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注竑觀投資,置頂公衆號

回覆關鍵詞,精彩福利,不容錯過

━━━━━━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導言

2019 年,康美藥業的近 300 億財務造假案,震驚了整個中國資本市場。而在此前很長時間裏,這家企業還是 A 股市場上人人追捧的大白馬,被譽爲中國民族醫藥健康產業的一面旗幟。如今,當神話破滅之後,這家制造了 A 股史上最大規模財務造假案的企業,也走向了末路。本文覆盤了康美藥業從始至今的發展之路,以探尋其“神話”背後的真相和失敗的深層原因。

礪石商業評論作者 張軍智 | 文
金梅 | 編輯 礪石商業評論(ID:libusiness)| 來源

1 從大白馬到黑天鵝

2018 年 5 月 29 日對康美董事長馬興田而言,是值得紀念的一天。這一天康美藥業的股價達到了歷史最高點 27.99 元,市值更是創下了 1390 億元的新記錄。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裏,馬興田帶領康美藥業在市場上狂飆突進,屢創奇蹟,一個很直觀的數據是,2001 年上市之初其市值只有 8.9 億元,2015 年時已突破千億,市值增長 120 多倍,是 A 股市場上首個突破千億市值的藥企。

在漫漫熊市的 A 股市場中,康美藥業是衆多股民心目中的大白馬、搖錢樹、發家致富的希望所在。康美藥業也“不負衆望”,發展到 2018 年,力壓上海萊士、白雲山、復星醫藥等知名藥企,穩坐醫藥板塊的第二把交椅,被譽爲是中國民族醫藥健康產業的一面大旗。

耀眼的成績,讓馬興田獲譽無數,他先後榮獲全國勞動模範、中國十大工商英才、中國醫藥年度人物、最受尊敬上市公司領導者、廣東十大經濟風雲人物、廣東省中醫藥強省建設致敬人物、廣東省醫藥行業特殊貢獻企業家等等衆多榮譽。2013 年、2017 年,馬興田更是兩度榮登福布斯中國發布的“中國上市公司最佳 CEO”榜單。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然而從巔峯到開始墜落,僅僅只有不到 5 個月的時間。

2018 年 10 月 16 日,康美藥業在盤中突然跌停,17 日再度閃崩跌停,17 日之後的 4 個工作日,康美市值迅速被腰斬。

此後市場上關於康美財務造假的聲音越來越響。2018 年 12 月,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康美藥業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但此時馬興田對外表現得依然頗爲淡定,在 2019 年 2 月 4 日的《新春祝辭》中,他寫到:“2019 年要‘發展實業、聚焦主業、瘦身健體、固本強基’”,一副準備東山再起的模樣。而在此前一天,康美藥業還獲得普寧市 2018 年度“光榮納稅戶”特別貢獻獎。在頒獎儀式上,普寧市長表示,康美藥業連續 11 年納稅額居全市首位,是普寧市的標杆企業。

更讓康美股民提氣的是,康美還如期兌付了彼時一筆 20.87 億融資券。消息一經公佈,康美的股價隨即迎來大漲。很多刀口舔血的股民紛紛建倉加持康美藥業,其股東數從 2018 年第四季度的 22 萬戶大幅增加到 2019 年一季度末的 28 萬戶,股價重新翻了一倍。但現實很快便無情地給了這些股民一記重擊。

在證監會的調查下,2019 年 4 月 29 日,康美藥業發佈《關於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稱,由於財務數據出現會計差錯,造成 2017 年營業收入多計入 88.98 億元,營業成本多計入 76 億元,銷售費用少計入 5 億元,財務費用少計入 2 億元,銷售商品多計入 102 億元,貨幣資金多計入 299 億元,籌資活動有關的現金項目多計入 3 億元。

在這份公告裏,最爲令人震驚的是其 2017 年財報竟然虛增貨幣資金 299 億。沒有人敢想象一家行業龍頭企業,一家白馬上市公司,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製造了財務造假的驚天大雷。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事已至此,但馬興田在致股東的信中還輕描淡寫地稱,企業快速發展導致其內控不健全,財務管理不完善。此外,深諳證券法規的馬興田在採訪中表示,“財務差錯和財務造假是兩件事”。

但資本市場此時已經沒人再相信這樣的辯解,其會計差錯的公告一出,康美藥業的股價就一瀉千里,從 4 月 30 日到 5 月 13 日,出現了 6 個跌停,之後仍然跌跌不休。

