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 真正的優點是開放金融世界裏美元替身,它的真正意義是所有的互聯網應用從 Libra 與 Facebook 開始成爲開放金融的一部分。

原文標題:《X-Order 創始人陶榮祺:Libra 讓所有互聯網應用成爲開放金融的一部分》
記者:李小平
來源:巴比特

12 月 27 日,全球首檔區塊鏈跨年演講「玲聽 2020」 在杭州·運河文化藝術中心舉行。「玲聽 2020」以「確定感」爲主題,由巴比特副總裁 / 主編、玲聽區塊鏈發起人湯霞玲領銜,攜手 3 位重磅嘉賓,9 位行業智囊深銳觀察。週期中看趨勢,迷茫中正心態,向未來找方法,幫你在區塊鏈的長河裏找尋自己的座標。

當晚,X-Order 創始人、NGC Ventures 合夥人陶榮祺發表了題爲「開放金融:區塊鏈的重要應用」的演講。

X-Order 陶榮祺:臉書 Libra 將使所有互聯網應用融入開放金融

以下爲演講全文:

今天的主題是「開放金融:區塊鏈的重要應用」。開放金融這個詞,實際上至今爲止還沒有人給出一個非常合適的定義。

開放金融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最近中證登總經理姚前的一篇文章《基於區塊鏈的新型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給了我啓發。文章提到,區塊鏈技術亦稱分佈式賬本技術,分佈式金融基礎設施有三個好處:

一是系統高度集成:登記、結算、支付、交收,鏈上完成;

二是業務的統一無縫連接:7X24 數千種資產,全球化跨鏈交割。

三是生態的開放包容:貨幣、證券、另類資產,無所不包。

我想這不就是開放金融嘛,所以在此斗膽就把開放金融定義成基於分佈式賬本的金融。這個不是我說的,是姚前說的。

開放金融:基於分佈式賬本的金融

開放金融什麼時候到來呢?其實我們都很期望的是這樣一個金融能夠在今天或者明天到來,我們也看到了在全世界有各個國家做各種各樣嘗試。比如說國內,我們就不說了,再比如說孟巖老師上一張 PPT 裏,歐洲、德國、英國、美國、日本,都在做各種各樣沙盒監管的嘗試。

沙盒監管已經開始。央行已經開始,問題是它也只是一個監管的嘗試。接下去是試點。再接下去是改進,最後纔會成熟。那要多久呢,是明年嗎,還是三年呢,甚至是更久。

我想說的是,開放金融實際上早已出現,不用等到明年,甚至不是今天。在過去早已出現,而且正在被美國統治。我們再來回溯一下什麼是開放金融。我認爲 Crypto 市場就是開放金融(我都不敢用另外的詞,只敢用 Crypto),它完美符合了演講開頭的三個特點。

X-Order 陶榮祺:臉書 Libra 將使所有互聯網應用融入開放金融

這張圖是 X-Order 利用知識圖譜做出的一張全球區塊鏈公司對比圖,圈越大,代表影響力和重要性越高和越大。圈越小,就反之。顏色來說,各位可以看到粉色的代表美國,所以不用去看裏面的細節,就可以感受到整個美國在全球區塊鏈公司方面佔有的統治地位。

從數量上面來說,美國的區塊鏈公司是 1300 多,中國的數量大概是 200 多家,200 多家也就算了,甚至還少於新加坡。新加坡當然很厲害,但是中國少於新加坡這一點其實讓人不太能接受,原因也非常簡單,中國的區塊鏈公司沒辦法,不敢在中國註冊,都跑去新加坡了。

X-Order 陶榮祺:臉書 Libra 將使所有互聯網應用融入開放金融

這一頁我想說的是全球在開放金融這個領域裏所有的主體,大概解讀一下,這一塊大概是我們所在的亞洲爲主。亞洲爲主這些主體有一些特徵,比如他們很喜歡做類似的事情,很喜歡抱團。其他的基本上看顏色,就是美國力量。

美國統治除了以上兩張圖之外,把它列出來的話體現在哪些方面:

