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王純及來自 Deribit、BTC.com、Matrixport 等礦業與加密金融領域的資深專家聊了聊礦業與金融業能從彼此學到什麼。

加密貨幣礦業歷經 十年野蠻生長,逐漸走向工業化與金融化。近年來,礦業從金融界學到了很多對衝風險,增強收益的方法。

北京時間 7 月 3 日晚 9 點,Crypto Tonight 特別系列「Talk to Chun」第二期:「加密貨幣挖礦與金融衍生品」順利開播,Crypto Tonight 創始人 Yama 邀請了 9 位頂級礦池以及加密金融機構資深人士一起探討加密貨幣礦業可選擇什麼金融產品,以及加密貨幣衍生品市場的特徵。

本期核心看點有:

  • F2Pool 聯合創始人王純:礦池等挖礦生意是做多比特幣的最好方式之一
  • Deribit CCO:芝商所比特幣期權合約交易量遠不及 Deribit,同時行權價格更高
  • Three Arrows Capital 聯合創始人:衍生品間套利具有風險,行業出現多元化的垂直領域加密金融機構
  • Matrixport COO:加密金融可幫礦工解決套保、借貸、增強收益三大需求,5% 至 15% 爲常見的收益期望區間
  • BTC.com CEO:礦工羣體更加專業,礦池應整合資源以提供一站式服務解決方案

查看完整的節目視頻可 點擊此處 回看,以下是本期節目全程的文字記錄,內容有所編輯。

Crypto Tonight | Talk to Chun

本期節目嘉賓

  • Chun Wang:F2Pool 魚池聯合創始人、stakefish 創始人兼 CEO
  • Ethan Vera,Luxor Mining 聯合創始人
  • Jason Zhuang,BTC.com CEO
  • Luuk Strijers:Deribit CCO
  • Kyle Davies:Three Arrows Capital 聯合創始人
  • Darius Sit:QCP Capital 創始人
  • Emmanuel Goh:skew 聯合創始人兼 CEO
  • Daniel Yan:Matrixport COO
  • Qian Xiong:Blockin 錢包資產管理負責人

嘉賓自我介紹

Yama:大家好!歡迎來到 Crypto Tonight 特別系列 Talk to Chun 第二期:加密貨幣挖礦與金融!熱烈歡迎我們的 9 位嘉賓,首先自我介紹,Chun 開始。

Chun:大家好,我是 Chun。這裏是 Talk to Chun 第二期,歡迎大家。(王純老闆今天剛從釜山歸來,旅程疲憊。)

Yama:謝謝 Chun!週末的釜山如何?海邊怎樣?

Chun:我等不及回首爾,哈哈。

Yama:哈哈,真的嗎?你看過那部恐怖電影《釜山行》嗎?

Chun:我希望不要演變成新冠疫情恐怖!我一直保持社交隔離。

Yama:是,下一位莊大 Jason,BTC.com 的 CEO。

Jason 莊大:大家好,我是 Jason (莊大) BTC.com 的 CEO,我們是全球領先礦池之一,我們也是去年開始和 Matrixport 合作,給礦工推出了一些創新的金融產品。

Yama:Jason,我知道你在 2012 年從美國放棄攻讀博士,回國 all in 加入區塊鏈戰場,比特幣真愛。你當時買幣了嗎?

Jason:2011 買了很多,還在門頭溝上交易,但是由於缺乏交易經驗,後來都交易虧了很多,哈哈。

Yama:哈哈,正好今晚我們有很多專業交易員,可以經驗交流。下一位 Ethan,Luxor Mining 的聯合創始人。

Ethan:大家好,我是 Ethan,我們是一個北美礦池,也運營着算力。我個人是金融背景,之前在高盛。

Yama:Ethan,特別感謝你,現在應該是你的早上 5、6 點吧?

Ethan:是。

Yama:感謝,下一位 Daniel 嚴冬,Matrixport COO。

Daniel:大家好,我是 Daniel,Matrixport 的 COO,很開心在這裏見到許多新老朋友。Matrixport 提供一站式加密貨幣金融服務,質押借貸、交易、理財、託管等,我們的客戶有許多是礦工朋友,也是依託比特大陸背景。

Yama:Daniel,我知道你是說唱高手,buy bitcoin at dip and earn money while your sleep! 真希望搞一場幣圈有嘻哈,不難猜誰會是冠軍,哈哈。希望有機會現場聽聽你 rap!

Daniel:下一次,哈哈!

