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隔着時空相比,當年張楠賡買的那輛凱美瑞,相當於 3.4 個嘉楠耘智 IPO。

原文標題:《張楠賡,從休學到納斯達克|超級君》
作者:廣庚

幾日以後,張楠賡站在納斯達克上市敲鐘的舞臺上,燈光閃耀,掌聲如潮,準會想起導師拒絕他休學的那個遙遠的深夜。

當時正是比特幣進入中國人的視野的第二年,2012。幣價從 2011 年的 30 美金瀑布而下,懸崖峭壁直斬之勢,低至 2 美金,而 2012 全年在緩緩修復,在 10 美金反覆上下,一次次收割人們對於未來希翼的傾心付出。與所有的修復年一樣,欣唱的信號還沒傳來,悲歌在低吟,在現實絕望和微弱希望曙光來回切換之間,是英雄俠客輩出之始。

這一年北京的 11 月底深夜,初冬的風蕭瑟。北航的宿舍樓裏,就讀博士的張楠賡,在走廊上來回惆悵,將欄干拍遍。他喜歡看動漫,沉迷 B 站,那些熱血的動漫世界在心裏築成嚮往的紀元,眼下他的認識中就有一樁很熱血很燃的機會,此時若全身心做比特幣,必能激活另一個平行宇宙。而現實裏,他只是一個孤零零的博士,在深校寒舍,在浩瀚書海中窮經皓首,如囹圄之人。

放手一搏。如下圖所示,雄心燃燒的深夜之後,張楠賡決定與導師商議休學創業,而現實裏導師斷然拒絕,在傷神之際,熱血漫溢,唯有放手一搏。2012 年 11 月 28 日,這是比特幣第一次減半的日子,這日,他感到天降大任之催促感和責任感,所以在人人網上留言明志:休學失敗,直接退學。決然絕然。

這時的張楠賡,底氣來自比特幣世界的認可,他的番號 ngzhang (下文 ngzhang 通指張楠賡)已是社區知名 ID。所謂社區,在那個時候,主要就是 bitcointalk.org,只是混沌紀元中的大陸,中本聰協助創建並早期發言的地方,直至 2011 年 4 月中本聰將首席開發者的權杖禪讓於 Gavin,自己選擇歸隱。中本聰歸隱五個月後,即 2011 年 11 月 9 日,ngzhang 在 bitcointalk 發表了一個帖子

《FPGA development board ‘Icarus》,這是比特幣挖礦第三階段(FPGA)的第一個產品。他將自己創造的 FPGA 礦機命名爲伊卡洛斯(Icarus),這來自於他喜歡的動漫作品《天降之物》其中一名女主角的名字,在作品中這名女主角擁有強大的力量,以一人之力,幾乎摧毀了一個名爲西納普斯新大陸。映射到現實的比特幣挖礦,西納普斯新大陸或許意指的是當時流行的 GPU 挖礦。FPGA 礦機的出現,對於 GPU 的比特幣挖礦,幾乎也是摧毀一番的降維攻擊。

比特幣挖礦,簡單可以分爲四個階段:CPU 階段、GPU 階段、FPGA 階段和 ASIC 階段。具體來說,中本聰時代的電腦挖礦,就是 CPU 階段,緊接着極客們的顯卡挖礦,屬於 GPU 挖礦。而 ngzhang 的橫空出世,開發的伊卡洛斯礦機,是第三階段 FPGA 階段的全球第一個產品,以及即將講到的阿瓦隆,是第四階段 ASIC 階段的全球第一個成功量產的產品。簡而言之,ngzhang 以一人之力,分別開啓了比特幣挖礦的兩個階段,是兩次產業躍進的第一人,全球第一個做出礦機之人。宕開一筆,全球造出比特幣礦機芯片第二個人是烤貓,中科院少年天才,波瀾壯闊的比特幣生涯,然而其在 2015 年春節突然失蹤,至今四年有餘,卻依然不知其蹤。當時一南一北,一南瓜一烤貓,開啓中國礦業的雙子星。不知烤貓至今身處何處,是否徘徊流浪街頭,或深居簡出於異國他鄉公寓,幾日後,通過大屏幕看當年夥伴南瓜張在人羣簇擁中敲響納斯達克的鐘聲,那時作何感想。唏噓一聲,此時我不得不收心停筆,烤貓故事,過一陣子再寫吧。

