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法幣脫鉤的「穩定幣」看起來像是一個遙遠的實驗,但也可能是創造非主權穩定加密貨幣的最佳賭注。

原文標題:《獨家丨 RAI、FLOAT 和 OHM 想做完全與法幣脫鉤的「穩定幣」,美夢是否可成?》
撰文:Ryan Watkins
翻譯:屏風

Ethereum 是一個新興的數字經濟體並處於繁榮的初期。它現在承載着數以萬計的應用程序,存儲着 3500 億美元的資產,每年結算 2 萬億美元的交易,並繼續以驚人的速度增長。具有成爲全球經濟基石的潛力。

如果說有什麼問題?那就是 Ethereum 已經美元化,而美元最終由美聯儲控制,這爲獨立貨幣體系的夢想蒙上陰影。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有一波新的項目想要創造完全不與法定貨幣掛鉤的穩定幣,這些項目被稱爲「非錨定穩定幣」,它們爲以太坊貨幣系統創造一個激進的機會——在消除對法幣的依賴的同時實現穩定。

本文內容包括:與美元錨定的穩定幣的問題、非錨定穩定幣的市場潛力,以及正在或即將上市的最有前途的非錨定穩定幣項目,包括 Reflexer (RAI)、Float Protocol 和 Olympus DAO。

錨定美元穩定幣的問題

以太坊美元化很正常,許多發展中的經濟體由於貨幣不穩定都會實現美元化。以太幣價格不穩定的,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可能會繼續不穩定(比特幣也面臨這個問題)。這種波動性限制了它作爲貨幣的作用,並限制它在投機之外促進重大經濟活動的能力。

幸運的是,以太坊的可編程性讓它能夠通過穩定幣將美元的穩定性移植到其經濟體中。這種穩定性使得以太坊能夠吸引更多的資本,促進經濟增長。穩定幣一直是以太坊 DeFi 生態系統發展的關鍵推動力。

然而,美元化是有成本的。通過把穩定幣引入經濟體,以太坊放棄了其貨幣主權,並向外開放,從而引入系統性風險。

在實踐中,穩定幣協議更像是貨幣發行局而不是中央銀行,所有的貨幣政策都是爲了維持其與美元的固定匯率。這不僅使以太坊的貨幣系統暴露在美聯儲面前(美聯儲並不關心以太坊經濟的需求),而且與美元掛鉤也引入了監管風險,這可能動搖 DeFi 的基礎。如果最近提出的 STABLE 法案對美元錨定穩定幣有所影響,那麼所有的與 1 美元掛鉤穩定幣發行商最終可能會被監管爲銀行,這將迫使他們獲得銀行牌照並在美聯儲持有儲備金。當然 STABLE 法案只是一個提案,但它確實指出了一個事實,即涉及到美元問題會招致美國政府採取行動。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獨立的 Ethereum 貨幣系統

在國際經濟學中,有一個被稱爲「不可能三角」的概念,即一個經濟體不可能同時擁有三個特性(在這裏是以下 3 方面):

  • 固定匯率

  • 資本自由流動(沒有資本管制)

  • 主權貨幣政策

這三個目標互不相容,一個經濟體只能實現三個目標中的兩個。與美元錨定的穩定幣犧牲了主權貨幣政策,以維持固定匯率和資本自由流動。非錨定穩定幣是另一種方案,它放棄了固定匯率來換取主權貨幣政策。主權貨幣政策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因爲它可以使以太坊的貨幣系統獨立於法幣貨幣系統。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由非錨定穩定幣驅動的獨立以太坊貨幣系統在實際中是如何運作的呢?這要從 Ethereum 的原生資產 ETH 說起。

ETH 是可觀的「金錢」,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會變得更好。它是稀缺的,易於驗證的,可互換的,可分割的,可移植的,而且隨着 ETH 2.0 和 EIP-1559 的推出,可能會出現通貨緊縮。然而,它不是一個好的貨幣,它的波動性很大,不適合用於那些受益於價格穩定的金融活動。換句話說,ETH 可能是堅實的價值存儲,但它是一個糟糕的交換媒介和記賬單位。

獨立的以太坊貨幣系統可以發行針對 ETH 的貨幣,並通過激勵機制以算法方式穩定它,這也許可以解決穩定性的問題。這就是新一波非錨定穩定幣的核心思想。非錨定穩定幣最終的價值來源於其基礎抵押品(主要是 ETH),類似於金本位制下的美元。

一旦擁有獨立的穩定幣,以太坊上就可以有真正獨立的銀行系統。非錨定穩定幣可以投入到 DeFi 貨幣市場和收益率聚合器(有效地把這些非錨定穩定幣變成存款)中運作。這就像傳統金融體系中的銀行系統,個人和機構將其貨幣存入銀行,以換取銀行承諾隨時返還的存款。

下圖是獨立的以太坊貨幣體系與金本位下的美元體系的直觀對比: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競爭性的私人貨幣發行並不是新事物。私人實體發行貨幣有着悠久的歷史,直到兩個世紀前,每個國家的紙幣幾乎都是私人銀行發行的。雖然私人貨幣因僞造和麪值問題而受到詬病(因爲易於審計和程序化執行規則的特性,這兩個問題在 DeFi 中可以輕鬆被解決),但它們因爲可靠、非政治性質而受到認可。國家控制的中央銀行可能會憑藉其壟斷地位選擇不兌現貨幣的贖回,決策也可能會受政治因素影響,而私人銀行則受制於市場力量,從而(可能)促成高質量的貨幣政策。多個私人銀行在以太坊上發行貨幣的想法不僅有先例,甚至有望催生出最好的貨幣。

