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exus 解法就是,通過多資產單池最大限度聚合期權流動性。

撰文:LeftOfCenter

隨着加密市場逐漸成熟,加密衍生品賽道也迎來生機,期權作爲其中一環,成爲 2020 年加密衍生品賽道的新寵,從幣安、CME 到 OKEx,各大主流交易平臺紛紛加入期權賽道。

目前,Deribit 在中心化交易平臺期權賽道上仍佔絕對優勢,數據顯示,截止發文時 Deribit 有近 37 億美元的未平倉合約,佔加密期權市場 81.3% 的份額。這個成績當然與其先發優勢有關,另一方面,也緣於其期權機制設計更加寬容,不僅最早推出了雙邊訂單模式,同時還支持投資組合保證金和支持以小額的 BTC 作爲保證金,這可最大程度聚集流動性。

對於期權交易平臺來說,流動性是最爲稀缺的資源,它是基礎設施一樣的存在,流動性是保障期權豐富品類的前提條件,也只有有了充足的流動性,纔有可能有吸引期權買家。

中心化期權市場之外,去中心化期權賽道同樣是一片藍海,無論是近期火熱的 Hegic,還是穩打穩紮的 Opyn,以及通過獨特設計解決流動性難題的 DeFi 期權平臺 FinNexus,無一預示着加密衍生品逐漸走向成熟,並將迎來更多具有實力的產品。

金融行業爲什麼需要期權?

金融行業爲什麼需要期權?換句話說,期權對金融市場的作用是什麼?

期權交易是期貨市場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期權交易有利於提高期貨市場的效率,降低期貨參與者規避風險的成本,爲套期保值者、期貨資產管理業務提供風險保護,提高實體企業和機構投資者利用衍生工具的積極性。

在金融市場中,期權是一種最常被交易者使用的對沖和投機工具。看漲和看跌期權可以預測市場中短期內的價格走向。行權價與當前市場的價差越大,溢價越少,這意味着更高的槓桿率。投資者可以同時購買看漲期權和看跌期權對沖風險,也就是說,無論標的資產是上漲還是下跌,交易者都可以通過行權其中之一來獲得收益。

對於投資者來說,可靈活使用多個不同的期權策略來對沖期貨和現貨頭寸的風險敞口。如果市場是一個朝反方向的走勢,那麼交易者可購買看漲 / 看跌期權最大程度地減少損失或保護未實現的利潤。

加密金融的期權一定要去中心化嗎?

作爲一個新興起的金融產業,加密金融當然也需要期權。

相比傳統金融,加密貨幣市場波動性更大,這意味着數字貨幣衍生品有更高的投機性與風險,而期權作爲一種金融風險對沖工具,正是加密金融生態中必不可或缺的工具。

我們進一步要問,加密金融的期權產品必須是去中心化的嗎?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可以說,從長遠來看,無論是交易、期貨還是期權,加密金融從中心化向去中心化過渡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爲什麼這麼說?

核心原因在於,相比於中心化平臺,去中心化產品有更高安全性和透明度、無許可和非託管的優勢,而且這是去中心化的一種天然優勢。這種優勢在近期流動性挖礦及 DeFi 熱潮的加持下,讓 Uniswap 這種 AMM 機制的現貨交易模式幾乎已經替代了中心化交易所。

Debank 數據顯示,Uniswap 目前平均日交易量超過 2.85 億美元,今年 8 月 Uniswap 一度取得了 24 小時交易額超越頭部交易所 Coinbase 的成就,甚至還在部分交易對的深度上也實現了對於部分主流中心化交易所的超越。Coingecko 數據顯示,今年 9 月,Uniswap 上的 ETH/USDT 交易對價格波動 2% 時深度爲 5,512,912 美元,與之對比,同時段幣安交易所的 ETH/USDT 交易對價格波動 2% 時深度爲 1,708,071 美元,這意味着去中心化交易所的 ETH 交易滑點已優於中心化交易所。

和現貨交易相比,期貨和期權交易往往更需要去中心化,因爲後者涉及到槓桿化交割,因此相比前者,它涉及的資金量和風險往往被放大數倍,一旦出現中心化欺詐事件,導致損失會更大。

從加密金融期權市場的現狀來看,加密金融期權市場中仍是一家獨大,中心化期權產品 Deribit 佔有大部分市場份額,約佔市場總量的 81.3%。Opyn 和 Hegic 則在去中心化期權領域中佔據零星的一席之地。

鏈聞向 FinNexus CEO 創始人楊濤提問,既然期權從中心化過渡至去中心化是必然趨勢,那爲什麼現在中心化期權佔有大部分市場份額呢?