通過 SEC,它統治了開放金融監管權。

通過華爾街,它統治了開放金融的金融配套服務。

通過硅谷,它統治了開放金融的創業和技術。

通過 Coinbase 和 Bakkt,它統治了開放金融定價權。

通過美元統治了開放金融計價權,也包括後面要提到的結算權。

通過 Libra,統治了開放金融的貨幣衍生。

爲什麼美國能夠統治?爲什麼當英國在 2016 年開始提區塊鏈,寫政府級別的區塊鏈技術白皮書?爲什麼現在是美國統治?原因非常簡單,在美國人眼裏沒有沙盒,美國人不跟你講沙盒。他們要的是市場。美國人直接佔領市場,通過監管權,通過華爾街,通過技術,直接佔領了市場。再說一遍,美國人眼裏沒有沙盒,你們去玩沙盒吧,直接佔領市場的是美國。

基於區塊鏈的貨幣戰爭已經打響

接下去我們要看一下在整個開放金融裏,美國人做的只針對市場,這些事情背後的原因。我們都知道美元和石油的關係是來自於佈雷頓森林體系崩塌之後,說美元和黃金沒有掛鉤了,那怎麼辦呢,很簡單,去綁定石油吧。

所以衆所周知,美元在佈雷頓森林體系崩塌之後綁定了沙特阿拉伯,對沙特阿拉伯防衛的服務換取了石油唯一的結算標準美元。也就是說,任何一個國家想要買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必須用美元去買,美元約等於石油。你可以不需要美元,但一定會需要石油,所以我綁定了石油,就等於綁定了你對美元的需求。

這告訴我們什麼呢?我們看到整個全世界在進行各種各樣大國博弈過程裏,爭奪的是什麼東西,爭奪的是技術?土地?都不是。爭奪的是結算權。有一種說法是美國這個國家的存在就是爲了美元,實際上再深一步去探討的話,美國這個國家的存在就是爲了讓美元成爲全球通用的結算貨幣,爭奪的是結算權。這也是爲什麼我們能夠看到歐洲也好,日本也好,大家都在想繞過美元去做結算。

最近的一則新聞是歐洲那邊開始把一些產天然氣國家結算貨幣改成歐元。爲什麼是結算貨幣,直接和美元、石油關係對比一下,非常明顯。請問貨幣是什麼?貨幣是人造出來的,人造出來的東西怎樣賦於它價值呢?讓它賦於一樣非常剛需的需求在上面,它纔會被賦於價值。在這個基礎上面,你才能通過更加多的金融手段利用貨幣進行各種各樣貨幣戰爭,這是後話。

第一點是要讓貨幣賦於一個剛需,這也是爲什麼美元和石油這麼強的綁定,這也是爲什麼全球各地都想要在去美元化過程中,首先要想擺脫的是一些剛需的掛鉤。爭奪的是結算權,貨幣戰爭在我看來是一個結算權的戰爭。

再跳回來,這樣一個傳統的貨幣戰爭跳轉到現在數字經濟時代,是不是還需要等待,或者說離我們有多麼遙遠。其實並不遠,這是發生在上個月的,美國哈佛大學一個研究院,他們進行了一場模擬的討論。他們模擬的話題是在兩年之後的一場數字貨幣威脅戰爭裏到來了,美國應該如何去應對。與會的並不是學生,他們請了很多退休的,之前在金融和政治領域裏高層參與這場討論。裏面的主角是美國,它是一個受害者,美國人總有一些妄想症,覺得外形人要侵略他們。

反派是誰?各位猜一下。2021 年 11 月 19 號,兩年之後,中國新的極端流行的數字貨幣,模擬它叫做數字元,開始挑戰美元了。對不起,反派這次輪到我們了,我們是聰明又可愛的反派,在兩年之後。

