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上方“Unitimes”
可以訂閱哦!

編譯 | Jhonny

來源 | r/Ethereum

昨日,以太坊研究團隊在 r/Ethereum 平臺開展了第二場有關以太坊 2.0 的 AMA (Ask Me
Anything)。5 個月前,以太坊研究團隊開展了第一場 AMA,Unitimes 此前有整理當時的 AMA 主要內容,詳見《Eth 2.0 AMA |
Vitalik:
我對以太坊 2.0 充滿信心!》。今天,我們總結了本次 AMA 的主要內容。

本次 AMA 主要由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以太坊 2.0 研究者 Danny Ryan、Justin Drake 以及 Carl
Beekhuizen 來回答 Reddit 用戶的提問。

DCinvestor:你們認爲在未來實施 Eth2.0 的階段 1 或階段 2 之前,Eth 2.0 研究中最大的未解決挑戰是什麼 ?

Vitalik Buterin:
我真的認爲當前沒有未解決的研究挑戰。在研究方面,主要是“我們如何更優雅地來實施,並佔用更少的代碼行和更少的邊緣情況”。

Danny Ryan
:需要更好地理解無狀態和高度抽象的執行模型中可能涉及的激勵機制和各種參與者。爲了更好地理解相關的設計和積極構建原型來審查相關的想法,以太坊基金會的
eWASM 團隊和 ConsenSys 的 Quilt 團隊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Ethical-trade
:我沒想提問題,就是想以全體投資者和愛好者的名義來對你們表示感謝。儘管總有一些人會抱怨,但我們大多數人都非常支持你們所做的努力。我們非常感謝你們正在建設的去中心化未來。

DCinvestor:此前,階段 0 (即信標鏈) 的非正式發佈日期爲 2020 年 1 月。你們覺得這個日期現實可行嗎 ?

Carl Beekhuizen:感謝你注意到這個日期是非正式日期 :) 明年年初推出 (信標鏈)
是我個人的目標,但在那之前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們需要完成的事情有:長時間運行的測試網絡 (不管這是如何定義的),對抵押合約 (deposit
contract) 的形式化驗證,以及準備好的 (Eth 2.0) 客戶端,但是現在看起來一切都將按時完成
。我們也不想爲了趕上某個任意日期而匆忙開出帶有很多 bug 的軟件客戶端。

Danny Ryan:各個 (Eth 2.0)
客戶端團隊都做得很好,並在繼續挑戰極限。我期待在未來幾個月裏取得令人興奮的進展,但我也預期最後的路程可能會很長。2020 年初 (啓動信標鏈)
是很現實的,也是我們的目標。

dmihal:我對 Eth 2.0 最大的擔心是它會扼殺可組合性 (composability)。難道大多數 dapp (去中心化應用)
不會最終選擇在同一條分片鏈中進行搭建嗎?就比如與 MakerDAO 搭建在同一條分片鏈中,這樣他們就可以使用 Dai 了 ?

Justin Drake:分片之間的可組合性無疑還是個未知的領域,但我們有理由保持樂觀:

  • 爲了促進跨分片交易,所有分片都是被設計爲同質性的 (這點與 Polkadot 或者 Cosmos 不同);
  • 有一些設計模式可以將分片之間的界線抽象化。這些設計模式將更容易在可編程執行引擎中使用。
  • 由於驗證者對分片的證明,各分片被設計成能夠友好地實現“快速樂觀的最終性 (fast optimistic finality)”,對分片的證明類似於當前 Eth 1.0 鏈上的區塊確認。也就是說,在實踐中,由於單個分片能夠快速實現最終性,所有的分片可以充當一條具有邏輯性的區塊鏈。
  • UI (用戶界面) 層也可以將分片之間的界線抽象化。

nicknle
:我只是想說…整個團隊和項目都非常棒。你們必須面對來自市場的大量噪音,但看到你們堅定不移的樂觀和積極態度來爲全世界謀福祉,並突破技術、金融和社會的界線,這確實令人鼓舞。繼續努力吧,夥計們。

Danny Ryan:謝謝!我只是努力讓事情向前發展,而不是太關注市場波動和那些噪音。

avenger176:爲什麼有這麼多團隊在搭建 Eth
2.0 客戶端?我知道客戶端多樣性的重要性,但你們不覺得似乎 6 個客戶端會帶來更多的壓力嗎?支持這麼多的客戶端還需要在資金方面分配更多的資源。你們認爲哪個客戶端將是以太坊 2.0 的 Geth 和 Parity 客戶端?

