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兩位區塊鏈從業者講述 DeFi 的故事及發展。

原文標題:《一起來聊聊 DeFi 的故事》
撰文:Felix Feng,Set Protocol CEO & Co-founder、潘致雄,ChainNews 研究員
編譯:Sherry

3 月 27 日,Nervos 邀請到了 Set Protocol 的 CEO & Co-founder Felix Feng 和 ChainNews 的研究員 Pan Zhixiong 來到 Nervos 的直播間,以對話的形式和大家分享了 DeFi 的故事及發展。

首先,我們先來聽聽兩位是如何進入到 DeFi 領域的。

我們和 Set Protocol CEO 一起聊了聊 DeFi 的故事

關於 Felix

Felix 在美國灣區成長,大學就讀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2013 年第一次聽聞比特幣,當時有朋友參與比特幣的挖礦,一年的時間比特幣的價格從 100 美元漲到 1300 美元,這引起了他對比特幣的好奇,並開始研究。

2014 年,他在意大利米蘭留學,對比特幣十分着迷。有機會參加了 Bitcoin 2014 大會,看到了比特幣技術的核心開發者,Coinbase 早期的創業者。在聽完大會演講之後他認爲比特幣背後的技術將徹底改變金融及法律行業。

2015 年,他開始和越來越多的人討論比特幣,他結識了 Pantera Capital 的早期投資者 Paul,幫助 Paul 一起研究早期的交易所和錢包。在這期間,他們看到了很多很酷的早期公司並參與了一些投資。同時,他也想花更多的時間去研究加密經濟,而在當時 Coinbase 和 21 是專注加密經濟的兩大公司,最終他選擇加入了 21。21 在當時是一家比特幣的挖礦公司,後來轉型爲樹莓派產品。

2016 年,他以軟件工程師的身份加入了一家機器學習初創公司,暫退了加密領域。

2017 年,Paul 向他介紹了以太坊,他參與了許多項目的投資,同時開始學習編程、智能合約以及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序。2017 年 9 月,他讀了 Antonio Juliano 的 dYdX 白皮書之後,意識到可以用智能合約構建複雜的金融產品,然而並沒有人開始做。於是他放棄了當時準備參加的以太坊黑客馬拉松,致力於 Web3 和 TypeScript,開始了後面的探索,這就是他在加密經濟領域的故事,並且一直致力於 Set Protocol 的原因。

關於 Pan

在擔任 ChainNews 研究員之前,Pan 是金融科技公司 MyToken 的產品經理。他對 DeFi 的相關話題如流動性、資產管理、DEX 等非常感興趣,並有着自己的獨特見解。

2018 年,DeFi 的概念還沒有誕生之前,他爲 MyToken 創建了加密貨幣應用程序。在這之前他曾在金融科技公司工作,主要爲高價值私募客戶研究資產管理應用程序。他一直對金融服務很感興趣,嘗試將某種指數基金或工具建立在以太坊上。

2019 年,他開始聽到更多關於 DeFi 的術語,這也成爲以太坊社區的一個大話題。他開始研究 DEX 等 DeFi 類學習平臺。在 2019 年底,他開始注意到協議 Token 資產和 On-chain 作爲管理工具,致力於社交化交易和 Robo-Advisor 的策略,以及關注流動性協議保險,哈希協議,期權以及其他衍生品。

接下來,就讓我們看看他們具體聊了哪些主要問題。

Pan: 直播間的小夥伴或許對「DeFi」或者「Open Finance」還不是十分了解,可以快速地介紹一下 DeFi 的概念和來源嗎?

Felix:在我看來,DeFi 是一種手段或運動。它是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的簡稱。它真正體現了這個社區精神

實際上,DeFi 的出現最早始於比特幣。我認爲比特幣是去中心化金融的第一個例子,只是沒有人這樣稱呼它;當我們開始建立 DEX 和其它類型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時,我們開始將 Token 證券化,這也是去中心化金融的一部分,MakerDAO 所做的就是去中心化金融。只是在 2017 年,當時沒有一個具體的名字或運動去描述或者形容我們在做的事情。在灣區還有很多其它項目,例如 0x,Compound,Dharma, dYdX 等等都在研究金融化產品。我們都在努力推動着相同的願景。

