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3.0 是什麼樣的?瞭解 Web 的歷史演進與 Web 3.0 將帶來的三個主要變化。

原文標題:《Web 3.0 的 3 個革命》(The 3 Revolutions of Web 3)
撰文:Tony Aubé
編譯:知行之錄、洋芋,一塊鏈習《Substrate 快速入門與開發實戰》課程助教,區塊鏈工程師

這是 Tony Aubé在 WAQ19 上關於 Web 3.0 演講的書面版中文翻譯,也可觀看帶英語字幕的 YouTube 視頻。

  • Web 簡史
    • INTERNET
    • WEB
    • Web 1.0
    • Web 2.0
  • Web 3.0 帶來的三個主要變化
    • 貨幣將成爲互聯網的原生功能
    • 去中心化應用程序爲用戶提供了新功能
    • 用戶將對其數字身份和數據有更多的控制權

去年,Web,30 歲。其發明者蒂姆·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藉此機會宣佈,他對近年來網絡的發展方向不滿意。

"At age 30, this is not the Web we wanted"

「30 歲時,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網絡」

要了解他的觀點以及爲什麼這很重要,值得回顧一下 Web 的歷史。

Web 簡史

一文縱覽 Web 發展脈絡與 Web 3.0 的 3 個革命

在萬維網(WEB)出現之前,就有因特網(INTERNET)。因特網是在 60~70 年代美蘇冷戰高峯時期發明的。

當時,美國有一臺控制其核武器的中央計算機。美國政府擔心,攻擊可能會破壞該系統並阻止其反擊。因此,他們建立了一個分佈式的系統,其中包含分佈在全國各地的許多計算機。如果發生襲擊,國防系統將保持運轉,確保兩國可毀滅彼此。

對於因特網來說,這是一個黑暗的開始。同時這也是去中心化思想的來源。

然後,在 1990 年,蒂姆·伯納斯·李創建了萬維網(World Wide Web)。WEB 是 INTERNET 上最早的應用程序之一(譯者注:INTERNET vs WEBINTERNET 可以看作是個連接電子設備的平臺,而 WEB 是使用這個平臺並運行在設備上的一種應用程序,其它的應用程序有郵件服務,文件傳輸服務等)。Web 使人們可以輕鬆地瀏覽內容,但它最初是一種高度專業化的工具,主要由研究人員和學生使用。這很快將被改變。

Web 1.0

五年後(1995 年),像 Mosaic 和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這樣的「新」瀏覽器將 Web 帶給了主流受衆。這些是過去的美好時光:網上衝浪。網頁設計太糟糕。撥號連接。花很長時間下載照片或視頻。這是 Web 1.0。

  • Web 1.0 是分佈式的。它由普通計算機組成。Tim Berners-Lee 電腦上面有一個貼紙,上面寫着不要關閉,因爲它爲 Internet 「供電」(譯者注:分佈式中的一臺)。
  • Web 1.0 是開源的。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構建它。這使像 Google 和 Amazon 這樣的新業務成爲可能,如果 Web 是私有的,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 Web 1.0 是隻讀的。這意味着,每千名瀏覽 Web 的用戶中,只有少數人具有發佈內容的技術技能。

Web 2.0

所有這些都在 2005 年左右發生了變化,YouTube,Facebook 和 Twitter 等新網站帶來了 Web 2.0。

首次,任何人都可以在線發佈內容,無論其技術水平如何。Facebook,YouTube 和 Twitter 是人們創建自己網頁的簡便方法。它們導致了當今 Web 的廣泛普及。

但是在那時,人們已經開始看到這些新站點的問題。當他們使我們的在線生活變得更加輕鬆時,他們正在開放的 Web 上緩慢地建造花園圍牆。我們開始偏離網絡的原始願景。

此外,以前組成 Web 的計算機逐漸演變爲這些平臺所需的大型集中式數據中心。

智能手機的發明加速了這種現象。今天,我們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設備,可以讓我們做很多事情。是的,他們可以讓我們通過 Safari,Firefox 和 Chrome 等應用瀏覽網絡。但不幸的是,這些應用程序在大量其他封閉,私有和不透明的應用程序中丟失了。

什麼是 Web 3.0?

