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絡神經系統 (Network Nervous System,NNS) 是控制互聯網計算機的大腦——這是一個算法治理系統,它允許 ICP 代幣的持有者對提案進行投票,併爲網絡招募獨立的數據中心。
  • 互聯網計算機的 Sodium (鈉)版本揭示了新穎的算法治理和代幣經濟學,並使得這些理念得以用於構建 DeFi 和 dapps 開放的互聯網服務,以及安全的超大規模泛行業企業系統。
  • Sodium (鈉) 是互聯網計算機今年官方發佈前的最後一個里程碑,一旦發佈,它將會成爲公共互聯網的一部分。

2020 年 9 月 30 日,DFINITY 基金會正式發佈了網絡神經系統(NNS),它是一個開放的、控制互聯網計算機並充當其大腦的算法治理系統。 這個里程碑稱爲 Sodium (鈉)網絡,它揭示了可以用於構建 DeFi,dapps 開放的互聯網服務,並能夠讓超大規模的泛行業企業系統得以安全運行的新穎算法治理和代幣經濟學。 最重要的是,Sodium (鈉)是互聯網計算機今年第四季度官方發佈前的最後一個里程碑,一旦發佈,它將會成爲公共互聯網的一部分。

DFINITY 基金會的創始人和首席科學家 Dominic Williams 說 : 「NNS 意味着現在互聯網計算機的主要功能已完成。它代表了互聯網歷史上一個意義重大的時刻,因爲互聯網服務將首次能夠以完全獨立、去中心化的方式去運行。 這是針對科技巨頭壟斷互聯網而造成的系統性問題應運而生的技術解決方案,讓可編程網絡的概念重回大衆視野。互聯網應該是完全開放的公共服務。 NNS 就如同開放互聯網的催化劑,能爲我們帶來九十年代所承諾的開放互聯網,它能夠確保互聯網的未來保持開放和免費。」

科技巨頭扭曲了我們使用網絡的方式,壟斷了頂尖的財富,並限制了創新、企業家精神和互聯網服務的所有權。互聯網計算機是由獨立數據中心網絡驅動的區塊鏈計算機,可以讓軟件在互聯網上的任何地方運行,而不是在亞馬遜、谷歌和微軟控制的服務器場上運行。它消除了從存儲到中間件乃至防火牆的中間環節,從而降低了成本。它允許創建防篡改軟件,從而消除了安全風險及隱患。互聯網計算機可以完全替代如今正在運營的 3.9 萬億美元的 IT 堆棧。

互聯網計算機將互聯網的所有權交還給大衆,這點在當下顯得尤爲重要。衆所周知,互聯網已經成爲人類生活必不可少的公共服務。隨着今年以來接踵而至的各項重大事件,科技巨頭增強了對互聯網日益嚴密的控制。他們壟斷了互聯網的發展——互聯網的設計初衷是開放和免費的,但現在卻被科技巨頭的貪婪和壟斷趨勢所控制。互聯網計算機將終結這種亂象,並提供一個不受企業束縛的開放式互聯網服務平臺;同時它是完全去中心化的,並以此確保互聯網計算機能夠在不受任何公司或政治利益影響的情況下不斷更新。

DFINITY 基金會的創始人和首席科學家 Dominic Williams 說 : 「Sodium (鈉)是 Mercury (汞)之前的最後一個里程碑,Mercury (汞)也就是公共互聯網計算機網絡將會在今年晚些時候面世。 互聯網計算機已經在全球衆多獨立數據中心中運行專用硬件,並且正通過數百個節點支持各類開發者和企業家,包括 MMO 遊戲到泛行業的各類企業平臺等,來實現對抗假冒商品,將金融服務去中心化等目標。」

以下是關於網絡神經系統(NNS)、代幣經濟學和互聯網計算機治理運營方式的詳細介紹。

互聯網計算機網絡的估值爲 20 億美元,並得到了 Andreessen Horowitz,Polychain Capital 和 SV Angel 等知名投資機構的支持。

關於 DFINITY

DFINITY 基金會是位於瑞士蘇黎世的非營利組織,負責監督旗下帕洛阿爾託、舊金山、東京和蘇黎世的研究中心。 我們的使命是建立、促進和維護互聯網計算機,進而改善世界。 互聯網計算機將互聯網的功能從連接數十億人擴展到還爲數百萬開發者和企業家提供了公共計算平臺,從而創造了一種革命性的新方法,可以在開放環境中構建網站、企業系統和互聯網服務。 這個公共軟件開發平臺是由世界各地的獨立數據中心建立,這些中心使用稱爲 ICP 的高級去中心化協議聚集算力。 這種迭代的運算方式的目標是應對科技巨頭對互聯網的壟斷,並使互聯網重返其自由開放的根基。 DFINITY 由多米尼克·威廉姆斯(Dominic Williams)於 2016 年創立。

如何運作

ICP token 和 cycles (類似以太坊上的 gas,AWS 上的積分等)

當公共互聯網計算機啓動時,將有 469,213,710 個 ICP 代幣(之前稱爲 DFN)來治理網絡。 ICP 代幣將以兩種方式使用:

首先,ICP 代幣將用於創建新的「cycles」,這是在互聯網計算機上運行軟件的燃料。互聯網計算機上託管的軟件必須通過消耗 cycles 才能運行。該燃料在其正常運行過程中被軟件消耗。因此,軟件運營者將直接或間接(通過第三方服務)獲取 ICP 代幣並使用 [消耗] 它們來創建 cycles,這些 cycles 在被用於運算後將會消失。從本質上講,ICP 代幣可以在金融市場上購買,以創建 cycles 並被消耗,進而導致其供應量的減少。要創建 cycles,您必須消耗 ICP 代幣,並且需要消耗的 ICP 代幣數量各不相同,因此創建 cycles 的實際成本是固定的(例如,一萬億個 cycles 成本是 1 瑞士法郎)。由於已消耗的 ICP 代幣消失了,並且當您使用 cycles 爲軟件提供燃料時,cycles 也被消耗,因此整個過程得以以此種方式維繫通貨緊縮與平衡。

其次,ICP 代幣可以用於參與治理。互聯網計算機網絡由稱爲網絡神經系統(NNS)的算法控制系統控制,ICP 代幣持有者可以將其代幣鎖定在網絡神經系統內以創建「神經元」,這樣可以允許他們對影響網絡運營的提案進行投票,並獲得額外的的 ICP 代幣作爲投票獎勵。

DeFi

到目前爲止,困擾 DeFi 的主要問題之一是生態系統內缺乏穩定的價值存儲。粗略地說,這種情況類似於當前的金融系統沒有現金,因此價值的評估必須不斷地從一種波動性資產轉移到另一種波動性資產。穩定幣的價值意在追蹤諸如美元之類的非波動性資產,並旨在解決該問題。不幸的是,今天的「穩定」幣非但如此,反而並不能達到其應有的效果。

互聯網計算機的「cycles」具有穩定的價值,因此可以被用作穩定幣。通過使用完全新穎且簡單的方法就可以維護 cycles 的價值,只要互聯網計算機持續承載執行計算的軟件,該方法就可以確保 cycles 的價值逐漸恢復到與其掛鉤的貨幣價值(當前爲瑞士法郎)。
本質上,互聯網計算機允許通過消耗 ICP 代幣以選擇的可變比率來創建 cycles,因此,消耗 1 瑞士法郎的 ICP 代幣可以產生 1 萬億個 cycles。這意味着 1 萬億 cycles 的成本永遠不會超過 1 瑞士法郎。另一方面,如果金融交易所出現大量 cycles,導致其價格跌破該掛鉤價格,那麼軟件運營者將開始購買這些 cycles 作爲用於其軟件的燃料,因爲它變便宜了。因此,最終,交易所中所有剩餘 cycles 將在計算過程中被消耗掉,cycles 成本將重新回到固定的水平。由於做市商和投資者深諳這一點,因此他們緩衝此類市場以從流動性中獲利。

cycles 爲穩定幣引入了一種簡單而優雅的設計,並提供了有力的保證,但其穩定性完全是在去中心化的生態系統中實現的,並且預計該設計將被廣泛效仿。 2014 年, Dominic Williams 是 DeFi 的早期開拓者之一,他是加密金融社區中穩定幣計劃的早期擁護者和設計師。 2015 年,他隨後提出了一種由隨機數驅動的去中心化商業銀行計劃,稱爲 Phi,並針對去中心化市場的自動做市商和「鏡像資產」的生產進行了研究。

Governance 治理

ICP 代幣可用於參與治理。互聯網計算機網絡由稱爲網絡神經系統(NNS)的算法控制系統控制,ICP 代幣持有者可以將其代幣鎖定在網絡神經系統內以創建「神經元」,從而可以對影響網絡運營的提案進行投票,並獲得額外的 ICP 代幣作爲回報。

由於神經元持有者已將代幣鎖定在治理系統中,因此他們非常在意治理系統是否採用了正確的提案,如若不然他們的價值可能會受到負面影響。但是,神經元的持有者可以通過聽從自己信任的其它神經元來設定自身的投票行爲,這樣就不必對每個提案進行手動投票——因爲每小時都會收到許多提案。

一些提案的例子包括:管理網絡的結構或用於拆分現有的超載子網,並創建新的子網。其他人只是上傳網絡在其算法中使用的數據,例如交易所中 ICP 代幣的當前價格,這使得網絡只需消耗掉數量適當的 ICP 代幣就能夠以固定成本創建 cycles。治理系統還可以凍結可能使整個網絡貶值的惡意系統,例如非法市場或倡導有害行爲的社交媒體論壇,儘管這樣的行動可能僅僅是一些少數極端情況,但網絡的最大價值即是它的自由度和最大限度的包容性。

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和組織都可以平等自由地獲得 ICP 代幣,將其鎖定在網絡治理系統中,以參加投票和獲得投票獎勵。目前我們還沒有限制參與者數量的計劃,但隨着更多的參與者加入,參與者相對於他們鎖定的代幣所獲得的獎勵將會下降,直到市場在神經元的創造上產生突破。

數據中心

在支撐運行互聯網計算機網絡的特殊節點硬件的獨立數據中心裏,每個正常運行的節點機器都會得到固定的獎勵,從而使它們獲得的收入與所運行的節點數成正比。

此外,節點計算機的操作並不授予網絡治理系統中的任何權限。爲此,數據中心還必須將 ICP 代幣鎖定在網絡神經系統(NNS)內,例如,鎖定 ICP 代幣以在治理系統內創建神經元。

最後,隨着互聯網計算機容量的增加,獨立的數據中心可以將他們的機器註冊成爲互聯網計算機 NNS 的未來網絡節點,數據中心將得到 ICP 代幣作爲報酬,這會造成通貨膨脹(cycles 需要消耗 ICP 代幣來創造,這樣又是通縮的過程) ,並把 ICP 代幣轉換爲法幣或鎖定代幣來創造神經元,以此參與治理,並以獲得額外 ICP 代幣作爲投票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