在下面的三個部分中,我們將深入探討市場上或即將上市的 3 種最有希望的非錨定穩定幣解決方案。

Reflexer (RAI)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來源:Ameen Soleimani

2020 年 2 月,SpankChain 和 MolochDAO 的聯合創始人 Ameen Soleimani 發佈了 MetaCoin——一個新的治理最小化的去中心化穩定幣,迴應 MakerDAO 引入多抵押 Dai (MCD)。在 Ameen 看來,MakerDAO 的 MCD 升級放棄 ETH 作爲唯一的抵押品形式,爲 Dai 引入了不可接受的交易對手風險。解決方案是創建一個新的信任最小化的 Dai,它不僅純粹地把 ETH 作爲唯一抵押品,而且還減少了 MakerDAO 的治理漏洞,包括代幣持有集中和對治理穩定性的過度依賴。

幾個月後,這個想法奠定了 Reflexer Labs 的基礎,該公司旨在根據 MetaCoin 帖子中 提出的想法來構建 信任最小化的穩定資產。不久之後,它就獲得了 Paradigm 的資助,團隊加緊構建名爲 Proto RAI 的第一個原型「Reflex Index」,這是現在推出的 Reflex Index RAI 的一個未經審計的主網 demo。

RAI 類似於單一抵押 DAI (SCD)。它爲 ETH 槓桿的用戶提供一種超額抵押的債務頭寸。用戶可以通過將 ETH 存入 SAFE (類似於 Maker's vaults),並針對它鑄造 RAI 來開這個頭寸。用戶通過償還 RAI,並付上借款費用,來贖回他們的抵押品。如果用戶仍有債務未償還,且其抵押品比例降至一定閾值以下,其抵押品將被清算。RAI 的代幣 FLX 用於管理和支持該系統。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然而,RAI 對 SCD 模式進行了一些改變。首先,RAI 沒有與美元掛鉤,而是與自身掛鉤。它一開始有一個任意的目標價格(稱爲贖回價格),它通過調整目標價格來影響 RAI 的市場價格。其運作方式是,當 RAI 遠離其贖回價格時,它自動調整贖回價格,按比例抗衡價格變動以穩定 RAI。本質上,該系統根據贖回率(RAI 貶值或重估的比率)對 RAI 進行貶值或重估,以激勵人們借款或還債。

「它的工作原理有點像彈簧:RAI 的市場價格離目標價格越遠,利率的力量就越大,讓 RAI 迴歸平衡的動力就越大。」

—— Ameen Soleimani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上述機制還允許 RAI 實施負利率,鑑於 MakerDAO 與美元掛鉤,這是 MakerDAO 無法做到的。雖然 RAI 並沒有明確直接向借款人或持有者收取利率,但通過對 RAI 重新定價,它可以有效地實現同樣的效果。通過對 RAI 進行貶值,該協議使得持有 RAI 的吸引力降低,而鑄債的吸引力增加,這都會對 RAI 的市場價格造成下行壓力。而且由於 RAI 沒有任何掛鉤的承諾,因此可以對 RAI 進行貶值以影響其市場價格,而對 DAI 貶值則會破壞其社會契約。

RAI 的自主贖回價格調整機制與 MakerDAO 相反,後者試圖通過治理來影響 Dai 的價格,即由代幣持有者決定。此外,RAI 向借款人收取的利率(不要與上述贖回利率混淆)不是 RAI 的主要貨幣政策工具。相反,它只是協議所採取的一種「利差」,它用來激勵外部各方維護協議,以及建立一個用來解決壞賬的緩衝區。從長遠來看,RAI 將對其借款利率設置上限,使維護 SAFE 的成本更可預測。

PID 控制器和贖回率反饋機制

RAI 穩定自身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控制論的影響——控制論是維持動態系統穩定性的科學學科。控制論應用廣泛,從工程到生命科學,正如 RAI 白皮書中所解釋的那樣,超過 95% 的工業應用和生物系統都採用了控制論的元素。此外,雖然還沒有應用到貨幣應用中,但研究人員發現,許多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規則,如泰勒規則,實際上近似於 PID 控制器(下文將詳細介紹)。

在大多數現代控制系統中,都存在一個算法控制器,它被賦予對系統輸入的控制權,以便根據系統輸出和設定點之間的偏差自動更新。例如,在汽車的巡航控制系統中,算法控制器可以控制汽車的油門踏板,以便根據汽車速度和所需巡航控制速度之間的偏差自動更新。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來源:RAI Whitepaper

最常見的算法控制器是 PID 控制器,它使用三個方面來確定其輸出:

  • 與偏差成正比的比例項

  • 考慮偏差持續時間的積分項

  • 考慮到偏差增長或縮小速度的微分項

RAI 的贖回率由 PID 控制器(贖回率反饋機制)設定,該控制器根據 RAI 的市場價格與其贖回價格之間的偏差、偏差持續的時間和移動的速度來了解情況。它通過這些輸入計算出一個贖回率,慢慢開始提高或降低贖回價格,以影響 RAI 的市場價格使之回到平衡狀態。

