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想要真正引領加密市場從泡沫轉向實用,需要具備使用價值。

撰文:T.Y

這個世界上無數的區塊鏈玩家,拿着自己的鈔票衝向 DeFi 與 NFT 的市場,並且在市場下跌中損失慘重。這正是我們所處於的大泡沫時期的真實寫照。在這篇文章中,我不會像一些自認爲是學者的人們,以研究者的身份鋪設形而上學的理論,也不會以某一學科的專家角度試圖通過繁雜的術語將讀者帶到名詞深坑裏。我將通過 NFT 的歷史發展以及稀缺性的角度,來解釋爲什麼 NFT 市場需要一次完全的洗牌。

站在 NFT 的垃圾堆上展望未來:NFT 市場需要一次完全的洗牌Figure 1. Beeple’s collage,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sold at Christie’s. Image: Beeple

講講 NFT

今年的 NFT 市場可以說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時期,而 NFT 真正的轉折點是 Beeple 拍賣自己的畫 :The First 5000 Days[1]。在這之後,明星們都開始試圖進入 NFT 市場發行自己的 NFT。在這個階段,NFT 的買賣雙方各有所想,NFT 的賣家希望從 NFT 中賺一大筆錢,而這些買入 NFT 的投機者何嘗不是呢?這個階段雖然 90% 的 NFT 買家還是投機者,不過至少,這其中必然會存在一部分粉絲追隨偶像進入了區塊鏈市場,並且願意爲明星的 NFT 買單,在這個情況下,雖然投機行爲仍然佔據主導地位,但其中已經湧現了真實的市場行爲了。在粉絲從別人手中購買 NFT 的時候,真正構成了一個供需交換這樣的供需交換,這樣的交換一旦多起來,那麼我們就可以說,NFT 真正領導着加密市場從泡沫轉向實用的一次變革,而這樣的變革帶來的是一種獨特的價值:使用價值。

其實加密市場早在 2015 年就已經出現了使用價值。在 Vitalik 宣佈以太坊主網上線的時候,數字貨幣的功能性就已經徹底超越了法幣,誕生出了法幣不具有的新價值:使用價值。雖然整體架構以及思路和比特幣類似,但以太坊將分佈式共識的設計帶到了代碼層面,讓分佈式執行的程序變得可信,而這種暴力解決形式化驗證困難的技術也完全統治了加密貨幣市場。正因如此,以太坊從功能與價值上與比特幣徹底劃清了界限,不再像是比特幣一樣毫無價值,而是搖身一變,變成了智能合約的燃料,只要智能合約的價值持續存在,那麼作爲它的燃料,ETH 一定是最具有使用價值的一種資源。

正如生物進化一樣,在市場蓬勃發展的階段,總能誕生出千奇百怪的應用場景與項目,而這些項目又會在市場崩潰的時候被悄悄淘汰。隨着 ETH 誕生的明星項目:以太貓出現了。在 2018 年的市場中,也一度火爆到將以太坊堵到 gas 費飆升,未確認交易數在以太貓上線後的短短几天,從 2000 以下一度飆升到 12000[2]。幾乎一半以上的交易裏都塞着幾隻長得千奇百怪的喵星人。這些千奇百怪的貓,一如現在爆火的 CryptoPunks 一樣,毫無價值。大部分 token 項目都會保持自己的加密貨幣是通縮而且具有明確總量的來讓交易者相信自己的代幣可以升值,諷刺的是,這樣的通縮機制又將 token 一腳踢出了貨幣的行列,因爲一旦升值期望足夠高,那麼貨幣就失去了一般等價物的屬性,轉而變成了投機者的樂園。而以太貓直接將這個 token 的總量設爲 1,這樣將每個 token 的稀有價值提升到了極致,但一隻貓可沒得賣,於是以太貓又利用隨機性,來誕生無數種這樣的 token,給人一種每一隻貓都是唯一的珍貴寶貝的錯覺,這也是如今人們購買一些 NFT 的原因,畢竟「你是我的唯一」這件事是烙印在人類靈魂裏的追求。

站在 NFT 的垃圾堆上展望未來:NFT 市場需要一次完全的洗牌Figure 2. Pending Ethereum transactions after CryptoKitties’release

至此爲止,一種新玩意兒出現了,加密貓爲加密貨幣帶來了一種新的演化可能。有的人心想,爲什麼我不把自己的 token 設置成唯一的呢,當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可以通過調節 token 數量讓自己的 token 更加珍貴的時候,ERC721 標準應運而生了。這個標準首次定義了單個 token 的代幣形式,這種具有唯一性的代幣被稱爲 NFT。它們都有獨立性 ID,每個都不一樣。以至於雖然現在的標準已經變成了 ERC1155,但是所有的 NFT 似乎都在炒作一個概念:稀缺性。