證監會也對康美“不翼而飛”的近 300 億元進行了詳細調查。2019 年 5 月 17 日,中國證監會發布調查進展:康美藥業披露的 2016 至 2018 年財務報告存在重大虛假,包括使用虛假銀行單據虛增存款,通過僞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本公司股票。當晚,康美藥業主動申請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公司股票簡稱由“康美藥業”變更爲“ST 康美”。對此,有評論認爲,康美之所以主動申請 ST,不過是想讓股價慢點跌,因爲 ST 每天最多隻能跌 5%。

根據證監會調查結果顯示:康美藥業 2016 年年報虛增貨幣資金 225.8 億元;2017 年年報虛增貨幣資金 299.4 億元;2018 年半年報虛增貨幣資金 361.9 億元。康美如此大的造假力度成爲 A 股史上最大規模的財務造假案。

2019 年 8 月 16 日下午,證監會例行發佈會上,證監會發言人高莉表示,康美藥業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造假行爲,惡意欺騙投資者,影響極爲惡劣,後果極爲嚴重。之後不久,康美藥業公告稱,公司及相關當事人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實際控制人馬興田夫婦分別被處以 90 萬元的頂格處罰,終身證券市場禁入。

對於這樣的處罰,輿論紛紛表示難以接受,但康美一案並沒有到此結束。2020 年 5 月 14 日,證監會宣佈,依法對康美藥業違法違規案作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決定,其中特別值得關注的一點是,證監會已將康美藥業及相關人員涉嫌犯罪行爲移送司法機關。

如今,ST 康美的市值 140 多億,相較此前的千億市值,縮水近九成,而其相關負責人也將面臨司法的審判。

作爲昔日人人追捧的大白馬股,中國民族醫藥健康產業的旗幟,康美藥業是如何走到了如今的境地?

2 神奇的創業歷程

康美藥業成立於 1997 年,起初只是一家總資產不過 2 億元的廣東地方藥企,但神奇的是,其成立僅僅一年之後,康美就通過了國家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 GMP 認證,這在當時背景下,對一個剛成立的藥企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要知道,當時經濟全國領先的廣東省,也沒有幾家藥企具備這樣的資質。不過更神奇的是,康美藥業成立一年後還成功研發出絡欣平、利樂、諾沙等多個國家級新葯。憑藉這幾款新葯,康美藥業用了不到四年時間就成長爲中國醫藥界的一顆新星。2001 年康美藥業成功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

四年時間將一家不知名的藥企帶上 A 股市場,這一“神蹟”的製造者正是康美藥業的創始人馬興田。如果馬興田是醫藥研發領域專家的話,康美在短時間內取得這樣的成績或許還有些許可能。但馬興田卻偏偏只是一個泥腿子出身的農民。

馬興田,1969 年出生於廣東普寧的一個小村莊碗仔村。普寧屬於潮汕地區,潮汕人一向以善於經商聞名全國,有句話形容潮汕人,寧肯睡地板,也要當老闆,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汕商人。香港富豪李嘉誠、劉鑾雄,泰國正大集團的謝國民,騰訊的馬化騰,國美的黃光裕,地產界的朱孟依,資本市場鼎鼎大名的姚振華都是潮汕人。

20 世紀 90 年代,鄧小平南巡講話之後,中國掀起了全民下海經商的熱潮,政府官員、民營企業家、國企改革者、個體戶紛紛投身其中。馬興田也不甘於人後,年紀輕輕時,就立志幹一番大事業。

不過在城市闖蕩期間,苦於沒有本錢,馬興田一度非常落魄,但他很快迎來了自己命運的轉折點——認識了自己人生中的貴人,也是他後來的愛人許冬瑾。

許冬瑾的孃家號稱是中藥世家,有報道稱其父親許德仕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人蔘炮製技藝”的傳承人。不過後來有媒體爆料稱許德仕早年不過只是一個教書匠,後來下海經商,靠着向華僑倒賣藥材,發家致富。