話說回來,在開發上,Gavin 繼承中本聰的意志,與全球開發者共同推動比特幣代碼的一次次演進。而在算力上,ngzhang 以一人之力,帶領團隊開啓了兩代產品,同時兩次皆能克服人性貪念之魔,及時讓算力全球分散出去,礦工的節點全球閃耀,從伊卡洛斯到阿瓦隆,礦機之音猶如在全球此起彼伏地呼吸,那也是比特幣網絡的呼吸之音,益加強壯。從這個層次來講,中本聰的意志,悄然地,也在 ngzhang 身上得到了延續。

鏡頭回到 2012 年 6 月,社區轟動了,因爲一則消息。美國有一個「蝴蝶實驗室」,正在研究集成電路式(ASIC)的新一代礦機,近乎成功,不日推出。ASIC,不論是對於 GPU 礦機,還是 FPGA 礦機,都是降維吊打,那麼社區有一個悲歡的情緒在流傳,則到時候蝴蝶將掌握全球絕大部分的算力,遠超 51% 的那種,那麼他們將有能力對比特幣網絡進行 51 攻擊,這是極客們極度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即使蝴蝶不會有攻擊的動機,但它擁有這個能力,也是社區無法容許的。

這次,ngzhang 挺身而出,聲稱他也將推出 ASIC 礦機,名爲阿瓦隆。在動漫故事裏,阿瓦隆是一個精靈國度,是遺世獨立的理想鄉,抵禦一切的干涉攻擊,佑護理想鄉島嶼的所有人的安靜。映射在比特幣現實,ngzhang 正是抱着「維護比特幣世界和平」的赤忱,開發阿瓦隆礦機,抵禦蝴蝶礦機的到來。同年 9 月,ngzhang 研發和展示了阿瓦隆礦機,原計劃年底量產交貨,然後技術上遇到了未可知的瓶頸,進程遲緩,所以 11 月底,ngzhang 才惆悵多日,嚮導師提出休學創業,在導師拒絕後,ngzhang 決然退學,全身心撲入,四個月後,則 2013 年 3 月。阿瓦隆礦機量產成功,推向市場,拋起全球礦業第一波造富神話。

比特幣如今如此成功,並非生下來就這樣;比特幣網絡,亦非生來就固若金湯。這是離不開一波波仁人志士的努力。阿瓦隆的出現,ASIC 礦機的出現,將比特幣網絡的盾牌提升了萬億倍的難度,如今是全球算力不可突破之盾,也是比特幣生態安然生長之基地。

當時,ngzhang 在淘寶店上賣礦機,頭像是曹操劇照。宅男心思,大有深意。這張劇照,出自《三國演義》第十七回:操乃密召王垕入曰:「吾欲問汝借一物,以壓衆心,汝必勿吝。」垕曰:「丞相欲用何物?」操曰:「欲借汝頭以示衆耳。」垕大驚曰:「某實無罪!」操曰:「吾亦知汝無罪,但不殺汝,軍必變矣。汝死後,汝妻子吾自養之,汝勿慮也。」

簡言之,曹操對管糧官王垕,說,今天借你頭來安定軍心,以後你的妻兒,我來供養,你不必考慮了。映射到現實,就是 ngzhang 對礦工說,來買我的礦機去印鈔吧,印鈔在古時有被殺頭的風險,這是中國人心底慼慼有感的原罪,但以後你的生活你妻兒的開銷,有我的礦機這臺印鈔機來養,你都不用考慮了。