楊濤表示,由於目前大部分去中心化期權平臺均是基於 Uniswap 平臺提供流動性,而中心化期權平臺則是採用傳統的訂單薄模式,因此,短期來看,所謂期權市場去中心化和中心化的區別,本質上其實是訂單薄模式和 AMM 模式的區別,這意味着,目前的技術水平條件下,中心化期權仍佔有一部分市場份額。

也就是說,訂單薄模式和 AMM 模式將會在一定時間階段各自針對不同的用戶羣,其中訂單薄模式面向的是專業交易者,而 AMM 機制則更適合散戶。

如果你是一名散戶期權交易者,只是偶爾進行期權交易的操作,那麼 Uniswap 這種 AMM 機制已經能很好地滿足這個功能了,因此無需到中心化期權交易所進行操作了,但是對於一名專業的期權交易者來說,則需要進行大批量的掛 / 撤單和做策略等一系列複雜的操作,只能使用訂單薄機制,目前技術水平下,去中心化訂單薄模式性能低下,用戶體驗難以比擬中心化交易所,因此大部分專業交易傾向於使用中心化期權交易所。

楊濤表示,一旦 Layer 2 擴容技術升級了,或者去中心化交易所也可以很好集成訂單薄模式了,那麼,中心化的交易所將自然而然被去中心化所替代。

長期來看,隨着二層擴容方案的興起,以及去中心化上的訂單薄模式的改進,去中心化一定會替代中心化期權,且這種替代是自然而然的。

過去半年,加密數字貨幣領域已經見證了 DeFi 的現象級爆發,DeFi 解決方案覆蓋了幾乎傳統金融的所有賽道服務,從現貨、抵押、借貸等各種衍生品,根據 Debank 數據顯示,目前 DeFi 總鎖倉量約 167 億美元。

加密貨幣期權競逐:FinNexus 的流動性聚合解法有何特色?

然而,去中心化期權交易目前仍處於起步階段。在傳統金融領域,期權交易是一個有着數萬億美元規模的市場,世界經濟中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而在加密市場加密期權賽道纔剛剛取得發展動力。

楊濤表示,按照傳統金融市場的發展規律,衍生品的交易額會遠遠大於現貨交易,一般都是 9-10 倍於現貨交易的規模,而目前加密期權市場還遠未達到這個規模級,這意味着衍生品市場的未來還有很大想象空間。更重要的是去中心化期權作爲 DeFi Lego 的組件更容易被其他協議調用,產生更豐富的去中心化產品。這是中心化協議無法做到的。

據 CryptoCompare 報道,衍生品交易量在 2020 年 5 月創下歷史新高,圍繞加密貨幣期權的交易活動顯著增加。

「數字貨幣衍生品賽道將會迎來爆發,當然包括期權賽道,從中心化期權交易所 Deribit 的交易量直線上升可以看到明顯的趨勢。一旦迎來爆發,那將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可以說,未來市場上必然會出現去中心化期權獨角獸,就像 Uniswap 一樣,甚至可能是比 Uniswap 和 Compound 更大量級的去中心化平臺。」

現階段去中心化期權有什麼問題?