Yama:好!下一位熊謙來自 Blockin 錢包。

Qian:大家好,我來自 Blockin 錢包,很高興邀請。Blockin 的背景是最大的礦池之一的幣印礦池,也是致力向礦工朋友們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務。我個人背景也是傳統金融來到幣圈,不到一年。

Yama:下一位,Luuk, Deribit 的 CCO。

Luuk:感謝再次邀請我。我在 Deribit 工作,Deribit 是全球前十的數字貨幣衍生品交易所,Deribit 最有名氣的是,我們是數字貨幣期權市場的老大。上週五,我們有 15 億美金的未平倉合約,當天差不多一半到期了。我們不僅僅專注在(提高)這些交易量的數據上,我們也在積極推進提供更多新的服務,推進新的市場,優化價格,等等。期權是我們的特色。

Yama:上週五比特幣期權日!Luuk,我想說你們 Deribit 的粉色小衛衣太美了,真想要一件!

Luuk:哈哈,沒問題!

Yama:下一位嘉賓,Three Arrows Capital 的聯創 Kyle。

Kyle:謝謝邀請!我們是新加坡金管局(MAS)監管的持牌金融機構,我和我的合夥人 Su zhu 在八年前成立 Three Arrows (3ac)對衝基金。 我個人是外匯交易背景,我們基金主要做交易和借貸,同時也會涉及一級市場的投資,比如我們股權投資了 Deribit,我們喜歡第一,Deribit 期權第一大家都已熟知。。

Yama:最近 3ac 好消息不斷啊,新的合作伙伴,新的投資。我有一個小問題:爲什麼叫 Three Arrows Capital 有什麼故事?

Kyle:其實來源於日本戰國著名的「三矢之訓」,毛利元就將軍的典故之一,三支箭團結一心,克敵制勝。

Yama:非常有意思!下一位 skew 的創始人及 CEO Emmanuel。

Emmanuel:大家好,我們提供衍生品交易數據分析,非常期待參加今天的討論,看看我們能爲礦圈做點什麼。

Yama:謝謝!下一位是 QCP 的創始人和 CIO Darius。

Darius:大家好,QCP 是 based 在新加坡的交易公司,我們主要也是做加密貨幣的交易。我和今天的其他大部分嘉賓一樣,也是傳統金融過來幣圈,和 Kyle,Daniel 在外匯交易早就有過交集。我們主要是兩個領域:OTC 和期權交易,不過和 3ac 一樣我們也會做一些一級市場的投資,比如 Deribit,比如 skew.

Yama:Darius,同時作爲一名專業的交易員和新加坡最年輕的橄欖球運動員,你最享受什麼?

Darius:超強能量!交易和橄欖球都是需要高能量,腦力體力,對我來說完美,哈哈

Chun 開場討論:礦圈能用金融產品做什麼?

Emmanuel:這也是我今天想在這裏和 Luuk、Dairus、Kyle 大家一起討論的點,看起來礦工是有質押比特幣借 U 交電費買機器的支出需求,hold 自己手裏的比特幣,借貸的頭寸需要用到期權產品來做對衝幣價下行的波動風險。

Jason:幾年前,大礦池還是保管着很多礦工未提取的幣,一些礦工甚至把礦池當成錢包使用,放半年甚至更長時間。但是 1-2 年前開始,礦工開始不這樣了,他們基本很快就提幣。作爲礦池我們自身保管的幣現在並沒有那麼多。礦工還是會適當屯幣,大礦工甚至有自己的內部資管團隊打理他們自己的幣。從礦池角度來看,我們更像一座橋樑,幫礦工銜接介紹各類資源。礦工本身是越來越專業,他們很明確自己的需求,很多時候不需要礦池給他們搭線資源 。所以,我們礦池也在思考, 比如對接借貸平臺,託管平臺,交易所等等,我們目標是更多更好地整合資源,給礦工提供一站式服務解決方案。

Daniel:我想你的問題是什麼樣的金融產品是對礦工是有益的。從我們角度,有三個問題可以幫礦工解決:第一是套保;第二是質押借貸;第三是增強收益,比如 5% 或 15% 甚至更高取決他們的風險收益偏好。

Yama:一般最常見的是什麼區間的收益回報?

Daniel:我覺得 5-15% 是 80% 的礦工的常見收益期待,5% 左右的礦工可能是偏保守型,安全最重要;15% 左右的可能是我還是想冒一點點小風險賺一些高收益,但是不要超高風險 30% 這種太冒險。

Yama:這個收益回報區間聽起來和 3ac 提供的收益利率很匹配,Kyle 你怎麼看?

