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加碼“數字基建”,國產公鏈能否迎來新風口?

4 月 1 日,TOP Network 聯合創始人 Noah Wang 做客《星傳媒對話大咖》欄目,暢談“數字基建”爲區塊鏈行業以及國產公鏈帶來的機會和挑戰。《星傳媒對話大咖》線上訪談直播由區塊鏈知名媒體星傳媒主辦,世鏈財經、41 財經等協辦,旨在爲區塊鏈行業提供發聲渠道,追蹤區塊鏈技術最新發展狀況。

政府加碼“數字基建”,國產公鏈能否迎來新風口?

本次直播以“政府加碼“數字基建”,國產公鏈能否迎來新風口?”爲主題,詳細分析了“數字基建”和區塊鏈行業的互動關係,展望了區塊鏈技術在“數字基建”浪潮中的發展機會。

以下爲本次對話實錄:

Q1. 爲了應對疫情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最近中國政府重新提起了“新基建”,其中“數字基建”成爲整個“新基建”的重心和基礎。“數字基建”主要包括哪些內容?

Noah Wang:其實,“數字基建”是“新基建”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內容,其中大數據和雲計算是重要的養料和土壤,而區塊鏈技術會成爲衆多“新基建”當中不可或缺的基礎耦合技術。因爲區塊鏈可以降低信息審覈成本,提升數據流通效率,讓數據在“新基建”之間更加高效傳輸。

“新基建”正是瞄準面向未來的新一代信息科技變革,助推信息經濟和數字經濟升級,爲數字化供應鏈佈局提供支撐。在其所涉及的領域中,5G、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技術基礎設施建設佔主導。5G 作爲移動通信領域的重大變革,是當前“新基建”的領銜領域,不僅會帶動信息、通信和技術 (ICT) 全產業鏈發展,還將加快通信、製造、能源、交通、商業以及民生行業朝着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方向加速變革。

簡單來說,“數字基建”即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它區別於過去的鐵路、公路、軌道交通等傳統基建,作爲“新基建”的重點,強調的是以 5G、AI、工業互聯網、智慧城市等爲核心的新型基建。

Q2. 目前,中國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並且在積極推進復工復產。您認爲中國政府在這個時間提出大力發展“數字基建”的目的是什麼?

Noah Wang:這次疫情讓人們深深感受到了信息技術和數字經濟的重要性,當人們被疫情困在家裏的時候,只能通過網絡才能和外界聯繫,包括上班、上課、購物等。從政府的政策來看,“數字基建”是包含在“新基建”中的重要一部分,所以政府着力推進“數字基建”的原因也就是推進“新基建”的原因。

首先,從外部環境來說,中國對自己的定位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想要從“世界工廠”轉變爲掌握高科技和核心技術能力的世界強國。但是,目前中國在芯片、集成電路等領域和美國等發達國家還有很大的差距,仍然停留在生產低端零部件的階段。而今後大國之間的博弈越來越體現爲科技競爭,所以中國提出“數字基建”也是爲了今後在國際市場上搶佔核心技術話語權。

從內部環境來說,中國經濟已經告別了高速增長的階段,今後會更加傾向於高質量的增長。現有經濟結構亟待優化,產業升級迫在眉睫。而要實現這一目標,最好的途徑和方式,就是加大中國經濟增長的科技貢獻比例,讓中國的科技企業成長壯大,一批批的科技企業脫穎而出,在各個科技細分領域迎頭趕上,這是新一輪世界經濟競爭科技化、信息化、智能化的客觀要求。

歷史經驗表明,每一輪大的疫情,都會催生新的經濟業態。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倒逼中國經濟加速轉換髮展模式,擺脫原有的路徑依賴。比如在線辦公,在線教育,城市智能化、信息化和網格化管理,醫療的信息化。