爲了實現穩定,RAI 必須對其控制器參數進行微調,以確保它能在合理的時間內實現穩定,而不至於在面對外部衝擊時出現超調或不穩定。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需要大量的研究、數據科學和模擬來創建具有預測能力的模型來爲參數提供信息。如果根據真實世界的數據來評估這些模型,以測試它們是否可以在自然環境下工作,這就更難了。團隊已經花了近一年的時間對 RAI 的控制器參數進行微調,纔有了今天在以太坊主網上推出的成果。

治理路線圖

RAI 的核心指導原則之一是治理最小化的理念。爲了成爲去中心化應用的信任最小化基礎,RAI 認爲它應該儘可能地實現自動化、自給自足、避免外部依賴性。考慮到這一點,RAI 勾勒了一個詳細的路線圖,以期在未來幾年內實現 RAI 的自動化和「免治理化」。RAI 最終希望達到一種狀態:治理層將不控制或升級 RAI 的大部分核心合約,大部分參數將自主設置。

RAI 的治理代幣 FLX 將是實現這一過程的關鍵,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步降低其自身的權力,直到其主要功能變成:在破產事件中充當系統的最後貸款人。該團隊目前還在討論爲 FLX 增加一個潛在的第三功能:作爲「有限貸款人」,將 FLX 添加到權益池中,應對壞賬情況。

代幣分發

2 月,Reflexer 宣佈推出 RAI,並在他們的博客文章中暗示了可追溯的代幣分發。這個追溯獎勵計劃的目的是鼓勵人們在 Uniswap 上鑄造 RAI 和引導 RAI/ETH 流動性。在幾天內,流動性迅速超過 2 億美元,同時 RAI 供應量增長到 1 億美元以上。

幾天後,在暗示追溯代幣分配後,團隊宣佈了 FLX,並提供了其代幣分配的進一步細節。該帖子概述了 FLX 的以下分佈情況。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對 RAI 社區的分配方面引起了一些批評,特別是與 Float Protocol 和 Olympus DAO 相比,後面這 2 個協議將絕大多數代幣分配給他們的社區。目前還不清楚這是否會對 RAI 構建社區的能力產生負面影響;然而,現在的方案確實給公平啓動協議在早期社區參與方面提供了優勢。RAI 的投資者名單上有一些最活躍的風投公司,如 Paradigm,這可能爲它在建立夥伴關係和資源整合方面提供重要的優勢。

經過實戰檢驗的模式

如果說過去幾年我們對去中心化穩定幣 get 到什麼的話,那就是超額抵押是奏效的。MakerDAO 經歷了多個週期和崩潰而沒有破產,這證明了超額抵押模式是可行的。雖然 RAI 與 MakerDAO 不同,仍需要通過努力來證明自己,不過比那些更新穎、更具有實驗性的競爭對手,它的超額抵押模式(受 MakerDAO 影響較大)確實能給它更大的信心。某種程度上,RAI 的超額抵押降低了它陷入死亡螺旋的風險。

此外,說到競爭,RAI 是唯一正在運行中的、功能齊全的非錨定穩定幣協議。這讓我們可以觀察到它在實際運行中的穩定性。雖然目前數據點有限,但 RAI 在其波動開始後,一直非常穩定。在推出時,由於追溯分配激勵的出臺和新用戶不熟悉 RAI 的機制,它的價格飆升到遠遠高於其兌換價格。然而後面,隨着市場參與者越來越熟悉 RAI 的機制,並圍繞其贖回價格對 RAI 進行套利,RAI 逐漸變得更加穩定。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當然,只有時間才能證明 RAI 的表現。然而,RAI 提供了一個理論上聽起來最合理的嘗試,即建立一個真正分去中心化的穩定資產,兼顧治理最小化和經濟效率。

Float Protocol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來源:Float Protocol Blog

Float 協議由一個名爲 Abbey road 的匿名開發者團隊在 2 月份宣佈上線,是一個雙代幣、部分抵押的穩定幣協議,以 float 作爲其貨幣,BANK 作爲其鑄幣稅代幣。FLOAT 從其底層的一籃子抵押品(在推出時將僅由 ETH 組成)中提取其價值,並通過拍賣,擴大和收縮抵押品的供應量來穩定價格。BANK 有三個作用:第一個是在 FLOAT 需求過剩時獲取創造的利潤,第二個目的是在收縮時支持 FLOAT 的價格,第三個目的是管理 Float 協議。

Float 穩定模式的核心是協議控制值(PCV)和荷蘭拍賣。

Float 協議維護一個名爲「籃子」的基金用來穩定 FLOAT 的價格,該籃子持有一系列加密資產組合(最初只是 ETH)。該基金歸協議所有(不能贖回 FLOAT 以換回底層抵押品),並以拍賣的方式建立,套利者從協議中購買新的 FLOAT 以換取 ETH。一旦存儲在籃子裏,如果 FLOAT 的價格低於其目標價格,ETH 隨後就會用於支持 FLOAT 的價格。

