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obi Brokerage 將爲機構與高淨值客戶提供數字資產大宗場外交易服務,首期支持美元和 BTC 等七種數字資產。

總部位於直布羅陀的 Huobi Brokerage 宣佈正式上線大宗場外交易業務,將爲機構與高淨值客戶提供數字資產大宗場外交易服務。具體來說,Huobi Brokerage 通過智能訂單路由技術把其他數字資產交易所和流動性供應商集成在一起,爲大宗交易提供高質量的流動性池、有競爭力及零手續費的價格、受監管的法定貨幣渠道等等的一體化解決方案。

根據公告,Huobi Brokerage 一期上線期間支持美元、七種數字資產和穩定幣用於大宗交易。七種數字資產主要包括 BTC、USDT、USDC、HUSD、PAX、HT、ETH 等。二期將上線歐元、英鎊以及更多數字資產, 並支持 API 接入功能。其中 Huobi Brokerage 可提供 HT 大宗交易,根據規則持倉 HT 可享受現貨交易的費率優惠等。Huobi Brokerage 支持自動化系統交易以及線下語音議價、爲客戶降低交易滑點、同時實現快速結算。

火幣集團全球業務副總裁 Ciara Sun 曾表示,火幣推出大宗場外交易業務的背景是機構投資者和高淨值客戶將成爲 2020 年加密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

2020 年 1 月,全球最大的比特幣基金管理機構灰度投資公佈了 2019 年投資年報,年報中顯示,灰度投資 2019 年的募資額超過 2013 年—2018 年總和,總共已經買下近 28 萬枚比特幣。而 2019 年度灰度投資的資金達到 6 億美元,其中 71% 來自機構投資者,主要是對衝基金。

機構進軍加密市場的首要障礙

但機構投資者進軍加密市場往往會面臨一些問題。比如,流動性不足、託管服務缺乏和監管不確定性等。

Huobi Brokerage 負責人王磊認爲,在大宗交易中,超過 250BTC 的訂單就會對市場價格產生較大的影響,如果流動性不足,會增加機構的交易成本和交易風險。

Huobi Brokerage 爲客戶提供一套自動化的流動性解決方案,流動性來自於火幣本身、其他頭部交易所、流動性供應商以及中小型暗池。同時,量化交易員將通過算法和策略降低大宗交易成本。

實際上,市場普遍認爲,三大障礙中,監管不確定性是機構進入加密市場所面臨最大的挑戰。目前在主流國家中只有日本頒發了專門適用於數字資產交易所的牌照;而其他國家的監管模式分成兩類:或者放入一個更寬泛的許可,或者分置幾個不同的許可。

第一種,以美國紐約州爲代表,頒發一個綜合性牌照「Bit License」,對涉及數字資產的各類業務(不僅僅是交易所)進行統一監管。這種監管思路是按資產類型來進行全方位監管。第二種以美國的 MTL、MSB 牌照制度爲例,在各國原有的傳統金融監管框架下,對數字資產交易的相關部分實行分割式監管。這種監管思路是按具體業務行爲來分類監管。比如交易中涉及的「證券掛牌和集中競價交易「,需要獲得證券交易所類牌照;如果交易涉及「(通過數字資產)價值轉移」,要獲得支付業務類牌照。因此存在多頭管理。

「對於機構投資者來說,選擇持有合法牌照,嚴格遵守 KYC/AML 標準的經紀商,可以確保交易安全有保障,但也要考慮在監管和流動性之間取得平衡。Huobi Brokerage 目前已持有直布羅陀 DLT 牌照,且合規經驗豐富,可爲客戶提供最優解決方案。」王磊表示。

金融服務缺口成機構進入加密市場後的進一步需求

Huobi Brokerage 成立於 2019 年,它的產品設計也緊緊圍繞機構進入加密市場時所面臨的痛點。一期產品中,其自動化交易系統主打詢價交易 (RFQ),爲客戶配置頂尖流動性,提供極具競爭力的價格優勢。二期產品,將上線聚合交易及大宗限價委託交易。Huobi Brokerage 將建立集語音議價交易、RFQ 詢價交易、聚合交易、大宗限價委託四大功能於一體的自動化大宗交易平臺。

王磊認爲,一期產品的設計僅僅爲機構投資者解決了初始問題,當他們進入加密市場後,完善的金融服務將成爲他們的進一步需求。而機構經紀商的金融服務目前存在很大的缺口。如當前的借貸和金融產品存在很大的侷限性、資管產品也嚴重缺少。

「就借貸和金融產品的侷限性問題而言,當前的借貸資源來源於交易所,受限於流動性因素,借貸槓桿額度有限,風險率比較高,約爲 125%-150%,且提幣額度受限。而場外期權及回購協議等金融產品就更爲欠缺 , 這都是 Huobi Brokerage 在第二期和第三期想要解決的問題。」他表示。

2019 年,Bakkt 爲機構通往加密市場開闢了道路,隨後,越來越多的機構開始持有比特幣和其他數字資產。

王磊認爲,這對數字資產市場而言,機遇和挑戰共同存在。一方面,越來越多機構的涌入將使數字資產進入主流市場,這是加密盼望已久的事情。但是機構的參與也意味着操縱市場的可能,這爲普通散戶投資者帶來更大風險也爲整個市場的反操縱機制帶來挑戰。

「其中 Huobi Brokerage 場外大宗交易業務會迎來繁榮,合法合規將成爲最大門檻,因此這波紅利屬於資源集中、符合監管的頭部加密企業。但究竟誰會成爲加密行業的高盛和摩根,還需要通過時間和市場來篩選。」王磊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