最後,就是此次疫情給中國經歷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如何挽回損失、刺激經濟反彈,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是政府當務之急。如果繼續走傳統基建的老路,會延緩中國經濟結構優化和產業升級的步伐,喪失重大歷史機遇。貨幣政策的寬鬆釋放的巨大流動性,還會大部分流到房地產市場和各種虛擬市場,導致社會資源嚴重浪費。而通過“數字基建”,大力發展 5G、汽車智能化、新能源汽車、物聯網、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會讓資金真正進入到實體經濟,讓金融資本反哺產業經濟。

Q3. 其實,無論是“新基建”還是“數字基建”都是一個比較籠統的概念。那麼在您看來,數字基建具體將會在哪些方面發生作用?

Noah Wang:首先,作爲“新基建”的重要組成部分,“數字基建”將爲提升中小企業競爭力、消費驅動經濟增長、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等方面提供堅實支撐。我之前看到的一組數據顯示,96% 的中小企業資金缺口在 100 萬元以下,扶一把就能活。數字基建的推進不僅可以幫助中小企業利用數字技術提高市場響應能力,而且有助於金融機構快速分析和評價授信企業、即使化解融資難的問題。還可以讓數字化進一步深入各類消費場景,對高校畢業生來說,也將在數字基建中獲得並創造就業新機會。只有夯實數字化基礎,完善智能化發展生態,企業才能更好發揮創新主體作用,助力我國經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

其次,數字基建還將成爲各地政府提升現代化治理能力的有力抓手。政府的數字化轉型,能夠提高政府效能,推動政策精準落地。比如,我在網上看到,作爲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的積極探索,杭州不久前上線“親清在線”數字平臺,一週內爲 11.4 萬家企業、37.1 萬員工兌付政策補貼 3.36 億元,而按照傳統線下方式,則需要企業提供更多證明,週期更長。特別是在疫情期間,浙江首創的健康碼推廣全國,其深層意義在於,如果進一步普及健康碼的應用,與更多現實場景融合,將叩開城市數字化治理的大門。可以說,推進數字基建,拓展應用服務,有助於政府把公共服務高效地提供給企業和羣衆。

Q4. 其實,在這次的“新基建”中,政府並沒有明確提到區塊鏈技術。那麼您覺得區塊鏈技術在“數字基建”中將會扮演怎樣的角色?

Noah Wang:其實,在所有的數字技術中,區塊鏈技術都會起到重要的作用。在區塊鏈技術的賦能下,整個供應鏈上下游的生產商、經銷商、分銷商、品牌商與消費者將共處在一個去中心化的平臺生態之中,該生態可以隨時獲取並最大程度地利用不同來源的實時數據,推動刺激消費、匹配供需、感知和管理各種市場新變化,進而更加出色地滿足消費者需求。

不僅如此,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思想,還將讓以往被屏蔽於生產和銷售體系之外的消費者也參與其中,商家要做的不再只是把產品和服務賣給消費者這麼簡單,而是要與消費者一同進行設計、生產、創造和創新,這也會深刻影響到市場上的傳統商業邏輯以及企業基礎設施和基本架構。

Q5. 我們一直在說區塊鏈技術會對“新基建”或者數字基建產生什麼作用。那麼反過來想一下,“數字基建”的加碼會又對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帶來什麼影響呢?

Noah Wang:由於政府在“新基建”中沒有明確提到區塊鏈,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打擊區塊鏈行業的信心。而且“新基建”有了政府的加持以後,一方面是政府資金會大量流入,另一方面也會帶來民營資本的追捧。