Justin Drake:客戶端多樣性方面有幾點需要注意:

  • 當前正在開發的客戶端不止 6 個,而是 8 個;
  • 我預計客戶端會出現合併--一些客戶端將可能撐不過 2020 年;
  • 我預計各客戶端會實現專業化--某個客戶端會專注於瀏覽器 (比如 Lodestar),或者專注於資源受限的設備 (比如 Nimbus),或者專注於企業 (比如 Artemis),又或者專注於原型設計 (比如 Trinity) 等等;
  • 在 (信標鏈) 啓動時,需要至少兩個客戶端處於生產就緒狀態。我預計先行的優勢會很強;
  • 在某種程度上,以上所有的情況都曾經發生在 Eth1.0 舊鏈上。

Vitalik Buterin我們絕對不想看到雙頭壟斷的局面!
就我個人而言,理想的情況是沒有任何一個客戶端的節點數不會超過整個網絡的 1/3,這樣任何客戶端中的任何軟件錯誤都不會導致整個網絡的停止運行。雖然如果沒有哪個客戶端的節點數會超過整個網絡的 1/2,這也沒什麼問題,也能爲我們帶來同樣的好處。我希望網絡的節點會出現冪律分佈,而且
很有可能其中一些客戶端將不會在主網上被大量使用

Danny Ryan:我認爲之所有這麼多的客戶端會來完成這項艱鉅的工作,是因爲** E th
2.0 不僅是一項純粹的技術挑戰,也是一個在以太坊和加密貨幣領域留下足跡的機會**
。我很高興看到有這麼多優秀的團隊在做着這項艱鉅的工作,但最近,我更關注於尋找貢獻者來做核心客戶端實現之外的增值工作,比如形式化驗證、協議的學術分析、測試、輕客戶端、web3 接口和開發者工具、能夠接入任何底層節點且具有強大的用戶體驗
(UX) 的驗證者客戶端等等。

PurpleHamster:你們如何反駁有關 Eth 2.0 過於複雜的批判?

Vitalik Buterin在過去的一年裏,它已經變得相當簡單
。如果你對 Eth2.0 規範進行字數統計,就會發行當前規範的字數比以太坊黃皮書還要少。Eth 2.0 中有很多東西比 Eth
1.0 簡單得多。但肯定也存留這一些複雜性,我非常關注與將複雜性最小化。

Justin Drake:雖然研究的道路有些曲折和難以跟上腳步,但最終的規範可以說是簡單明瞭的
。期待更多的教育性材料能夠強調當前 Eth 2.0 設計的簡單性。階段 0 大約需要指定 1024 行代碼
(假設以 SHA256 和 BLS12-381 爲原語)。我預計階段 1 和階段 2 加起來將有 1024 行代碼 (假設以 WASM 爲原語)。

avenger176:當我質押了 32 ETH 之後,一旦被罰沒 (slashing) 了,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我質押的 ETH 被罰沒至少於 32
ETH,我會被驅逐出驗證者行列嗎?

Justin Drake:當驗證者被罰沒時就會被驅逐出去。還有另一種驅逐機制,即當你累計的 (非 slashing 導致的)
懲罰使得你的餘額低於 16 ETH 時,你也會被驅逐出去。

Danny Ryan:你也會損失一定量的 ETH。當前設置的最低損失量是 1
ETH。如果最近一段時間內還發生了一些其他滿足罰沒條件的行爲,還會有額外的懲罰。如果最近有更多的驗證者被罰沒了,那你會損失更多的 ETH。而如果最近有 1/3 左右的驗證者被罰沒了,就會發生最大程度的懲罰,即你會損失所有質押的
ETH。

sassal:當前有關從 Eeh1.0 向 Eth2.0 遷移的計劃有什麼想法呢?

Vitalik Buterin:當前的方式就是將 Eth1.0 作爲一個執行環境調入到
Eth2.0 鏈之中。在實踐中,這意味着我們將需要在 Eth1.0 鏈上進行一次硬分叉,從而調整一些 gas 費用 (讀取存儲或者賬戶的操作碼的 gas
費用將上升至 2,000-10,000),在這之後的某個時候,我們將會在某個區塊高度將 Eth 1.0 鏈的狀態根轉移到 Eth 2.0
系統中。我的確認爲讀取存儲 / 賬戶的操作碼的 gas 費用將會上升,合約開發者應該注意到這一點並做好相應的計劃。

nichlaes:對於那些持有 32
ETH 但對加密技術知之甚少的人而言,參與 staking 會很容易嗎?“普通人”也可以參與並獲取收益嗎?Staking 會給使用股帶來損失 ETH 的風險嗎?我想知道的是,除非“故意”做出有損網絡的事情
(比如由於你的互聯網供應商出現問題,導致你的驗證者節點離線),我們是否可以毫無風險地參與 staking 呢?