我們想要製造全球性的產品,我們希望徹底改造整個金融體系。從第一原則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爲這些產品應該是無需許可的,這意味着它們可以被任何人使用,不應該存在任何進入壁壘。我們希望一起努力把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傳播給更多的人。

2017 年,這個好點子並沒有得到更多的關注。直到 2018 年,我們募集了資金,推出了我們的產品,Dharma 也在考慮建立一個加密金融的行業聯盟,最終我們和 0x,Dharma 以及其他團隊中的一些人創建了一個小型的私人電報小組,在那裏我們開始了頭腦風暴。

一開始我們想了很多名字,當然也有一些不太好的名字,比如 open lattice。但我們最終選擇了 DeFi。這個名字言簡意賅而且很酷,聽起來像法語的「defy」(挑戰)。名字確定之後,我們爲社區創建了 Telegram 小組和 Reddit 頻道。

2018 年 9 月,我們舉辦了首屆 DeFi Meetup。那時只有 10 個人參加,好像人們不知道 DeFi 是什麼,也沒有很多人關心,但我們並沒有氣餒。一個月後,舊金山區塊鏈週上,我們主辦了第一次 DeFi 峯會,這是一個以 DeFi 話題爲中心的 200-300 人規模的會議,演講者來自各個領域的引領者。那是第一次有了社區的感覺,大家在真正地討論着 DeFi,想要試圖解決一些問題,推動行業向前發展,這次活動十分成功。

2018 年 11 月,我們在布拉格的 DevCon4 活動期間成功地舉辦了第二次 DeFi 峯會。從此之後,人們開始在世界各地舉辦 DeFi 活動並在社交媒體上廣泛討論。DeFi 最近在 TBL 上達到了 10 億美元的峯值,這是當今所有加密經濟中最大的主題之一。

當然我們需要明白 DeFi 仍然處於早期。我喜歡將 DeFi 和加密同互聯網進行類比,在某種意義上說,互聯網花了 20 年才得以真正建立和推廣。我想 DeFi 的現在大概是就像是 1995 年或 1997 年的互聯網,可能用戶體驗不是很好,只被少數人使用,但 DeFi 的發展是一個長期的事情,需要 10 到 20 年才能完全發揮作用。所以我們還有很多問題去解決,很多工作要做。

Pan: 普通人或者加密貨幣持有者應該關注 DeFi 嗎?

Felix :答案是肯定的。我認爲 DeFi 在我們的一生中是最重要的趨勢和變化之一。互聯網是曾經發生在我們身上最大的事情,但是當互聯網建立的時候,我太年輕了,可能還不到 10 歲。所以我不能積極地爲互聯網的發展做出貢獻。

但是我看到加密經濟中的 DeFi ,是下一個機遇,它將完全改變金融行業及人們處理財務的方式,比如大公司、銀行中存在的很多低效率問題。

國際間的收支往來

如果我想從美國匯錢給歐洲人,大概需要 3 到 5 天的時間,交易費用大概是 7 美元,但是當我們在互聯網世界裏,只需要一毫秒去發送一條信息即可,匯款和交易就像互聯網交易一樣簡單。

傳統銀行的不可互操作性。

傳統銀行是非常對內的,如果你持有某銀行或者金融機構的產品,這些產品通常不能對外流動。這是個大問題,這也是 DeFi 試圖解決的問題之一。

我們正在努力實現民主化,讓任何擁有智能手機或互聯網接入的人,都能接觸到傳統意義上只對富人開放的複雜的金融產品。除此之外,DeFi 的區塊構建是可自由組合的。在 DeFi 中所有代碼都是開源的,開發人員可以在別人的項目代碼基礎上進行構建,這也就是爲什麼與傳統金融行業相比,DeFi 會有如此大的創新以及快速發展的原因。

可以想象未來每個人都可以通過智能手機獲取知識和信息,每個人都可以通過智能手機訪問金融產品。因此,我認爲在未來 10 到 20 年內,DeFi 將滲透並改變每個人的生活,以及他們與金融的互動方式。

Pan: 對於大多數的初級用戶來說,在 DeFi 的服務和錢包的使用方面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Felix :DeFi 對於剛入門的初級用戶來說有很多很好的選擇。