講講稀缺性

NFT 從性質角度上分類,NFT 可以分爲兩類類型:鏈上稀缺性 + 名人稀缺性,鏈上稀缺性 + 鏈上隨機性。第一類不用說,今年各種名人已經陸續發佈了各種各樣的 NFT,這類利用了現實世界的名人的稀缺性加上區塊鏈創造的稀缺性,這兩者似乎可以天然的混合起來,創造更稀缺的假象。而 CryptoPunks,Meebits,Hashmask 等項目利用了稀缺性組合的方式,試圖製造新的稀缺性,這種隨機性與稀缺性的結合似乎能夠帶來更多價值,但區塊鏈玩家們顯然已經陷入稀缺性的陷阱之中,絲毫沒有意識到,區塊鏈上的稀缺性並不存在,並且根本無法撐起這樣的高價格。爲此,我提出了一個思想實驗:戒指問題

戒指問題

Drapunir 戒指是傳說中奧丁的金戒指,他的特點是每 9 天就會多出 8 枚,而裝它的戒指盒不會增加。那麼如果你是一個區塊鏈收藏家,你會購買屬性優越但是總數較大的奧丁指環,還是毫無作用,但只有一個的奧丁指環戒指盒呢?在現在的市場環境中,毫無疑問,戒指盒纔是投機者們爭搶的目標,因爲它們相信這種合約定義的稀有性會給戒指盒帶來無窮的增值潛力。

這個問題的答案揭示了現在區塊鏈上最匪夷所思的一點 : 區塊鏈上的價值衡量標準與真實世界是不同的,區塊鏈奉稀缺性爲王,絲毫不顧它有什麼使用價值,或者定義爲什麼,這反映了區塊鏈上稀缺性與真實價值之間的衝突。而這個不同點完全成爲了阻礙 metaverse 發展的第一大障礙,虛擬世界無法發展出健康的價值觀,也就無法發展出一個健康的虛擬世界。

由戒指問題,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區塊鏈行業內的玩家本質上沒有變化,他們只是從炒幣轉爲炒 NFT,所有的 NFT 買來都在等他升值,也沒有人每天會去欣賞自己買來的 NFT,他們把 NFT 當成是炒作的戰場,名人們也樂於看到這一點,這會讓他們發售更多的 NFT,並且賺一大筆錢,所有人都還是在炒作稀缺性。這場金融遊戲中的輸家永遠是買家,他們其中的某些人花費高價買入 NFT 後希望它能夠升值,但再也賣不出去,最終忍痛以低價出售。從方式來講,NFT 就是典型的定時炸彈,一羣人傳遞定時炸彈,最終炸彈一定會在某個人手中炸開,而其他人全是贏家,只有最後被炸死的人虧的精光。而現在所有入場 NFT 的玩家也是在賭,自己不是最後一個拿到定時炸彈的人。所以,只有能夠被使用的,具有使用價值,或具有現實世界不具備的藝術價值的(例如 VR/AR 繪畫),在區塊鏈上才能夠真正閃耀自己的價值。

真正的 NFT 該是什麼樣子?

有的文章會告訴你,NFT 應該具有互通性,具有可交互性和可編程性。這樣說似乎非常籠統,並且對於玩家難以理解。NFT 只需要具備一個特點:可以被使用,就可以了。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 NFT 之於 Token 的最重要不同即爲 NFT 可以類比於區塊鏈上的物品,NFT 的出現也可以終結無休止的以幣換幣的場景,NFT 能夠帶給區塊鏈真正的使用價值,讓使用價值誕生在區塊鏈上,回溯到我四年前的寫的一篇稿件,當時我提到,類比於比特幣,以太坊真正的讓加密貨幣領域誕生了一種不同於現實世界的貨幣價值:使用價值,以太坊能夠作爲智能合約這種極具價值設計的工具的燃料,那這類燃料必然宣告着一個時代的誕生。可惜的是,這之後鮮有真正有價值的代幣出現,非常令人遺憾。不過今年的 NFT 熱潮中,讓我看到了真正的機會,一個由 NFT 將使用價值徹底帶入區塊鏈的機會,只要 NFT 使用產生剛需,那麼區塊鏈的牛熊,波動性都會發生前所未有的變化,整個幣圈市場的基本盤一定能被提升到新的高度。

NFT 的第一個最佳使用場景就是遊戲和 metaverse。NFT 完美的契合了遊戲裏面的道具屬性,例如 Axie Infinity 中的 Axies,這類遊戲往往具有抵抗市場波動的特性 [3],在近日的波動行情中,Axies Infinity 的治理代幣 AXS 的價格無視主流幣的大幅波動,逆勢上漲 477%,其遊戲代幣 SLP 也在近一個月上漲近 154%。因爲娛樂纔是每個人的剛需,這一點在 Axie Infinity 上體先的非常明顯。在我看來,如果一個遊戲真正想要做成世界級,必須要把 NFT 或區塊鏈當成遊戲的一個模塊,而不是創造一個完全依賴於 Dapp 的遊戲,區塊鏈真正賦能遊戲行業的是它很棒的入口流量和全球化的支付渠道,而不僅僅是智能合約。現在很多的 NFT 遊戲也大多是 DeFi 的模式,並且鏈上只存儲一張圖片的鏈接,只要遊戲停止運營,當你再打開你的錢包,看到的只有一串難看的數字。再過一段時間,你可能也無法想起來它到底是什麼,有什麼作用了。這也因爲現在道具類 NFT 不存在屬性更新以及其他額外功能,RPG 遊戲中的道具依賴於智能合約創造,但屬性又由中心化服務器控制,如果想要更改屬性只能利用「繁殖」來完成。這也是 ERC1155 存在的一些侷限。

