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le 從用戶、藝術家、資產三維度開展,提高社區認可度和品牌傳播。在不遠的將來,Whale 「金庫」也許不僅會成爲加密藝術發展的風向標,WHALE 更有可能成爲加密藝術交易的基礎貨幣。

撰文:Leo Young

鏈聞九月曾發表一篇題爲《NFT 新趨勢:社區代幣 WHALE 發起流動性挖礦》的文章,本文是作爲對上文的補充。

NFT 概念的興起讓加密世界成爲了那些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可以自由飛翔的一片廣闊天空。社交代幣作爲建立個人品牌、發展社區的方式,逐漸出現各式探索。而由匿名 NFT 藏家 WhaleShark 於今年五月創立的社交代幣 Whale 正是其中新晉之秀。

Whale:打造 NFT 界的「中本聰共識」

對多數人來講藝術品收藏遙不可及,高價、鑑別等門檻會讓很多人望而卻步,便成爲少數人可以參與的活動。Whale 要做的正是讓普通人可以參與到藝術品投資中,並獲享藝術品升值的收益。

擔保型社交代幣

自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以來,現代貨幣拋棄黃金本位。政府信用擔保的法幣拋棄價值錨定和發行限制。今年 Covid-19 疫情以來全球各大經濟體更是開足了印鈔機的馬力,美國推出了六萬億美元經濟刺激計劃,而歐洲央行也推出兩萬億歐元經濟救助計劃,這些資金直接被「憑空」灌入到了市場中去。

WHALE 作爲社交代幣解決了這個資金缺乏實際資產支撐的問題。WHALE 以兼備稀缺性的有形 NFT 作爲抵押,保證其價值穩定。

所有 WhaleShark 的 NFT 藝術藏品都被存放在一個被稱作 「金庫」 (the vault) 的賬戶之中,而這個賬戶是支撐 WHALE 價值的關鍵。「金庫」也是目前 NFT 收藏領域最有價值的賬戶之一, Whaleshark 所有個人購入藏品都將存入「金庫」。

「金庫」會尋找行業內最具潛力、最有長期價值的 NFT 項目,收購這些項目最有價值的稀缺 NFT 作品,並長期持有,持續購入。「金庫」藏品中已涵蓋幾乎所有知名數字藝術家作品,例如 Pak、Hackatao、Coldie。近期就以 40 ETH 購入 Pak 的作品《Terminus I》,以 50 ETH 購入華裔藝術家鄭秀麗的作品《BioNet Baby》。

Whale:打造 NFT 界的「中本聰共識」鄭秀麗《BioNet Baby》

隨着 NFT 市場的快速增長,「金庫」的藏品愈加豐富,而這也讓 Whale 項目失敗或代幣貶值的可能性進一步下降,增值潛力變得愈發值得期待。

據 Nonfungible 九月公佈的 審計報告 顯示,「金庫」目前總價值 達到 3957 ETH,約合 124 萬美元,環比增長 49.3%。

Whale:打造 NFT 界的「中本聰共識」

按總量算,前三位藏品分別來自 The Sandbox 佔 49%,SuperRare 佔 15%,MakersPlace 和 God Unchained 分別佔 7%。按價值前三位分別來自 SuperRare 佔 37%,God Unchained 佔 15%,CryptoVoxels 佔 13%。

Whale:打造 NFT 界的「中本聰共識」

投資組合價值增長,八月至九月兩月間增幅近 165%。

Whale:打造 NFT 界的「中本聰共識」

經濟模型

WHALE 發行總量爲 1000 萬枚,其中 400 萬枚預留用以社區獎勵,每個月釋放 5 萬枚,共發放 80 個月。另有 100 萬枚用以獎勵項目創立合夥人。剩餘 500 萬枚暫由 WhaleShark 託管,今後隨着社區成熟由 Whale DAO 社區決定用途。

其中每月 5 萬枚 WHALE 用於金庫 NFT 收購、獎金、團隊人員薪酬、社區活動等。最新分發計劃取消用 WHALE 的回購計劃,其中 15000 枚 WHALE 用於獎金、10000 枚 用於運營、5000 枚用於活動與空投、20000 枚用於流動性挖礦 / HODL to Play (H2P)。

WhaleShark 暫無出售代幣計劃。WHALE 代幣全部以空投形式分發給社區用戶、流動性提供者、合作伙伴、貢獻者。代幣分發的目的是要把代幣分發給對項目持續關注、對社區有持續貢獻、最合適的人手中。讓代幣成爲社區最好的粘結劑。