Justin Drake:我預計市場中將會出現針對 staking 的行業,比如包括質押池 (staking pools) 在內的基礎設施 (如
Coinbase 等提供的中心化質押託管服務,以及其他去中心化質押池),還有一些即插即用的“validator in a
box”解決方案。在風險方面,對於有時短時間離線的驗證者節點而言,相應的懲罰應該是很小的。

tsarlak
:假設以太坊達到了 100 萬 TPS,賬本的大小將每天增長 1TB,對此有什麼解決方案嗎?對於賬本大小的增長,你們的預計是什麼?相應的解決方案是什麼呢?

Danny Ryan:帶有分片的 Eth 2.0 預計將能處理大約 10 MB/s
的數據可用性。這是在分片鏈中達成共識的數據,並保證數據在 2 周左右的時間內可用。

當前處理狀態和狀態執行的方式是採用“無狀態 (stateless)”的方法,即區塊必須包相關狀態的默克爾見證 (Merkle witnesses)
才能完成交易的執行。這將會減少任何共識節點必須存儲的狀態量,但確實會提出有關狀態大小的其他問題,比如由誰來存儲狀態、用戶如何獲取狀態等等。

事實上,整個狀態執行都被抽象化了,這樣我們就可以嘗試多種方案來處理這個問題 (比如狀態租金、讓用戶 /dapp 存儲自己的數據等等)。Alexey
Akhunov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裏研究的狀態租金 (state rent) 將可能會發揮作用。

jojojojojojo777:我聽說了很多有關 staking 獎勵的宣傳,但驗證者被罰沒 (slashing)
時的懲罰是什麼呢?針對不同的不當行爲 (比如驗證者客戶端離線,或者重複簽名等),網絡會有不同的懲罰嗎?當前“離線 18 天將減少 60.8%”的規定依舊有效嗎?

Carl Beekhuizen:我認爲你是將 slashing (罰沒) 和 inactivity leak (驗證者不活躍而受到的懲罰)
混爲一談了。

Inactivity leak 是指當驗證者節點離線 18 天,且信標鏈停止了“finalizing”進程,那你質押的金額將會“在 18 天內減少 60.8%”;

Slashing
是指當驗證者進行了惡意行爲時,其質押的金額就會減少。假設客戶端軟件沒有問題,slashing 基本上不太可能發生在你的身上。最低的 slashing 懲罰是 1
ETH,但懲罰會隨着與你同時被罰沒的人的數量的增加而增長。有關懲罰的更多信息請參閱:

https://notes.ethereum.org/9l707paQQEeI-GPzVK02lA#Why-are-the-Casper-incentives-set-the-way-they-are

sassal:當前在 Eth 2.0 的研究進展方面最令人興奮的研究是什麼?

Vitalik Buterin:最新我對於 https://ethresear.ch/t/layer-2-state-schemes/5691 的研究最爲興奮。Karl Floersch 等人在 Optimistic Virtual Machine (OVM)
方面的研究也非常有趣。

sassal:研究者們對於當前 Eth 2.0 的經濟激勵機制滿意嗎?

Vitalik Buterin:我並不認爲當前我們有必要擔心具體的數字 (備註:V 神是指信標鏈中質押的
ETH 總數和相應的 ETH 年增發率以及驗證者年收益率),不管對於驗證者來說相應的獎勵是否足夠,網絡都會啓動的。

BC_investor:信標鏈上線之前,需要多少個 Eth 2.0 客戶端團隊必須交付完成的客戶端?