首先,明白朮語 Web 2.0 是一個流行詞(buzzword)。它是由蒂姆·奧賴利(Tim O’Reilly)提出的,他看到了這些變化的發生,就創建了 Web 2.0 Summit。這是一個大型會議,工程師和研究人員聚集在一起,討論 Web 的未來。

隨着 Web 2.0 理念的普及,不可避免的問題是:Web 3.0 會是什麼樣子?當時有很多猜測。人們預測 Web 3.0 將是 AI 網絡或 VR 網絡。儘管我認爲這些技術令人興奮,但我認爲它們不會重新定義網絡。

去年,有一個名爲 Web 3.0 Summit 的大型會議。就像 Web 2.0 Summit 一樣,會議聚集了工程師和研究人員。信息很明確:Web 3.0 是關於重新去中心化網絡。

爲什麼需要去中心化網絡?不幸的是,今天的網絡壞了。

The Web is broken

爲什麼網絡壞了?有幾個原因:

1. 廣告

如大家所知,當今的網絡充滿了廣告。

爲什麼會有那麼多廣告?早在網絡啓動時,它就沒有原生的方式來傳遞價值。人們對在線使用信用卡持謹慎態度。因此,最好的在線獲利方法是免費提供,並通過廣告獲利。

這就是 AdWords 和 DoubleClick 等公司涉足的地方。通過促進在線廣告,它們使企業能夠免費提供其內容。隨着時間的流逝,廣告成爲 Web 的默認業務模式。這導致了今天的網絡,每個人都使用廣告攔截器,同時媒體使用廣告攔截器的攔截器(ad-blocker-blockers)。

媒體正在損失收入,因爲在線廣告的利潤不及印刷廣告。爲了彌補這一點,他們依靠點擊誘餌,虛假新聞和錯誤信息之類的可惡策略來更好地利用人們的注意力。這是一個惡性循環,主要是由於網絡對廣告的依賴造成的。

2. 數據泄露

早在 2017 年,《經濟學人》就宣佈數據是新石油。

如今,人們正在爭相在線收集儘可能多的數據。首先,用戶數據可以帶來更好的廣告。從那時起,人工智能的興起僅加劇了這一需求。不幸的是,這些數據是在這些大型集中式服務器中收集的,這些服務器是黑客最喜歡的目標。

2018 年發生了 Equifax 黑客事件,有 1.43 億人的信息被盜,其中包括社會安全號碼和駕駛執照。人們指責 Equifax,說他們的安全性差。但是,聘用全球最佳工程師的 Facebook 和 Google 等公司在同一年也發生了數據泄露事件。

這裏的教訓是,沒有系統是完全安全的。一旦開始在集中式服務器中存儲數據,就會激發人們竊取數據的動機。每個系統都可以被入侵。2017 年,有 63 億個賬戶被黑客入侵。這接近地球上每個人的帳戶。我可以向你保證這個數字在 2019 年將增加。

3. 監視

不幸的是,公司並不是唯一囤積數據的。政府也這樣做。感謝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我們在 2014 年看到了,他向世界介紹了 PRISM,這是美國的一項全球監視計劃。

除了美國以外,還有其他國家的政府,他們利用收集的有關其公民的數據爲他們提供社會評分。

除了作爲公民的一生之外,這與信用評分的概念類似。如果分數太低,可能會被禁止購買飛機票和火車票。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方向。

4. 審查制度

接下來是審查制度,擁有集中式服務器可以使政府輕鬆阻止對它們的訪問。

例如,土耳其已阻止訪問維基百科已有近兩年時間。因爲衆所周知,維基百科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俄羅斯和印度等國家建立了自己的防火牆。

5. 資料遺失

兩千年前,亞歷山大圖書館被燒燬。大火燒燬了我們歷史上成千上萬的寶貴文件。每個人都同意這是人類的悲劇。但是,這種事情每天都會在網絡上發生。

每個人都經歷過。嘗試訪問鏈接並得到 404 錯誤。鏈接斷開。頁面丟失。

網站的平均壽命約爲 100 天。每個月,2%的在線鏈接會永遠消失。當您認爲網絡在文化和信息方面的重要性時,這些數字是毀滅性的。

諸如 Internet 檔案基金會之類的非營利組織正在嘗試備份 Web,但是鑑於 Web 成長和消失的速度,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簡而言之,事情很糟糕。Web 存在許多問題。我們如何處理他們?

