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區塊鏈發展過程中會出現一個反覆期。但我覺得是非常好的,這個過程能給真正做長遠佈局的企業帶來機遇。
——本期嘉賓 王曉亮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初見王曉亮,是在 11 月底舉行的白沙泉峯會上,他作了題爲《區塊鏈:從概念到應用》的主題分享,是我聽過最好的區塊鏈科普講座之一。所以 1 月初,我們在位於文三路的溪塔科技找到了王曉亮。 他的辦公桌上,擺着幾個類似鋼鐵俠的猿猴造型擺件,原以爲是玩具,採訪中聊起,竟是自己設計的硬件數字錢包。王曉亮本科學的計算機,研究生讀的工業設計,兩個看似不相關的學科以這樣的方式產生了碰撞。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2013 年,王曉亮開始陸續關注到比特幣、比特股、以太坊,科班出身的他敏銳地察覺到這項技術的與衆不同。 2016 年,王曉亮作爲聯合創始人組建了祕猿科技,並帶領團隊開發了開源的企業級區塊鏈內核 CITA。基於 CITA 的項目主要面向 B 端客戶,探索區塊鏈技術如何與現有商業模式相結合。 爲了優化資源配置以更好地服務客戶,2019 年 7 月,以企業服務爲主的溪塔科技成立。縱觀行業,堅持只做基礎設施不碰應用的溪塔科技稍顯另類。 “我們擅長的是對技術的把握,並通過技術來轉化客戶的需求。”“經歷過反覆期纔會對真正做更長遠佈局的企業帶來機遇”“ 我們對於一個全新的基礎設施要有足夠的耐心。沒有五到十年的耐心,是很難等來開花結果的。” 這份喧囂中的冷靜,讓我們有理由相信王曉亮們將推動這個成長中的行業,穿越泡沫,從混沌走向秩序。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數字新浙商」訪談現場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現在行業的痛點其實是信息不對稱,這個階段有點像互聯網的網址導航時期,大家都在搜索區塊鏈不同行業的解決方案的服務商,我們就把所有用到 CITA 底層套件的供應服務全都網羅進來。
區塊鏈的成長週期一定會比較長,我們對於一個全新的基礎設施要有足夠的耐心。沒有五到十年的耐心,是很難等來開花結果的。
信用體系、數字資產的流轉或交易是我認爲具有價值的兩個方向,可能說得會抽象一點,不會具體到比如說教育、醫療、溯源等等,那樣就把區塊鏈想得太小了。區塊鏈一旦爆發,它會在全行業爆發。
浙商在我腦海裏是精明和抱團,如果說這是傳統的方式,那在數字化時代,浙商應該形成一種新的分佈式可編程的協作體系。

——王曉亮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談區塊鏈世界版圖:

不同經濟活動範圍組成的多鏈 結構

章豐: 之前聽過你對“溪塔”的解釋,溪和塔都是杭州的元素,還有其他的淵源嗎?

王曉亮: “溪塔”有三層含義:我們團隊最早是在祕猿科技做企業聯盟鏈的產品 CITA,溪塔是諧音。第二就是和杭州的淵源,西溪、六和塔、雷鋒塔,都是地標建築。溪塔的 Logo 是一座塔,底下是湖水的倒影,有點擬物。三是把我們對區塊鏈的理解做了延展。我們認爲未來不太可能是一條鏈把所有的場景都做了,鏈與鏈之間也不太可能毫無關聯。 溪塔寓意着“信用的背書必須是像塔一樣穩定的,而基於數據的信任流轉可以像溪水一樣。”

章豐: 既然是多鏈的,未來區塊鏈世界的版圖會是怎樣的圖景?

王曉亮: 我認爲這也是行業裏最值得思考的問題。因爲區塊鏈和互聯網有很大差別,互聯網只要做信息交換就可以。但是在區塊鏈上,你不能把同樣的數據發給十個人。 我個人理解,未來鏈的最末梢很有可能是 C 端運行的一些鏈,再往上是一些小的實體和組織形成的鏈。 因爲共識是有範圍的,比如現在三個人之間互相有借款,我欠你錢,你欠他錢,他欠我錢,這是日常經濟活動中的小的共識羣體,大家都認可在這個範圍內產生的行爲,所以在經濟末梢上我認爲它是有很小很小的這種鏈。往上由組織組成的鏈,就比如數字經濟學會可能有一條鏈,參與者是在學會中有共同活動和共識的,今天大家投了票選舉專委會的成員,選票形成共識的過程就會記在學會這條鏈上。

再往上可能還有比如說縣、市、省,我覺得這至少是版圖的 1.0 階段要達到的層級結構,分爲不同經濟活動範圍組成的各種鏈,最上層需要公鏈。 就像我們現在有聯合國這樣的跨國組織,達成一個全人類無差別的算法共識。未來的公鏈會越來越專注於全球共識和安全。

章豐: 未來公鏈應該也會有多條,公鏈與公鏈之間的連通會是什麼情況?