在啓動時,籃子中 ETH 的價值應該相當於流通中的 FLOAT 在其目標價格下的總價值。當然,ETH 的價值是不穩定的。籃子中的價值與目標價的 FLOAT 總價值之間的比率稱爲籃子係數。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在每次拍賣中,協議的目標是將 Basket Factor 移回 100%。雖然隨着對協議的信心增加,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個比例可以由治理決定減少。

雖然沒有具體的計劃使 Float 協議的 PCV 發揮作用,但人們期望 Float 協議最終會使其抵押品發揮作用(例如將其存入貸款協議)。

拍賣

每隔 24 小時,Float 協議會計算 TWAP (Float 的市場價格),如果它與目標價格不同,它就會通過拍賣擴大或收縮 FLOAT 的供應。拍賣間隔最初設置爲 24 小時,是爲了方便用戶適應拍賣機制;隨着時間的推移,時間間隔將不存在,任何人想發起拍賣即可發起。計劃隨着 float 的應用越來越廣泛,以及更多的機器人被打造出來參與拍賣,協議所舉行的拍賣頻率將每兩週翻倍。

如果價格高於目標價格,協議會通過荷蘭拍賣擴大 FLOAT 的供應量(鑄造和出售新的 FLOAT)。如果價格低於目標價格,協議將通過反向荷蘭拍賣收縮 FLOAT 供應(購買和燒燬 FLOAT)。每次拍賣的最大長度是 150 個連續塊。

擴張

擴展方式是,如果 TWAP 大於目標價,協議將從 TWAP 開始向套利者提供出售新發行的 FLOAT。每個區塊,它都會在 TWAP 和目標價之間以遞減的方式降低報價,直到所有提供的 FLOAT 都被買走,或者沒有更多購買 FLOAT 的剩餘需求。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爲了購買拍賣中的 FLOAT,套利者需要以 ETH 和 BANK 混合支付費用。如果 Basket Factor 達到 100% 的目標,那麼協議將把目標價格設爲 ETH 的價格,把當前拍賣價格和目標價格之間的差額設爲 BANK 的價格。差額支付的 BANK 被認爲是擴張和燃燒的利潤,減少 BANK 的供給。拍賣者支付的 ETH 會放入籃子裏,收到的 BANK 有一小部分將分配給社區金庫。

Basket Factor 並不總是 100%(事實上考慮到 Basket 是不穩定的,不是 100% 的可能性更高),所以協議使用擴張來根據其比例重新平衡 Basket。它通過調整 ETH 與 BANK 的利潤額(拍賣價格-目標價格)來實現。一般情況下,當籃子處於盈餘狀態時,100% 的利潤以 BANK 形式存在,而當籃子處於虧損狀態時,部分利潤以 ETH 形式存在以補充籃子。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收縮

收縮的工作方式是,如果 TWAP 低於目標價,協議將在 TWAP 開始的反向荷蘭式拍賣中從市場上買入 FLOAT (並燃燒掉)。每一個區塊,它都會在 TWAP 和目標價格之間以遞增的價格提高其報價,直到協議願意購買的所有 FLOAT 都被買下,或者沒有人再以低於其目標價格出售 FLOAT。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爲了買入 FLOAT,該協議爲套利者提供了 ETH 和 BANK 的組合。如果 Basket Factor 正中 100%,那麼協議將支付全額 ETH。然而,Basket Factor 可能不會總是 100%,因此支付給套利者的 ETH 和 BANK 組合將根據其比例而變化。如果 Basket Factor 大於 150%,協議將從市場上買入 FLOAT 和 BANK,並將 BAN 燃燒以此作爲 BANK 持有人的利潤。如果 Basket Factor 在 100% 和 150% 之間協議將只購買 FLOAT,並以 ETH 支付全部金額。如果 Basket Factor 小於 100%,該協議將根據當前的 Basket Factor,使用 ETH 和新發行的 BANK 一起購買 FLOAT。BANK 部分由虧損百分比決定(所以如果 Basket Factor 是 90%,協議將用 90% 的 ETH 和 10% 的新鑄 BANK 購買 FLOAT)。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目標價格

與 RAI 一樣,FLOAT 的目標價將從一個任意的數字開始,最初是 1.618 美元(數學中的黃金比率)。它的目標價格將根據 Basket Factor 緩慢調整。因此,如果籃子的價值相對於流通的浮動匯率的價值在增長,目標價格將隨着時間的推移而增加(反之亦然)。這種調整的速度是由對浮動資產的需求決定的,團隊將其定義爲每次拍賣的市場價格除以目標價格。

以下是該團隊提供的一個模擬,它展示了在 2020 年期間,隨着 ETH 價格的上漲,FLOAT 目標價會有怎樣的表現。FLOAT 的目標價在 2020 年期間會上漲約 50%,因爲 ETH 上漲了約 575%。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資料來源:Float Protocol Documentation

與 RAI 相比,RAI 的目標價格與 RAI 的需求成反比,FLOAT 的目標價格與 FLOAT 的需求成正比。這意味着,雖然 FLOAT 的價格在短期內可能是穩定的,但從長期來看,FLOAT 的價格變化會比 RAI 大,並且會隨着其抵押品價值的增長而緩慢增值。這種設計選擇是爲了確保 FLOAT 在加密經濟發展過程中保護用戶在加密經濟內的長期購買力。相反,FLOAT 的目標價會隨着其抵押品價值的下降而慢慢降低價值。

