。

2013 年開始,CSW 對比特幣發生了興趣,開始在門頭溝炒幣(交易了 50 個左右),同時 CSW 創立了一些比特幣相關的公司如 DeMorgan、Hotwire、Panopticrypt,甚至計劃搞一個比特幣銀行 Denariuz Bank。

2014 年 CSW 的公司遭遇了多重打擊:門頭溝倒閉、ATO 調查(騙取退稅和偷稅漏稅)、經營不善等,CSW 背上了巨大的個人債務。

2015 年 nCrypt「幫助」CSW 度過困境,並要求 CSW 轉移所有知識產權,宣稱自己是中本聰。2016 年,nTrust、nCrypt、EITC 等公司整合成了大家熟悉的 nChain。CSW 不佔有 nChain 任何股份,也不在公司管理層之列,同時也不擁有任何專利權。

2015 年 12 月 8 日,Wired 和 Gizmodo 同一時間發佈的兩篇報道,拉開了比特幣世界第一次熱點事件營銷的序幕——「震驚!CSW 和 Dave Kleiman 共同發明了比特幣」。BBC、Bloomberg、Reuters、Forbes 等主流媒體和 Gavin Andresen、Jon Matonis 等圈內大佬都捲入了進來,這場事件持續了半年,最終以 2016 年 5 月 2 日 CSW 拒絕簽名而告終。

心理學解釋年長者爲何更願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聰

這直接導致 BitcoinCore 首席開發者 Gavin Andresen 名譽掃地,失去了 GitHub 的訪問權限。

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自稱日裔美國人,作爲比特幣的創始人無疑是最大的 KOL。在無法簽名的情況下,CSW 的幕後策劃採取了非常典型的「藝人」包裝方式:

一、建立人設

《天才在左,瘋子在右》沒有任何天才人物不帶有瘋狂的特徵,假中本聰也應該如此。信奉「成功學」的人羣非常吃這一套,當發現一個包裝出來的「天才」是「偏執狂」甚至是「精神病」的時候,不僅會信以爲真,甚至能引發共鳴。所以 CSW/BSV 的市場定位準確,精準的勾勒出容易產生「崇拜」羣體的用戶畫像。

例如:

文章的人設是「好男人」……

翟天臨的人設是「北大學霸」……

Kris Wu 的人設是「引領中國嘻哈走向全世界的實力 Rapper」……

CSW 的人設是偏執的「中本聰」……

二、作品高產

CSW 是一個高產的論文「作者」、小說家以及推特重度「使用者」。這位 nChain 的首席科學家沒有什麼實際工作,他最大的任務就是與網友互動,以及證明自己是中本聰。僅一週的時間,CSW 已經有兩篇長文自稱中本聰,僞造了新證據。

在作品上,nChain 儲備了大量的科學家來「協助」CSW 進行「創作」,有 nChain 的科學家稱 CSW 的大部分論文都只是掛上他的名字,實際創作者另有其人。另外,論文的論點也十分取巧,在「已有結論」的主題上再創作,圍繞着一個大家都認可的結果反覆論證,最後得到讀者認爲正確的觀點,從而引起共鳴和認可。

三、製造話題

誰是中本聰是比特幣世界中經久不衰的話題,人們保持着極高的求知慾。歷史上已經出現了多位「假本聰」,爲何「澳本聰」是最著名的一個呢?

原因有二,一是成功騙過 BitcoinCore 首席開發者 Gavin Andresen,二是堅持不懈的僞造新證據。

CSW 每隔一段時間就能發表一些非常誇張的言論,並利用高產的論文製造「對比特幣理解深刻」的輿論導向,在人設上進行足夠的鋪墊,僞造出的新證據也就更有迷惑性。頻繁自稱中本聰並給出「新證據」是非常吸睛的舉動,不僅能吸引媒體大量報道,還能引起社區的大範圍討論(Diss),以達到提高曝光率的效果。

補充一下,CSW 所有的宣傳活動都包含一個經典的邏輯陷阱:「無法證僞即爲真實」,實際的邏輯是「必須證實才爲真實」。

澳粉證實偏見

塑造人設,製造話題,提高曝光率,達到了一種廣撒網的效果,只要有千分之一的人接收了 CSW 的「光環效應」卻沒有求證更多資料或主動思考,那就會引發多米諾骨牌,陷入心理暗示的陷阱中。

這與 Kris Wu 粉絲有異曲同工之妙,但目標人羣不同。Kris Wu 粉絲羣體以少女爲主,他們對愛豆的熱愛始於顏值,「光環效應」與「證實偏見」交加,表現出強烈的維護心態,不僅會因爲 Kris Wu 的某些優點而無限擡高,還會選擇性的收集證據,選擇性的解讀證據。