發家後的許德仕還先後開辦過繡花廠、海綿加工廠和珍珠加工廠,其珍珠加工廠的出貨量一度佔據全國第一,比國營企業做得還大。

總之,找到了愛情的馬興田有了一座實力雄厚的大靠山,順便拿到了自己創業的天使輪投資。馬興田和許冬瑾在普寧的流沙鎮開了一家經營藥品的門店,在他倆的努力經營下,這家藥店的生意蒸蒸日上。但一家小鎮的藥店,畢竟還是個小生意,真正讓馬興田挖到第一桶金的是中藥材三七。

1996 年,馬興田依靠敏銳的市場直覺,大肆低價收購藥材三七,等到三七的市場行情上漲之後,再以高價賣出。夫妻兩人靠着囤貨居奇,很快賺到了第一桶金,卻苦了追漲殺跌,傻傻跟風的一衆藥農。

拿到第一桶金後,1997 年,28 歲的馬興田和妻子許冬瑾在普寧創辦了康美藥業。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雖然是從中藥材起家,但令人意外的是康美藥業起初卻乾的是化學藥,並且乾的極爲出色。化學藥的研發週期長、投入資金巨大、風險極高,但建廠一年後,康美藥業的化學藥生產基地就通過國家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 GMP 認證。彼時,國內還沒有規範的 GMP 標準,據說馬興田四處拜訪各大企業和科研機構,學習經驗、整改管理、聘請專家、參加試講……每個細節都反覆推敲,最終在 6000 多家制藥企業中脫穎而出,成爲全國第 43 家、粵東第 1 家通過 GMP 的製藥企業。同年,康美藥業還火速研發出絡欣平、利樂、諾沙等多個國家級新葯。2001 年,康美藥業在上交所掛牌上市。

從一個資產只有 2 億的地方小藥企,到拿到 GMP 認證,到研發出多款國家級新葯,再到 A 股上市公司,1997-2001 年康美藥業的這段發展歷程堪稱奇蹟。這樣的奇蹟是如何實現的?具體的過程我們不得而知,但從下面這件事情中或許可以管中窺豹。

2016 年 11 月 10 日,江蘇省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了中國證監會投資者保護局原局長李量受賄一案。在庭審中,揚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00 年至 2012 年,被告人李量利用擔任中國證監會發行監管部發行審覈一處處長、創業板發行監管部副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爲康美藥業等 9 家公司申請公開發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幫助,收受賄賂摺合人民幣共計約 694 萬元。

通過行賄,康美順利地登陸 A 股市場。在招股書上,康美表示將把募集資金用於四款新化學藥的生產線項目。但上市之後,康美卻突然變臉,將主營業務從西藥轉向了中藥。馬興田後來說:“A 股上市募集到資金後,我們就覺得,做化學藥很難有新的快速發展。”

這到底是一個預謀已久的“局”,還是真如馬興田所說,是企業戰略方向的調整,我們不得而知。不過彼時的資本市場上,投資者也沒有表示出異議。

西藥風險大、競爭激烈,而傳統的中藥則要容易得多。中藥材市場沒有獨創性和市場獨佔性的概念,只要掌握住市場上中藥材的質和量,就能夠佔據優勢地位,而且中藥還是馬興田和許冬瑾夫婦的老本行,做起來自然更是得心應手。

3 行業標杆

中國傳統中醫藥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但是相對西藥,中醫藥也有一些明顯不足的地方:一是缺乏科學化,中藥治病的機理,即使很多老中醫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二是缺乏標準化,人們買中藥,往往一買就是一大包,煎服時,也沒有精準的計量,不經意之間就會造成治療效果的差異以及副作用;三是不同產地和不同廠家的質量非常不穩定,硫磺超標、重金屬超標等事故頻發;四是缺乏規模化,小、散、亂的行業特點和傳統的“前店後坊”生產模式嚴重阻礙了整個中醫藥產業的發展。

有過西藥生產經歷的馬興田看到了其中的機會,他認爲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走標準化、規模化之路。

2002 年,馬興田在資金實力並不雄厚的情況下,斥資億元投建國內規模最大的現代中藥飲片產業化示範基地,以標準化生產方式解決中藥質量不穩定的問題。隨後,康美又通過了國家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範 GSP 認證。2003 年,康美藥業中藥飲片生產基地通過國家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 GMP 認證。