Frax 的教訓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Float 的設計與 Frax 有些相似,我們在本系列的上一篇文章中介紹過 Frax。強調這個相似性只是爲了點出 Float 的有可能會陷入死亡螺旋,Frax 在 1 月份的時候幾乎經歷了一次。結合 Frax 最近在調整抵押率方式上的變化,上一篇文章提到:

「當 FXS 的流動性相對於 FRAX 的供應量增長時,抵押比率會降低,這種對抵押率計算方式的改變是迴應 1 月 18 日到 1 月 28 日這 10 天內所看到的活動,在這 10 天內,由於用戶用 5000 萬美元的 FRAX 贖回其基礎抵押品,並出手 FXS (流動性不夠深),FXS 的價格暴跌了近 90%。當時,最初的 FRAX 炒作和流動性激勵導致 FRAX 供應量迅速膨脹,最高峯時達到 1.35 億美元,而初始時的 FXS 流通供應量約爲 200 萬。隨着越來越多的 FXS 被挖出和出售,它的價格也隨之下降,然後隨着 BTC 從 4 萬美金跌到 3 萬美金,FXS 的拋售量更多。這就開始了 FRAX 的贖回週期,因爲用戶退出了挖礦。」

本質上,FRAX 的持有者急於將他們的 FRAX 贖回,換成新發行的 FXS,他們賣出的 FXS 流動性越來越差,這進一步壓低了 FXS 的價格,造成了更多的恐慌。在 Float 的抵押品猛烈下跌的情況下,它可能會面臨類似的情況,即 FLOAT 的持有者急於將他們的 FLOAT 賣回給協議以換取新發行的 bank,這樣他們就可以成爲第一批賣出的人。如果 BANK 的流動性也越來越差,或者一開始就不好,那麼這種恐慌就會被放大。

考慮到 Float 持有 ETH 的單向風險敞口,這種情況對 Float 來說可能會比 Frax 更糟糕。即使是超額抵押的 MakerDAO 在黑色星期四時也不得不拍賣 MKR 來彌補抵押品的不足。從邏輯上講,抵押不足的系統雖然資本效率更高,但比任何過度抵押的系統(如 RAI),它更依賴最後貸款人的功能。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死亡螺旋的情況下,FLOAT 和錨定型穩定幣之間的關鍵區別在於,Float 沒有一個錨定點。因此,在長期收縮期間,Float 可以在不違反社會契約的情況下貶值其貨幣,以吸收一段時間內所有的 FLOAT 拋壓。因此,只要系統能夠恢復,就有助於長期提升信心。

在 V1 中,當價格低於錨定價時,Float 幾乎沒有激勵投機者參與,因此團隊計劃在未來的版本中引入類似債券的系統。

發佈

Float Protocol 目前正在以「民主啓動」方式分發 BANK——讓白名單地址在六個星期的時間內,在三個初始池中存入最多 3 萬美元的資金來挖 BANK。背後的理念是吸引活躍的 DeFi 用戶(在主流協議中參與治理的用戶) 來挖 BANK,同時避免讓其淪爲巨鯨的遊戲。總的來說,這第一組人獲得了 BANK 總供應量的 37.5%。

其餘的代幣分配如下:

  • 社區分配第二階段(非白名單,無上限挖礦):12.5%。

  • 團隊代幣:5%(初始鑄幣儀式後鎖定 12 個月)

  • 金庫:10%(第二階段開始時鑄造,由治理部門控制)

  • 啓動後的流動性激勵:5%(5% 的初始 float 鑄幣,30% 由治理層投票決定,但目前保留給各種流動資金獎勵和夥伴關係)

一旦協議通過審覈,8 周的初始分配期過後,FLOAT 將做一個初始的 FLOAT 鑄幣儀式,在這個儀式上,float 將可以用來購買換取 ETH。作爲獎勵,Float 將按比例向參加儀式的人分配 5% 的 BANK 供應量。

Olympus DAO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來源:Olympus DAO Twitter

OlympusDAO 於 2021 年 1 月面世,也許是三個項目中最不正統的,它試圖通過管理資產的資金庫來創造穩定的資產。與 Float Protocol 一樣,Olympus DAO 也是由匿名開發者創立的,並且非常重視社區,其大部分供應都分發給早期 Discord 成員。

Olympus DAO 的單一代幣 OHM,它既是系統的穩定資產,也是其治理代幣。OHM 主要從其底層的一籃子抵押品中獲取價值,抵押品在推出時將僅由 DAI 組成。OHM 可以被質押以換取 sOHM,sOHM 讓 OHM 持有者可以累積協議利潤以及參與 OlympusDAO 治理。當 OlympusDAO 金庫將利潤分配給質押合約時,質押者的 sOHM 餘額會重新計算,以匹配合約中 OHM 的新金額,因此 1 個 sOHM 始終等於 1 個 OHM。這是一種讓質押者無需手動「收菜」和再投資利潤就能獲得和複合收益的方式。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來源:Olympus DAO Gitbook