證實偏見(confirmation bias),即人會不由自主地尋找支持自己觀點的證據,而忽視那些對自己或自己觀點不利的證據。

前文描述過,成功學雞湯喝太多的人羣,對偏執人格會有好感,這個羣體會將「偏執人格」美化成一種絕對的優點,以喬布斯爲模版強加於自己和自己欣賞的人身上,認爲「偏執」可以改變世界。忽略改變世界的是「能力」,而不是「偏執」。當能力不足以改變世界甚至周圍時,這個羣體就會把「偏執」這個「優點」運用在堅持自己的觀點上。

「過分自負,若有挫折或失敗則歸咎於人,總認爲自己正確」也是偏執人格的表現特徵之一。當崇尚「偏執人格」的澳粉與「自我肯定理論」相結合時,會造成更加嚴重的「維護心態」。

自我肯定理論(self affirmation theory)指出人們天生有內在動力去保護自尊、自我概念的完整統一,所以當人們的自尊受到了威脅,便會形成防禦反應以保護自我。

其中的機制可以從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 來解釋 : 當有人來質疑我的偶像,這樣的反對信息和我對偶像的崇拜態度是相矛盾的,使得我產生了一種不舒適的緊張狀態,我必須選擇修改其中一個信息來緩解我的認知失調。而由於偶像是我選擇的結果,是我自我的延伸,這樣的認知衝突威脅到了我自我概念的完整(self-integrity),於是我需要爲偶像辯護,貶低反對信息的價值,選擇性忽略它,或者反對他。只有這樣,我纔可以解決認知失調,保持我自己的尊嚴。

對 CSW 形象的包裝和營銷,恰恰容易吸引到這類粉絲,這使世界聞名的媒體「維基解密」也無法喚醒一個裝睡的澳粉。因爲澳粉會更加偏執的選擇性收集證據,選擇性解讀證據,甚至爲了緩解「認知失調」極力反駁這些證據。

澳本聰的悲哀

第一次見到 CSW 是在香港的 BCH 週年峯會上,原本他已經確定參加 CoinGeek 在倫敦舉辦的另一場 BCH 週年活動,但他後來改變主意來到香港,Jimmy Nguyen 一如既往的如影隨形。我曾經思考過 CSW 是如何對 CoinGeek 出爾反爾的,那時我還不知道 Calvin Ayre 就是幕後操控者。

心理學解釋年長者爲何更願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聰

他演講的題目是《Back to the Future of Bitcoin》,颱風沒有傳言中那麼精彩,甚至有些乏味,可能是因爲同傳翻譯的語氣過於平淡造成的。後來我翻閱了他的 PPT 文件,才注意到他們在那時就已經爲分裂社區做準備了。(甚至更早…致 CSW 和 Calvin Ayre:挖礦不是一項有限遊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和 CSW 在嘉賓酒會接觸,約在第二天上午面對面採訪,這兩天讓我捕捉到很多細節。

他的眼睛有些渙散、憂鬱,看起來很疲憊。

他的「自信」顯得刻意,有表演成分。

Jimmy 與他形影不離,無論是在會議現場、酒會、還是接受採訪。

前文提到 CSW 不佔有 nChain 任何股份,也不在公司管理層之列,同時也不擁有任何專利權。他更像一個提線木偶,需要按照團隊設定的人設、情節、甚至是「編造的記憶」拋頭露面。

長期在這種環境下生活,非常容易產生心理問題。

偏執和狂躁是 CSW 兩個非常顯著的性格特點,這可能是 CSW 刻意的「印象管理」,保持團隊包裝的人設。「印象管理」屬於一種主動心理暗示,被設計出來的強迫「印象管理」顯然是違背自然規律的,這也是韓國藝人在工作高壓下經常患有心理疾病的重要原因之一。

自我調控能力不夠好的人,會向兩個方向發展,一是產生嚴重的心理疾病,可能導致悲劇的後果。二是形成「這就是我」的心理暗示,逐漸接受被設定的角色,主動按照人物設定的習慣、甚至記憶去生活,把自己幻想成「主觀意義上的中本聰」。

但我們都知道,他不是。

總結

本文描述的心理暗示,也適用於「藝人」。但不同之處在於,藝人的粉絲羣體偏向年輕,在心智和閱歷上不夠成熟,心理防線較低,更容易受到「光環效應」的影響。澳粉羣體偏向年長,是另一種極端,自認爲心智和閱歷成熟,年長優越感膨脹,形成一種「權威效應」,反而輕視了更有技巧的營銷策劃,忽略了更深層的心理暗示。

澳本聰成功的背後是一個縝密的造神計劃,我也曾耳濡目染受到影響,避免「自我肯定理論」的心理效應,不選擇性的收集和解讀證據,可以有效免疫「洗腦」。

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曾說:如果有確鑿的證據證明 CSW 是中本聰,不會改變我對 CSW 的看法,只會改變我對中本聰的看法。

好在,他不是,真慶幸。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