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實際的價值和命運仍取決於如何運用,哪些 NFT 能被留下需要經過市場的考驗。

原文標題:《衆科技巨頭佈局 NFT,還有馬雲的身影!區塊鏈「爆炸式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撰文:Cion seight

要說最近在加密世界最火爆的概念,NFT 絕對是當仁不讓。上個月末(6 月 23 日),阿里巴巴與敦煌美術研究所聯合發佈了兩款 NFT 非同質化 Token,分別爲敦煌飛天和九色鹿皮膚,全球限量發行共 16000 個,兩款各限量 8000 個。

由於購買門檻很低,只需要 10 支付寶積分+9.9 元就可以進行兌換,所以一經推出,就遭到了網友的瘋搶,迅速搶光。而在 24 日,繼敦煌美術研究所·支付寶聯名款 NFT 皮膚推出後,支付寶再次推出知名動漫作品《伍六七》支付寶付款碼皮膚,也再次遭到了瘋搶。

傳統科技巨頭入局 NFT,區塊鏈「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就這樣,支付寶推出的這幾款 NFT 付款皮膚形成了一定的買賣需求。當天就有人將得到的皮膚在閒魚平臺上掛賣,進行二手交易,有很多根本還不清楚 NFT 究竟是什麼的用戶也加入了這場「戰爭」。

價格從剛開始的幾十幾百元,到後來的甚至出現了幾十萬的價格,而敦煌飛天 NFT 甚至被炒到了 150 萬元一個。

傳統科技巨頭入局 NFT,區塊鏈「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最後,由於價格過高市場過於瘋狂,甚至影響到了正常的市場秩序。很快閒魚就出手製止,緊急下架了相關的 NFT 商品,部分用戶曾在閒魚發佈將數字藝術品代理上傳至 OpenSea 等 NFT 交易平臺的服務也被迫下架了。

雖然這場「戰爭」已經落下了帷幕,但「後勁」和影響可不小。這次支付寶推出的限量 NFT 皮膚,算是讓 NFT 真正地走到了大衆面前,讓其在國內匯聚行業內部人員的目光後,也吸引了越來越多行業外的關注。

NFT 是什麼?

傳統科技巨頭入局 NFT,區塊鏈「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NFT 其實就是 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最簡單的理解就是「不同樣的代幣」,其意義爲區塊鏈憑證,它的主要特性爲不可分割性、不可替代性、稀缺性以及獨一無二。

NFT 最常見於文化藝術品領域,發揮知識產權的鏈上發行、流轉、確權等作用,能有效保護知識產權,防止篡改、造假等,是區塊鏈技術的一類重要落地場景應用。

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 2012 年到 2013 年,當時出現了小面額的彩色比特幣,這些彩色比特幣內嵌了比特幣的腳本語言,給元數據中授予了特定的屬性編碼。

這樣,這些彩色幣就可以代表任何不同的資產,無論是像美元、歐元的貨幣,還是股票、債券這樣的金融憑證,還是藝術收藏品。

在 2015 年到 2016 年,交易卡片和 MEME 開始火了起來,各種電子遊戲也讓存儲在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資產開始普及起來。

2017 年,加密貓(CryptoKitties)的出現,讓大衆開始注意到 NFT,雖然當時 NFT 的體量並不顯眼,但適逢牛市,加上加密貓愛好者的狂熱推動,讓一些稀缺的加密貓甚至上漲至了 10 萬美元,市場的瘋狂,甚至一度導致以太坊網絡嚴重擁堵。

由此,大衆開始注意到了 NFT,雖然當時 NFT 的體量非常小,但是快速發展的勢頭仍然讓大批區塊鏈領域從業者趨之若鶩。

到了 2018 年到 2020 年,NFT 早期的生態初成,在這三年間 NFT 的市場規模增長了 825%,活躍地址數增長了 201%,買家增長了 144%,賣家增長了 113%。雖與其他加密貨幣市場相比,NFT 市場交易量還很小,可能只有 1% 都不到,但其發展趨勢顯著。

2020 年,基於 Flow 開發的 NFT 數字收藏品 NBA Top Shot 上線僅半年,成交量便逾 4200 萬美金;2021 年,越來越多的 NFT 數字藝術品被高價賣出,這些 NFT 數字藝術品、數字收藏品的高價拍賣或售賣,讓 NFT 逐漸出圈,從小衆逐漸走向大衆。

NFT 也被認爲是 2021 年續 DeFi 的下一個最熱風口,目前來看事實也是如此的。

支付寶的特殊 NFT

回到我們開頭提到的「支付寶 NFT」,雖然支付寶推出的限量皮膚 NFT 已被下架,這意味着這些 NFT 在購買後是無法交易和轉手買賣的,也就大大減少了其增值的可能性,這和我們常說的區塊鏈當中的 NFT 是有明顯的差異的。

另一方面,由於支付寶的 NFT 數字作品版權是由發行方或者是原創作者所擁有的,除非取得版權書面同意,否則是不可以用作商業用途的。

與此同時,螞蟻鏈的 NFT 似乎是並不直接與用戶產生關聯的,因爲合約是由支付寶進行管理的,也就是說用戶購買了這個 NFT,只是擁有了它的使用權,而無法擁有它的所有權,也就無法隨意進行交易轉賣。