阿瓦隆一代,的確是印鈔機。2013 年 3 月,第一批一共 300 臺,發貨全球。我讓海波老師【他的公衆號:黑鐵酒吧】幫我回溯了一下鏈上歷史,還原當年。當時全網算力一共 31.28T,每臺阿瓦隆 60G,當時每天全網產出 3600 個比特幣,那麼每臺阿瓦隆礦機每天就能產出 5-7 個比特幣。當是時,塞浦路斯危機爆發,短短的一週時間,比特幣從 30 美金狂飆到 260 美金,那麼一臺阿瓦隆礦機一天可以收益 5000-10000 元。所以一時間,洛陽紙貴,一機難求。很多人的比特幣命運都與阿瓦隆有所交集,魚池創始人王純衆籌定了一臺,幣信的星空最初衆籌時花了 12 萬元,擁有 10 臺阿瓦隆礦機,一天挖礦回本;當時吳忌寒初期也是阿瓦隆芯片的代理商。

ngzhang 帶領着阿瓦隆,一路狂奔,遭遇產品發佈推遲、發貨非議種種,從阿瓦隆、烤貓雙子星時代,到阿瓦隆、螞蟻、Bitfury 三足鼎立時代,到如今神馬、比特大陸、嘉楠耘智、芯動礦業等混戰時代。風起潮涌,多少礦業風吹雨打去,前浪追後浪,一代英雄一代風流。ngzhang、阿瓦隆、嘉楠耘智依然活了下來,這次代表着整個區塊鏈行業,衝擊納斯達克市場,即將成爲區塊鏈第一股。

我見過 ngzhang 好幾次,典型的北方宅男面相,帶着眼鏡,爲人平和,任何事娓娓道來,聲音稍微有點娟秀。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的公司正在準備南下,從北京到杭州,接受森林人等的投資,重組嘉楠耘智。在我的印象裏,嘉楠耘智在資本市場,可謂是三波六折,命運多舛,大概和比特幣的起起伏伏命運有的一比。最初的消息是魯億通砸巨資 30 億收購,後來魯億通遭到證監會的詢問,股市迎接了大熊市,此案作罷,緊接着又先後傳出準備新三板上市、香港上市、主板上市,均未果後,這次才成功登陸納斯達克上市。

張楠賡前傳:從休學到納斯達克

還有一次見他,一起聊行情,他指着屏幕上的交易掛單,不屑地說,現在的人吶,幾百幣就吹噓砸盤砸盤,狂砸什麼的,想當年我們在 mtgox 上都是幾萬幣幾萬幣的砸,現在幾百幣就好意思說砸盤。

他的確有資格說這個話的,當年最初他賣板子賣礦機得到 4 萬個比特幣,一口氣之下全賣了,買了一輛凱美瑞,興奮地開着周遊北京城。如今 4 萬個比特幣價值,相當於 3.4 億美金。幾日後,嘉楠耘智 IPO 募資 1 億美金。若隔着時空相比,當年的那輛凱美瑞,相當於 3.4 個嘉楠耘智 IPO。

這裏並不是嘲笑,而是唏噓,而是感慨比特幣的浪潮,在七年之間,魔幻着風潮起伏,其中之人,也不知今夕何夕。張楠賡,從休學到納斯達克,歷經行業千千萬萬,何曾不是區塊鏈的硅谷故事。一路寫來,寫至此處,我的內心情感也尤其複雜又不可言明,驀然地,想起古詩中兩則「千帆」的意象: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千帆過盡皆不是,斜陽脈脈水悠悠。」

本文得到汪海波【黑鐵酒吧】、許志宏【全都是空氣】、神魚、小龜【小龜說】等人的幫助,一併感謝。我的新微信終於開了,新號爲:superbitcoin001,歡迎大家加。不過已經是我好友的,若再加,鵝就不通過了。接不到廣告,歡迎大家打賞我吃燒鵝。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