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nity 計劃一季度上線創世版本並分發 ICP 代幣,其主要用途爲治理和換取計算資源。

原文標題:《Dfinity 代幣模型分析》
撰文:崔晨,就職於 HashKey Capital Research
審覈:鄒傳偉,萬向區塊鏈首席經濟學家

Dfinity 的構想始於 2015 年,在 2017 年初完成了種子輪募資,之後 2018 年又接受了 a16z 和 Polychain Capital 等機構及社區成員的投資,最終公佈的募資總額爲 1.95 億美元。雖然募資十分順利但項目進展遠未達到預期,Dfinity 本計劃於 2019 年的主網上線日期一再推遲,最終確定將於 2021 年第一季度上線創世版本並分發 ICP (過去稱爲 DFN)代幣。ICP 期貨早已上線,按照當前的價格,Dfinity 估值爲 130 億美金,上線後可以直接進入加密貨幣市值排行榜的前十名。作爲 2021 年最值得期待的公鏈之一,本文將對其代幣模型的設計和影響進行分析,ICP 主要涉及節點獎勵、鎖定換取治理權和消耗換取資源。

Dfinity 簡介

Dfinity 的目標是互聯網計算機,讓互聯網成爲公共的計算平臺。與最初募資時不同,現在 Dfinity 的市場宣傳中不再強調區塊鏈的內容,而重點在於重構軟件的部署方式。互聯網計算機在不宕機、防篡改的「容器」(可以理解爲智能合約的另一種形式)中託管軟件,能夠提高系統間的互操作性,也讓開發者不依賴服務器與雲計算企業。但 Dfinity 在底層上還是承載了「容器」的區塊鏈,其拓展性和計算能力原則上可以無限擴張。除此之外,Dfinity 的代幣機制參考了區塊鏈的設計,包括經濟模型和治理機制。

Dfinity 的啓動分爲幾個階段,別分是銅(Copper)、青銅(Bronze)、鎢(Tungsten)、鈉(Sodium)和汞(Mercury)。除了最後的汞是公共網絡,其餘皆爲測試網。目前已上線了汞的 alpha 內測版本,預計將於 2021 年第一季度上線創世版本並分發 ICP 代幣。

HashKey:深入解析明星公鏈 Dfinity 代幣模型設計圖 1: Dfinity 路線圖

ICP (過去稱爲 DFN)是 Dfinity 的原生代幣,上線後直接發行 469,213,710 枚,將按照下圖比例分配給投資人及社區。

HashKey:深入解析明星公鏈 Dfinity 代幣模型設計圖 2:ICP 分配方案

ICP 的經濟模型

ICP 的供給與需求

在 Dfinity 官方發佈的經濟模型概述中,ICP 主要有兩個用途,一個是鎖定用於開啓「神經元」,另一個是轉化爲 cycles 用於驅動容器運行的燃料。簡單來說,ICP 的使用場景分爲治理和換取計算資源。

HashKey:深入解析明星公鏈 Dfinity 代幣模型設計圖 3:ICP 的經濟模型(圖片來源:Dfinity Medium)

供給

在 Dfinity 系統中,ICP 通脹來支付獎勵,一部分是用於獎勵神經元(治理節點)參與治理,另一部分是獎勵數據中心,但 ICP 的分配數量沒有披露,未來也可能是通過神經元確定。

網絡神經元系統(NNS,Network Nervous System)是 Dfinity 的治理系統,NNS 是由神經元(Nervous)組成,每一個持有 ICP 的人都可以鎖定成立神經元,進而參與 Dfinity 的鏈上治理,並且會因爲參與治理獲得系統獎勵。這類似於 PoS 中的 Staking 行爲,用戶需要爲自己的選擇負責。如果提案和投票的內容損害網絡發展,那麼鎖定在神經元的 ICP 價值也會下降。用戶鎖定在神經元 ICP 的數量比例和解鎖延遲時間代表了其投票權重。系統每月都會確定最大的投票獎勵,最終會根據用戶的參與程度按比例分配獎勵,用戶也可以將自己的神經元設置爲跟隨其他神經元自動投票。