這與區塊鏈中的 NFT 一旦用戶買下,這件 NFT 商品的所有權便完全屬於買方,包括流通、轉讓、商用等權益有着本質的區別。

所以,支付寶這些 NFT 作品雖上了螞蟻鏈(區塊鏈平臺),但就目前來看,這不能等同於我們常說的區塊鏈行業中的 NFT,因爲它們之間有本質上的不同。

儘管如此,支付寶的「特殊」NFT 在很大的程度上推動了整個 NFT 生態的發展,這是無疑的。它讓 NFT 更多地讓普通的大衆知道或是去了解,而不只侷限於行業內的人員。

各路「大廠」紛紛佈局 NFT

其實除了支付寶,還有許多公司都佈局了 NFT 領域,只不過在國內是由於支付寶螞蟻鏈發行的這幾個 NFT 才讓大家開始真正注意到這個板塊。

阿里

早在去年 7 月 23 日,螞蟻集團就舉行了螞蟻鏈全新品牌發佈會,將螞蟻區塊鏈正式升級爲「螞蟻鏈」了,並且宣佈他們的願景是「要讓區塊鏈像移動支付一樣改變生產生活」。甚至在馬雲第一次作爲淘寶主播現身主播間時,也不忘順手「帶貨」阿里的螞蟻鏈。

另外,在與支付寶合作推出限量付款皮膚 NFT 前,阿里就已經在其淘寶阿里拍賣平臺的聚好玩 520 拍賣節推出 NFT 數字藝術公益拍賣專場。在 6 月中旬又再次推出了「6 月青年藝術家數字作品」拍賣活動,只不過這些活動還是比較小衆,沒有多少用戶知道,更別說 NFT 的拍賣了。

傳統科技巨頭入局 NFT,區塊鏈「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據資料顯示,阿里拍賣的「NFT 數字藝術」也已於 7 月 3 號上線,上線拍賣的作品以繪畫作品爲主,價格從一元人民幣到幾千不等,參與的人不是太多。另外,區塊鏈遊戲和 NFT 開發商 Animoca Brands 在上星期宣佈新獲得了一筆高達 5000 萬美元的融資。

藍池資本

有很多人注意到,除了 Coinbase 等傳統加密行業巨頭外,一個低調的投資機構—Blue Pool Capital(藍池資本)也對其進行了投資。

藍池資本成立於 2014 年,它是由馬雲以及阿里巴巴的核心創始人蔡崇信等聯合設立的家族財富基金,被譽爲是馬雲鉅額財富背後的「神祕大管家」,團隊只不過十幾人,但卻管理運營着數十億美元的資產。

從其過往的投資行業來看,醫療賽道一直都是其重倉的賽道,所投資的 8 家企業中,醫療健康達到了 5 家,其餘爲互聯網消費行業。

這次投資 NFT 開發商 Animoca Brands, 是藍池資本時隔三年之後,今年至今第二次公開披露的投資,而且也是藍池資本的第一次涉足區塊鏈領域,就選擇了 NFT 板塊。

網易

繼支付寶推出聯名 NFT 後,網易也聯合了 Nervina Labs 在淘寶發行他們的首個 NFT 作品。該作品通過網易文創旗下的《三三工作室》在 6 月 26 日下午 13 點 33 分發行其首個 IP 向 NFT 作品——小羊駝三三紀念金幣。

該 NFT 全球限量 333 枚,售價 133 元,在淘寶的「王三三週邊品牌店」進行發售。

傳統科技巨頭入局 NFT,區塊鏈「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從外觀上來看,這個 NFT 紀念幣還是挺可愛的,全球限量 333 枚,也具有很大的稀缺性。據客服介紹,購買的用戶可以通過註冊基於 Nervos 的 NFT 平臺「祕寶」接收該 NFT。

而其實早在五月份,網易文創三三工作室就已經與基於 Nervos 公鏈開發的 NFT 平臺展開了 IP 合作,在六月份下旬的這個時候推出,明顯是想借支付寶的東風。另外,網易遊戲授權澳洲 NFT 發行商 MetaList Labs 發行的《永劫無間》NFT,也即將上線幣安。

當然,除了國內「大廠」,國外「大廠」也不會錯過這個巨大的商機,也紛紛佈局了 NFT,甚至可能還早的多。

推特(Twitter)

在 6 月 30 號,全球領先的頭部社交網絡媒體 Twitter 推出了免費送 NFT 的活動。將免費送出 140 個新設計的 NFT (非同質化代幣)。

這 140 個 NFT,由 7 款不同的 NFT 組成,每款 NFT 會有 20 個版本,推特通過在第三方數字資產交易平臺 Rarible 上發佈這些 NFT。

傳統科技巨頭入局 NFT,區塊鏈「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Twitter 發言人表示,Twitter 將根據在 Twitter 或 Rarible 上對 NFT 表現出興趣的人來選擇這些 NFT 的受贈者。Twitter 不會出售這些數字圖片,也不會從中收費。目前,該條信息,已經得到了近 3 萬條評論,近兩萬次的轉推。