在準備本演示文稿時,我閱讀了 David D. Clark 的一本名爲《設計互聯網》(Designing an Internet)的書,他是互聯網的創始者之一。

標題本身說明了一切:設計互聯網。閱讀本書後,我們瞭解到,當今我們所知的 Web 是唯一可能的解釋之一。它由你和我這樣的人創建的組件組成。他們有最後期限,並且做出了讓步。在過去的 30 年中,這些組件還沒有發展到能趕上當今網絡的問題。

Web 3.0 致力於更新這些組件,以解決我上面提到的問題。

Web 3.0

Web 3.0 (我們簡稱爲 Web 3)將帶來三個主要變化:

  • 貨幣將成爲互聯網的原生功能。
  • 去中心化應用程序爲用戶提供了新功能。
  • 用戶將對其數字身份和數據有更多的控制權。

貨幣將成爲互聯網的原生功能

之前我提到廣告成爲 Web 的默認業務模型,因爲沒有可靠的方法可以在其上傳遞價值。值得慶幸的是,當今已出現瞭解決該問題的發明。我相信這項發明會在未來幾十年對我們的社會產生重大影響。

這項發明是比特幣。

比特幣革命

在 2018 年,我發表了關於區塊鏈和比特幣的演講。我認爲,比特幣最終是否只是一種時尚並不重要。因爲它產生了滾雪球的效果。它徹底改變了我們對數字貨幣的思考方式。

比特幣帶來了兩項重大創新:

  • 它允許數字稀缺。我們有史以來第一次可以創建既數字化又獨特的商品。
  • 它使您無需任何中介即可在線上花錢。

這兩項創新將帶來我們所謂的價值互聯網。

價值互聯網

要了解這引起的變化有多大,請考慮 Web 1.0 和 2.0 是如何革新了信息的自由流通。技術改變了每種媒體:報紙,電話,電視,書籍,廣播,攝影,百科全書等。

一文縱覽 Web 發展脈絡與 Web 3.0 的 3 個革命

這些都是我們社會所有的組成部分,在過去 20 年中,這些組成部分已完全由技術轉變。一夜之間,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隨地免費,隨時隨地免費發送信息。這完全改變了我們的世界。

今天,感覺就像我們生活在未來。我們能夠隨時隨地與任何人交談。但是,如果仔細觀察,那不是我們經歷的技術革命。儘管發生了這場巨大的技術革命,但我們社會的每一個其他部分仍然保持着奇怪的狀態。

在過去的 50 年中,我們社會的某些部分幾乎沒有發展。許多沒有改變的地方與價值有關。就像 Web 1.0 和 2.0 帶來了信息自由流通的爆炸式增長一樣,Web 3 也帶來了價值自由流通的爆炸式增長。就像信息一樣,在未來的幾十年中,價值的轉移將成爲全球性的,即時的,自由的,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的。

儘管比特幣可能會破壞現金或黃金,但價值革命遠不止於此。想一想需要稀缺的社會每個組成部分,包括股票,債券,身份證,房地產等。所有這些都可以通過 Web 3 進行轉換。這影響是巨大的。

去中心化應用程序爲用戶提供了新功能

去中心化應用程序背後的想法是採用支持比特幣的創新技術(區塊鏈,密碼學,對等網絡和共識算法),並將其添加到 Web 應用程序中。

正如我所解釋的,比特幣讓您無需任何中介即可進行交易。爲什麼我們不能使用相同的想法來構建其他應用程序?

例如,當我使用 Messenger 等聊天應用程序時。就像前面的示例一樣,如果我想像小孩子一樣與朋友聊天,我需要舉手並尋求許可。最後,像 Facebook 這樣的公司擁有我與朋友的對話,那不是很奇怪嗎?另一方面,我可以使用像 Orbit 這樣的去中心化聊天應用程序。這是一個簡單的應用程序,您可以立即使用。它使您無需任何中介即可與朋友聊天。

因此,有一個瘋狂的想法,那就是我們可以將當今使用的每個應用程序帶到 Web 上。例如,Airbnb,Twitter,Facebook,YouTube 都在構建去中心化版本,沒有中央權威或權力。

一文縱覽 Web 發展脈絡與 Web 3.0 的 3 個革命從上到下:PeepEth,Minds 和 DTube

如今,有大量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序。這是一個運動。在貨幣,銀行,支付,廣告,供應鏈等所有領域,人們都在構建我們今天使用的應用程序的去中心化版本。

我們如何構建去中心化應用程序?