除了獎勵參與治理的神經元外,ICP 還會用於獎勵數據中心,數據中心指的是提供標準化運算的節點。Dfinity 爲了保證網絡有足夠的計算能力,對節點會有專業的設備要求,尤其是高性能的 CPU 和 RAM。具有專業設備的數據中心一般會運行多個節點,因此網絡節點數要遠大於數據中心的數量。Dfinity 項目方預計 10 年後網絡中節點數達到數百萬個,數據中心數量達到數千個。

數據中心可以使用 broker 將 ICP 換取直接的現金收入,如果 ICP 的價值穩定,這將是一筆可預測的穩定收入,未來還可能引入穩定幣來獎勵數據中心。可以看出 Dfinity 數據中心的門檻要遠高於以太坊的驗證者。Dfinity 網絡高計算力要求節點具備一定的機器規模,普通用戶很難參與運行,但創建神經元成爲治理節點沒有門檻。網絡需要更多容量時就要求更多數據中心加入,數據中心就要向 NNS 申請獲得 DCID (數據中心身份),普通用戶則可以通過投票的方式間接參與建設節點。

需求

Dfinity 的容器是透明、防篡改和永久存在的,包括了代碼和狀態,內容由用戶上傳。容器在專用的管理程序中運行,運行需要的「燃料」是 cycles。容器所有者需要購買 ICP 轉化成 cycles,然後充入容器中消耗,因此形成了通縮的模式。ICP 變成 cycles 是單向的,但兌換比例不固定,NNS 可以更改。

在 NNS 中,ICP 的需求表現爲鎖定。用戶需要鎖定一定數量的 ICP 創建神經元,鎖定的數量會影響到神經元的投票權重。除此之外,神經元的「溶解延遲」也會影響到投票權重。用戶退出神經元治理系統需要溶解掉自己創建的神經元,但溶解需要時間。關閉神經元的這段時間就叫溶解延遲,用戶可以自行設置爲 6 個月到 8 年的時間,也可以隨時終止溶解。這樣做的目的是爲了讓用戶與 Dfinity 網絡深度綁定。

多層 token 的設計與影響

除了 IPC 之外,Dfinity 中設計的 token 還有兩個,分別是 cycles 和穩定幣,穩定幣不會在短期內實現。設置多種 token 是出於貨幣要維持穩定的想法。ICP 與 cycles 是單向兌換且比例不固定,因此 cycles 可以維持在一個穩定的價值區間。如果 cycles 與 ICP 的兌換比例會即時調整,那麼 cycles 也可以視爲穩定幣。

未來 Dfinity 計劃在系統引入穩定幣獎勵數據中心,那穩定幣的來源是個問題,因爲支付端使用的 ICP 是被銷燬的。如果穩定幣來自基金會的儲備,那麼整個系統不再是可持續的系統。如果將支付部分也換爲穩定幣,就可能形成容器所有者直接支付給數據中心的模型,降低了 ICP 的價值捕獲能力。

在穩定幣方案上線之前,系統的價值輸入來自於容器所有者購買銷燬 ICP 的場景,由此提高了 ICP 的使用範圍和知名度,ICP 的價值會隨着計算網絡的使用程度而擴大,因此在 Dfinity 初期不會使用穩定幣的方案。穩定幣的方案可以降低 ICP 價格波動對系統的影響,之後 ICP 價值只能體現出網絡的治理權。如果要維持 ICP 的價值,穩定幣的方案只能在 Dfinity 發展到後期執行。

網絡神經元系統(NNS)與影響

NNS 的設計

Dfinity 採用的是鏈上治理方式,稱爲網絡神經元系統(NNS)。NNS 內的神經元是以非固定鏈接的方式連接,也就是神經元可以自行選擇跟隨其他的神經元,形成流動民主。NNS 決策內容主要有修改系統參數和規則、升級客戶端,凍結和解凍賬戶等。如果神經元無法判斷決策的內容,它可以選擇棄票,或者追隨信任的神經元投票。這種追隨關係是不可見的,因此可以隱藏投票權重。例如社區參與者如果要對外發布個人的神經元地址,可以公佈一個投票權重很小的神經元 A,然後再用投票權重很大的神經元 B 來跟隨 A。由於跟隨關係是不可見的,所以用戶在選擇跟隨對象時可以避免出現無腦跟隨大戶的行爲。神經元跟隨方式與其他公鏈委託投票不同的是,被跟隨的神經元不會因此獲得額外獎勵。