康美藥業以標準化生產方式解決了中藥質量不穩定的問題,也因此成爲中醫藥廠家的標杆。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2005 年,馬興田還做了一件後來被拿出來大書特書的事情:在業內率先推出了中藥飲片小包裝,各種各樣的中藥材被按照克數進行小袋包裝。按照康美醫藥的宣傳來說,這看似只是一個小小的小創新,卻顛覆了中國自古以來“手抓秤量”的中藥用藥傳統,促進了中藥的標準化,有利於其規模化生產,還間接促進了中醫的科學化。也因此康美藥業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確立爲全國推廣和應用小包裝飲片的典範。

在馬興田的技術改革和創意的推動下,藉着中藥行業的“東風”,康美的中藥飲片生產銷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03 年,康美藥業中藥飲片營收 6539.73 萬元,佔總營收的 14.08%,是 2002 年總收入——2069.93 萬元的 3 倍還多。2004 年,中藥飲片的營收佔到了總營收的 28.74%,超過其三大化學藥產品——絡欣平 10.52%,諾莎 13.95%,利樂 13.61% 的營收佔比。

在中藥飲片奠定行業領軍地位之後,馬興田、許冬瑾夫婦開始大展宏圖。此後十多年,馬興田在資本的加持之下,圍繞中藥產業鏈的關鍵環節,不斷加強對中藥材資源的掌控和整合。

在上游,康美佈局中藥材種植產業,其陸續建立了 30 萬畝 GAP 中藥材種植基地;在中游,康美攻佔中藥材市場,其投入數十億打造的康美(亳州)華佗國際中藥城、中國·普寧康美中藥城、西寧(康美)國際中藥城等佔全國中藥材交易量 75% 以上,另外還先後建立了覆蓋全國的 11 箇中藥飲片生產基地和華南地區最大的中藥飲片物流配送中心;在下游,康美向醫院等終端延伸,與醫院簽訂藥房託管協議,並在 2015 年之後涉及智慧藥房、智慧藥櫃、OTC 零售、連鎖藥店、直銷、醫藥電商、移動醫療等。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除了在中醫藥產業鏈佈局之外,康美還立足打造中醫藥信息化平臺,其先後啓動了康美·中國中藥材價格指數、康美藥業中藥材大宗交易平臺、康美健康商城、康美中藥網……構建了覆蓋中藥材種植、生產、流通全週期的溯源體系。這些舉措逐漸讓康美形成了完整的中醫藥產業體系,確定了其行業龍頭的地位。

伴隨着馬興田的一系列大手筆佈局,康美的營收也是突飛猛進,2006 年至 2012 年其營收實現了 30% 以上的增長,2011 年,2012 年增幅甚至高達 83.77%、83.62%,康美藥業於 2012 年突破了營收百億大關,淨利潤攀升至 14.41 億元。馬興田家族也以 120 億的財富,位列胡潤中國百富榜 73 位。

2015 年,中國成爲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藉助國內醫藥產業發展勢頭,康美藥業成爲中國資本市場首家突破千億市值的醫藥上市公司。在這一年,康美藥業獲得多項殊榮,包括中國企業 500 強、福布斯全球企業 2000 強、中國醫藥上市公司 20 強第一名、福布斯亞太最佳上市公司 50 強、中國製藥工業 10 強、中國最具品牌競爭力藥企 10 強等。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對於康美的跨越式成功,馬興田說:“我們打造的是一個全產業鏈的企業,正是這一點把我們和別人真正區分開來了。”

中國工程院院士、系統工程與管理科學專家王衆託認爲,把第一、二、三產業貫穿起來,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條,這是康美藥業的特點,也是成功的重要原因,其意義已不僅僅是對醫藥產業,而是對整個經濟社會發展都有很大的借鑑作用。

在資本市場,康美藥業也成了投資者追捧的大白馬,從上市初期的 1 元(前復權價)最高漲到 27.99 元,而營業收入更是從 2001 年的 3.8 億漲到 2017 年的 216 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高達 30% 以上。2018 年 8 月 29 日,康美的半年報如期發佈,28% 的收入增速,20% 的扣非淨利潤增速,令券商們喜上眉梢,在發佈的業績點評中紛紛給出清一色的買入和增持評級。

4 神話的背後

人們喜歡歌頌和追捧奇蹟,不過在康美藥業快速增長奇蹟的背後,其實是謊話連篇,黑幕重重。

2012 年夏,有人到普寧市國土資源局查詢某塊被康美藥業用於發債和配股的土地(發債的時間是 2008 年,配股的時間是 2010 年)。普寧市國土局工作人員翻查檔案後發現,康美藥業發債的土地批號根本不存在,康美藥業配股的土地號已經作廢。康美藥業在土地購買和項目建設上涉嫌造假。