王曉亮: 我目前能夠看到的有這種公鏈屬性的可能也就三五條。未來可能這三五條又會產生一個層級,但是我認爲最底下始終應該會有一層,那層是什麼,現在還沒有看到,但應該會有。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談戰略定位:

專注企業級區塊鏈網絡的服務

章豐: 如果我們把區塊鏈企業分成兩種類型——基礎設施的建設者和行業解決方案的提供者,我發現這個階段很多企業都在同時扮演兩個角色。 王曉亮: 這是軟件行業性質決定的,因爲做底層技術最後變現的方式還是做項目,天然地就變成行業解決方。所以大部分公司都選擇了這條路徑, 但溪塔還是得堅持不碰應用這一層,我們會一直專注於企業級區塊鏈網絡的服務。

章豐: 溪塔做的保塔網也有點類似供應鏈金融的一個解決方案。

王曉亮: 但我們不做具體業務,保塔網是由多個區塊鏈組成的數據治理網絡,也可以理解成區塊鏈領域的淘寶,我們自己不生產產品。客戶可以零區塊鏈基礎地使用保塔網提供的各種服務。我們已經把網絡的節點搭建好了,運營主體也相對明確,用戶不需要太多考慮技術,只要提供數據和需求,在保塔網絡內就可以完成撮合工作。 整個保塔網絡以結果爲導向,我們輸出的是功能,而不是技術,這是保塔網絡推出的意義也是區別於其他 BaaS 平臺的一點。

現在行業的痛點其實是信息不對稱,這個階段有點像互聯網的網址導航時期,大家都在搜索區塊鏈不同行業的解決方案的服務商是誰,我就把所有用到 CITA 底層套件的供應服務全都網羅進來。這中間有三種角色——客戶、系統的解決方案提供商和節點的服務商。

章豐: 他們要搭建這條鏈,需要調用你各種各樣的模塊。

王曉亮: 對,但是這個成本就非常低,如果企業自己去做這樣一條聯盟鏈,投入完全不是這個量級。我覺得前期我們主要還是做規模,目前已有包括招商銀行在內的多家金融機構、支付公司和供應鏈金融公司加入了保塔網絡。 我希望把保塔網定義成一個開放的孵化平臺,這也是我們最願意向社會去傳達的。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談開源與專利:

主流力量都應該基於開源

章豐: CITA 強調開源,國家現在強調區塊鏈技術的自主可控,開源的底層代碼和自主可控或者說商業安全之間是什麼關係?

王曉亮: 開源和自主可控可以兼得。行業裏很多人支持開源,否則造成浪費,用行話說我們叫“不要重複造輪子”。場景是無數的,何不在這個基礎上貢獻羣體的智慧。

爲什麼開源對於區塊鏈非常重要?這裏牽涉到我們對企業使用區塊鏈的理解。原來企業的合作一般是兩兩之間,你有一家公司,我有一家公司,可能用個接口就打通了。 我們認爲區塊鏈在企業的應用會是未來的一個方向,隨着產業端信息化系統越來越完善,肯定會存在數據在不同商業形態中流轉的需求,那麼在這樣一個多方協作的場景中,做到自動化的連通複雜度是很高的,區塊鏈其實可以提供比較好的解決方案。 所以我們定義區塊鏈在企業級是起到 企業間流程自動化 的作用。既然如此,怎麼保證企業之間是互信的? 區塊鏈是構建信任的基礎,信任的第一層就是底層邏輯要可見、可審計,這是基礎。

第二,如我們暢想的世界區塊鏈版圖,鏈與鏈之間會打通,現在有一條鏈的底層是開源的,另一條底層不可見的,怎麼打通? 所以我認爲開源是一個必要條件,區塊鏈的版圖裏的主流力量都應該是基於開源的。

章豐 : 開源和知識產權保護又是什麼關係?