OlympusDAO 的核心是協議控制值 (PCV)、市場運作和債券。OlympusDAO 維持着一個最終爲 OHM 提供價格底線的資金庫。它是通過銷售 OHM 和利用其現有資產產生收益的機會(例如將其金庫 DAI 存入 Compound 以產生收益)建立起來的。當 OHM 交易價格高於 1 DAI 時,協議將發行和出售新的 OHM。當 OHM 交易低於 1 DAI 時,協議買回並燒燬 OHM。在每一種情況下,協議都會獲得利潤,因爲它它可以收到多於 1 個 DAI 的銷售費用或少於 1 個 DAI 的購買費用。OlympusDAO 將這些利潤的 90% 按比例分配給 OHM 參與者,10% 分配給 DAO。

OlympusDAO 還具有債券的功能,這是一種輔助政策工具,使 OlympusDAO 既能激勵又能積累 OHM 流動性池的份額(這一價值也歸 OHM staker 所有)。從本質上講,債券爲用戶提供了一個選擇,可在以後以折扣價與協議交易他們的 OHM/DAI LP 份額與 OHM。該操作的目的是通過提供收益率來激勵和鎖定流動性(下文將詳細介紹債券的運作方式)。

市場運作

市場運作是擴大和縮小 OHM 供應量的主要機制。市場運作的核心是銷售合約,當其交易額高於 1 DAI 時,其將出售 OHM,當其交易額低於 1 DAI 時,其將出售 OHM。用戶可以通過將銷售合同提交給 Olympus DAO 來購買或出售 OHM。一旦合約參與,它首先會檢查最後一個紀元(每隔約 7.5 小時)是否結束,如果已經結束,合約就會向金庫申請交易資金。金庫根據以下公式計算出爲銷售合約提供多少資金。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如果 OHM TWAP 大於其內在價值 (IV),金庫將鑄造新的 OHM,爲銷售合約提供資金。IV 最初設定爲 1DAI (背後支持 OHM 的資產)。通貨膨脹控制變量(ICV)是 DAO 治理的變量,它允許在議定中按比例放大或縮小議定的拋售壓力。ICV 越高,意味着拋售壓力越大,通貨膨脹越高。ICV 越低,意味着拋售壓力越小,盈利越低。貼現率決定了用於執行協議市場訂單的套利,而套利又會影響協議的盈利能力。折扣率可以強烈地激勵用戶進行協議交易(他們獲得比 SushiSwap 上更好的價格)。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如果 OHM TWAP 小於其 IV,國庫出資與 DAI 簽訂購買合同。與 ICV 類似,通貨緊縮控制變量(DCV)是 DAO 治理的變量,允許協議將協議賣出壓力向上或向下縮放 。較高的 DCV 意味着更多的買入壓力和更高的通貨緊縮。較低的 DCV 意味着較小的買入壓力和較弱的下限。

在某些情況下,協議可能無法提供足夠的 OHM 或 DAI 來完全滿足交易者的訂單。在這種情況下,交易者訂單的剩餘部分將通過 OHM 的 SushiSwap 池來填補。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以下是 OlympusDAO 白皮書中的協議銷售示例。

TWAP=$ 10,IV=$ 1,ICV=0.0001,供應量 =10m,最後價格 =$ 11,折扣 =3%。

某用戶提交交易,以 10000 美元 DAI 購買 OHM。銷售合約首先通知上一個紀元已經結束,並向金庫申請資金。金庫計算該紀元的銷售金額。($ 10-$ 1)* 10m * 0.00001 = 900, 並在合同消耗完剩餘的 OHM 和存入剩餘的 DAI 後,爲這個金額提供資金。

至此,該銷售合約的資金已經到位,並準備執行訂單。合約首先確認可以銷售($10> $1),然後計算出 10.67 元作爲銷售價格($ 11 *(1-0.03))。按照這個價格,用戶的訂單可以買到 937 個 OHM;但是,合約只有 900 個。它以 9603 DAI 的價格將其 900 OHM 賣給用戶,並將剩餘的 397 DAI 發送給 Sushiswap 池。用戶最終以 10.68 美元的成本得到 936 OHM。該協議完成它的全部訂單,併產生了 8703 美元的利潤(9603-900)。

債券

債券旨在激勵和積累流動性。它通過向 LP 提供未來以折扣價購買 OHM 的選擇來實現。從本質上講,該協議報出了 OHM 的數量和一個歸屬期,超過這個期限,用戶就可以用協議交易其 OHM/DAI LP 股份,以折價購買 OHM。如果用戶接受了報價,他們就會將自己的 LP 股份發送到 OlympusDAO 金庫,並獲得 OHM 的債權。歸屬期決定了該 OHM 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兌現。在用戶歸屬的同時,他們的 LP 份額沒有被鎖定,可以隨時通過放棄債券的方式收回。

