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人的名義註冊社交賬號,屬於侵權行爲嗎?

原文標題:《#8 反網絡搶注,域名之爭以及互聯網治理》
演講:顧紫翬
整理:蔣雨航

本文整理自中國美術學院跨媒體藝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精修網絡課程整理第八週《反網絡搶注,域名之爭以及互聯網治理》。

就像指南針、火藥和印刷術一樣,互聯網的出現不僅徹底改變了人類信息傳遞的方式,也從更深層次、更廣領域促進了羣體組織結構和意識形態的的變革。但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互聯網並非一蹴而就:從用於軍事目的的阿帕網的誕生,到萬維網的出現和普及,再到大規模的產業互聯網的落地,除了技術人員之外,學術、商業、工業、政治等各行各業的人都在其中大顯身手,共同塑造了當今的互聯網。其中,立法者和法律工作者也在推動和引導互聯網的發展方面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如主張代碼應等同於言論,因爲受到憲法修正案保護,以及要求使用者將修改後的衍生作品以同等的授權方式釋出以回饋社會的著佐權等等,無不彰顯了法律工作者的創新與智慧。

意大利著名歷史學家和哲學家貝內德託·克羅齊曾說過,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通過系統的回顧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以及其過程中發生的一系列立法與司法上的演進,有助於我們認識文化與社會變遷的規律,總結提煉其中的經驗與教訓,無論是對我們應對當下的時代挑戰,還是化解未來可能面臨的困境,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義。


我們還有五節課,主要講從互聯網的誕生後衍生出來的新東西。比如:沒有互聯網之前,沒有域名,沒有郵件,也沒有超鏈接,從新誕生的東西里會出來新的法律問題。與互聯網相關的法律實際上出現在工業互聯網之前,當時有各種各樣有意思的官司,爲整個互聯網治理奠定了基礎。但是工業互聯網出來之後,大家都只顧着賺錢,沒有人關心打官司的問題了。到現在爲止,法律已經比互聯網的發展延遲很長時間,所以會有一些問題等着大家意識到需要去解決。今天講反網絡搶注,這個概念比較好理解。我去註冊一個別人的域名,到時候再賣給別人這樣一個概念。

互聯網域名之爭:探討網絡搶注的形式變遷與合法性

我們會先講一下域名是怎麼來的,一些很基礎的知識,之後再講域名裏面出現了什麼樣的問題,之前是怎麼管的,在此基礎上,又出現了什麼類似的問題?先從阿帕網講起,1969 年 10 月 29 日,第一條信息在阿帕網 (ARPANET) 上成功發送。最早的阿帕網只有四個節點,但隨着接入阿帕網電腦數量的增加,需要一個更有效的系統來管理和維護整個網絡中的信息傳輸。1972 年,美國國防信息系統局(U.S.Defense Information Systems Agency)創建了互聯網分配號碼管理局(IANA)。IANA 負責爲連接到網絡的每臺計算機分配唯一的“地址”(即 IP 地址)。

隨着越來越多普通用戶開始接入互聯網,這就需要一個更簡單、更容易記住的系統。1983 年,保羅·莫卡派喬斯(Paul Mockaptris)發明了域名系統和域名解析服務,滿足了這一需求。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不需要再記住 IP 地址是什麼了。接下想講一下域名是怎麼樣分級的。根域名:所有域名的尾部都有一個根域名。如 www.baidu.com 實際上應該被寫成 www.baidu.com.root。因爲根域名 .root 對於所有域名都是一樣的,所以平時是省略的。頂級域名:國家及地區雙字代碼頂級域:如 cn,us,fr 等等;通用頂級域:如 com,gov,org 等等;子域名:二級域名:如 google.com 的 google;三級域名:如 zh.wikipedia.org 的 zh。1985 年 3 月 15 日,位於馬塞諸塞州的一家計算機制造商 Symbolics 註冊了世界上的第一個域名 symbolics.com。2000 年,域名運營管理機構威瑞信 (Verisign) 發佈了 2019 年第四季度的域名行業簡報數據顯示:到 2019 年底,全球頂級域名註冊數達到 3.623 億個。

1995 年,在對互聯網進行私有化時,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授予了 network solutions 網絡諮詢公司爲註冊而收費的權利。當時註冊一個域名兩年的價格爲 100 美金。最早的互聯網是軍用的,很大一部分是通過國家行政機構授權的那種半官方組織運行,互聯網當時一直沒有私人蔘與,後來因爲人人都上網,政府才下放了權力。所以在那一年,美國國家基金會就把整個管理域名註冊的任務交給了一傢俬有公司,私有公司要賺錢,開始對註冊域名收費,當時註冊域名價格是兩年使用權,大概 100 美金,但你要是註冊一個 .com 域名,可能會比這個貴。這促進了互聯網的發展。互聯網公司湧現,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註冊自己的域名,開始使用互聯網。

