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貨幣是前所未有的強大治理工具

【按】本文是參加 TokenClub 2020 年 5 月 20 日晚 “激辯數字人民幣 DC/EP ” 線上研討會的發言提綱,與實際發言並不完全一致。

本人主要關注企業級通證應用,並非貨幣研究者,談及數字貨幣問題,意在舉一反三,或有謬誤,不吝賜教。

關於央行數字貨幣,迄今爲止更多的討論是圍繞技術、功能、貨幣政策和國際貨幣競爭等話題展開。

我想提醒大家關注數字貨幣在治理層面的意義,因爲這個可能是數字貨幣落地之後最重大的影響之一。

什麼是治理?首先要把治理和管理區別開。這是兩個不同的框架。

我們熟悉的框架是“管理-規制”框架,這個框架強調授權,把權力充分授予一組人,然後由他們隨機應變,便宜行事,以很大的自由度行使權力,配置資源,陟罰臧否,賞罰決斷,解決問題,實現目標。

這種方式流傳數千年,比較粗放,其優缺點如何,有點社會經驗的人都心裏有數。一個突出的問題是中層的腐敗,或者按照經濟學的說法,叫“代理人困境”。更深層的問題,是權力來源和合法性問題。

另一個框架是“治理-服務”框架。這個框架以契約爲底色,靠一系列精緻設計的契約、原則、規範和流程來協調組織的互動和行爲。治理者的存在,實際上更接近於服務性角色,是爲了讓上述契約、規則得到高效、誠實可靠的執行而存在的。當然,在契約和規則未能覆蓋或存有疑義的地方,由治理者根據原則和組織精神靈活應對進行協調和管理。

在這個定義之下,我們認爲,數字貨幣是前所未有、政府對經濟實施數字化治理的強大工具。

已故著名歷史學家黃仁宇認爲,中國在近代落後的主要原因是缺少“數目字管理”。怎樣實現高水平的數目字治理?一是政府要掌握社會經濟運行的真實情況,二是掌握真實情況之後,對於其中出現的問題要能夠進行及時、精準、恰當的干預和調節。

從 1587 萬曆十五年算起,四百三十三年過去,中國學習西方,已經建立了很強大的數目字管理能力。但這個過程並沒有結束,而是正在迎來一個重大的升級。這一大升級的序幕將由數字貨幣拉開。

第一,數字貨幣是經濟活動的數據採集器。當前,政府通過統計局系統來完成對經濟運行活動信息的收集和測量。數字貨幣推廣後,將成爲經濟活動的天然的數據採集器,而且與統計局相比,具有完整性、實時性、精確性、可信性等巨大優勢。

完整性:數字貨幣完全取代紙幣和其他電子支付工具之後,政府幾乎可以完整掌握一切經濟運行情況,鉅細靡遺,無所遺漏。

實時性:今天的經濟運行數據統計最小以月爲單位,並且滯後數週,應用數字貨幣之後,後端配合最先進的數據分析處理系統,經濟數據的測量精度可以以小時計、延遲以分鐘計。

精確性:數字貨幣可以以交易粒度測量經濟,每一分錢的流轉都可以得到測量和統計,並且流轉鏈條清晰,統計處理大爲簡化,原先困擾統計系統的虛報、漏報、重報等問題,均可迎刃而解。

可信性:若能夠基於區塊鏈數據結構進行記賬,可以防範基層篡改,杜絕欺上瞞下。

第二,數字貨幣可以成爲主動干預的工具。政府發現經濟活動中需要調整和干預的地方,可以立刻判斷,立刻定位,立刻分析,立刻予以干預。比如加大貨幣激勵,限制貨幣流向,事前防範,事後追查。這種能力是史無前例的。

第三,可編程的數字貨幣是自動化治理的工具。對數字貨幣編程,實際上就是將經濟治理的規則和政策變成代碼。這樣一來,法律和政策的頒佈,就變成了了代碼的部署過程,法律的執行,就變成了了代碼自動化執行的的過程。中央政府的政策,可繞過一切中間環節,直達基層原子場景。區塊鏈社區裏經常說的代碼即法律,可以在數字貨幣裏得到首先應用。其執行力度之強、效率之高、規則之嚴格、對現有模式衝擊之劇烈,是史無前例的。

基於以上三點,我們認爲數字貨幣對於政府來說是經濟和社會治理的前所未有的強大工具,對於提升國家的治理水平、治理效率和行政理性,具有劃時代的意義。結合本次疫情的場景,我們可以更好的理解這樣的治理工具對國家和民衆的意義。

在認識到這一趨勢、並對其表示歡迎的同時,也必須關注兩個問題:

第一,這一新的治理工具使未來的政府掌握了一切治理者數千年來夢寐以求的的巨大權力,相應的的也有引入了巨大的風險。如遭濫用,後果不堪設想。如何合理的使用這種工具,應經由恰當之程序深入討論,審慎實施,作出必要的約束和限制,揚長避短,規範數字貨幣的應用,防止被濫用和過度使用,保護公民和企業的隱私和合法權益。

第二,數字貨幣事實上是一種通證,數字貨幣經濟實際上是一種特殊的通證經濟。現階段,貨幣爲政府壟斷,但通證經濟不應爲政府所壟斷。數字經濟的下半場,企業同樣需要用通證來建立、激勵和治理自己的數字經濟生態和數字化社羣。這樣強有力的工具,必將成爲企業開展數字化競爭的利器,成爲未來商業競爭必戰之地。政府應積極研究,明確政策,允許企業應用通證經濟強化競爭力,允許互聯網上新型分佈式商業組織和自協組織的創建和發展。無論情願與否,我們已經進入新的歷史階段,處於大國競爭舞臺之中央。企業的成功是國家成功的基石。我們呼籲支持企業應用包括通證在內一切先進數字科技來強化競爭力。如此先進的技術工具,若彼方官民協力創新進取,我方則由政府壟斷,畫地爲牢,不許企業參與和創新,則此消彼長,在數字經濟競爭中形勢堪憂。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