Kyle:我們的商業模式很簡單,我們借幣,我們不做期權,期權更多是 Deribit 或者 QCP 可以提供。我們借幣後的操作也很簡單,就是期現套利,我們應該是現在這個商業模式裏最大的玩家。我們喜歡簡單穩定安全,不涉及結構化產品。

Emmanuel:Kyle 我想問一下,哪裏是最好可以借鑑期現套利的借貸利率?

Kyle:市場上比如你去 Blockfi 網站上面提供的利率加上 1-2 個點是一個參照,如果你需要更深入的參考比如可以到 OTC 市場去看,我覺得基本思路是每個 broker 的報價上加 2 個點是比較好的參考。

Yama:市場上還出現了一些創新的算力衍生品,Ethan 是這方面的專家,你給我們簡單分享下?

Ethan:算力對礦工來說是個波動風險值,Daniel 前面也提到礦工有套保對衝風險的需求,算力的波動不比幣價少,甚至更高 3 倍,所以針對算力波動風險的衍生品,防止因爲算力下跌礦工被迫關機,對礦工能起到一定保護作用,推動行業發展,但是的確還很早期。

Kyle:我也想問 Chun,我們今晚開場討論,礦圈能從金融這邊學到點什麼,我想提個相反的方向,我們金融圈能從老礦圈玩家這邊學習到什麼?你們在行業待得時間更長,經歷更多的牛熊市。

Chun:我其實很久不挖礦了,雖然我有魚池作爲我的公司。金融產品對我個人的需求來說並不大。

Jason:礦業從金融界學到了很多對衝風險,增強收益的方法,尤其是近幾年。對於金融界從礦業學習的,我認爲主要是把握和傳統金融市場的差異。幣價對比傳統市場其他金融產品,價格的波動還是太大了,資產安全面臨的風險也更大,整體上對風控要求也更大。像 DeFi 的產品,智能合約的代碼漏洞可以導致資產的損失,這些都是傳統業務不會遇到的風險。

Chun:我覺得礦池礦圈生意是 long bitcoin 最好的方式之一,有點像你是被動持幣,不需要你自己主動去交易所現貨去買賣之類,不用管有時候買高了價格還是賣低了。 礦池對我來說更多的是意味着隨時保持進場的機會,畢竟每天都有幣的產生。

Luuk:我想補充一點,我們談了很多針對礦的問題,比如哈希難度等;但是收入和風險對衝其實是個更大的話題;除了礦以外,其實還有很多其他持幣機構,比如類似 Deribit 我們這樣的交易所,我們的收入都是比特幣;還有比特幣借貸公司;我們其實跟礦工的問題都是一樣的:當下和未來的收入都是比特幣、以太坊或者其他幣。所以對於未來收益的套保 / 風險對衝都極其重要。我們在 Deribit 看到的情況是,越來越多這類公司開始做風險對衝,很多我們的競爭對手都在 Deribit 用期權來做套保。雖然大家都纔剛開始接觸這些,但是這個套保的需求和對於未來穩定收益的追求,遠遠不僅侷限於礦業。

Emmanuel:Luuk, 你怎麼看如果有人用看跌期權來做套保,但是他獲取的套保收入仍然是比特幣。

Luuk:這個並不重要,關鍵點是對衝比特幣的價格的風險,你也可以用永續合約來對衝。我們希望馬上能在 1 個月後上線 USDT 作爲保證金的產品,一開始會上期貨,後續會上期權。因爲用 USDT 作爲保證金的話,就更容易預測。另一個我們在計劃的事情是,特別是針對礦工,如果每日的收入是比特幣本位的,他們可能更希望能用亞式期權來對衝。亞式期權會覆蓋一個範圍的行權價,每日有個固定的結算價格,它能幫助 Darius 更好得對衝風險。現在我們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做。首先,如果平臺保證金還是比特幣的話,確實有些對衝會比較難。

Darius:根據你剛纔說的,我們其實很多投資人有這 2 個擔心。就像你說的那樣,一個問題是比特幣的兌換,我們的收入是比特幣,支出是比特幣;所以需要兌換比特幣。第二個是結算,有些人無法做現金,他們更傾向於實物交割。我們就會做實物交割。我們的客戶爲什麼有時候選擇我們,就因爲他們希望能實物交割。可能對於 Deribit 來說,作爲一個交易所,修改這些會比較困難,作爲一箇中間商,我們就會比較靈活。

衍生品市場呈現哪些特徵?

Daniel:我想問 Kyle,你們做很多套利,現貨套利比較直接,但比如衍生品之間的套利,風險控制的要點在哪兒?你有什麼建議或分享?