另據當時的財務數據測算,康美藥業涉嫌虛增 18.47 億元的資產,這個量級幾乎是康美藥業 2002 年到 2010 年 9 年的淨利潤總和。重要的是,康美藥業還利用涉嫌虛假資產進行募集資金。

可當鐵一般的證據提交給監管機構後,康美藥業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其股價還屢創新高。

爲何會出現這樣的怪現象?馬興田的祕訣就是行賄。

土地造假的背後通常都有官員做保護傘,而普寧市隸屬於廣東省揭陽市,2003 年到 2008 年 1 月,萬慶良出任揭陽市市長、市委書記,之後的 2008 年 3 月到 2011 年 10 月,陳弘平接任萬慶良。而彼時給康美提供庇護的正是這兩位官員。後來這兩位官員相繼落馬後,馬興田的行賄行徑也得以曝光。

據檢察機關透露,馬興田先後向陳弘平行賄共計 500 萬港元,而陳弘平則爲馬興田當選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提供幫助。馬興田是 2008 年當選爲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巧合的是莫須有的土地證就是在那一年開始出現的。

而更早前,馬興田更是直接行賄後來升任廣東省委原常委、廣州市委原書記的萬慶良,涉及金額 200 萬港元、人民幣 60 萬元。2014 年萬慶良落馬後,馬興田也辭去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

2018 年 5 月 24 日,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安全生產監管處原處長蔡明受賄、鉅額財產來源不明一審刑事判決書對外公佈,康美藥業再次捲入行賄案。據悉,2004 年 1 月至 2016 年 6 月期間,蔡明利用主管藥品生產許可審批、質量管理規範認證及藥品生產企業日常監管等職務便利,接受馬興田賄賂,爲康美藥業等 28 家企業謀取利益。

馬興田最近一次登上司法文書是 2019 年 3 月 19 日,當天,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四川省閬中市市委原書記蔣建平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馬興田再次名列其中。這已經是 2015 年 4 月以來,馬興田第 5 次因爲行賄被寫進判決書。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2018 年 7 月,一篇名爲《康美藥業財報疑雲:利息支出超 12 億,賬上 360 億現金只是擺設?》的文章,被很多媒體轉載,但康美“高存高貸”的做法,由來已久,康美的投資者也早已習慣這樣的質疑之聲。最終這篇報道也沒有引起太大的波瀾。

2018 年 10 月 16 日,康美股價突然盤中跌停,當天環球老虎財經旗下的公衆號“市值相對論”迅速發佈了一篇文章,標題爲《千億康美藥業閃崩!大存大貸大現金大質押哪個是坑?》,這篇質疑文章直接導致康美藥業公司股價在短短 10 個交易日之內由 22 元附近暴跌至 12 元,股價腰斬。

雖然此間康美藥業緊急發佈公告,對自己的貨幣現金情況進行了“合情合理”的澄清說明,並且大股東還拋出 5 億人民幣的增持計劃,但依然沒有阻止其股價的暴跌。

同樣是質疑,爲什麼這次的市場反應如此強烈?事後人們才知道是控制康美藥業股價的臺柱子,出事了。

這個臺柱子就是私募機構博益投資,其背後的實控人就是馬興田夫婦,而其法定代表人王廉君之前就在康美藥業工作,一路從證券部經理幹到了監事長。在康美藥業 2018 年 10 月股價大跌前,王廉君就因涉嫌操縱股價、內幕交易被公安經偵部門採取了強制措施。對此,康美藥業卻連發通知,稱與王廉君沒有關係。但事後證明,這不過是康美衆多謊言中的一個。

在 2018 年 12 月證監會對康美醫藥立案調查後,2019 年 4 月 30 日,康美藥業年報姍姍來遲,與此同時,公司發佈的還有一則關於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自此,康美藥業因“會計差錯”導致近 300 億現金不翼而飛的驚天大雷被爆出。昔日白馬股,瞬間成爲股市黑天鵝。