隨着加密貨幣期權買方需求的持續增長,市場結構繼續趨於成熟。比特幣期權的未平倉頭寸總額在 12 月 3 日達到 51.6 億美元后,目前略微下跌爲 45.5 億美元,但增長勢頭並沒有放緩的跡象。

然而,流動性一直是期權市場中最爲稀缺的資源,這是由期權本身的產品邏輯決定的。

和現貨或期貨不同,期權的流動性更難獲得。對於現貨來說,品類只有一個,期貨最多也就幾個品類,而對於期權來說,由於有不同的到期日、行權價和看漲看跌選項,因此可排列組合出多種不同的品類。一般來說,期權離到期日越遠,流動性就會越差,這被反應在較大的買賣差價中。此外,由於 BTC 或 ETH 波動性較大,因此很難精準地爲期權定價,這也是爲什麼期權的價差往往很高的原因。以上這些因素導致期權的流動性很難獲得。

對於期權平臺來說,流動性就像是基礎設施一樣重要,因爲只有有了充足的流動性,纔有可能有吸引期權買家。

多家主流交易所也在瞄準這一市場,但目前來看吸引流動性並不容易,獨佔鰲頭的仍然只有 Deribit。

BitMEX 於 2018 年啓動了期權合約產品,雖然 BitMEX 在期貨合約上做得不錯,是迄今爲止流動性最高的交易所,但在期權合約流動性一直沒做起來。主要原因在於 BitMEX 僅允許投資者購買期權,但不能自主發行期權。也就是說,該平臺上只有一個期權做市商,而且期權做市商是 BitMEX 平臺本身,這意味着期權買家的對手方是控制點差的 BitMEX 平臺。

幣安交易所同樣也啓動了期權平臺,和一樣,只有幣安資金才能創建期權,也就是說,在幣安期權平臺上,交易者只能是買方,而不是賣方,幣安是唯一的期權發行人。這導致該平臺上的期權溢價高於其他允許買賣期權的平臺上同類產品的兩倍甚至更高。由於幣安是該市場中唯一的做市商,這就導致無法通過真正的雙邊市場形成具有競爭力的價格。更重要的是,幣安當時僅提供移動端,沒有 API,最長到期時間只有一天以內的期權品類。

Deribit 目前是迄今爲止最大的期權平臺。目前,它有近 37 億美元的未平倉合約,佔加密期權市場 81.3% 的份額。Deribit 是首個實物期權交易平臺,期權的流動性極具粘性。原因在於,它推出了首個雙邊訂單模式,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出售期權,並且支持投資組合保證金,可實現更低的保證金要求,因此資本效率更高。

目前,芝商所 CME 的比特幣期權未平倉量達 2.3 億美元。與其他期權平臺相比,芝商所的期權保證金必須以美元交付,且額度很高,與之對比,Deribit 則更加寬容,允許以小額的 BTC 作爲保證金,這可最大程度吸引流動性。

目前和 Deribit 最接近的競爭對手是 OKEx 推出的期權平臺,同時支持買賣期權,不過 OKEx 期權暫不支持投資組合保證金帳戶 (Portfolio Margin Account ),投資組合保證金帳戶可提供浮動槓桿購買期貨,槓桿率實時浮動,且基於持倉風險計算得出。Skew 數據顯示,目前未平倉合約總量爲 2.27 億萬美元,略低於芝商所。FTX 期權服務支持電子報價請求(RFQ),允許任何人請求和響應報價,Skew 數據顯示,FTX 目前有約 2626 萬美元的比特幣的未平倉合約。

與中心化期權平臺相比,去中心化期權交易所的體量和規模都遠遠小於前者,其關鍵原因在於目前處於加密早期階段,期權交易參與者少導致流動性缺乏。在傳統金融中,流動性是靠專業的期權做市商解決的,一般來說,交易所會爲這些做市商提供一些專門的風險對沖工具來平衡風險。

僅有的幾家去中心化期權產品中,真正上線產品的只有兩家,分別是 Opyn 和 Hegic,且這兩個產品也存在流動性缺乏、資金利用率低和期權品類稀少等問題。此外,處於早期階段的去中心化加密期權領域,尚不存在專業的期權做市商,也缺乏專業的對沖工具,即使有人願意參與做市,也會有極大的虧損風險。

以 Opyn 爲例,其模式本質上是將傳統的期權 Token 化,相當於將期權作爲一種搬到鏈上,Opyn 採用的是實物交割和全額保證金模式,如果你要出售一個 ETH 看漲期權,需要將一個 ETH 全額加到合約裏面去,當買方行權價交割,合約中的 ETH 將直接打給買方,而不是計算差價,這意味着資金利用率很低。