Justin Drake:至少 2 個,理想情況是 3 個。

Shitshotdead:我在考慮在階段 0 期間參與 staking,但我有些擔心 inactivity leak
(因不活躍而受到懲罰)。我想知道如果我改主意了,如何才能停止 / 暫停成爲一名驗證者呢?我問這個問題是因爲在某些情況下,我可能會離線一段時間,但我不想讓我的資金因此而不斷減少。

Vitalik Buterin當你處於離線狀態時,只有當超過 1/3 的其他驗證者也同時處於離線狀態,此時你受到的懲罰纔會很大
。除此之外,離線的懲罰是非常小的,只要你的在線時長超過了 50-67%,那你就會處於淨盈利狀態
(不包含電腦成本等)。這種激勵機制的很寬鬆的,目標是爲了鼓勵業餘參與者加入進來,促進去中心化。

Justin Drake:“暫停”成爲驗證者的方式是首先退出
(這可能僅需要半個小時,但也可能需要幾天 / 幾周的時間,因爲存在一個退出排隊機制),之後 (想要重新參與驗證時) 再次激活就可以了。

MysticRyuujin:各個 Eth
2.0 客戶端團隊是否會覺得他們的客戶端實現將能夠足夠地穩健、足夠安全且足夠易於使用,使得像我這樣的網蟲可以安全地運行他們開發的節點軟件,在上面質押 32
ETH,且不會因爲客戶端存在 bug 而被罰或損失 ETH 呢?

我最大的擔憂就是,我自己並不會進行惡意行爲,但會因爲客戶端存在 bug 而遭受損失。我已經運行 Geth、Parity、Trinity 和
EthereumJ (Harmony) 等節點好多年了,這些客戶端存在的時間比任何 Eth 2.0
客戶端存在的時間都要久得多,但這些客戶端依舊會有問題,有 bug,有時還會崩潰。

Vitalik Buterin:我希望如此!(Eth 2.0) 激勵機制設計的一個關鍵就是,只有當很多其他驗證者同時離線時,相應的懲罰
(不管是因離線還是因被罰沒) 纔會很高。因此,任何不會同時攻擊所有節點的 bug 只會使你損失很少的資金。

ev1501:我知道現在還爲時過早,但對於階段 1 和階段 2 規範的凍結時間是否有個粗略的估計?

Carl Beekhuizen:階段 2 還不太明確,但我希望階段 1 規範將在今年第四季度凍結。

jojojojojojo777:1024 條分片鏈,這意味着存在超過 131,000 個驗證者槽位 ... 如果當分片上線時,驗證者數量不夠怎麼辦?

Carl Beekhuizen:由於存在 1024 條分片鏈,每個委員會中需要 128 名驗證者,因此爲了實現每個分片的交聯 (crosslink)
需要至少 131,072 名驗證者。如果驗證者數量少於這個數值,那就會跳過一些分片,從而保證每個委員會中有 128 名驗證者。

Danny Ryan:系統可以很自然地處理低至 64 名驗證者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系統安全性會明顯降低,但協議可以在技術上繼續推進。

TheGreatMuffin:請簡單地闡述一下爲什麼需要開發一條新鏈,而不是繼續發展當前的舊鏈呢?

Justin Drake:在 Eth1.0 鏈上搭建 Eth2.0 鏈會是一個糟糕的設計決策,原因如下:

  • 我們將受到當前 Ethe 1.0 鏈 gas 上限的限制,這將會嚴重影響新鏈的性能 (比如,將無法實現 1024 條分片鏈和質押 32 ETH 來進行驗證);
  • 我們將混合共識層和應用層。這意味着共識層將受制於應用層的 DoS 向量 (比如高昂的 gas 價格);
  • 我們將受制於舊鏈的 EVM (以太坊虛擬機),而衆所周知,將複雜的合約安全地編入舊鏈的 EVM 之中非常困難。
  • Eth 1.0 鏈無法支持 BLS12-381;
  • 還有其他一些原因。

jojojojojojo777:不知我的理解是否正確,是不是驗證者數量越多,finalize 所需的時間就越長?

Carl Beekhuizen:在 Eth2.0 鏈中,更多的驗證者應該不會導致更長的 finalize 時間。通過使用 BLS
簽名聚合以及通過將驗證者組成委員會,我們能夠容納數十萬 (乃至數百萬) 的驗證者。

Shitshotdead
:我知道預計大約需要質押 1,000 萬 ETH 才能爲網絡提供足夠的安全性。假設某個大型組織獲取了超過 50% 的被質押的 ETH,並將之用於對網絡發動攻擊,那網絡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所理解的是,這種情況下,那個質押總數更少的一方將會被罰沒,那這個惡意攻擊者是否能夠有效地殺死整個網絡?

