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監管機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在 Coinbase 頭頂,離職員工會在採訪中如何評價亦不可知。

原文標題:《Coinbase 危機》
撰文:小牛

美國感恩節假期到來,但 Coinbase 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11 月 26 日,在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最新指導意見下,Coinbase 關閉保證金交易。

除此之外,本週末美國《紐約時報》將刊登關於 Coinbase 的負面報道。

Coinbase 似乎迎來了「多事之秋」。

監管限制 Coinbase

11 月 25 日 Coinbase 博客發佈消息:爲了迴應 CFTC 新的指導意見,我們將關閉我們的保證金交易產品。保證金交易停止時間爲北京時間 11 月 26 日早上 6 點。

Metacartel Ventures 合夥人 Adam Cochran 表示:「這是對於美國加密行業的巨大打擊,並有可能影響價格,因爲這將使大量的資金流失。」

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計劃出臺新法規,法規要求像 Coinbase 這樣的金融機構必須收集非託管錢包的接收者 / 所有者信息,驗證身份,然後才能把提款發送到非託管錢包當中。

對此,Coinbase CEO Brian Armstrong 直言:「如果這項加密貨幣法規出臺,這將是一項可怕的遺產,將對美國產生長期負面影響。」

Brian Armstrong 在推特上發佈大段文字闡述這項法規操作的難度。

首先,智能合約並不一定由可認證的個人或企業持有。這是一種新型的接收者,在傳統金融服務當中沒有任何直接對象。

其次,在新興市場當中,很難或者不可能收集有意義的「瞭解您的客戶」的信息。新興市場中一些人處在貧困之中,可能沒有任何永久居住地址或者政府身份證件。

最後,很多重視其金融隱私的接收者(在美國或國外)可能根本不想將更多身份證明文件上傳到各種公司。

如果法規真正落地執行,Coinbase 及其用戶將受到衝擊。Coinbase 想要在美國順利運營自己的業務,就必須遵守美國財政部的新法規。但是該法規帶來的後果是從加密金融機構到非託管錢包的交易可能會減少,用戶要進行交易,勢必會轉向美國境外那些不受監管的加密服務公司,這對美國加密行業生態而言是極其不利的。

Coinbase 深知這一點,已經聯合多家美國加密公司和投資者,致信美國財政部,表達他們的擔憂。具體情況尚不可知,但可以預見這又是美國加密行業和監管機構之間的一場博弈。

不過法規不一定能夠通過,因爲這屆財政部任期即將結束。正如 Adam Cochran 在評論中提到的「Hail Mary」。這個詞彙來源於橄欖球運動,指的是向着對方端區孤注一擲的長傳,一般出現在比賽最後階段。美國財政部和部長努姆欽渴望利用最後的時間加強對加密行業的管控,如果法規最終未能「達陣」,那麼 Coinbase 等美國加密金融機構很可能「逃過一劫」。

Coinbase 內院起火

就在 Brain Armstrong 發完長文幾個小時後,Coinbase 博客再曝負面消息。

Coinbase 博客文章稱:《紐約時報》計劃在接下來的幾天內發佈有關 Coinbase 的負面報道,該報道預計將在星期日出版。

Coinbase 在文章中表示,已經關注到《紐約時報》的報道,《紐約時報》記者 Nathaniel Popper 在過去幾週一直在聯繫現任和前任員工。

同時 Coinbase 指出已經完成對於文章中指控的調查。聲明中稱:文章可能會聲稱一些黑人僱員和承包商向公司提出了投訴,但其中只有 3 人在 Coinbase 工作期間提出了投訴。

所有指控都經過了徹底調查,一項是通過內部調查,另兩項由獨立的第三方調查人員進行,所有人都沒有發現任何不當行爲的證據。最後得出結論,這些指控沒有得到證實。

值得注意的是,《紐約時報》記者已經將調查的觸角伸向 Coinbase 在職員工。這些員工是目前 Coinbase 運營狀況的知情者,在和記者溝通過程中會把 Coinbase 內部最新情況提供出去,可能會夾帶個人情緒。

以《紐約時報》獨立調查的風格,記者手中可能已經掌握了 Coinbase 部分未對外公開的內容。

另外文章中將提到黑人僱員,在轟轟烈烈的「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之後,對於該羣體的報道產生的社會情緒也是未知因素。

不管最終《紐約時報》刊發的報道當中會有哪些對於 Coinbase 的指控,這些指控公之於世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紐約時報》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不言而喻,發佈的負面消息無疑將給予 Coinbase 重重一擊。

雖然目前並不清楚爲《紐約時報》記者提供消息的前任員工具體是誰,但這次前任員工指控不得不讓人聯想起 9 月到 10 月的 Coinbase「離職潮」。

9 月底 Coinbase 告知員工,任何對公司宣稱的「非政治」使命感到不滿的人都可以拿着慷慨的退出方案離開。

在 Brian Armstrong 撰寫的博客文章中提到,到 10 月 8 日已經有 60 名員工選擇離開 Coinbase,離職員工數量佔比約爲 5%。

5% 的員工在短期內離職,對於一家公司而言並非很小的比例,這些員工離開的時候或許帶走了 Coinbase 一些負面證據。

在這些不滿的員工當中包括 Coinbase 業務和數據副總裁 Dan Yoo,他於 10 月 10 日提出將離開 Coinbase。

不過 Brian Armstrong 當時並不擔心員工離職會對 Coinbase 造成不利影響。

他表示:我爲 Coinbase 前僱員創辦的加密初創公司的數量感到自豪。我們甚至通過 Coinbase Ventures 爲他們提供了資金。越來越多的加密初創公司意味着,我們距離建立加密經濟越來越近了,縱使這些初創公司和 Coinbase 是競爭關係。

美國監管機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何時垂下尚不可知,離職員工會在採訪中如何評價 Coinbase 亦不可知。感恩節假期過後,Coinbase 還有很多問題等着管理層去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