另一方面,Opyn 採用的是 AMM 機制供給流動性,並且是平臺方自己通過 Uniswap 做市,這種機制造成流動性壓力比較大,最終只能提供有限的幾個品種的期權品類,因此期權產品品類不夠豐富。

此外,期權做市商的無償損失很大。和一般金融產品不同,期權有「到期日」,隨着到期日越來越臨近,期權的價值會出現衰減,這個被稱爲是期權的時間價值,或者叫期權的外在價值。這種價格一直在衰減的資產(最終遞減接近於 0 價值)放在 AMM 池子中,很容易產生無償損失,對於提供流動性的交易者來說,隨着到期日越來越臨近,風險非常大。

Hegic 是近期去中心化期權賽道的明星, beta 版本僅僅發佈 22 天,鏈上總鎖倉量(TVL)突破 2000 萬美元,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績。

不過,Hegic 仍然存在一些問題,主要還是期權品類少的問題,目前僅支持 ETH 和 BTC 的看漲看跌期權,究其原因,也是由於想要上線一個期權品類就需要提供配套的流動性深度,這會帶來大量的流動性資金需求。

FinNexus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這正是 FinNexus 瞄準的市場和試圖解決的難題,即通過降低期權的做市門檻,讓普通小白用戶無需複雜對沖策略也可輕鬆參與期權流動性做市,不僅將風險降到了最低,而且還可作爲一種穩健的收益來源,回測數據顯示,這不失爲一項風險較低、獲益頗豐的理財方式。

與其它期權產品相比,FinNexus 獨創了頗具特色的 MASP 模式,全稱爲 Multi Assets Single Pool,意思是將多種不同的期權資產彙集到一個統一的流動池中,並由統一一種穩定幣提供保證金和流動性支持,從而最大限度地匯聚流動性。

FinNexus 目前提供比特幣、以太坊、SNX 和 LINK 等多個主流幣種的期權品類,對於普通用戶來說,只需持有穩定幣 USDC 投入流動池即可參與做市,採用一個資金池爲多個加密期權產品提供流動性,也可最大限度地分散賣方的風險。

加密貨幣期權競逐:FinNexus 的流動性聚合解法有何特色?

而這樣做最直接的好處就是,FinNexus 提供了儘可能多的期權品類,可吸引更多買家。這不僅意味着標的物資產費更加豐富,除了比特幣和以太坊等主流加密貨幣,還有 SNX 和 LINK 等多種新興崛起的潛力新星,當然未來甚至加入石油、黃金等實物標的物資產,從而降低池子中資產的風險相關性,而且,針對同一種標的物資產的期權品類也更加豐富,也就是說說,不同到期日、行權價和看漲看跌期權品類均可由統一池子承擔流動性,隨着這個池子中的品類越豐富,投入的資金越多,也會對方風險帶來一種被動的分散。

與去中心化期權平臺 Opyn 全額保證金的實物交割機制相比,FinNexus 採用了差價結算機制,同時採用現金交割。差價結算機制意味着可以提升資金利用率,另外 FinNexus 採用了 USDC 穩定幣作爲保證金結算,相比採用 BTC 或者 ETH 進行保證金的結算,USDC 適用於各種基礎資產的期權,而 BTC 結算更適合 BTC 的期權。因此 USDC 穩定結算的期權拓展性更好。

毋庸置疑,加密期權賽道即將爆發,而眼下期權市場競爭的焦點本質上是流動性的搶奪,只有吸引足夠多的流動性做市商,纔有可能提供豐富的期權品類和更具競爭力的期權價格,自然而然吸引更多買家。同時流動性具有網絡效應,流動性能產生更多流動性。可以說,在去中心化期權領域,得流動性者得天下。

目前來看,中心化期權平臺 Deribit 遙遙領先,長遠來看,期權從中心化向去中心化過渡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未來花落誰家我們無法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未來的贏家一定是洞悉開放金融精神和激勵策略,能夠吸引普通人蔘與 DeFi 核心貢獻的項目,對於期權產品來說,這個核心貢獻就是提供流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