一文縱覽 Web 發展脈絡與 Web 3.0 的 3 個革命

如前所述,這是關於更改 Web 基礎結構本身的。Web 基礎設施將具有其本地支付層,其中包含像比特幣這樣的項目(當然,比特幣並不是唯一的項目。還有許多其他競爭性加密貨幣)。這樣便有了虛擬機,例如以太坊。這些平臺將運行爲去中心化應用程序提供動力的代碼。

在此之上,我們還可以添加一個去中心化的存儲層。這將存儲應用程序所需的源文件,例如圖像,視頻,文本等。在這方面,IPFS 項目值得一提。

IPFS

IPFS 是 Protocol Labs 和 Juan Benet 的一個項目,它代表星際文件系統。它旨在替代 HTTP。概括地說,IPFS 允許您創建本地 Web。這是什麼意思?

今天,如果要下載圖像,則很可能會從雲中下載圖像。IPFS 利用這些設備的網絡功能(例如 Wi-Fi)來創建互連網絡。使用 IPFS,我仍然可以從雲中下載文件,但是一旦有了文件,任何人都可以從我的設備中獲取該文件。

這帶來許多好處:

  • 抗審查制度。之前我提到土耳其已經封鎖維基百科近兩年了。黑客專家創建了去中心化的土耳其維基百科版本,該版本在 IPFS 網絡上運行,土耳其對此無法阻止。這種創新旨在解決我前面提到的審查制度問題。
  • 更永久。爲了準備這次演講,我做了很多研究。我將這些鏈接保存在書籤中。我可以向您保證,如果我在幾年後嘗試重新獲得這些鏈接,其中的一些鏈接將會丟失。但是,使用 IPFS,我可以決定將這些頁面保存到我的設備中,任何人都可以從我的計算機訪問它們。即使 YouTube 或 Medium 消失了,只要世界上的一臺設備託管該文件,該文件就仍然可以訪問。
  • 解決數據丟失。此外,IPFS 還具有內置的版本歷史記錄。這類似於 Mac 上的 Time Machine 等功能。這是當今許多軟件中流行的功能。它允許您瀏覽文件的先前版本。它直接內置在 IPFS 中。這是一種旨在解決數據丟失的項目。

用戶對其數字身份和數據有更多的控制權

至今爲止,政府一直通過發放護照和駕駛執照來管理我們的身份。

但奇怪的是,近年來,私營公司也已成爲身份管理者。今天,我們一直在網上獲取這些表格,要求我們提供各種個人信息。對於較小的公司,很難管理身份。因此,近來,諸如 Facebook 和 Google 之類的大型科技公司通過成爲 Web 上的身份管理器來促進事情發展。

再說一次,私營的,以營利爲目的的公司現在負責我們的身份,這有點奇怪嗎?

我們的朋友蒂姆·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一直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他寫了這篇文章,並就此事進行了很多討論。去年,他宣佈了一個旨在改變這一狀況的新項目。該項目稱爲 Solid,代表社交鏈接數據(Social Linked Data)。這是其工作原理的快速細分。

用戶的想法是,與其將信息提供給私人公司,不如將用戶的私人信息存儲在 pod (個人在線數據存儲單元)中。用戶可以存儲其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等。換句話說,任何與您的在線身份有關的信息。

Pod 已加密,可以在用戶希望的任何地方託管:在其設備,服務器上,甚至可能在區塊鏈上。

願景是能夠使用這樣的按鈕連接到 Web 應用程序。但是,由於我們可以控制數據,因此可以精細地控制哪個應用程序可以訪問哪些信息。

要理解我的意思,請考慮您當前如何在手機上管理通知。您具有此應用程序列表,並且可以選擇每個應用程序可以發送的通知類型。想象一下,擁有相同的控制權,但是誰可以訪問信息而不是通知。