Carl Beekhuizen
:如果某個大型參與者想要獲取大量質押的 ETH 來控制整個網絡,那他將需要購買 2/3 以上的所有流通中的 ETH,而當他購買時會推動 ETH 價格的上漲,這樣一來使得這一攻擊的成本非常高;

其次,只有當你的行爲被 2/3 的驗證者證明是惡意行爲時,你纔會被罰沒。PoS
機制的一個很棒的地方就在於,這類攻擊可以很好地被處理。作爲一個社區,我們可以聯手通過硬分叉的方式來將惡意攻擊者從當前鏈中分叉出去,這樣惡意攻擊者就沒有了投票權了。攻擊者只是耗費了大量的資金暫時停止了網絡。

而在 PoW 鏈中,如果攻擊者購買了具備 51% 算力的 ASIC 礦機,那就沒有辦法將攻擊者從系統中移除出去了。

life-is-a-gif:作爲一名 ETH 礦工,我主要關心的是如何爲 Eth 2.0 做準備。關於如何繼續爲以太坊貢獻
(和獲取盈利),有任何技巧或建議嗎 ?

Justin Drake:Eth2.0 將不存在挖礦。你也許可以通過諸如 Golem 等平臺將這些 GPU 挖礦設備的算力租賃出去。

etheraider:大約什麼時候 ETH 的增發率將會顯著下降?比如增發率下降 10 倍?

Vitalik Buterin:當 PoS 鏈開始承載 PoW 鏈以保證安全時 (這可能會在階段 1 或者階段 2 是發生),那時可以安全地將 PoW
鏈的挖礦獎勵減少約 4 倍。當 PoW 鏈完全停止運行時,增發率還會進一步降低。

Jokmok2:當前由哪個運行中的項目 / 產品可以在短期內改善以太坊的擴容性?

Justin Drake:Layer 2 擴容方案 (Plasma、Rollups、狀態通道等)
可以在短期內改善擴容性。不幸的是,在 2019 年構建 Layer 1 解決方案仍然需要解決大量的技術複雜性,但並非不可能做到!

he-calm-nyuen
:由於存在來自其他 DeFi 產品的競爭性,Eth2.0 的增發率是否足以激勵驗證者呢?未來其增發率是否會根據需要而相應調整呢?

Vitalik Buterin:據我所知,在 Compound 平臺質押 ETH 的年化利率在 0.02%,因此我們有很大的競爭優勢
。而“在 Compound 平臺上質押 ETH 可以獲得 3% 的利率,借出 DAI 的利率爲 6%”這種設計具有誤導性,因爲 6% 是基於 USD (美元)
的,而 3% 的收益率是基於 ETH 的。但隨着越來越多的 staking 形式 (比如 Plamsa、Trubit 以及其他保證金遊戲)
的出現,ETH 的質押利率將會上滑。

Bob-Rossi:在階段 0 期間,Eth 2.0 幣可以在錢包之間相互轉移嗎?如果可以,你們是否關注交易所將上架 Eth 2.0 幣呢?

Carl Beekhuizen:Eth 2.0 幣的轉移只有到階段 1 時期纔可能實現,那時交易所將會上架 Eth 2.0
幣。交易所的上架將有益於維持 ETH 幣和 Eth 2.0 幣之間的等價。

ConradJohnson:當前關於將 Ether 代幣從 Eth 1.0 轉移至 Eth 2.0 方面的設計是什麼?

Carl Beekhuizen:這取決於你所說的 “Ether 代幣”想表達什麼意思:

  • 驗證者可以向抵押合約 (deposit contract) 中發送 32 ETH,之後這筆存款將轉移至信標鏈上,這樣驗證者就可以在信標鏈上參與驗證了;
  • 對於只是想要將 ETH 從 Eth 1.0 鏈轉移至 Eth 2.0 鏈的人來說,這方面的設計還沒有最終決定,但可能兩條鏈之間會存在一條專用橋,也可能通過抵押合約來實現這一目的;
  • 當前談論有關 ERC20/721 代幣在兩條鏈上的轉移還爲時尚早。如果 Eth 2.0 鏈有了像 Eth 1.0 鏈那樣的執行引擎,那這種轉移將非常便捷,但即便沒有執行引擎,可能也可以通過只是將 ERC20 代幣的狀態根複製過來,從而實現其轉移。

PrrJn
:抱歉我的問題可能有些愚蠢,但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關注以太坊 2.0 了。是否有一個近期發佈的日期?關於 staking,需要質押多少 ETH?現在我們可以知道相應的獎勵了嗎?在以太坊 2.0 方面,你們最自豪的是哪個方面?你們認爲幣安鏈
(Binance Chain) 會是以太坊的競爭對手嗎?提前對你們所付出的時間和努力表示感謝!