債券價格是由 LP 股份的價值和流通債券的數量決定的。等待歸屬的債券越多,債券者在 OHM 上獲得的折扣就越低(債券的激勵動機越小)。它根據下面的公式計算出這個債券價格。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無風險價值 (RFV) 是協議可以爲債券提供的最大 OHM,它來自於流動性池中的資產。由於協議必須保護 OHM 的支持,RFV 是它能接受的最低價格;最壞的情況下,它可以支持由 1 個 DAI 和 1 個 OHM 綁定的每 2 個 OHM。由於協議將 OHM 和 DAI 視爲等價物(每一個 OHM 由 1 個 DAI 支持),協議只需要關心池中資產的總和就可以得出 RFV。根據常乘公式 xy=k,RFV 是 x+y 的最小值,也就是 x=y 時,協議使用 xy 的平方根來確定這個點。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溢價是協議管理的政策工具,控制債券的溢價。較低的溢價意味着較高的折扣和較高的債券激勵。較高的溢價意味着較低的折扣和較低的債券激勵。溢價來自於系統的負債率和一個縮放變量,該變量允許協議控制債券價格的增長速度。溢價基於以下公式,其中 n 爲治理集縮放變量。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債務比率根據以下公式計算。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最初,如果未償還的債務(所有現有債券歸屬時欠的 OHM)超過供應量的 25%,則不接受債券。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以下是白皮書中的一個例子,說明在實踐中如何運作。

「LP 池有 100 萬 OHM 和 1000 萬 DAI (市場價格爲 10 美元)。溢價爲 2,債券期限爲 10000 個區塊。用戶在第 1 塊創建債券,佔總 LP 的 5%。該 LP 份額的市場價值爲 100 萬。債券合約計算 LP 的無風險價值。除以溢價來確定其報價:158,113 OHM 該 OHM 的當前市值爲 158 萬美元,代表着在盈虧平衡前 37% 的下行保護,或者說如果價格持平,則有 58% 的回報。這不僅對債券商有吸引力,也爲質押者帶來利潤;該債券只需要 158113 美元作爲支撐,但它帶來了它認爲的 316227 美元。剩餘的部分增加了 IV,因此,提高了下一個紀元的 sOHM 回購基數」。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的一種動態是,較高的 OHM 價格激勵更多的 LP 去 Bond。因爲協議在計算 Bond 價格時,以 LP 份額中的 OHM 按其內在價值而非市場價值進行估值,所以 Bonders 通常以低於市場價值的價格向協議出售其 LP。然而,這被協議以低於市場價值的價格向 Bonder 報價的 OHM 所抵消。這會產生動態變化,即相對於 LP 股份的價值,bonded OHM 的價值增加得更快、更顯著。因此,OHM 的價格越高,流動性應該越好。這是利用 OHM 投機來增加和積累 OHM 流動性的的巧妙方式。這是啓動策略的關鍵部分,通過該策略,銷售最初不會生效,從而限制了銷售壓力。

金庫(Treasury)管理

如上文所詳述,金庫合約持有所有 PCV。在每個時期結束時,金庫通過計算其儲備資產(最初的 DAI 和 OHM-DAI LP)的總和來清點其 PCV。如上節所詳述,LP 份額的估值爲最低值或無風險值,以確保協議永遠不會面臨價格風險(本質上金庫對 LP 份額的估值是保守的)。它的 PCV 大於上一個紀元,那麼協議會鑄造新的 OHM 來糾正 OHM 和它的 PCV 之間的平衡,新鑄造的 OHM 分配 90% 給質押者,10% 給 DAO (如果治理層選擇這樣做,這些分配可能會改變)。一旦分配完畢,金庫可以關閉紀元,並通過用新的資金重新初始化銷售合約來開啓一個新的紀元。

Olympus 選擇只用 DAI 和 OHM/DAI LP 份額推出其金庫,以便在保持相對簡單的情況下向市場介紹其核心概念。它計劃以後在其資產負債表上增加各種新資產,增加的第一個資產是 Rari Capital 的 DAI 池代幣,這需要 Olympus DAO 將其 DAI 存入 Rari Capital 的收益聚合器以產生收益。根據團隊的說法,後續的整合將可能是流動性挖礦,然後是其他去中心化的穩定幣,如 FRAX 和 FEI,然後最終是 BTC 和 ETH。對波動性資產進行配置的目的不是對資產進行定向押注,而是將金庫分散到加密貨幣的儲備資產上。

發佈

Olympus DAO 的推出方式是近期項目中比較獨特和民主的。團隊沒有通過空投或挖礦分發代幣,而是爲早期 Discord 成員提供了以 20 萬美元估值購買 73% 的創世 OHM 的機會。每個參與發售的人最終都獲得 141 個 OHM 的分配,他們以每個 OHM 4 美元(564 美元)的價格購買。這爲項目最早的支持者提供了購買 OlympusDAO 大量股權的機會(無需大量的前期投資),讓小玩家與鯨魚平等參與。此外,在 Discord 「快照」之後,Olympus DAO 發起了一系列的競賽,將提供的三個額外名額分配給創造藝術、memes 和教育內容的社區成員。這是一個在項目啓動前階段提高社區參與度和項目知名度的巧妙方法。

除了最初的 discord 發售外,Olympus DAO 將剩餘 27% 的創世供應分配給了 SushiSwap 上的 IDO。最終,一如正常的 IDO 那樣,它還是被機器人搶跑了。不管怎麼說,100% 的創世供應就是被分配給了社區。

那麼,如果 100% 的創世供應被分配給社區,那團隊和投資人?