說起推特進軍 NFT,不得不提到,推特首席執行官 Jack Dorsey 在今年 3 月份以令人震驚的 290 萬美元高價賣出了他在推特的 2006 年的第一條推文的 NFT,從這來看,推特應該是早就有進軍 NFT 的想法了。

不過除此次的項目之外,推特暫時沒有其他與 NFT 相關的項目或新功能。但這不意味推特不會更近一步地去探索 NFT,要知道 Jack Dorsey 可是數字資產,比特幣等的堅定信徒。

Instagram

據開發人員 Alessandro Paluzzi 在推特上爆料稱,Instagram 似乎正致力於在其應用程序上部署 NFT 功能,以及端對端的加密聊天功能。屆時提供 NFT 的 Instagram 帖子將帶有「收藏品(Collectible)」標籤,這將向用戶顯示帖子中有可購買的 NFT。

傳統科技巨頭入局 NFT,區塊鏈「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目前,Instagram 尚未公開宣佈在其平臺上推出 NFT 產品。不過,該公司已經提到可能會在平臺上增加支付功能。此前,在今年的五月中旬,加密藝術家 Sean Williams 也曾在其推特上透露類似消息。

他表示 Instagram 或將推出 NFT 平臺,目前正與藝術家溝通簽訂相關協議。SeanWilliams 稱其收到了海外社交平臺 Instagram 官方發來的郵件,Instagram 在郵件中表示希望得到他和一些新興加密藝術家的幫助來建立 Instagram 的 NFT 平臺。

Instagram 會給每一位提供幫助的藝術家 1000 美元的酬金,但同時也要求籤署保密協議,禁止向外界公開他們在幕後幫助 Instagram 時付出的努力。關於消息的真假,只有 Instagram 公司知道結果了。

除了互聯網「大廠」正在佈局 NFT,還有其他的體育文娛行業甚至一些傳統行業也開始佈局 NFT。

Nike

比如像 NIKE, 它甚至比很多互聯網「大廠」都要早進入 NFT 領域。早在 2019 年底,運動品牌巨頭 Nike 就公佈了一項名爲「CryptoKicks」的專利。引發了對於「加密鞋」的一波探討。

Nike 的靈感思路來源於 CryptoKitties,這項名叫 CryptoKicks 的專利,它會生成唯一的 ID 併爲鞋子創建以 ERC-721 爲標準生成的 NFT。這顆 NFT 除了代表虛擬球鞋,還可以記錄它的 DNA,包括特定的屬性、顏色、樣式、背景。

並且,用戶還可以對購買的 NFT 鞋子進行「飼養」,既把虛擬球鞋儲存在加密錢包或數碼鞋櫃裏,將球鞋配種或「繁殖」其他的球鞋生成「球鞋後代」,只要廠商可生產,這些繁殖出的球鞋後代將成爲全新的實體球鞋。除了 NIKE, 另一運動品牌巨頭 Addidas 也在佈局 NFT。

傳統科技巨頭入局 NFT,區塊鏈「出圈之路」正式開啓?

除了運動品牌,不少的體育明星也都涉及到了 NFT 領域。如 NBA 頂級球星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和其他 NBA 球員的比賽「高光時刻」視頻 NFT 就在 NBA Top Shot 上創下了超過 2.3 億美元的銷售額。

除了體育領域,NFT 在文娛領域也廣受歡迎。如在 5 月 18 日,作爲世界娛樂業的巨頭,美國福克斯娛樂集團(Fox Entertainment Group)就宣佈將成立名爲「區塊鏈創意實驗室(Blockchain Creative Labs)」的 NFT 工作室,正式進入區塊鏈 NFT。

該工作室將會以策劃和銷售數字商品爲主,包括 NFT、GIF 以及提供社交體驗以吸引和獎勵粉絲的代幣。接下來,工作室將會推出首部完全在鏈上進行的動畫《Krapoplis》。

在傳統行業中,奢侈品牌毫無疑問是 NFT 領域的先行者,比如奢飾品巨頭之一,GUCCI 就已經正式宣佈他們將在近期推出 NFT 的信息。在這之前,GUCCI 就已經利用 AR 技術推出了售價爲 11.99 美元的虛擬鞋 , 這應該是 GUCCI 最便宜的鞋子了。

小結

毫無疑問 NFT 已經徹底出圈了,但是 NFT 真的如那句在業內廣爲流傳一樣「萬物皆可 NFT」嗎?

從整體來看,NFT 現在只是一項建立在區塊鏈上的新興技術,目前並不能完全保證物品版權的安全性以及唯一性等,也不能保證每一次的引用或轉賣都能讓創作者獲得利潤,另外它的內在價值不太好確定,有許多影響它的因素。

無論現在的 NFT 如何炒作造勢,作爲技術本身依舊是中立的,其實際的價值和命運取決於如何運用,哪些 NFT 能被留下是需要經過市場的考驗的。

而對於 NFT 應該持有的態度,在這裏引用國內知名籃球解說員蘇羣對於 NFT 是否有前景的回答:「對於新生事物,既不要直接否定,也不要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