私有化也帶來很多問題,其中一個是網絡搶注。域名搶注(英語:Cybersquatting)是指搶先一步去登記含有著名企業或名人商標的互聯網域名後,再高價賣給該企業或名人以賺取暴利的行爲。這來源於英文單詞 squatter ,指的是在沒有合法權利要求的情況下居住或佔用他人財產的人。在互聯網發展早期,大多數企業對互聯網上的商機並不瞭解。因此,一些人可能會先把知名公司的名字或相似名稱註冊爲域名,目的是把這些域名賣回給這些公司,或者藉助這些知名公司的名氣發展自己的業務。美國有一個法律原則叫做 adverse possession ——如果你佔用屋子時間夠長,就可以自動成爲屋子所有者。一般來說是 5 年到 10 年的時間,這得看各州的法律,可以自動成爲這塊土地或者屋子的所有者或者自動成爲他租客。據我所知在國內沒有,這個目的主要是社會資源使用率最大化,美國傳統財產法是有這個原則的。爲什麼當時網絡搶注會氾濫,是因爲在互聯網發展早期,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網上有商機,現在大家都知道,做電商可以怎麼樣,這一套我們都已經非常熟悉了。但當時大家不知道,很多人會想網絡有什麼用,馬雲第一個公司做的中國黃頁,那時候他去跟政府推銷,政府的人就覺得爲什麼要做黃頁,把這個東西放到網上有什麼用。首先他們肯定不知道互聯網是個什麼東西,當時真的去嘗試互聯網的人並不多。但是有一部分人很早就意識到,互聯網是社會發展的趨勢,是社會不可缺少的工具。就跟比特幣一樣,有些人可能 10 年前就買了比特幣,現在就成億萬富翁了。

有一部分人去創業,比如 Facebook、Google、雅虎這些,別人覺得可以先註冊其域名,等這些大公司反應過來再把這個域名賣給他們,或者是藉着大公司名氣做自己的事情。這就湧現了一批對於網絡搶注的訴訟,他們都想要奪回自己的域名。當時域名還不在商標法的保護裏,那時候沒人想到它會受商標法保護。所以當時打官司,只能從之前發生過的事情裏面找依據。於是就有人想到了電話號碼的管理。以前商戶爲了營銷目的會特別向電話運營商申請一串與其業務或公司名相關的、較爲容易記住電話號碼,叫做 Vanity Phone Number。例如 UPS 的電話號碼就爲 1-800- PICK-UPS (1-800-742-5877)。長期以來,1934 年通訊法一直禁止儲存、囤積或倒賣 Vanity Phone Number。此外,Vanity Phone Number 也受到商標法和不當競爭法的保護。

互聯網域名之爭:探討網絡搶注的形式變遷與合法性

之後就出現了反網絡搶注第一案:Intermatic Inc. v. Toeppen。當時原告 Intermatic 公司是聯邦商標“Intermatic”的所有者。被告是伊利諾伊州的居民,他在未經原告許可的情況下注冊了域名 intermatic.com,並在上面運行了一個網站,裏面放了一張 Champaign 的城市地圖。當被告拒絕自願將域名讓與原告時,原告對被告提起了訴訟。商標淡化(Trademark Dilution)的要求:必須是著名商標,例如可口可樂、麥當勞之類;必須被用於商業用途;商標的可識別性被減弱(Blurring)或被醜化(Tarnishment)。著名商標這個沒有問題,商標可識別性被減弱這個也沒問題,這個案子最主要的問題就是被告拿着這個網站基本啥都沒幹,算不算是商業用途。法院的結論是,被告對商標的使用是商業性的,儘管該網站只展示了一張地圖,沒有銷售任何產品,意圖出售 intermatic.com 域名進行套利的行爲已經構成商業用途。