考慮到 Olympus DAO 只有一個代幣 OHM,OHM 必須有 1 個 DAI 支持,Olympus DAO 不可能預挖 OHM 或以折扣價出售 OHM。爲了繞過這個限制,同時還能激勵團隊,並從投資者那裏籌集所需的資金以資助開發,團隊創建了 pOHM——通過提供 OHM 的內在價值來鑄造 OHM (例如,投資者將提供 1 個 DAI 和 1 個 pOHM 來鑄造 1 個 OHM)。pOHM 的價值是 OHM 的價格減去內在價值,只有當 OHM 高於內在價值時,贖回它纔有意義。

pOHM 的分發是基於供給的,它爲內部分配提供了一個基於 KPI 的釋放時間表。內部人持有期權金額最終上限在 20 億到 50 億 OHM 之間。社區也將獲得 pOHM 的分配:

  • 團隊:3 億 3 千萬 pOHM 和 7. 8% 的供應量

  • 投資者:7,000 萬 pOHM 和 3% 的供應量

  • 顧問:5000 萬 pohm 和 1% 的供應量

  • DAO:550m pOHM,無供應上限(社區可以決定)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

OlympusDAO 推出的功能有限,但很多新功能正在路上,如債券和待審覈的市場運作。因此,OHM 只能在推出時進行質押,不會面臨協議主導的重大的拋壓,此外,在 OHM 在債券推出時纔會用以激勵 LP。

漫長的前路

你可能會對非錨定穩定幣作爲長期解決方案感到興奮,但不知道它們的採用在短期內會是什麼樣子。我們需要時間來證明它們是否會被採用;目前可以通過這幾個角度進行思考:

第一個角度是,用戶並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一般意義上的「穩定」,而是想要錨定美元的穩定。儘管行業中最鐵桿的參與者傾向於加密貨幣而不是法定貨幣,但現實是大多數用戶都是以法幣來計價他們的財富。在用戶開始在交易和借款等金融活動中使用非錨定穩定幣之前,這些非錨定穩定幣還需要一段時間。同樣,很容易預判,任何連接區塊鏈和現實世界的例子,如電子商務,不會很快使用非錨定穩定幣,即使是像比特幣這樣的加密貨幣也很難被採用。也許非錨定穩定幣可以在加密原生經濟中開闢新的空間,比如在 NFT 世界中作爲一個賬戶單位(而不是波動性較大的 ETH),然而這樣的需求是否存在還是未知之數。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採用非錨定穩定幣將需要改變區塊鏈用戶對「穩定」和「價值」的思考方式。

第二,更積極的觀點是,與新一波算法穩定幣(Frax、Fei、ESD)不同,非錨定穩定幣沒有主導者。MakerDAO 和 Terra 在流動性、跟蹤記錄和採用率方面具有強大的領先優勢,任何對其主導地位的挑戰都是艱難的戰鬥。一片空白的新領域爲非錨定穩定幣項目提供了更大的機會,它們相當於在沒有現有競爭對手的情況下發展出自己道路。從某種意義上說,與美元錨定型算法穩定幣相比,非錨定穩定幣以更清晰的市場潛力換取了更有吸引力的競爭格局。

第三個角度,根據項目的不同,這些非錨定穩定幣的採用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例如,基於上述 2020 年情況的模擬,float 對於要求短期穩定的場景是很好的,但對於要求長期穩定的情況,比如定期貸款,考慮到它的價格在 2020 年增加 50%,可能就不是那麼好了。同樣,OHM 的內在價值是 1DAI,類似於我們熟悉的美元掛鉤穩定幣,OHM 可能會在短期內贏得更多的整合和信任。這與 RAI 和 FLOAT 形成鮮明對比,它們是全新的賬戶單位,人們可能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熟悉和適應。

換句話說,採用率將不僅取決於每個團隊把產品推向市場的策略,還取決於每個團隊的設計決策。

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前衛性

深入解析「非法幣錨定型」算法穩定幣 Reflexer、Float 與 Olympus來源:Revalue the Dollar

當比特幣誕生時,它讓人們對非主權數字貨幣的潛力充滿想象。但隨着比特幣開始交易,人們很快就意識到,它不會穩定到可以在短期內作爲貨幣使用。可以展望的是,在未來某個時候,一旦它成爲足夠大的資產並積累了足夠的流動性,它最終會穩定下來。然而,比特幣是一種供應量固定的資產,它就像黃金一樣可能價格永遠是波動的。

儘管如此,爲了彌合現在與未來承諾之間的鴻溝,行業參與者創造了與美元掛鉤的穩定幣,解決了波動性的穩定,並促進了許多區塊鏈應用的採用。如果沒有這些穩定幣,DeFi 就不可能有今天,它們已經成爲新興加密經濟的關鍵構件。

然而,隨着行業的不斷髮展,我們需要重新審視這個目前已經開始對其產生依賴的重要構件。曾幾何時,我們想要一個去中心化金融系統的獨立貨幣。但現實是,我們得到了區塊鏈上的美元。如果這個行業要想在不犧牲穩定性的情況下真正獨立於法幣貨幣系統,它將需要找到美元錨定穩定幣之外的其他選擇。這不僅僅是對 Cypherpunk 理想的訴求,更是將公共區塊鏈應用從美元衍生的監管風險和美聯儲的影響中剝離出來的實際主張。

非錨定穩定幣現在看起來像是一個遙遠的實驗,沒有明確的使用案例。但它們也可能是這個行業創造非主權穩定加密貨幣的最佳賭注。讓我們擁抱這樣的嘗試。

來源鏈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