由於目前區塊鏈行業大部分都是民營資本,相對來說在政府資金支持方面是不足的,而且這次“新基建”中也沒有直接被政府提名,所以短期內可能不會有很大的影響。但是從長期來看,“新基建”或者數字基建一定是利好區塊鏈發展的。因爲“新基建”中的很多方面都跟區塊鏈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特別是在“數字基建”方面更是離不開區塊鏈,可以說沒有區塊鏈,“數字基建”就無法大幅度提升。所以在今後的發展中,區塊鏈企業可能會更多地偏向安全計算、隱私授權保護的密碼學應用;高安全、高可靠、高性能的海量數據處理能力;支持政務、民生、商業場景的創新應用的千萬級併發;通過賦能實體經濟轉型升級,在提升政府治理能力、提升智能製造、促進生態環境發展、改善民生服務等方面,探索出一批具有特色的區塊鏈產品。

Q6. 您剛纔也說到了,儘管大家都認爲區塊鏈在“數字基建”中可以發揮很大作用,但是中央這次重提“新基建”時,並沒有提到區塊鏈技術,那麼區塊鏈項目如何能夠參與到數字基建的熱潮中?

Noah Wang:首先,就目前來看,我覺得在大數據方面,區塊鏈技術是可以參與的,因爲區塊鏈可以幫助大數據中心改進數據質量。區塊鏈+大數據通過結構化數據和消除薄弱環節可提高元數據和數據分析的準確性,從而改進數據的質量。由於數據一經上鍊就很難篡改,且帶有時間戳,可幫助數據確權,促進數據流通,保證數據安全,準確記錄數據的產生、交換、轉移、更新、利用整個過程。

同時,數據共享時,可支持大數據使用方安全地與他人共享數據記錄,而不會涉及風險因素,從數據分析中提取的數據可以存儲在區塊鏈網絡中,避免對大數據進行重複分析。另外,由於區塊鏈是分佈式賬本網絡,有效杜絕網絡攻擊,確保大數據中心核心數據的安全。

其次,區塊鏈還可以幫助人工智能系統提升交互水平。由於區塊鏈分佈式數據採集、維護的特性,可爲人工智能提供強大的數據支持,解決 AI 的數據供應問題。利用區塊鏈可驗證、去中心化的特點可將人工智能採集的數據實現安全共享,提升人工智能設備的智能化水平。

此外,區塊鏈技術還可以幫助工業互聯網實現多方協同。工業應用涉及供應商、廠家、物流、消費者等產業鏈主體,覆蓋數據採集、傳輸和使用等流程。在以往工業互聯網實踐中,存在數據信息孤島、無法實時互聯互通、數據查證信任等弊病,使互聯網技術遲遲難以爲工業相關企業賦能。而區塊鏈天然的安全傳遞價值和信任的屬性則可爲工業互聯網的規模化應用提供支撐。

“新基建”是數字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是應對疫情之下全球經濟下行風險的有效手段,而區塊鏈將是“新基建”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個基礎耦合技術,在底層架構搭建、數據信息管理、應用場景服務等方面都將發揮巨大的價值。

Q7. 就目前的狀況來看,您認爲區塊鏈技術要在“數字基建”中發揮重要作用還有哪些限制?或者說還需要哪些方面的完善?

Noah Wang:首先是區塊鏈的發展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而且絕大部分公鏈都還沒有徹底解決區塊鏈擴容問題,或者技術上已經解決但是還有待實踐考驗。比如,我們 TOP 公鏈已經通過分片技術中的網絡分片、計算分片和狀態分片實現了擴容,完全足夠支持現實中的海量業務,當然目前還在持續優化中,後期也會在實踐中不斷進行優化和改進。

除了技術方面的限制,其次就是到目前爲止落地的區塊鏈應用基本都和人們日常生活沒有多大關係,最爲人們熟知的就是虛擬貨幣,而虛擬貨幣又是傳銷、詐騙的高發地之一,使得普通人對區塊鏈技術望而生畏,這是非常不利於區塊鏈技術普及的。

最後就是目前缺乏大型應用場景所需要的上下游,主要在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數據共享的特性,需要機構改變原有合作模式、利益分配機制。從互聯網的發展過程來看,從早期簡單的信息傳播發展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技術上是通過開放接口打通了互相隔離的系統。後續,將進一步發展成爲通過區塊鏈,直接進行數據共享與合作,以更可信開放的形式,帶來更高的效率。但這需要非常創新的業務模式,目前看到的區塊鏈技術應用多數還是比較基礎的,想要形成產業鏈還很遠。

所以區塊鏈技術在數字基建中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補充作用,但是真正要形成大規模的產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Q8. 目前, TOP 公鏈處於怎樣的發展階段,今後的規劃是否會向數字基建的方向靠攏?