在西方國家,有像 Argent 和 Dharma 這樣的公司,他們正在做一款易於使用的錢包。最終你可以使用借記卡付款,或者直接從你的銀行賬戶轉賬。他們消除了很多以太坊產品的使用複雜性,比如以太坊上的元交易,這樣你就不用擔心 gas 費用、提交交易和重試問題。它們隱藏了所有的複雜功能,使用戶體驗非常接近於 Web 2.0 的產品。

而 imToken 和 Mykey 是比較適合東方人羣的產品。這些都是很棒的錢包,也有很好的用戶體驗。也許在剛開始,在某種程度上大衆比較易接受的還是中心化交易,但是一旦你學會了獲得某種數字貨幣例如比特幣或以太坊的方式之後,這些 DeFi 錢包對於新手來說就會變得非常容易。

Pan: 最近這段時間,我們看到許多種類的資產在縮水,如石油、股票等,世界宏觀金融形勢如何?它將如何影響 DeFi 的未來?

Felix :新冠病毒引發的宏觀經濟衰退似乎對加速新技術的使用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很多科技公司像亞馬遜在進行 10 萬人的招聘,像 Facebook、谷歌、zoom 這樣的公司他們都運行的非常好,因爲人們越來越依賴和使用這些服務。另外,VR 等新興技術也是如此。

而在加密領域,即使資產價格下降了,而加密貨幣的使用率卻在上升。特別是在大約兩週前的黑色星期四,我們看到了像 Coinbase 這樣交易量很高的一些去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 在黑色星期四一天的交易量就達到了 5200 萬美元。這表明即使我們處於經濟低迷期,仍在使用這些產品。

所以我認爲加密技術會有很好的發展,隨着宏觀經濟趨勢發展,人們將開始更多地瞭解加密貨幣的價值主張。

Pan: 許多 DeFi 用戶都知道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價格下跌與全球金融危機有關,然後我們看到 DeFi 領域的最大組成部分之一:MakerDAO 拍賣系統出現問題,然後損失了數百萬美元,這可能是以太坊的可擴展性或性能造成的。在此之前,我們看到 bZx (DeFi 的借貸和 DEX 服務之一)受到未知的套利黑客的攻擊。您如何看待這種攻擊,將來我們有什麼解決方案?

Felix :首先,我們處在一個會被經濟攻擊的時代,人們需要開始關注更多的事情。早在 2016 年,一些智能合約開發者就寫了大量的代碼,在測試之後,他們認爲自己的代碼是安全的,所以進行了代碼部署。2016 年和 2017 年,我們看到了很多的智能合約被開發出來,比如 DAO 和 Parity。但是同時也出現了因爲沒有代碼審計而出現的漏洞問題,這確實給這個行業造成了巨大的問題。因此,現在我們知道了我們應該在發佈產品之前進行專業人士的代碼審計工作。

在 2018 年和 2019 年,似乎沒有很多的智能合約漏洞了,繼而人們開始制定協議,這從經濟角度看是安全的,所以就有了自己的協議模型。這樣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我們都看到了像 bZx 和 MakeDAO 還是出了問題。所以未來我們還是需要專業人員,比如 Gauntlet Network 這樣的經濟分析公司,來幫助審覈協議。

事實上,大多數人在開始做正確的事情之前都會經歷一些槽糕的意料之外的事,現在人們也越來越重視審計以及壓測。我相信 MakeDAO 也會重新做更多測試,以避免風險的發生。我認爲在審計之外,我們也可以爲協議建立一些保險基金,一旦有攻擊發生,也許可以通過保險基金來補償受到影響的用戶。值得欣慰的是,已經有很多保險類的產品正在嘗試中了,這樣就可以避免黑客攻擊。

這些問題的發生是生態正常發展的一部分,就像人們以前也不怎麼重視經濟風險,但現在形勢嚴峻了,關係到更多的錢之後,人們開始更認真地看待它。

在直播中,Pan 和社區夥伴們還提出了更多關於 DeFi 的問題:

  • DeFi 如何吸引傳統金融業關注還是說只是密碼朋克的玩具?
  • 去中心化借貸是如何運作的,其創新和痛點分別是什麼,值得關注的機會又在哪裏?
  • 如何看待對 Token Sets 的監管問題?
  • DeFi 如何實現可持續?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大家點擊完整視頻觀看。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