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的熊市是一個非常熬人的階段,儘管在 2013 年的牛市之後出現了很多的相關創業項目,但也有很多與比特幣相關的創業公司沒有熬過這個冬天,隨着幣價越來越低,團隊成員出走、分裂、公司轉型成爲行業的常態。歸根結底,比特幣作爲一個全新的概念出現,在當時並沒有足夠的經濟規模去支撐,所以,大量的相關創業公司與 2013 年的比特幣高價一樣,是泡沫的表現,進入擠泡沫階段,市場發生變化是必然的。

少數能活下來的團隊,最起碼具有以下兩個要素之一:

  • 對比特幣這個事情真的有信念;
  • 有足夠的資金能度過這個冬天。

有人問,這麼多相關的創業團隊消失於 2014 這個事情是不是很可惜?

其實不可惜,這是自由市場的自然選擇,市場本身就是最好的過濾器,所有被篩除的項目,一定是本身有問題的,所謂“天地不仁”,市場不會照顧一個沒有在適當時機出現的存在。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2014 年,儘管比特幣市場陰跌不止,但我自己的電商事業卻開始步入了一個比較好的階段,我簽約了一個著名的民營體檢品牌的天貓店運營,在甲方沒有投入一分錢的廣告費,沒有做一單假交易的情況下,逐漸做到每月有數萬的收入,並且,我的團隊縮減到只有我和我的助手兩個人,成本很低,這讓我手頭相對寬裕,生活狀態也進入了一個比較穩定的階段,這時候的我,開始有了更多時間去關注比特幣行業的本身,上一篇說過的菠蘿集市也是這個時候的產物,但是,我自己很清楚,波羅集市這個東西,就是個玩具,在時間不值錢的情況下,大家鬧個開心,在微博上刷刷存在感,也就僅此而已,真正要在比特幣的世界裏做點什麼,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菠蘿集市給我帶來的,不止是在微博上的一點知名度,也讓我有機會在比特幣中國三週年的聚會上,以一個“市場主”的身份主持了一場混亂的拍賣會,最後,把一個當時國內各行業大咖簽名的足球拍到了 30 個比特幣,也許正是這個事情本身,讓我突然在行業裏面有了一點小小的知名度,也許是這個小小知名度,最終讓我走進了這個行業。我在原文鏈接中放上了當時正式拍賣足球之前聚會現場的視頻鏈接,這可能是我這南方普通話第一次在行業中被記錄(這個足球目前依然被當時拍下的趙東收藏)。

當年我看到一篇關於全世界很多金融機構裏面的資產,隨着用戶本人的逝去,無人認領,而且這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於是,當時我想,有沒有辦法,用比特幣技術來實現一種可以在某種條件下觸發給“權益人”通知的資產傳遞方式,當時覺得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爲此興奮了好幾天,還寫了封郵件發給李笑來,希望他能看上這個項目,並且表示,如果他有興趣這個項目,我可以放棄我的所有手頭的事情,來參與這個項目。

這個沒頭沒腦的郵件,當然是不會收到回覆的,不過,這個不重要,我依然在很熱衷的關注着這個行業,甚至,我開始在巴比特更多的投稿了,甚至,寫着寫着,巴比特給我開了專欄,也就是說,我自己有了在後臺編輯文檔並發表的權力,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榮耀。

2014 年,是阿里巴巴宣佈上市的一年,作爲電商從業者的我,聽到這個消息後,第一反應絕不是歡欣鼓舞,而是知道自己該想辦法離開這個行業了,道理很簡單,這個行業的紅利期結束了,馬同學要開始收割了,事實也是如此,後來幾年的電商運營日子過得滋潤的,幾乎鳳毛麟角,當然這是題外話。

此刻我已經認定了比特幣相關的行業,但是想進入這個行業,於我而言並不容易,我那時候已經知道這是一個需要高強度技術纔能有競爭力的行業,我也沒有可能半路出家去學習寫程序,自己有多少斤兩還是知道的,但發現這個行業裏,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運營”,也許自己會有機會進入一個需要靠“運營”實現價值的項目。於是,當時有想法和國內某個持幣大戶(當然不是李笑來),合作做一個用比特幣抵押借貸的項目,當時只是談了意向,本來約好北京會議期間,約見某個交易平臺負責人,一起聊這事,但一件意外的事情,讓我突然在此拐了一個彎。

