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 Protocol 通過引入 Curve 的 AMM 方案和第三方角色 Bonder,構建了一個跨 L2 的資產橋。

撰文:Donnager

跨 Rollup 轉賬應用 Hop Protocol 宣佈已在 Polygon、xDai 和以太坊主網上線,首先將支持 USDC 資產在這幾個網絡間的轉賬,隨後還將新增對 DAI、USDT、ETH、WBTC、MATIC 等更多資產的支持。

團隊表示將優先支持兼容 EVM 的擴容解決方案,之後將支持 Optimism 、Arbitrum 等協議。Hop Protocol 還開啓了 Polygon 上的 USDC 流動性挖礦計劃,用戶提供流動性可獲得 MATIC 代幣。

鏈聞在 4 個月前曾關注並 梳理 了當時跨 Rollup 的解決方案,Hop Protocol 是其中比較特殊的一種,不過當時它尚處於比較早期的階段,白皮書中仍有許多細節的缺失。

簡單來說,Hop Protocol 設計了一套通用的資產橋,以及通過引入「自動做市商」 (AMM) 組件和「連接器」 (Bonder) 角色,最終實現 Layer 2 網絡之間的資產快速遷移。

團隊背景:從智能錢包轉行

Hop Protocol 由名爲 Authereum 的智能合約錢包團隊打造,其創始人爲 Authereum 聯合創始人、以太坊編程語言 Solidity 開發者 Chris Whinfrey。

Authereum 團隊在開發該錢包的時候發現了當時以太坊對於擴容的緊迫性,所以選擇將精力轉移至二層網絡相關的設施中,也就提出了跨 Rollup 的解決方案 Hop Protocol。

三分鐘讀懂 Hop Protocol:從智能錢包轉行的 L2 資產橋

同時,Authereum 宣佈其產品將於明年逐步關停,也已經暫停了新註冊的服務,不過還將繼續運行 Authereum 的所有基礎設施,用戶可以在此期間進行資產的轉移。

原理:相比競品方案更復雜

在所有跨鏈資產橋中,最容易理解的應該是狀態通道,比如 Celer 和 Connext,其原理類似於比特幣的閃電網絡,不同的交易方之間可以打開快速高頻的交易通道,將大量交易挪到鏈下,同時通過暸望塔之類的設施提高鏈下交易的安全性。

而 Hop Protocol 引入了新的角色(Bonder)和新的 DeFi 組件(AMM),構建一套更復雜的方案,和 Maker 的 DAI 資金橋有一點類似。

使用 Hop 的方案時,資產需要通過 Hop 的橋流轉到 Layer 2 網絡中,比如通過 Hop 的資產橋進入二層的 ETH 被稱爲 Hop ETH (或 hETH) 。hETH 和 ETH 是完全等價的,至少可以通過 Hop 完成兌換。

但是 Layer 2 網絡中同時還有「官方」版本的 ETH,也就是更多人普遍使用的 ETH 版本,官方版 ETH 和 hETH 理論上應該也是完全等價的,但是由於流動性的原因,可能會存在一些價差。

三分鐘讀懂 Hop Protocol:從智能錢包轉行的 L2 資產橋

然後 Hop Protocol 引入了 AMM 的組件以及「連接器」(Bonder),AMM 是爲了解決官方版 ETH 和 hETH 之間的短時間波動的價差而設計的,而「連接器」 (Bonder) 角色則是可以爲需要提前釋放流動性的用戶提供流動性,同時也可以獲得部分的收益 (因爲他爲用戶節省了 7 天的提款週期) 。

Hop 在這裏使用了 Curve 的那種 StableSwap AMM 方案連接了兩個幾乎是同質化資產的流動性,能提供更低的滑點。

Bonder 可以通過觀察不同 Layer 2 之間的交易數據,爲網絡提前墊付官方版 ETH,而不同 Layer 2 網絡之間的套利者也會不斷再平衡 (以獲得收益) ,將 AMM 的價格維持在一個比較合理的範圍內。

三分鐘讀懂 Hop Protocol:從智能錢包轉行的 L2 資產橋

當然 Hop 還有很多未知的問題,包括協議是否需要治理代幣,去中心化的機制,以及上線 Arbitrum 和 Optimism 的時間,還需要等待團隊後續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