任何神經元都可以在 NNS 中發佈提案,在涉及某些類型時,需要專業人士進行調查和評估。例如如果有人希望恢復意外被鎖死的智能合約時,需要提案者證明他們身份的權威性,也就是證明提案者與這個地址相關,還要準確描述問題並上傳修復方案。這些資料需要消耗很多人力來覈實並評估修復風險,因此 NNS 會要求提案者支付兩筆錢,一筆爲專業人士的報酬,另一筆爲保證金,會在提案通過後退回。

NNS 的影響

NNS 的治理模式相對於其他公鏈,更根據有民主性和彈性,表現爲所有神經元都可以發起提案,還會因參與投票得到獎勵。Dfinity 的治理更靈活,例如 NNS 具有修改智能合約的權限,可以避免項目漏洞造成的麻煩。爲了防止被惡意者利用,NNS 採用的辦法是延長神經元溶解時間,創建神經元鎖定的 ICP,在解鎖時需要 6 個月到 8 年的時間纔可以拿到,如果有人在 NNS 中損害了 Dfinity 網絡,他持有的 ICP 的價值會得到很大損失,NNS 最終目標是提升 Dfinity 生態的市場價值。

Dfinity 的 NNS 治理在主流公鏈中是一種創新,目前大多數公鏈還在遵循「代碼即法律」的規則,智能合約的問題只能通過硬分叉解決。主流公鏈的治理方式如下。

HashKey:深入解析明星公鏈 Dfinity 代幣模型設計表 1:主流公鏈的治理方式

開放的公鏈總是被認爲在決策控制上會更去中心化,也就是更民主,但在實踐上並不完全是這樣。以比特幣爲例,雖然比特幣實現了去中心化的交易及驗證,但在治理控制上,比特幣遠沒有實現去中心化。首先比特幣社區討論提案的方式很鬆散,而且比特幣礦池已經成爲威脅去中心化程度的勢力。EOS 的代議制民主出現了賄選、節點共謀和固化等問題,EOS 持有者由於鎖倉的機會成本而治理積極性不高。Polkadot 治理方式的改進在於治理投票可以與委託節點的投票同時進行,技術升級會由理事會的專業成員提出和投票。理事會與公衆提出的提案在投票統計上採取不同的方案,理事會提出的提案會更容易通過。Dfinity 的治理方式相對於上述項目更爲民主,所有人都可以創建神經元參與治理,而且只根據鎖定 ICP 的數量和解鎖期限來判斷投票權重。

思考與總結

Dfinity 的原生代幣 ICP 在模型中實現了從創造到銷燬的全過程。ICP 增發用於獎勵參與治理的神經元和數據中心,容器所有者會購買 ICP 換取 cycles 來支持容器運行。隨着 Dfinity 網絡使用者不斷增加,更多的人會購買 ICP 來運行容器,網絡的價值也會不斷增加。爲了讓支付者和數據中心能避免代幣波動而遭受損失,未來可能引入穩定幣解決。

數據中心運行客戶端意味着普通人很難參與其中,因此會伴隨着中心化和操縱的問題。Dfinity 官方對此的解釋爲數據中心會分佈到全世界不同的地方,可以避免數據中心的操縱。除此之外 Dfinity 的 NNS 治理也可以避免網絡出現的問題。

NNS 在 Dfinity 的決策內容大到參數設定,小到智能合約鎖定和更改,治理方式更彈性,相較其他公鏈的治理機制來說權力也更大。因此用戶在創建神經元時需要設置一個較長的鎖定週期,此週期爲用戶決定撤銷神經元到用戶拿到 ICP 的時間,至少 6 個月最長 8 年。NNS 通過這種方式將用戶的利益與系統利益深度綁定。如果未來 Dfinity 使用穩定幣代替 ICP 獎勵數據中心和支付 cycles 費用的話,ICP 就只代表網絡的治理權,如果當時 Dfinity 的網絡規模較小,則會影響到 ICP 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