王曉亮: 就代碼層面而言,知識產權主要分軟件著作權和專利,開源是指軟件著作權,比如代碼,專利是屬於一種思想,可以不需要實現出來。有個很經典的案例就是當年 Linux 和 Unix 的專利之爭,Unix 指控 Linux 操作系統侵犯了其專利權,開源的代碼是別人的思想,是申請了專利的,那就存在使用方面的問題。現在在溪塔的 CITAHub 社區裏,我們自己會寫很多底層的專利,但這些專利是全部免費授權給所有的會員使用。

章豐: 其實你更怕的是別人做了專利,制約了未來開源社區的使用和運行。

王曉亮: 一方面是我的會員會擔心,你提供代碼給我用,最後哪天告我侵權,讓我賠償一筆錢。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擔心,你用了我的代碼反過來寫專利告我。所以我們做了專利池,把溪塔的專利放進去,會員基於我的專利再寫的專利,可以自願放進去,這就很好地保護了整個生態的發展。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談區塊鏈落地: 短期會經歷反覆期
章豐: 區塊鏈行業發展尚在早期,作爲探路者,你對區塊鏈商用落地的規模和前景怎麼看? 王曉亮: 現在大部分的區塊鏈公司,準確地說做聯盟鏈的公司,還是一種 to B 的軟件型企業,擺脫不了軟件行業的問題和痛點。 它的成長週期一定會比較長, 我們對於一個全新的基礎設施要有足夠的耐心。 沒有五到十年的耐心,是很難等來開花結果的。
至於商業變現的方法,首先我認爲目前沒有一個成熟的模型可以給區塊鏈企業估值。目前估值處於頭部的企業,收入規模相對於估值是微乎其微的。第二點,早期我們需要藉助資本的力量,藉資金,借場景。 投資人不只是提供資金讓企業產生好的現金流和利潤,要長遠地看,商業場景是不是能跟投資人產生良好的協作關係。

章豐: 如果將未來的三五年作爲一個週期來看,區塊鏈可能應用在哪些領域會形成較好的商業規模和用戶認知? 王曉亮: 我可能說一句得罪人的話。 章豐: 對,我們希望能聽到不一樣的聲音。 王曉亮: 我覺得區塊鏈發展過程中可能會有一個反覆期。 章豐: 反覆期? 王曉亮:現在是大家對區塊鏈熱情極度高漲,但是如果它不能持續產生價值,接着就會產生幻滅。 我們現在是把原來存在數據庫裏的數據同時存一份到區塊鏈上,把鏈外的信息映射到鏈上去,這個用法是有問題的。我可以大膽預言,首先在存證溯源領域,會出現用了區塊鏈技術還是存在造假的現象。 但是反覆期我覺得是非常好的,經歷這個過程纔會對真正做更長遠佈局的企業帶來機遇。 章豐: 那麼中長期來看,區塊鏈真正能產生更長遠價值的領域在哪裏? 王曉亮: 一個是信用體系。徵信的前提是 身份的數字化 ,比如身份信息、生物特徵信息,加密地存儲或者委託在一個地方保管,數字化以後,就需要對數字身份有評價標準,就好像我現在在淘寶上註冊了一家店,這家店的信息怎麼去評價,有了這樣的評價標準後,可以不斷地累計,我們叫蓋戳。今天發生了一筆交易,你按時還款了,我蓋一個戳,明天又發生了一筆交易,還款了,我再給你蓋一個戳,不斷累計,這個身份信息是跟着你走的。 二是 數字資產的流轉或交易 ,數字身份不光包括人還包括物,原生的數字身份在鏈上產生了,就會有交易和流轉。 從長遠來看,區塊鏈是有網絡效應的,當這種新型的生產關係和供需網絡產生之後,會帶來巨大的價值,直接帶來收益模型的變化。 我覺得不出五年時間,原有生產的形態和形勢會發生很大的變化。過去的經濟形態可能是集中化的管理,按需生產、按需分配。未來假設我有一個定製化的需求,我會發出一個指令和申請到供需關係的網絡上,利用 3D 打印,打印一個跟十個甚至一百個,成本相差已經很接近了,這就是生產關係形成的變化。 這是我認爲具有價值的兩個方向,可能說得會抽象一點,不會具體到比如說教育、醫療、溯源等等,那樣就把區塊鏈想得太小了。但是醫療算不算?肯定算,因爲病人的身份數字化了。 區塊鏈一旦爆發,它會在全行業爆發。 章豐: 如果給你剛纔描述的階段預估一個週期,會是多長? 王曉亮: 我個人判斷,幻滅期需要兩年,真正的落地應用可能需要三年。 章豐: 我注意到溪塔是把自己定義成基礎設施服務商,提供基礎能力,而不是直接衝到前面去做具體的行業解決方案。這五年裏會有很多角色,政府在區塊鏈的發展中,應該承擔怎樣的角色? 王曉亮: 政府首先還是應該處在一箇中立監管的角色。未來區塊鏈的場景中,政府是一個基本遊戲規則的制定者,是一個監管者、中立者。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談區塊鏈科普:

*眼下的難點在於控制人們不切實際的期望 *

章豐: 未來在區塊鏈場景裏,對個人的數據賦權會是什麼樣的場景?私鑰到底能以多快的速度完成啓蒙和普及?