爲了系統性地解決互聯網上氾濫成災的惡意搶注問題,1999 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反網絡搶注消費者保護法》。根據反網絡搶注消費者保護法,原告必須證明被告註冊或販賣的域名:與原告商標相同或者類似至混淆性的程度,被告“有從商標中獲利的惡意意圖”。這個聲明的難度就低很多,不需要再證明商業用途了。1998 年 10 月,ICANN (互聯網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成立,並負責全球範圍內互聯網協議(IP)地址的空間分配、根服務器系統的管理等等。ICANN 是從美國商務部獨立出來的部門,他自己聲稱自己是非政府的公立機構,實際上是從美國商務部劃出來的。ICANN 成立之後,通過統一域名爭議解決政策(UDPR)。相比起 ACPA,UDPR 可適用於國際範圍內的域名爭議。商標權人如果想要主張域名侵犯商標權而應予註銷或轉讓給商標權人者,可以向域名爭議解決機構提起投訴,如界知識產權組織仲裁與調解中心(WIPO),亞洲域名爭議解決中心,美國國家仲裁協會等等。如果投訴人的投訴得到支持,會得到 “註銷域名”或“轉移域名”的裁決(但不涉及經濟賠償或者法律禁令)。這種解決政策的好處是如果裁決下來的話,可以把域名直接劃得域名,比較方便。但它是不涉及經濟賠償或者是法規禁令的。有些人會覺得自己的名譽受損,他除了想要把域名註銷掉,還可能想要錢。但是要走這條路的話,經濟賠償是不要想的。

Facebook 等社交網絡的個性化域名( Vanity URLs)

Twitter、 Instagram 等社交媒體上的井號標籤

Apple Store 的開發者賬號

接下來會是什麼?

雖然域名的問題解決了,隨着社交網絡和搜索引擎的發展,新形式的網絡搶注也誕生了。第一種就是在網站中使用競爭者的元標籤(metatag)。元標籤主要是用於搜索引擎優化的。有些公司搜索引擎開始火起來之後,另一些公司就開始做搜索引擎優化,想讓大家多搜到我的東西。有些公司它有壞心眼,他可能發現競爭對手賣得好,就在自己的網站元標籤裏面加競爭對手的名字。這樣子搜到競爭對手的時候,可能也會搜到自己的網站。相當於是把本應該屬於你競爭對手的一部分流量,引到自己的網站上來。有三個非常有名的案例,感興趣的話可以去看一下。第一個是關於賭場的 Aztar Corp. v. MGM Casino;第二個是色情網站 Aztar Corp. v. MGM Casino;第三個 Promatek Industries, Ltd. v. Equitrac Corporation。基本上都是在這個網站裏面的源代碼裏面用了競爭對手原標籤,給自己的網站引流。當時這三個案子,法院全都是判說不行,這種引流做法是絕對不可以的,這從某種程度上也是侵犯別人的商標。

互聯網域名之爭:探討網絡搶注的形式變遷與合法性

第二種新形式的網絡搶注,就是在社交媒體上冒充名人註冊賬號,這個應該還是很常見的。關於這件事有個非常有名的案子,但這個案子最後和解了,叫做 La Russa v. Twitter, Inc。這個是社交媒體網絡搶注第一案。聖路易斯紅雀隊(棒球隊的經理) Anthony La Russa 發現有一名未知的 Twitter 用戶在 Twitter 上以其名義註冊了賬號並一直在發佈與紅雀隊相關的內容。在尋求 Twitter 刪除賬號無果之後,Anthony 對 Twitter 提起了訴訟。這個事情也導致了一些社交媒體開始採用實名認證。

互聯網域名之爭:探討網絡搶注的形式變遷與合法性

還有沒有定論的新形式網絡搶注,第一個是 Facebook 的個性化域名。有些名人他喜歡把 Facebook 賬號改成自己的名字。但如果你是搶注了我的名字,從侵權角度來說,目前爲止還沒有定論,但應該是屬於侵權的。

第二個是 Twitter、Instagram 等社交媒體上的井號標籤。這個很常見,比如有些網紅很喜歡去蹭品牌熱度,他會發一條微博,並打上名人的井號標籤。實際上就是蹭人流量的行爲。我知道有法學討論說理論上來講,不一定是侵犯別人的商標,但是沒有經過別人允許。這個事情如果按照元標籤的那些案子來判,實際上應該也是不允許的。美國目前爲止對這一塊,睜一隻閉一隻眼,還沒有相關的訴訟。

第三個是搶注 Apple Store 的開發者賬號。有些人去搶注蘋果開發者賬號,等着別人過來買它,就跟當時搶注域名一樣,但蘋果開發者賬號又不算在商標裏面,也不算在反網絡搶注消費者保護法裏面,目前沒有定論。可以想象一下接下來會是什麼。我們現在用這種各種各樣的 APP 或者網站,很多網站都有註冊系統,它需要註冊一個賬號。如果你真的以別人的名義註冊賬號,到底會怎麼樣?到底是不是最後會變成網絡搶注的監管範圍,實際上現在難定論,只能說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