Justin Drake:階段 0 可能最早將於 2020 年 1 月 3 日啓動。我認爲很可能是在 2020 年第一季度。需要質押 32
ETH,驗證者的獎勵取決於所有驗證者的數量、個體驗證者自身的表現,以及 gas 市場。我覺得驗證者的年收益率大約在 10% 左右是不足爲奇的
。我覺得最自豪的就是參與到了這個我認爲將以積極的方式徹底改變這個世界的基礎設施的搭建之中。幣安鏈不是以太坊的競爭對手。

cdiddy2:當 Sharding
啓動時,是否會突然就存在 1024 條分片鏈?還是分片鏈的數量會隨着使用的增加而逐漸增長?我覺得一開始就啓動大量的分片鏈會導致大量未使用的空間 / 容量。

Carl Beekhuizen所有的 1024 條分片鏈會一次性啓動。逐漸增加分片鏈的數量 (可能)
會帶來不必要的複雜性。帶有大量未使用容量的分片,其 gas 價格會更低,因此會吸引更多的用戶。

Cockatiel:我原以爲 Eth 1.0 鏈只需要升級爲 Eth 2.0 鏈即可,不需要將舊鏈上的代幣交換成新鏈上的代幣。Eth 2.0
幣的流通數量會取決於有多少人將 Eth 1.0 幣轉換成 Eth 2.0 幣嗎?

Carl Beekhuizen:Eth 2.0 鏈對 Eth 1.0 鏈的徹底變革,因此相比於升級,更好的方式是實現一條全新的鏈。Eth 2.0
幣的流通數量的確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有多少人將 Eth 1.0 幣轉換成 Eth 2.0 幣。當然,Eth 2.0
鏈也會發行新幣來作爲驗證者的獎勵,從而也會增加新幣的供應量。但最終,所有 Eth 1.0 幣都將會轉換成 Eth 2.0 新幣。

JezSan:隨着最近一些其他區塊鏈平臺實現了每秒處理數千比交易
(雖然這些平臺並沒有實現分片技術),你們能否想象 Eth2.0 中單條分片鏈也能與這些“全新 & 快速的區塊鏈平臺”一較高下?如果不能,這些區塊鏈平臺是如何實現其高性能的?Eth
2.0 是否也能如此?

Vitalik Buterin:這些區塊鏈平臺真的實現每秒處理數千比交易了嗎?通常我的“直覺”是他們吹噓的吞吐量是他們真是吞吐量的 10 倍。

如果某條鏈並不活躍,那我並不相信任何有關於這條鏈的數字,因爲在實驗室中輕易實現的高數據,在實踐中並不能支撐得住。在試驗期間,以太坊本身也可以實現 500-1,000 的
TPS,且 Plasma 在試驗期間也可以實現數十萬的 TPS。

如果這些區塊鏈平臺在實踐中真的能夠實現 1,000 以上的 TPS,那爲什麼運行在服務器上的節點數如此至少?

Zlizard:階段 0 在擴容性方面會有提升嗎?通過 Sharding,以太坊每秒能夠處理的交易量將是多少?

Carl Beekhuizen:階段 0 的目標就是追蹤驗證者的狀態和產生隨機性,因此詢問有關其擴展性方面並沒有多大意義。

在 TPS 方面,並沒有明確的答案。一個基本的計算是,如果每條分片鏈都有着與當前 Eth1.0 鏈相同的吞吐量,那整個 Eth 2.0
系統的吞吐量將是:16*1024=16,384 TPS (假設不存在跨分片交易)。

儘管如此,以上這些數字都是沒什麼意義的,因爲 Eth 2.0 網絡將會與 Layer 2 擴容方案 (比如 Rollups 和 OVM 等)
一起使用,這將有望帶來非常高的吞吐量。

Miracolixe:如果 Eth 2.0 引入 PoS 機制,是否會涉及到一些法律障礙需要澄清?其代幣可能會被視爲是證券嗎?

Justin Drake:我並不知道有哪個管轄區將 Eth1.0 鏈上的 ETH 代幣視爲證券,由於 Eth 2.0 鏈上的 ETH
代幣與就連上的代幣基本一樣,那麼新鏈上的 ETH 應該不會被視爲證券。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其內容與觀點不代表 Unitimes 立 場。翻譯文章僅爲傳播更有價值的信息,合作或授權聯繫請發郵件至
editor@unitimes.io 或添加微信 unitimes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