打造足夠有粘性的社區

HODL to Play (H2P) 是鼓勵持幣、着眼長遠價值的激勵遊戲,根據持幣量獲得相應三種社區身份:「海豚」 (Dolphin)、「鯊魚」 (Shark) 和「鯨魚」 (Whale)。每種身份都有專屬權益。例如 Dolphin 可定期參加 WHALE Poker 撲克牌遊戲。「鯊魚」以上身份可參加 Bermuda 社羣遊戲。不同身份有專屬羣組,可獲得不同數量代幣分發,獲享專屬資訊。

Whale:打造 NFT 界的「中本聰共識」

獲得上述三種身份,用戶需持有一定金額 ,目前要求的持幣量分別爲 12 (「海豚」)、300 (「鯊魚」)、600 (「鯨魚」) 枚 WHALE,持幣量要求每月遞增。

Whale 還有與其他社區合作。例如與 Hackatao 合作,「鯨魚」身份或持有 Hackatao 代幣 1000 MORK 即可進入 #Hackatao 頻道獲享空投、藝術品品鑑、藝術家合作、優惠等權益。還與 ALEX 合作進行社區互動。

此外項目還會向爲資金池提供流動性的用戶發放獎勵。參與流動性挖礦每個月的總獎金額度爲 8000 枚 WHALE。用戶可以根據資金量和交易對選擇不同資金池提供流動性參與挖礦。

再者藝術家也可以抵押 NFT 作品給「金庫」,並以 WHALE 標價出售。項目每個月會向十位藝術家發放共計 2000 枚 WHALE 的獎勵。

NFT 界的「中本聰共識」

如果說工作量證明 POW 是「中本聰共識」的基礎,那麼 WHALE 或將成爲 NFT 界的「中本聰共識」。

WHALE 的價值基於四點:

  1. 「金庫」的價值;
  2. 社區認可度;
  3. 品牌知名度;
  4. 代幣功能。

Whale 從用戶、藝術家、資產三維度開展,提高社區認可度和品牌傳播。團隊持續創新、豐富資源會是社區不斷髮展的源泉。
隨着「金庫」藏品豐富,高品質藏品在數字藝術領域的佔比增多,Whale 「金庫」不僅會成爲加密藝術發展的風向標,WHALE 更有可能成爲加密藝術交易的基礎貨幣。

長期而言 WHALE 代幣價值會隨着「金庫」價值與收益增高而增長,有合理估值標的,代幣分散程度高,加之社區黏度強,代幣市場波動會降低。既可以有儲值 (SoV) 作用,也可以作爲交易媒介 (MoE),作爲記賬單位 (UoA) 便也是自然而然。WHALE 的目標是要成爲 NFT 藏家、創作者和愛好者之間用以傳遞價值的代幣。甚至有可能成爲個人化社交代幣的錨定資產。

未來,「金庫」價值不僅來自藏品價值,隨着衍生品市場不斷迭代,鏈上藝術品衍生品會帶來更多的超預期價值。藝術家更是會爲社區帶來更多價值。

「金庫」的安全性與 WhaleShark 的身份

「金庫」未來會交由公開透明的社區 DAO,但目前是由 Whale 團隊託管。採用多層安全措施,由位於多個國家的管理者負責。爲了防止惡意攻擊和收購,具體流程參與者未知保密。如果託管人出現任何意外,社區資深成員會共同恢復「金庫」。

WhaleShark 身份經由社區十位成員驗證。個人披露 2012 年開始涉足加密資產領域,在人工智能、零售、傳統金融和品牌管理領域有十七年從業經驗。

該社區在《爲什麼創立 WHALE》一文中提及,創立 WHALE 的目的是分享價值、對 NFT 的探索好奇心和創造價值。分享與創造價值這也是中本聰當初創造比特幣的初衷。

未來的機遇與挑戰

區塊鏈快速發展,NFT 與數字藝術的結合最有可能首先引入新用戶,跨界走進其他領域。更多藝術家的加入,會吸引藝術家的粉絲關注 NFT 和加密資產領域。加密藝術也是最合規,監管壓力最小的領域。基礎設施完善,個人藝術家不斷增多,內容豐富,社區發展,我們期待 WHALE 不斷帶來驚喜。

同時,也會面臨市場考驗。例如「金庫」藏品主要以 ETH 計價,價值會隨 ETH 價格波動。如何準確捕捉實際價值,如何通過 DAO 管理資產,都是未來需要面對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