5 聚斂財富不擇手段

2007 年,CCTV3 高頻次播出了由譚晶演唱,任泉和李冰冰主演的《康美之戀》音樂劇。主題曲中“意濟蒼生苦與痛,情牽天下喜與樂。明月清風相思,麗日百草也多情。兩顆心長相伴,你我寫下愛的神話。”據說描繪的就是馬興田和妻子許冬謹的創業和愛情故事。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這部唯美動聽的《康美之戀》MTV 音樂電視,幾乎一夜之間,讓全國人民知道了康美藥業,知道了馬興田與許冬瑾,在神奇秀麗的山水間演繹的相互愛戀、共同創業的感人故事,同時塑造了康美藥業懸壺濟世醫蒼生的大愛形象……不過在這柔情大愛的企業形象背面,卻是馬興田夫婦對金錢與財富的貪婪。

除了行賄,造假、關鍵交易、操縱股價等手段外,爲了更賺錢,馬興田還選擇降低產品品質。2016 年到 2017 年期間,康美藥業的菊皇茶、菊花、人蔘產品分別因違法添加行爲、農藥殘留量項目等不合格,多次被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處罰、通報。

2018 年 5 月 9 日,央視還以專題方式曝光了康美藥業亳州藥材市場的黑幕。而 21 世紀經濟報道則多年前就曝光康美藥業在亳州的藥材市場是以中藥材爲名倒騰地產。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同樣是賺錢,他的老婆許冬瑾選擇的是傳銷。

在康美的企業號“康美寶典”裏,到處是各種雞湯式的口號,諸如“康美的經營模式是未來的趨勢”、“康美是一所沒有圍牆的大學”、“康美是一個‘儲蓄’的事業”、“康美是一個隨時隨地可做的事業”……

表面上,康美藥業的直銷合法合規,它擁有號稱是直銷界最全的牌照(包括直銷牌照、電子商務牌照、第三方支付牌照、保險牌照、金融牌照、連鎖大藥房牌照、連鎖醫院牌照、物流牌照、網絡醫院牌照、電子儲存牌照、互聯網藥品交易資格證等等),但實際上根據商務部直銷行業管理信息顯示,康美藥業經批准直銷產品僅一種:康美牌西洋參膠囊,而該公司市面的直銷產品卻達 20 餘種,遠超其商務部批准範圍的數十倍,另外其 2013 年獲得商務部頒發的直銷經營許可證,也僅限廣東省,但康美實際中卻是跨域經營。

在經營模式上,康美的直銷業務也以發展下線爲核心業務,其多層計酬式的制度模式已經涉嫌傳銷。在一份國家工商總局反壟斷與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局披露中,2017 年直銷投訴康美藥業以 8 件投訴量位居前列。網上也不時有家人陷入“康美傳銷”的求助和爆料的信息。

2018 年 1 月,多家媒體發佈消息,稱康美藥業在多個非直銷區域開展直銷活動,涉嫌傳銷行爲。報道一出,康美估值連續 10 天下跌了 400 億。

對此,許冬瑾辯解稱:直銷模式經常被人誤解,主要原因是運作不規範以及沒有貨真價實的產品,而這兩塊卻是我們康美藥業安身立命之本。此後,康美藥業的股價在馬興田家族的操作之下,又在 5 月登上歷史最高點。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馬興田之所以能帶領康美藥業在市場攻城略地,雄霸一方,背後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資本的助力。有統計顯示,自從上市後,康美藥業通過定增、配股和發債等方式多次募集資金,累計募資額達 847 億元。受益於資本的馬興田家族後來也成爲資本市場的大玩家。很多股民表示,康美的股價確實異常,因爲每次股價腰斬之後,都會拉動大盤,不斷去割韭菜。

在資本市場,馬興田家族也表現活躍。2011 年,馬興田的妻子許冬瑾通過普寧市信宏實業耗資 5.625 億元,以最高申報價參與了古井貢酒的定向增發,並獲得了後者 2.98% 的股權,成爲古井貢酒的第二大股東。據說僅僅兩年就浮盈過億。

值得注意的是,廣發證券是康美藥業 IPO 的主承銷商、保薦人。上市至今,康美藥業歷次股權融資以及大部分債券融資的保薦人、主承銷商,均爲廣發證券。除此之外,馬興田家族公司與廣發證券承銷的多個項目合作密切,除了參與定增古井貢酒外,馬興田家族還參與過歌爾股份、普邦股份、藍盾股份等上市公司。另外,信宏實業還持有廣發證券的股權,一度爲後者第七大股東,雙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關係複雜。