穩定幣:大國博弈的焦點

我想說的是基於區塊鏈的貨幣戰爭已經打響,在美元佔據絕對統治地位的今天,他們已經開始在爲兩年之後戰爭在做模擬和準備了。我們還覺得這些戰爭很遙遠嗎?甚至都還不知道怎麼去攻擊別人的時候,別人已經開始防備我們,要做一個愛國者系統了。現在遙遙領先的仍然是美國,他們只不過是一個受迫害妄想症想着兩年之後的事情,我們當然想着進攻,現在更多是防禦都做不好。什麼意思,開放金融裏最大的打手,美元最大的打手是穩定幣。

X-Order 陶榮祺:臉書 Libra 將使所有互聯網應用融入開放金融

這張圖是 USDT,從 2015 年誕生到最近的市值走勢圖。我說的是市值,不是價格。市值增加了 1 萬多倍。穩定幣纔是開放金融體系裏增長最大的一個幣種,穩定幣自然而然成爲了大國博弈的焦點,增長最快且是剛需。

同時,它又是打手。打手是什麼意思?當我們在整個市場裏去討論各種各樣數字資產時,對不起,我不能說具體是哪些資產,大家知道衆所周知的原因。我們用什麼樣的貨幣來計價,請問是人民幣嗎,請問是歐元嗎,還是說 USDT 呢?是 USDT!

USDT 白皮書裏寫的是每產生一個 USDT,就需要存入 1 美元。行不行是另外一回事,至少白皮書說是這樣寫的。很簡單,這就意味着 USDT 是美元的打手,所以穩定幣纔會成爲大國博弈的焦點,所以 Libra 纔會成爲挑動我們 2019 年全球神經的那一個焦點。

Libra 爲何如此惹人注意?因爲 Libra 是 30 億人的基礎設施,是數字化原生的狀態,可以脫離物理;金融本身就是數字,金融本身就是脫離物理的。

Libra 的優點如下,也是姚前講的。

·複用了現有的互聯網基礎設施;

·只流通 Libra 幣,不涉及跨幣轉換;

·與各國大額實時支付系統(Real Time Gross Settlement,RTGS)解耦,避免受制於 RTGS,可 7×24 小時運轉;

·點對點轉賬,無需依靠各代理行,成本低,透明度高;

·支付網絡扁平簡單,省去了不同系統間的互操作,也避免了國際標準不統一的問題,轉賬更爲流暢。

我想說的是,Libra 真正的優點是開放金融世界裏美元替身。再說一遍,Libra 真正的優點是開放金融世界裏美元替身。

爲什麼美聯儲和 Libra 總是眉來眼去?原因是:它是開放金融世界裏美元替身,是它的打手。它的真正意義是所有的互聯網應用最終都將成爲開放金融的一部分,所有的互聯網應用,從 Libra、Facebook 開始。

我們稍微冷靜一下,看看金融到底是什麼呢?對我來說,作爲一個從業者,就會不斷的去思考金融這件事情到底意味着什麼。

有人說金融是槓桿,有人說金融是騙局,也有人說金融是賭局,這些都是對的。如果用一些更加中性的詞,我認爲,金融的本質是自我增殖的中間人。這個字沒有打錯,生物的增殖。

我相信在之前已經有很多人得出類似的結論,我也懶得去找,大家總是會有很多相似的結論。爲什麼說自我增殖?自我增殖的意思是當我們去討論金融,尤其討論資產的時候,我們需要思考的是它的目的是什麼。從資本角度來說,它的最終目的只有一個,自我增殖。1 塊變 2 塊,2 塊變 4 塊,沒了。

什麼是中間人?中間人這一點非常有趣。我們去思考金融的時候,老是會覺得它可能就是錢而已,往往會忽略中間人的業務。或者說,當我們去思考中間人業務時,往往會忽略它自我增殖的驅動。

拆開來,什麼是中間人。各位知道,華爾街在成立一開始,華爾街的業務就是在華爾街這個街道里,由一些中間人做買和賣的撮合,這就是華爾街一開始的中間人業務。那我們再進一步去思考,華爾街的中間人業務被什麼業務代替了?納斯達克作爲第一個數字撮合交易系統,它代替了人的手勢撮合買和賣。

由此,我又想到另外一個點,似乎納斯達克做了撮合買家和賣家的事情,淘寶也在做。從中間人這一點去思考,我們發現淘寶和納斯達克做的是一樣的事情,做的是撮合交易雙方的事情。同時其他的特點,它們都是數字化,都充當了一箇中間人的角色。而這個中間人的角色越來越多的通過一種技術的手段,我們說 FinTech,中間人,本來人做的事情由技術代替。金融互聯網本來真的是很接近,只不過我們一開始把它硬要切分開來,說你是金融,你是互聯網,現在你還分得清嗎?