Solid 是最近的項目。它仍在建設中,但您可以在這裏嘗試。

老實說,現在不是很好。效果不是很好。但是,密碼學領域還有許多其他項目,例如 uPort 和 Blockstack,旨在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解決相同的問題。儘管有許多項目,但核心思想仍然是相同的:人們負責他們的數據。這帶來許多好處。

1. 沒有更多表格

第一個不再是表格。我認爲沒有人喜歡填寫表格。這是重複的和令人沮喪的。分散身份的想法是,您只寫一次信息,所有內容都將從那裏連接。

2. 單向數據流

信用卡是一種完全過時的支付技術。使用信用卡時,您需要給商家您的卡號,有效期和安全碼。換句話說,您給他們密碼就是給您的錢。有了這些信息,商人無需您的同意即可向他收取任何費用。這就是爲什麼信用卡欺詐如此之多的原因。

另一方面,當您發送比特幣時,您無需密碼就可以加密簽署交易。簽名是唯一的,並且僅對該交易有效。因此,未經您的同意,商人不可能再次向您收費。

如果您考慮一下,我們在身份方面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當我將我的社會安全號碼提供給網站時,我給他們提供了我的身份密碼。他們會將其保存在不安全的服務器上,過一會兒,它就會被黑客竊取。

爲什麼我們不能在這裏使用加密?與其將密碼泄露給我的身份,我還可以通過密碼簽署一項交易來證明自己是我的真實身份。然後,沒有人可以竊取我的身份。這是更安全,去中心化身份的基礎。

3. 更安全

去中心化要安全得多。如前所述,沒有系統是完全安全的。總是會有數據泄露和黑客入侵。我們無法保證不會有人訪問您的 Pod。但是,由於該數據未存儲在中央服務器上,因此我們不會看到黑客闖入服務器並竊取 1.5 億個社會保險號的情況。要竊取 1.5 億個分散的身份,某人將不得不破解 1.5 億個吊艙,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這些創新應有助於解決諸如數據黑客攻擊和監視之類的問題。

4. 使開發人員的生活更輕鬆

我已經展示了 Web 3 如何爲付款,存儲和標識帶來新的本機 Web 層。這些創新還使開發 Web 應用程序更加容易。

考慮一個像 Uber 這樣的應用程序。要構建這樣的應用程序,需要組裝許多組件,例如付款,存儲和身份管理系統。

然後,像 Lyft 這樣的另一家公司也提供了類似的應用程序。他們需要重新構建這些組件。有很多重複的工作。

Web 3 的想法是取出這些組件,去中心化它們的組成部分,然後將它們返回給用戶。用戶贏了,開發人員也贏了,因爲每個組件只需構建一次。

如果 Uber 和 Lyft 不想使用這些去中心化的組件,那很好,因爲 Uber 和 Lyft 的去中心化版本會使用它們。

這種創新的基礎架構使開發人員更輕鬆地構建 Web 應用程序,從而有助於防止壟斷。

Web 3.0 是什麼樣子?

所有這些都很有趣,但是您可能會問自己:我們到底該如何瀏覽 Web 3?好吧,有很多方法。

  • 我們可以添加瀏覽器的擴展,例如 @metamask。
  • 新瀏覽器 Brave。
  • 像 MyEtherWallet 這樣的 Web 門戶。
  • 像 Coinbase Wallet 這樣的移動應用程序。

MetaMask

讓我們來談談 MetaMask。我相信這是迄今爲止瀏覽 Web 3 最優雅的解決方案之一。您可以將其添加到 Chrome 或 Firefox 等瀏覽器中。添加後,您會在右上角看到這個小圖標。

然後,您可以連接到錢包,爲您的瀏覽器提供很多新功能,可與以太坊等區塊鏈進行交互。這使您能夠使用 Web 3 應用程序,例如 Robert Leshner 的 Compound Finance 或 CryptoKitties 的 Cryptokitties。

Brave

Brave 是 BrendanEich 的一個新項目,BrendanEich 是一位極其重要的人物,他是 Mozilla,Firefox 的共同創始人,併發明瞭 JavaScript。

