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不再是唯一決定市場走向的力量,這將對市場結構產生重大影響。

撰文:Ashwath Balakrishnan,加密貨幣研究公司 Delphi Digital 研究員
編譯:李科

我們知道金融市場是由機構主導的,任何大型金融公司,從保險承銷商到多空對沖基金都是機構。從大的角度來看,機構的行爲模式非常相似。它們規模龐大,有着嚴格的交易管理和風控機制,需要對 LP 負責(除非完全由內部資金啓動),並滿足一定的託管投資指標(這些指標大部分是相似的)。

簡而言之,至少過去 50 年金融市場經歷了類似的週期,因爲控制這些市場的機構具有類似的行爲傾向。但這不是說他們都進行相同的投資和交易,而是他們參與市場的方式是相似的。

我認爲我們正處在一個新時代的風口浪尖:機構不再是唯一決定市場走向的力量。如果真是這樣,這將對市場結構產生重大影響。

加密貨幣資產:使早期投資機會更加公平

傳統早期投資機會向散戶關閉

在我們深入研究加密市場行爲前,讓我們先看看爲什麼加密貨幣是早期投資遊戲規則的改變者。

想象一下,您想爲傳統行業或 Web 2.0 的業務或創意籌集資金。在這種情況下,您很大程度上只能從投資基金或合格投資者那裏獲得資金。某些司法管轄區沒有制定合格投資者認定規則,因此理論上任何人都可以投資初創公司,但有一個問題:大多數初創公司不會接受低於 5,000 美元的天使投資,而大多數散戶投資者又無法向多個初創公司投資那麼多(因爲天使投資必須分散投資風險)。

對於少數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散戶投資者來說,在公司被收購或上市之前,投資完全沒有流動性。即使你知道你投資的一家公司現在表現不錯,但最終也可能崩潰,你對此無能爲力——因爲你的整個前期投資都缺乏流動性。同樣,就算您認爲一家小型初創公司可能會成爲獨角獸,在上市之前您也沒機會參與它的成長。截至 2019 年,一家公司從第一輪融資到上市平均需要 6 年時間。

加密貨幣帶來金融市場行爲的新時代:從機構驅動到散戶、網紅和流量驅動從第一輪融資到上市的時間 來源 : Ian Hathaway

加密貨幣市場使散戶也能參與早期投資

加密市場或多或少解決了這個問題。不用再等 6 年,投資者可以更快地獲得流動性。現在的一般過程是初創項目從資金和知名天使投資人獲得種子輪融資。然後用這筆錢建立一個 MVP,推出他們的原生治理代幣(面向所有人開放流動性),然後逐漸去中心化。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您不是投資基金或天使投資人,也有機會盡早買入。因此,散戶投資者可以購買 500 美元的加密初創公司的治理代幣。

有趣的是,一些加密項目完全跳過種子輪,並執行所謂的「公平啓動」。治理代幣隨着時間的推移直接分配給用戶,沒有私募輪。這種模式促進了快速去中心化和即時流動性,但這並不適合每個項目,因爲有些項目還是需要資金來建立 MVP。

想象一下,假如 Twitter 早期發佈其第一個廣泛使用版本,並在幾周後以 8 位數的中低估值「上市」,這就是加密提供的機會。當然,加密是一個新興行業,這意味着它帶有風險,絕對不適合膽小的人。但是對於希望獲得非對稱上行機會,且能承擔一定風險的散戶投資者來說,他們有了選擇的機會。

股權的代幣化可能席捲所有商業

值得提醒的是,鑑於當今行業所處的位置以及證券法的黑匣子,這種去中心化的所有權模式和廣泛的流動性僅對純數字的加密原生項目有利。這正是 DeFi 協議(就像用戶擁有的金融科技公司)在這種模式下如此受歡迎的原因。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樂觀地認爲所有權代幣化將成爲任何商業都可以利用的機會,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簡而言之:加密貨幣極大的提高了公衆參與早期投資的機會。和任何事物一樣,它既有優點也有缺點。

加密貨幣和網紅股對市場的影響

散戶開始崛起

公開市場部分是由散戶投資者驅動的,但總體而言,機構仍佔大頭。然而,在最近幾個月和幾年裏,美國家庭淨資產中用於股票投資的比例大幅增加。巴克萊銀行在 2020 年 9 月的 一份報告 中強調,散戶投資者的突然出現是股票市場的推動力。