在許冬瑾入股古井貢酒當年,馬興田的女兒,僅有 18 歲的馬嘉霖也涉入資本市場,其以 21.43%的股權入股了遊戲公司盛迅達,成爲其第二大股東。2016 年,盛迅達上市後,23 歲的馬嘉霖財富隨之暴漲至 28 億元。

馬嘉霖的弟弟馬嘉騰也是早早亮相資本市場。2016 年,19 歲的馬嘉騰斥資 6218 萬元當上廣東趣炫網絡的第三大股東,只是最終趣炫網絡上市未遂,其沒有實現像她姐姐那樣的財富暴漲。

除了上述種種,馬興田家族還涉足典當行、信息諮詢公司、地產等衆多業務。康美實業子公司康美健康小鎮投資有限公司的項目遍佈廣東揭陽普寧、湖北咸寧、通城及雲南昆明、麗江等地。

種種手段,讓馬興田的財富迅速積累。胡潤研究院 2018 年 2 月發佈的《2018 胡潤全球富豪榜》上,馬興田家族以 450 億元的財富,位居國內第 61 名,全球第 266 位,全球排名比上一年的第 310 位有明顯提升。而在 2017 年,馬興田已是揭陽首富。

不過這些鉅額財富,終歸成了過眼煙雲,在康美藥業暴雷事件後,馬興田財富大幅縮水,如今還要面臨司法的審判。

6 敗局根源

覆盤康美醫藥的成長過程,可以很明顯看出一家民營企業的野蠻生長路徑。私有資本相比國有資本遠爲強烈的逐利衝動遭逢中國市場經濟起步階段法治不彰的客觀環境,往往使其如《資本論》中引述的那樣“敢於踐踏一切法律和規則”。只是“你可以在所有的時間欺騙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的人”,出來混,早晚是要還的。

2017 年,康美 20 歲“生日”時,回顧康美的成長曆程,馬興田感慨地說:“我出生在廣東這片改革的熱土,遇上了全民創業的好時期。現在又趕上了中國經濟的崛起和無比精彩的互聯網時代,覺得自己很幸運。同時,也深感責任重大。”

據說馬興田非常熱愛學習,即使再忙,也要抽出時間學習,讓中醫藥造福蒼生,實現產業報國,成了“困擾其無數個不眠之夜的課題”。他還想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昇華成哲學智慧融入企業文化,以科學創造推動事業發展,目標是“百年康美”。

這樣的目標足夠感動人心,也足夠高遠宏大,但馬興田卻選擇了一條錯誤的方式去實現。這種錯誤,如果往根上看,可以說是一個企業的價值觀鑄就的。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企業的價值觀與經營成敗之間有必然的聯繫嗎?直觀來看,似乎兩者並沒有必然的聯繫。但這並非商業的真相,企業的價值觀往往決定了企業發展的上限,而幾乎所有能經得住時間考驗,歷久彌堅的企業,都秉持着向善、向上的價值觀念。在這裏,筆者列舉幾個例子,以供讀者參考。

直接和間接培育了小霸王、步步高、OPPO、vivo、一加、拼多多的中國傳奇商業教父段永平曾講過,如果一個企業碰到一個有利可圖的事情,到底該不該做?在他看來,如果這件事違背了“本分”的原則,就不應該做,否則內心會受到道德拷問,客觀上也會破壞自己的形象,給企業將來的發展造成不利影響。所謂的本分,段永平說:就是做人、做事、做企業要“本本分分”,少一些投機取巧與歪門邪道。

OPPO 公司 2011 年在由功能機向智能機換代轉型之時,積壓了大量的功能機庫存,在資金鍊非常緊張的情況下,OPPO 依然按照口頭承諾照單全收了即將貶值的供應商物料,同時付出了 3 億的代價給終端代理商進行調價補差,確保經銷商不蒙受損失。在 OPPO 的 CEO 陳明永看來,不坑合作伙伴,就是一個企業的“本分”。

步步高教育的金志江很早就看上了“小天才”商標,但出價到 300 萬,商標持有人仍然不賣。2008 年金融危機時,金志江委託第三方公司,只花了 30 萬就買到手了。當商標真正過渡到步步高手上時,金志江卻派人找到原來商標持有人,補給了對方 270 萬,並告訴對方:“我們認爲當年你的品牌值 300 萬,現在也值 300 萬。”很多人覺得金志江傻,但在他看來,這就是步步高的“本分”價值觀。

