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乎創始人咕嚕在首屆開放金融大會 Open Finance Conference 上發表致辭。

首屆開放金融大會 Open Finance Conference (OFC),由金融科技前沿精英讀物鏈聞,聯合加密生態資源整合者 Winkrypto、全球最大中文加密社區幣乎、開放金融應用平臺智能錢包 MYKEY、原生區塊鏈投資者 D1 Ventures 共同發起。

幣乎創始人咕嚕發表致辭,咕嚕指出,雖然開放金融目前存在泡沫,但問題的核心在於泡沫之後能留下什麼。之前經濟學人把去中心化的核心繫統稱之爲 trust machine,正是因爲這樣一套核心系統賦能了開放金融。

OFC 大會閉幕致辭 | 幣乎咕嚕:共同推動和見證開放金融的一個範式轉移

內容實錄

咕嚕:現在開放金融這個話題很火,現在市場上其實有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覺得開放金融是有益的,還有一種所謂的「老韭菜」看不懂、不上車,然後兩邊的爭論是愈演愈烈,現在看起來是「老韭菜」在節節敗退,整個市場在在快速的形成 FOMO 情緒,趁着這個機會,我想談一下我自己的一個觀點。

我自己覺得開放金融本身是有益的,爲什麼呢?首先,開放金融是一個去中介的過程,它是沒有門檻的,因爲沒有門檻,所以各個應用之間可以做樂高搭積木的事情。然後它又是透明的,我認爲這是一個背靠去中心化核心的一種範式的轉移。你說現在有沒有泡沫呢?我認爲是有泡沫的,核心是泡沫之後能留下什麼?

我剛剛提到一個詞“去中心化核心系統”,什麼是去中心化核心系統?我認爲我們現在這個行業有兩種系統,一種是去中心華覈心繫統,一種是外接系統,去中心化核心係指的是像比特幣、以太坊、filecoin、Polkadot 這些底層的基礎設施,這些基礎設施它首先是一個開放的系統,就是說誰都可以插入進去。像這樣的一個交易所外接的系統,去中心化交易所也是外接系統,瀏覽器也好,中心化的錢包也好,非託管式的錢包也好,基金、穩定幣的發行方,這些都是外接的系統。之前經濟學人把去中心化的核心繫統稱之爲 trust machine,我認爲正是因爲這樣一套核心系統給予了開放金融以賦能。

我舉一個我身邊的一個例子,我的一個朋友他自己是做實業的,當然他也是投資炒幣的的。他自己就願意把自己的資產放到 Uniswap 去做,但是在 Uniswap 之前他是不會把這個錢放到中心化的交易所裏面去做測試的。我問他爲什麼,他說放在 Uniswap 我放心,這裏面什麼機制我都看得清楚,這裏不會有作假,收益還不錯,這就是非常典型的一個例子。

爲什麼呢?開放金融這裏面它像我這樣的朋友願意把錢放到那裏去。所以我認爲這是一個範式的轉移,它背靠的是核心系統給它的賦能。我們回過頭來,講 Uniswap 它是一種 AMM 的模式,自動做市商的模式,這種模式是劣於訂單部模式。我們傳統的金融系統所有的都用的是訂單模式,因爲訂單模式更靈活,效率更高。AMM 的模式是訂單部模式的一個子集而已,但是像這樣的一個更劣的算法的模式能夠讓 Uniswap 躋身全球第一流的流動性池,這背後就是一個核心繫統的賦能。所以我個人是對這個開放金融是挺關注的。我認爲這會是一個範式轉移。當然這裏面我也覺得有泡沫。

我們現在鏈聞和其他的主辦方提供了這樣的開放金融的大會,我覺得非常有意義,尤其是在這樣一個人心浮躁的時間點裏面,去推動和見證開放金融的一個範式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