Noah Wang:去年年底,我們的主網已經正式上線,目前還在優化升級中。到目前爲止,我們已經開發了屬於自己的生態錢包 HiWallet,同時也在開發好幾款區塊鏈小遊戲和大型遊戲。

我們的願景是建立一個專爲 DApp 打造的公鏈平臺。TOP 鏈是全球首條全狀態分片公鏈,這一技術的實現比以太坊 2.0 整整領先了兩年的時間。TOP 公鏈獨特的主鏈、業務鏈、可信鏈下賬本三層架構能夠支持任何量級的業務上鍊,單鏈處理能力超過 10 萬 TPS,特別適合通信、遊戲、社交、大數據、人工智能、IoT 等海量高頻業務上鍊。所以這些方面其實跟數字基建有着密切的聯繫,也將是我們今後着力的方向。

此外,我們在流量方面有着天然的優勢。因爲,TOP 生態中已經有叮咚電話(Dingtone)、CoverMe 和 Proxy 三款自帶 1 億多海外用戶的落地應用。後期這些應用都將透明的遷移到 TOP 公鏈上,爲 TOP 生態帶來海量業務和用戶,使其成爲一個真正繁榮的區塊鏈生態系統。我們的生態系統繁榮之後,就可以以流量來吸引第三方開發者,從而進一步豐富我們區塊鏈生態。

Q9. 目前,國內區塊鏈技術在生活中的應用基本都是通過聯盟鏈的形式實現的,您認爲公鏈和聯盟鏈未來在國內的發展趨勢如何?

Noah Wang:自從去年“1024 講話”之後,國內聯盟鏈瞬間被推上風口,甚至很多公鏈都開始提供聯盟鏈的技術支持。其實,公鏈是區塊鏈的底層基礎設施,在與金融、跨境支付、憑證、票據、供應鏈、溯源等相關的領域都可以廣泛使用區塊鏈技術。至於是用聯盟鏈還是公鏈,一是需要考慮當地政策,二是看使用區塊鏈技術的對象,如果只是在企業或者機構內部,那肯定是用聯盟鏈的形式更合適。

目前市場上大大小小的底層公鏈數不勝數,每個公鏈的功能和應用也層出不窮,在不斷競爭的歷史演變中,各大公鍊形成了割據的局面。但是,未來公鏈市場一定會迎來一次大洗牌。像以太坊、EOS 這些公鏈發展了這麼多年,並沒有真正實現應用的落地,而目前一些新興的公鏈無論是在技術上還是落地潛力都不輸以太坊,最關鍵的是老牌公鏈的技術框架以及生態佈局基本已經定型,要轉變賽道是非常困難的,這也是爲什麼以太坊 2.0 遲遲沒能推出的原因之一。所以屬於老牌公鏈的輝煌可能已經過去,也一定會有新生公鏈的黑馬來代替它們的地位。

從區塊鏈技術角度來說,聯盟鏈和公鏈相比有着天然的缺陷和劣勢。但是基於目前國內的環境以及現實中的需求,聯盟鏈也是能夠獲得很好的發展的。所以未來很有可能就是公鏈和聯盟鏈平行發展,最終走向融合的趨勢。