站在 NFT 的垃圾堆上展望未來:NFT 市場需要一次完全的洗牌Figure 3. Price of AXS comparing with BTC, from CoinGecko.com

爲此,Cradles 團隊在提案中提出了一種的遊戲 NFT 新標準:ERC1422,該提案能夠讓有關道具的所有屬性存儲,升級,加強,轉移,都能夠以低 gas 費通過智能合約完成,幾乎用智能合約做到與傳統遊戲一樣豐富的道具屬性以及功能。這種創造力是跨時代的,這種對於 ERC1155 合約的擴展和升級也是下一個 NFT 時代真正需要的,也是構建一個完備 Metaverse 的充要條件,值得一提的是,Cradles 遊戲中具備的時間以及空間概念也是區塊鏈遊戲歷史上第一次對現實世界的仿真,遊戲內的時間可以真實流逝,甚至能夠讓 NFT 產生變化。在這個方面,毫無疑問,Cradles 這個新星項目已經超越了時代,看到了一種可能的未來,那就是 Metaverse 對世界的仿真。只有將現實的仿真與創造作爲基礎,Metaverse 才能綻放出和遊戲世界不一樣的光芒,或許走在這一條仿真並超越的路上,我們也才能真正的觸摸到虛無縹緲的 Metaverse 世界。

站在 NFT 的垃圾堆上展望未來:NFT 市場需要一次完全的洗牌Figure 4. Comparison between ERC1155 and ERC1422

NFT 的另一大應用市場是軟件技術及服務行業。其實很多區塊鏈從業者以及玩家都會陷入 metaverse 陷阱和投機者視角,實際上,NFT 的最大應用場景絕不僅僅是遊戲,metaverse,或者我們老生常談的數據確權,數據流轉憑證。軟件行業是急需被 NFT 所革新的,軟件行業或者是高可用 DAPP 行業纔是 NFT 和 tokens 的真正出口。越來越多的大國將加密貨幣市場封鎖,因爲爲了維持大國社會穩定以及法幣地位,這是很容易理解的。而這反而給了一些不顯眼的小國家機會,今年已經有兩個國家:把比特幣設爲法幣,這是跨時代的,而這也宣告着,數字貨幣永遠不會消失,永遠都會有一個出口。在沒有大國封鎖的時代,沒有人願意把公司設立在小國家,因爲大國顯然有更多的人力資源和資金供企業發展,但是現在開始,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另一羣優秀企業從小國家成長起來,因爲在大國對數字貨幣的打壓下,市場上的數字貨幣急需一個合法出口,而一些優秀的紮根小國家的企業則是最良好的出入口之一,他們不僅可以更便捷的兌換虛擬貨幣,同時銷售軟件所得的虛擬貨幣又能夠合法的兌換成法幣,而軟件行業這一龐大需求,無疑會使得大批在加密貨幣市場「空轉」的 tokens 得到釋放,軟件這種已經被傳統互聯網驗證的強需求正是區塊鏈上所缺少的。人們用虛擬貨幣購買軟件服務與軟件使用權,小國家的軟件公司將虛擬貨幣兌換爲當地法幣,帶給小國家難以想象的 GDP 產出。這樣的大型供需市場正是現在區塊鏈所不具備的。

一個出色的小國家軟件公司,或一個殺手級大型 metaverse 遊戲,無論哪個先出現,都將標誌着區塊鏈,標誌着加密貨幣從投機主義走向實用主義。無論任何軟件公司以及遊戲項目,都應該把區塊鏈看做是功能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並依據區塊鏈提供的便捷接口和功能,將傳統與創新結合,吸收傳統行業的優點,去其糟粕,最終,讓實用主義的點點星光真正降臨在加密貨幣市場,降臨在區塊鏈上,最終匯聚成一片星河。

NFT 絕不是加密世界的終點,我們終將越過它,尋找下一座寶藏,但未來我們回顧過去,它爲區塊鏈世界上帶來了真正可以具有使用價值的物品,指引我們真正理解並發展使用價值,在越過這座山峯之後,我們也會看到,NFT 帶給我們的整片浩瀚星空,一個全新的時代,一個屬於每一個投資者,每一個區塊鏈玩家,也屬於每一個互聯網用戶的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