加密貨幣帶來金融市場行爲的新時代:從機構驅動到散戶、網紅和流量驅動美國家庭淨資產中股票佔比 來源:FRED

流量爲王的散戶跟風時代,機構的基本面分析失靈

市場本質上是由行爲驅動的。我們認爲「基本面」的一切都是由流動性引起的,即買賣資產。股票不會自發地從 20 美元漲到 35 美元,因爲估值模型預測未來三個季度的收益會更高。它增長是因爲投資者信任該模型,認爲該股票相對於價值被低估,並買入該股票。

這並不意味着基本面不重要,基本面肯定很重要。基本面或增長因素推動故事的可敘性,吸引投資者買入。基本面是買單流背後的邏輯。但是,如果散戶持續將資本投入到流動性市場,大多數著名機構投資者所遵循的這種僵化的思維方式(看基本面)很快就會對市場失去控制。

今年加密貨幣和網紅股的同時上漲在放大這一點(流量爲王)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基本上,人們看到他們的鄰居或表兄在加密貨幣或 Gamestop 股票上賺了一大筆,他們也決定開始充錢投資。由於市場似乎看不到上限,即使是躺賺的加密貨幣投資者也被認爲是下一個沃倫巴菲特。這激發了人們對投資的內在興趣,「投資即娛樂」開始流行起來。

加密貨幣帶來金融市場行爲的新時代:從機構驅動到散戶、網紅和流量驅動散戶和機構比特幣交易比較 來源:Coindesk

散戶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幾位專家認爲,全球疫情封鎖加上低利率政策(使風險投資看起來更具吸引力)是散戶越來越多地參與二級市場交易的另一個催化劑。

隨着散戶開始在許多市場中佔據更大的份額,在分析這些市場時必須考慮到散戶的行爲模式。例如,如果買方估值模型告訴一羣對沖基金,一隻交易價格爲 25 美元的股票價值 45 美元,他們就會開始買入。但如果散戶不相信該估值模型及其所講故事,他們就不會買入。這種行爲上的差異會對股票價格產生影響。機構已成爲少數羣體,因此,他們的預測對市場價格的影響較小。

散戶投資導致暴漲暴跌

如果你仔細想想,這也是對加密貨幣劇烈波動的最好解釋。散戶普遍沒有機構投資者的那種信條,他們的情緒往往反覆無常,這也會導致市場價格極不穩定。當加密資產下跌時,它會下跌慘重——因爲買賣它的人更容易受到短期價格波動的影響。當價格上漲時,同樣如此。加密市場經常在上漲過程中過度誇張,並在下跌過程中出現斷崖下跌。從現在開始,您可能會在股市中看到更多這種情況,儘管這種情況很少見。

我懶得去查找確切的數據,不過,我有理由肯定,如果將亞馬遜和谷歌等大盤股的歷史數據與 AMC 和 Tilray 等散戶主導的股票進行比較,後者的波動性將遠遠超過前者。機構主導的資產類別將不會受到散戶滲透率增加的影響。但我認爲,我們會看到新的市場動態開始席捲某些資產。主要是因爲他們的故事吸引了新時代的投資者(90 後、00 後 Z 世代等)。

請記住:所有這些預測都是基於散戶比例將繼續以相同的速度增長。如果沒繼續增長,我們就會回到 2020 年,但如果繼續增長——那就爲市場行爲的新時代做好準備吧!

許多人說加密市場及其波動性,是初創公司股權如果能自由交易的樣子。雖然這是真的,但我認爲這更是給我們展示了:當散戶成爲主導時,市場是什麼樣子。很快,一切都將成爲可投資資產,從您朋友的初創業公司到您最喜歡的藝術家和音樂家。而且我敢打賭,散戶也將成爲這些領域的主要投資者。

主要結論

  1. 隨着對散戶關閉的早期投資機會開放起來,並具有流動性,市場將有會更多機會和風險。
  2. 隨着散戶主導特定市場,這些市場的結構(走勢)將發生很大的變化。

感謝 Jeremy OngDarren LauShreyas 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