大到跟供應商、代理商合作,小到處理一件很小的事情,段永平和他的弟子都力求避免投機取巧,而是基於企業的“本分”價值觀,進行處理。而這也爲其贏得了很多企業難以比肩的經營環境。

很多手機經銷商,十多年都只賣 OPPO、vivo 的手機,在他們看來,這些企業關鍵時候不會坑人。而在前幾年,包括華爲、小米等手機巨頭都受制於供應鏈的制約時,vivo 卻能從三星拿到當時極爲緊俏的曲面屏。其與供應鏈的關係可見一斑。

對段永平和他的弟子們來說,“本分”的價值觀,正是他們判斷一件事情正確與否的重要標準,也是他們把事情做正確的重要依據。

格力女皇董明珠在公司擔任經營部長時,她發現當空調旺季來臨時,商家都會來行賄塞錢,希望能早發貨。而公司有些與高層關係好的人,就可以隨便開票,想給誰貨就給誰貨。董明珠首先從高層領導身邊的人開刀,狠狠地處罰了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的人。

董明珠的哥哥曾親自給妹妹打電話幫商家要貨,但董明珠得知哥哥是想從中撈好處時,憤怒地掛斷了電話。結果兄妹二人從此二十年沒見面。在家人眼裏,董明珠六親不認。

很多人都說董明珠做企業很厲害。但董明珠卻說,她只是堅守了做人的原則,注重言行一致,以身作則,她說:“誠信是我的底線”。

微信在剛誕生時,也與陌陌被公認爲是“約炮神器”,但在陌陌陸續推出秀場直播,收購探探,無所不用其極地利用情色擦邊球來牟取商業利益時,微信卻一直向着好的方向改造產品,並在商業化上極爲剋制,終成商業價值與社會價值巨大的國民級產品。

除了上述企業,其實在阿里、華爲、萬科、順豐、京東等一大批優秀企業的發展過程中,我們都能看到這些企業一直在強調向上、向善的企業價值觀文化。這些價值觀文化,很多時候容易被人看成是唱高調的空話,但其實卻是這些企業一直髮展壯大的“定海神針”。

正如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所講,企業與人一樣,往往對自身的蛻變很難察覺,那些由盛而衰的企業,開始也都認爲自己不會重蹈覆轍,但由於缺乏積極的企業價值觀念,很難抵禦誘惑和挫折,由於缺乏明辨是非的標準,隨着環境的改變,自身也就會發生墮落。這也就不難理解,爲什麼很多像康美藥業一樣,一時得勢的企業最終卻變成了“流星”。

*參考資料:

《300 億現金爆雷 康美藥業背後的馬興田家族》來源:大摩財經

《慈善、行賄、造假看揭陽首富馬興田是如何“變臉”的……》來源:智哇科技

《打開跌停的康美》作者:大衛翁

《普寧首富馬興田,家族式企業“康美之戀”》:來源:一波說

《康美藥業馬興田的發家史》來源:互聯網翻車指南

值得看看:

孫霄漢:區塊鏈的終極目標是解放生產力

前獨角獸的困獸之鬥

裂變式創新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

科創板的蝴蝶效應

投資估值方法和技術

VC 攻守戰

科技投資未來 5 年的陷阱與機會 | 孫霄漢

中國社會的城堡:幻像與夢醒

孫霄漢:斷裂與整合,你的信任還在嗎?

孫霄漢:區塊鏈會像移動支付一樣,成爲每個人生活的日常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公司簡介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竑觀投資是一家深度參與價值創造的創業投資基金,專注投資早中期的高成長型科技企業。重點關注:信息科技,智能製造,大數據及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物聯網等領域。匯聚行業優質資源,提供精準增值服務,以獲取長期穩定回報。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竑觀投資

微信:Granview_Asset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閱讀原文,瞭解竑觀

長按二維碼關注

康美藥業敗局始末:造假、行賄、傳銷,無所不用其極

關注“竑觀投資”公衆號送福利啦!

回覆 電子書

可獲取區塊鏈必讀電子書

回覆 ICO

可獲取 ICO 研究報告

回覆 白皮書

可獲取 500 份區塊鏈白皮書

回覆 區塊鏈

可獲取區塊鏈資料大全

更多福利!敬請期待!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