他的新項目是名爲 Brave 的瀏覽器,默認情況下會阻止廣告和跟蹤器。這使其成爲市場上最快的瀏覽器。它比 Chrome 快四倍。Brave 已開發爲與稱爲基本注意令牌的加密貨幣一起使用。例如,當我使用 Brave 觀看 YouTube 時,我可以單擊 BAT 圖標來訪問我的錢包。

這樣,我可以直接通過他們的網站在線向任何內容創建者支付小費。還有一個自動供款功能,可讓我每月留出一定數量的錢。完成此操作後,我可以瀏覽 Web,Brave 會自動將錢分享到我訪問的不同頁面。

目前,Brave 在臺式機,平板電腦和手機 Android 和 IOS 上使用。它每月有 550 萬活躍用戶。這是對加密貨幣世界的精彩介紹。

最終,Brave 旨在通過建立去中心化的廣告市場來使用區塊鏈和密碼術徹底改變廣告。通過直接從瀏覽器付款,這種項目應該使我們減少對網絡廣告的依賴。

結語

在本文中,我們瞭解了過去 30 年中 Web 的發展情況。

網絡的發展

我們瞭解了 Web 1.0,它是隻讀的並且分佈式的。然後出現了大型科技公司。他們使它更易於使用,但同時也將其集中化。這是 Web 2.0。現在,Web 3 將允許我們在沒有任何中介的情況下彼此進行交互。它將重新分散網絡。

因爲大多數更改將在基礎架構級別進行,所以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這將是一個緩慢且幾乎看不見的過渡。也許他們將需要學習如何使用錢包或與區塊鏈進行交互。也許他們將需要使用不同的瀏覽器。但是總的來說,對於 Web 用戶而言,一切將保持不變。

如果考慮一下,人類歷史始終在集中化和去中心化之間來回走動。

例如,在山頂洞時代,每個人都獨自一人。這是優勝劣汰的生存條件。最終,人們意識到他們在一起變得更強大,更有效率。因此,我們慢慢開始聚集在部落中,逐漸演變成城市和國家。最終達到君主制,幾個國王統治了所有人,導致了可怕的權力濫用。人們受夠了。他們起義並砍掉國王的頭,導致無政府狀態,這是另一種去中心化形式。

在兩個極端之間進行了數百年的來回交流之後,我們提出了一個平衡的系統:民主。它既包含總統等中央部門,又包含每個公民的投票等去中心化部分。

如果考慮一下,技術就幾乎一樣。我們從這些龐大的集中式大型機開始,這些大型機佔據了整個樓層。在瞭解了這種系統的弱點之後,我們創建了分散式系統 Web 1.0。很棒,但是很難使用。然後,諸如 Google,Facebook 和 Twitter 之類的大公司加入進來,並使 Web 更加易於訪問。這是 Web 2.0。明確地說,我不認爲這些公司不好。相反,它們爲網絡和我們的生活帶來了不可思議的貢獻。我相信它們的存在是對人類的淨利益。

Web 3 並不是要替換它們。僅僅是將事情推回到更加平衡和民主的網絡上。

物聯網

考慮到我們要把房屋中的每個對象最終都連接到 Internet 的目的,這將是非常重要的。

考慮 Nest Thermostat。這是一種收集有關您的敏感數據的設備,例如您大部分時間都在哪個房間裏度過。2014 年,Google 收購了 Nest。這讓很多人擔心 Google 是否會使用這些數據。因此,當時 Nest 的首席執行官 Fadell 介入,向人們保證隱私政策將保持不變。我相信 Sundar 是真誠且善意的。

這裏的問題是,爲什麼我需要依靠他的承諾來保護自己免受恆溫器的侵害?在使用 Nest 之前,我不必擔心恆溫器會通過 Internet 發送我的私人數據。我們不必依靠 Google 或 Facebook 或 Mark Zuckerberg 的承諾來保護我們免受設備侵害。這是 Web 3 的重點。雖然 Web 2.0 依靠的是「不要邪惡」(don’t be evil)之類的承諾,但是 Web 3 卻要改變基礎架構本身,以構建人們和大公司都「不能邪惡」(can’t be evil)的網絡。

[YouTube 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QHEwuUOplQ

來源鏈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