王曉亮: 私鑰的啓蒙和普及應該是以軟硬件結合的解決方式,最好的方式就是移動終端。假設你的手機已經很安全了,用指紋信息或是密碼訪問就行,這樣的話,其實公衆就很簡單,就跟使用普通的 APP 一樣,但是因爲軟錢包它的保密性或者說安全性其實還差一些,所以我們把硬錢包放在手機裏面,只需要把相應的私鑰放到這個裏面就行了,我們其實做過一個硬件錢包。

章豐: 我看你桌上擺了好幾個,以爲是玩具。

王曉亮: 的確是和玩具做了一個結合,外觀就是祕猿的 Logo 上的猿猴形象,這些零件都是可以搭的。但是它內置了一個硬件錢包,連上 USB 以後就可以藍牙通信了,私鑰就在錢包裏面,可以驗證它。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章豐: 這個很有意思。你在區塊鏈科普上也花了一些精力,在區塊鏈推廣的過程中,要讓公衆正確地認識區塊鏈,你覺得最大的障礙在哪裏?

王曉亮: 要分不同的階段。2016、2017 年的時候,我們去科普主要是澄清我們不是騙子;後來有一些人開始研究區塊鏈的時候,尤其是向 B 端去解釋的時候,難點在於說清區塊鏈的真正價值。比如說供應鏈金融,到底能節省多少,金融機構是不是能夠去改變它的風控邏輯,中小企業是不是真的能借到錢,類似這樣的問題;第三階段是目前整個行業處於很熱的狀態,難點在於如何控制風險,控制人們過度的不切實際的期望;第四階段是對未來的展望,如何將數據跟所有權分離,找到新的形式和服務方式,我認爲這是最難的。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章豐: 你做過的最得意的事情是什麼? 王曉亮: 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說服我們當時最大的客戶採用我們的系統,大家可以加雞腿了。 章豐:最沮喪的事情? 王曉亮: 有的時候大家不認同或者不理解我們做底層的價值,做底層可能離商業比較遠,但這是我們的追求。 章豐: 最期待發生什麼? 王曉亮: 從個人角度,希望家庭成員到了杭州生活之後能適應。從公司角度,期待能孵化出更多的優質企業,打造一個屬於中國的真正的互幫互助的區塊鏈基礎設施。 章豐:最害怕發生的事情是什麼?王曉亮:** 目前還沒有。 章豐:請對“數字新浙商”的“新”字做個解讀。王曉亮:** 浙商在我腦海裏是精明和抱團,如果說這是傳統的方式,那在數字化時代,浙商應該形成一種新的分佈式可編程的協作體系。

出品 | 浙江省數字經濟學會

編輯 | 王小猛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延展閱讀 *
[研報] 存證將成爲區塊鏈的一個大規模應用場景[研報] MakerDAO 深度報告[研報] 隱私幣應用全景觀察[研報] 區塊鏈正在重塑法律[研報] 控制個人數據濫用,誰是更好的答案?

[觀點]溪塔科技聯合創始人姚文婉:打造可分層數據治理網絡基礎設施

[觀點] 區塊鏈行業發展現狀與解決方案[觀點] 任何公司都能用上區塊鏈嗎?[觀點] 區塊鏈的價值在於分工與積累
[合作] 溪塔科技與北斗區塊鏈達成戰略合作[合作] 區塊鏈工程實訓基地落戶廣州 溪塔科技等多方共建[合作] 藍亞科技、鋅鏈接、法捕快、零識區塊鏈等 4 家企業機構加入 CITAHub[合作] CITA v1.0.0 正式發佈!溪塔科技等多家核心企業共同維護後續開發[合作] 溪塔科技宣佈正式成立,助力數字時代企業間合作
更多諮詢請關注溪塔科技公衆號↓

溪塔科技王曉亮:區塊鏈發展將經歷反覆期,對長遠佈局的企業是機遇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