區塊鏈脫虛向實:「Web+穩定幣+智能合約」

Web3.0 這個詞在行業裏經常會被提及,一個很出名的項目標榜自己是 Web3.0。實際上在我看起來,Web3.0 更合適的說法是金融與互聯網融合的狀態。金融與互聯網融合的狀態,爲什麼會融合,原因是這兩者本來背後所要提供的,爲整個世界驅動往前滿足的需求就很接近。是一種中間人的狀態,是一種數字化中間人的狀態。

再來看看金融的兩面性,一面是滾滾向前的烈馬,另一面是無堅不破的利刃。剛剛提到自我增殖,這匹烈馬自我增殖帶來了經濟的獲獲利,同時如果不加控制就會變成癌細胞。這把利刃可以斬開一切,也可以傷害一切,所以是兩面性。

在講最後結論時,我想說大家看一下,什麼樣的一種狀態是不太好的狀態,所謂脫實入虛。或者說如果要達到脫虛向實,用一種什麼樣的邏輯解讀金融更加合適一點,我用的一套理論是科斯的教育成本經濟學。

公司存在的原因是相比社會自行撮合交易,公司成本更低。把這件事情套用到金融上面,如果金融這件事情作爲一箇中間人,中間人是有成本的,金融作爲中間人的成本能夠小於價值交易雙方所得收益的話,那金融這件事情就是 OK 的。反之,如果金融作爲一箇中間人成本高於,或者說遠高於價值交易雙方所得收益的話,那就是不對的。

所謂脫實入虛就是中間人太多了,整個市場裏都是投機的錢,整個市場裏全都是金融機構,成本很高。如何脫虛向實,降低中間人成本,或者增加價值交易雙方的所得收益。

怎麼才能增加價值交易雙方所得收益呢?服務於更多價值創造;物理世界價值創造太慢了,不是說它不夠快,而是相比起數字世界來說,它太慢了;數字世界的價值創造非常快,我們都知道這樣一個結果,所以脫虛向實的方式,我這邊的答案是「互聯網+開放金融」。

「Web+穩定幣+智能合約」,這是我個人認爲的區塊鏈脫虛向實的重要起點。我們來看一下這個起點如果放在 Libra 上的話會怎麼做,Libra 真正意義是所有互聯網應用都將成爲開放金融一部分。我們把它映射到這樣一套公式裏,如下圖:

X-Order 陶榮祺:臉書 Libra 將使所有互聯網應用融入開放金融

這套公式會搭建起將來更加立體,更加快速的,什麼是更加立體,我們想象一下,物理世界是兩維的,數字世界是三維的,就這麼簡單,它是立體的。或者說現在物理世界是兩維的,那數字世界就是四維、五維的,就這麼簡單。它是一個更加容易去創造的,裏面更加蘊藏着可能性的一個世界,裏面的價值留待給 Web3.0 去挖掘。

我們看到這樣一個結果,Facebook 會成就一套自金融體系。結果是什麼呢?這樣一個 21 世紀全球人口最多的引號「國家」--Facebook,它沒有地理邊界,它的一切價值都來自於數字。Facebook 本來就是來自數字世界的一套產物,你看不到它物理的任何東西,但就是有價值的。同時它又加上金融屬性,更可怕的是這套體系基礎貨幣仍舊是美元。

金融是一把利刃,美元在物理世界已經收割了我們一遍,又要在開放金融數字世界裏磨刀霍霍,我們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