我接到一個來自北京的電話,電話說貔貅的邱亮要到上海來找多個客戶回訪,問我有沒有時間去聊聊,我反正是自己的時間,好安排,再說,我也對貔貅的邱亮早有耳聞,也想見見這位“名人”,於是我們約在上海美羅商城的星巴克見面。

第一次見到邱亮,其實我是有點害怕的,又高又胖又壯,感覺像一隻大熊,不過,好在他一口京片子非常好聽,聊了幾句也就沒有什麼緊張感了,於是,我就開始吐槽貔貅的各種不好用,他很認真的一一做了筆記,後來,可能是無意中,他問我是做什麼的,我說我是做電商的,但正準備到比特幣行業去發展,並且已經計劃和某交易平臺負責人去溝通比特幣抵押借貸項目的事情。這時候,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發現他眼睛亮了一下。

他說,你等等,這個事情啊,我也有這個想法。說着,拿出他的 MAC AIR,於是他給我看了一個 UI 做得非常好的比特幣抵押借款的平臺,那 UI 的設計,非常洋氣,完全不遜色於當時知名的“幣付寶”,他說:你看,我們也要做這個項目,網站都做好了,就缺個人過來做,要不你來我們這裏吧。

當時我就凌亂了,老人們都知道,當時貔貅的規模和三大的規模是沒法比的,我本來計劃合作的某個平臺是三大之一,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貔貅是笑來的項目,這對我來說,是無法抵禦的誘惑,希望能在笑來團隊中發展,是塵封已久的願望,而且,平臺已經做好,時間成本很低,這對我也有吸引力。當時我突然感覺有點不知所措,於是我提出一個問題,我問我是不是要去北京工作?那時候,畢竟我上海還有正經的電商項目要做,很多事沒有了結,如果立即要去北京,可能也爲難,沒想到邱亮告訴我,他們團隊全是遠程工作,我可以繼續在上海,定期到北京碰頭就可以,這讓我打消掉了最後的顧慮,而邱亮也直接邀請我參加 9 月份的北京會議,甚至給我安排好了行程(感覺被包養了)。

只是後面我再也沒有看到那個抵押比特幣借貸的網站,好懸疑。

9 月份到北京,參加 OKcoin 的北京一夜的會議時候,儘管我已經穿着貔貅的 T 恤了,但那時候我還只能算身份未名的圈內朋友,當時因爲貔貅域名給客戶帶來不便的問題,我參加了團隊的討論,並且發微博邀請朋友推薦域名,有個做域名的朋友推薦的列表中有個 yunbi.com,被我我選中了,雲幣這個域名,當時對方開口的價格是 20 萬,而且,不還價,沒想到邱亮和笑來一說,笑來一聲不吭的把錢給付了,然後,我就再也沒話可說了,我相當於還沒入職就花了公司 20 萬,我怎麼還能好意思去別的地方?乖乖的就辦理了入職,自己買的域名,再怎麼,也不能給做砸了吧?

後來我和笑來非常熟悉的時候,我曾經問過笑來:當時貔貅不賺錢,要拿出 20 萬買這個域名,相當於是一個月的團隊費用,你都還不認識我,竟然就一聲不吭的就給了,這是出於什麼原因?他的回答是:既然做事,肯定要付出成本,我只是考慮下這個價格我是剛好是可以承受的上限,就認了。

好險!是不是如果賣我域名的朋友多要個十萬,是不是有可能就沒有云幣的存在了?謝不殺之恩!

這次全篇沒有特別的提醒,是因爲我想放在最後,下面的話,送給希望在這個行業找到發展機會的朋友。

如果想進入這個行業發展,你必須要相信這個行業未來相當長的時間是在成長的,如果對行業沒有信心,而只是因爲行業火才進來,那不是賭就是混,沒有太大意義的。

如果想進入這個行業發展,你必須要有一技之長,我的所謂“運營”也許並沒有像運營的教科書一樣專業,但審時度勢,做出各種相對靠譜的選擇,誰也不能否認這是我的強項。

如果想進入這個行業發展,你必須全身心的做好準備,機會永遠是留給做好準備的人的,我在進入貔貅之前,已經對這個行業的各種資源瞭如指掌,所有的媒體資源都已經有連接。

有想法沒有什麼錯,關鍵是要行動起來,正確的方向和正確的方法,永遠是個人成長中稀缺的部分。

順便說一句,上面說的和笑來寫郵件的項目,已經在雲幣中基本實現,它的名字叫“衆託”,還有一個簽名文檔的部分因爲趕別的任務還沒做完,但不影響這個功能的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