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聯合創始人 Joel Monegro 針對 PoS 系統質押率過高導致流動性不足的問題提出「Proof Of Liquidity」,建議把 Balancer 池代幣用作流動性證明來代替質押,流動性就可以隨質押的增長而增長。

撰文:Joel Monegro,區塊鏈投資機構 Placeholder 聯合創始人
編譯:詹涓

在一個標準的權益證明(proof-of-stake)系統中,人們質押得越多,就會有越多的代幣被移出流通領域。這對於該代幣的價格來說似乎是好事,但在許多情況下,流動性不足可能會阻礙該網絡的成長。因此,我們應該尋找一種方法,在質押與流動性之間建立一種直接的、正向的關係。有一種想法是把 Balancer 池代幣(Balancer pool tokens)用作流動性證明,用它代替該網絡的代幣進行質押,這樣一來,流動性就可以隨質押的增長而增長。

新概念:流動性證明,如何用 Balancer 解決 PoS 質押率過高而流動性不足

充足的流動性是資本通過某個加密網絡有效流動的必要條件。流動性匱乏會抑制需求,因爲需求方面的一點點增長就可能造成價格的大幅上漲,超出買方的最高價格偏好。另一方面,如果出售行爲對價格的負面影響過大,那麼退出該系統的成本就會過高,也就影響了供給側(即質押以提供服務的一方)的經濟行爲。買進或賣出而引起的價格變動,被稱爲滑點,沒人喜歡太多的滑點。

舉個極端的例子,如果你想以 1 美元 1 個的價格買入 100,000 美元的某個代幣,卻發現你的這筆訂單會使其價格上躥到 10 美元,你多半會徹底取消這筆訂單——尤其是,其價格有可能在此後很快又回落到 1 美元。作爲供給方,如果你必須出售某一筆賺來的代幣(例如,爲支付稅金或其他外部成本),而這導致其價格迅速下跌,那麼,這一行爲可能會變得不划算了。總之,兩方面都不利於該網絡的增長。

Balancer 流動性池的設計目標,是按照某個具體的指數持有一籃子代幣。在這些池中持有的代幣,可以用於 Balancer 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在 Balancer 上,當人們與各合約進行交易時,協議會自動對各池進行再平衡,以維持各自的權重不變。當你將某資產添加到一個池子時,你會收到該池子的 ERC-20 流動性提供者 (LP) 代幣,數量與你的貢獻成正比,這些代幣可以按它們在該池的底層資產中的份額兌換回來。

舉個例子,如果一個池由 25% 的 ETH 和 75% 的 MKR 構成,那麼池裏的這些代幣(ETH 和 MKR)就可供市場使用。當人們把該池作爲對手方與之交易時,或者當這些資產的價值發生變化時,Balancer 協議會通過自動買賣 MKR 和 ETH 來維持該比例不變。如果你添加的 ETH 和 / 或 MKR 爲該池貢獻了 10% 的流動性,那麼你將獲得該池中 10% 的 LP 代幣,這些代幣可以兌換回 10% 的底層資產。

Balancer LP 代幣類似於一個指數基金中的份額。它們主要用於自動維持一個有一定權重的投資組合。但由於這些池中的資產也可以用於 Balancer DEX 上的交易,所以,LP 代幣也可用作流動性證明。因爲它們是 ERC-20,所以也可以像其他代幣一樣被髮送和質押。

新概念:流動性證明,如何用 Balancer 解決 PoS 質押率過高而流動性不足

用這些流動性證明(而非該網絡的代幣)來質押,可以讓流動性隨質押一起增長。假設有某個權益證明網絡,其原生代幣名叫 TKN,你希望它對 ETH 和 DAI 的交易流動性總是充足的。那麼,你首先要創建一個 Balancer 池,比如具體指數爲 50% 的 TKN、25% 的 ETH 和 25% 的 DAI (或其他一組比例)。然後,人們可以不用直接鎖定 TKN 來質押,而是向 TKN 池貢獻流動性(連同其他任何底層資產;該池會自動再平衡),這樣一來,鎖定的就是他們的 LP 代幣。質押合約可以通過瀏覽 LP 代幣的數目來發現,這筆質押背後有多少 TKN,並據此分配獎勵,而其他人則可以隨時從 Balancer 池買入和賣出各個代幣,而且質押者也知道,他們被鎖定的那些資產的價值會依據池的指數自動再平衡。

還有一個好處,這也約束了價格波動對質押者的抵押物價值的影響,因爲全部質押的價值建立在一個更多樣化的資產集的基礎上。如果出於某種原因,將供給方變成做市商是不可取的,你也可以將「質押工作」(staking to work)與「質押流動性」(staking liquidity) 分開。可以另外實施一種質押合約,獎勵給流動性提供者一種新的網絡代幣,具體數目基於其貢獻的流動性比例。然後,你可以爲「工作質押者」和「流動性質押者」設定不同的激勵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