Q10. 您預測一下, TOP 公鏈在“數字基建”熱潮中有哪些機會可以把握。

Noah Wang:我認爲,近期來看,我們在 5G 技術方面可能會有巨大的機會。我們的定位是底層的公鏈平臺,而且分佈式通信網絡是我們衆多業務中的一個方面,也很有可能是最先大規模落地的領域之一,因爲畢竟我們已經擁有了三款用戶過億的落地通信應用。

同時,在短期內通信方面可能也是和“數字基建”聯繫最密切的。因爲“數字基建”中包括了 5G 基站的建設,5G 的強大,雖然絕大部分人還沒有體驗到,但在衆多的暢想中,5G 擁有高速率、低功耗、海量連接等優勢。區塊鏈是部署在互聯網之上的,底層是分佈式賬本的技術,其數據同步,需要進行大量實時的數據通信,有了 5G 後,基於互聯網的數據一致性將會大大改善,可以提高區塊鏈網絡本身的可靠性,減少由於網絡延遲帶來的差錯和分叉。

同時,5G 通過增加節點參與和分散協助區塊鏈獲得更短的阻塞時間,也能推動區塊鏈的可擴展性,而這一切,又反過來進一步支持了物聯網經濟。也就意味着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傳統行業,例如農業、採礦、手機、汽車、家居等,都將通過高速物聯網實現自動化。未來,區塊鏈技術將會應用在更多領域,同時也會出現更多落地應用場景。

◤About TOP Network


TOP Network 是由基於第 4 代區塊鏈技術的原創公鏈、去中心化應用以及各種配套設施構成的區塊鏈生態系統。

其中,TOP 鏈是全球首條全狀態分片公鏈,也是真正爲海量業務上鍊而打造的高性能公鏈平臺。TOP 鏈獨特的主鏈、業務鏈、可信鏈下賬本三層架構能夠支持任何量級的業務上鍊。TOP 鏈基於 DAG 數據結構,創新地應用了雙層點陣、雙層分片、並行 PBFT等技術,單鏈處理能力超過10 萬 TPS。TOP 鏈極高的 TPS (交易吞吐量)和安全性,再加上鍊上交易確認速度快,交易費用爲零等特點,特別適合通信、遊戲、社交、大數據、人工智能、IoT 等海量高頻業務上鍊。

TOP Network 的願景是建立一個專爲 DApp 打造的公共區塊鏈基礎設施。TOP 團隊上百名頂級開發人員正在爲這一目標不懈努力。截至目前,TOP 團隊已開發了去中心化錢包 HiWallet,並正在開發包括區塊鏈遊戲等多款大型 DApp。

此外,已開發的叮咚電話(Dingtone)、CoverMe 和 Proxy等自帶8000 多萬海外用戶的應用也將分階段逐步遷移到 TOP 鏈上,爲 TOP Network 生態帶來海量業務和用戶,使其成爲一個真正繁榮的區塊鏈生態系統。

TOP Network 源於硅谷,紮根中國,由 Steve Wei 立項於 2017 年。Steve 是一個成功的連續創業者,也是硅谷傳奇企業 WebEx 的最早員工之一,貢獻了主要代碼。離開 WebEx 後,Steve 創辦了視頻會議軟件公司盛維新世紀,2010 年被華爲收購。2012 年,Steve 又創辦了騰展科技,旗下擁有一系列移動互聯網通信 App,在海外擁有8000 多萬用戶

———— / 聯繫我們 / ————

掃碼關注公衆號 / 加客服微信入駐 VIP 社區

政府加碼“數字基建”,國產公鏈能否迎來新風口?政府加碼“數字基建”,國產公鏈能否迎來新風口?

△ 公衆號 △客服微信

掃碼關注推特 / 加入電報社羣

政府加碼“數字基建”,國產公鏈能否迎來新風口?政府加碼“數字基建”,國產公鏈能否迎來新風口?

△ 推特 △電報

(掃碼後請在瀏覽器打開)

政府加碼“數字基建”,國產公鏈能否迎來新風口?

△抖音

(請用最新版抖音掃碼)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