Kyle:我承認,的確是有風險的。如果你在一個交易所 long,在另一個所 short, 槓槓效應,幣價一大波動,很有可能一天內就被平倉了。所以很重要,你要明白你面臨的風險是什麼。2016-2017 年那會可能很多人做的是現貨套利,18 年 19 年開始越來越多期現套利,回到你的問題,如果你想進場,我覺得最好的建議就是讓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與其你自己來做,還不如借幣給已經很專業在做這一塊的機構。還有就是我們看到多元化的垂直領域金融機構,比如有機構專門提供期權交易,有機構專門提供借貸,不是說所有金融服務都集中在一家大交易所,現在不是這種格局,這也是很好的現象,行業有更多元化發展途徑。還有就是大家都有自己擅長服務好的客戶羣體,比如有些機構擅長服務礦工羣體,礦池就是個好例子。多中心化發展,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去中心化形式。

Darius:我想補充一點,借貸裏的信用風險,誰可信誰負責,許多人並沒有很注意到這一點。

Kyle:是的,我覺得 312 這一波讓很多人開始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我同意 Chun 最開始的觀點,如果你市場早期給出過高的信任,可能你現在的幣都早沒了。現在的市場和玩家相對都比較成熟,也有一定程度的監管作爲保護,我覺得目標不是你借給 100 個對手方和 100 個對手方做交易,其實可能 3 家就夠了,也是最完美的選擇,至少我們目前經驗看下來是這樣子。總結下來借貸市場更多的關乎於信譽、信任、監管,而不是無意義的分散化。

Ethan:Qian 我想問你關於幣印,你們現在也進場做借貸,你們會關心比如你們的用戶有使用一些對衝工具降低幣價波動帶來的影響,如果有,這樣的用戶你們會給予有更高的信用度嗎?

Qian:是這樣的,礦工其實更喜歡有一定對衝風險的產品,比如 0 息借貸,比如絕不平倉,那這些產品的背後邏輯是會要用到複雜的金融工具比如期權。對我們來說,會去找一些天然的對手方去對衝掉比如借貸頭存的風險。當然如果用戶不需要教育,已經自己有這種自發對衝風險的意識,我們肯定是很喜歡這樣的用戶。但是我們是服務礦工,不是挑剔礦工,所以我們儘量還是想我們能怎麼更好的服務好他們,提供更實用的金融產品滿足他們的需求。

Qian:我想問 Darius 一個問題,你們衍生品交易是很專業和活躍,你覺得衍生品是否會平抑加密交易的波動?而且,機構進場能否最終消除 BTC 的大幅波動?

Darius:我覺得可以分幾層來看這個問題,首先從現在加密貨幣的現狀來看,爲什麼幣價的波動如此之大,我覺得原因是在於衍生品的槓桿使用過高,比如 Bitmex 上的超高槓杆率,總體來說,槓桿的無限制使用導致幣價的巨大無常波動,如果限制了槓桿率的使用這個波動現象應該會有一定改善。

Yama:以太坊期權市場最近好像也比較火,機構入場的感覺,未平倉頭寸激增到 2 億美元這樣,創歷史新高,你們怎麼看這一現象?

Daniel:給我的感覺就是有大的以太 holder 進場,拼命賣 call,究竟是牛市還是熊市現象,我覺得難說。

Luuk:我們看得到交易,所以我們知道背後是誰。其中一個是……嗯……這個是個媒體特別喜歡的話題。可能現在的以太坊類似 2 年前的比特幣。目前在這塊領域有幾家特別活躍的公司。我個人覺得這裏有 2 個原因。1 個是增收,以太坊的持有者,通過賣期權來創收。2 是大家對於以太坊 2.0 以及 Staking 的預期,覺得它會迎來小牛市,所以產生了很多興趣。所以我覺得這兩點都是。但是總體而言,以太坊有了更多的市場動作,更多的參與者。當然也可能是因爲比特幣期權很成功,所以他們覺得以太坊期權也會成爲最新的成功的產品。當然以太坊的期權市場,效率更低,特別是你對比比特幣期權的做市商的數量和以太坊期權做市商的數量,效率更低,所以價格上有更多獲利機會。雖然以太坊期權在快速增長,但它的流動性和市場質量還是遠遠不及比特幣的。

Darius:剛纔 Kyle 其實也有提到以太的借貸,從外部觀察來看一個原因也可能是以太的借貸市場推助了期權市場的激增。

Kyle:以太現在的借貸利率蠻高的,比特幣也是,保護頭寸很好的方式之一就是用期權。

Jason: 我有個問題,上星期我們有近 10 萬比特幣結算了。你怎麼看這麼大的未平倉的合約結算,對於價格的影響?市場是在增長麼?

Luuk::這是個很有意思的問題。裏面有 2 個可能。1 個是市場在增長,而且是因爲有更多的機構客戶在入場。每個人都在這麼說,但我必須更坦白點,現在還是在早期階段,很多機構的經理還有非常非常多的擔心。雖然少數有幾家造成了頭條新聞,但如果你和傳統資產對比,還是相差很多。這些新聞吸引更多的機構入場,而大家進場又是對於牛市的預期,就會造成長期的對於價格的增長的共識,從而推動價格上漲。具體什麼時候會發生,我不知道;但是總得來說會推進未來幾年的牛市的趨勢。

期權的未平倉合約結算,常常讓很多人誤解。如果你單純看未平倉合約的量,比如上週五,我們的未平倉合約的量差不多是 14,15 億美金,聽上去非常得大;但這是名義價值,每個期權合約是 1 個 BTC,1 個 BTC 差不多是 9000-10000 美金,10 萬張合約就將近 10 億美金的未平倉合約;其中 75% 左右在 Deribit。將近 25% 左右在 CME,其他還有一些分散在其他交易所裏。所以 10 萬張合約結算就是 Deribit 歷史最高,也是全世界最高的了。但是如果你細看 ITM 或者 ATM 的倉位,其實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很多人都在投機,推測會有牛市。6 月底到期的期權裏,有很多人預測比特幣會漲到 3 萬美金,2 萬美金;還有人預測比特幣會跌破 5000 美金。如果你看下最大痛點,類似一個微笑圖表,你會看到最大的影響 / 痛點其實是 ITM 的看漲期權,是非常有限的。

如果你細看這個到期日的影響,特別是對手盤之間結算,其實很多人都很失望,影響非常小(結算很少)。下一個結算週期,比如 9 月或者 12 月,我預期這些數據會更大;而且更多的未平倉合約會接近 ATM 而不會再有這麼多 OTM。當這些發生的時候,比如說有 2、3 萬張到期期權很靠近結算價格,你就會看到波動率上升,市場上就有可能有推力,推動到某個特定的行權價。這些我們現在還看不到,但未來很有可能出現,也就是在最大的結算日,會有巨大的波動率。

Kyle:可以用 skew 數據做相關預測。

Luuk:我們也經常用 skew,因爲它展示了整個衍生品市場全貌,而不是隻有 deribit,更全面的數據信息。

Darius:我覺得未平倉頭寸對幣價並沒有直接的影響作用。每一次未平倉到期日也不一樣,比如上個月還是一個月前當時華爾街大佬 Paul Tudor Jones 喊單要進場,CME 有大量買 call 的量激增,看起來很 bullish,但結果到期日,幣價是 9k 左右。

Luuk:我想問 Ethan 一個問題,機構入場感覺還是比較初期階段,大規模的資金入場一定程度會影響你們現有收入模型,導致要求更高的轉賬費用機構趨勢性惡性循環,你怎麼看?

Ethan:我同意目前機構玩家還在早期,相對散戶市場更活躍,對礦工的收益是正向推動。大機構入場形成主流,如果他們更傾向於持幣不做交易,轉賬費用收益減少,感覺是可能不是那麼好的 sign 對礦工來說。但是我們應該要更積極看待這個問題,到時候應該會用新的使用場景被探索出來,我希望。而且如果機構大量入場,對幣價本身可能也會起到推動作用,即使交易頻次少了,但是可能對礦工來說,收益還是會很樂觀。

討論加密行業信用,信任以及風控機制

Kyle:312 的確是個非常好的市場提醒,給大家敲了個警鐘。信用,我覺得一方面可以看 regulation 監管,這個肯定是重要的加分項。監管也是各有不同,Money Lender 監管和對衝基金監管都不盡相同,管轄權地域也是一個考慮因素。然後,第二點,我覺得可以是 Balance Sheet 資產負債表,最好是審計過的(audited financials),這可以讓你對對手方的體量和實力有一定準確的把握。第三點,就是在行業經營多長時間了,時間也是一個超級重要的信用維度(你看這也是礦池礦圈老牌玩家的信用優勢)。第四點就是良好的合作伙伴關係,越好的關係可以讓彼此更加相互瞭解,在業務中不斷靠實際業務背書,信用升級。我們的目標其實都是在 long bitcoin。

Luuk: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當天我大概睡了一個小說或者半個小時;應該來說是整個市場的一個警鐘。也是我們上線 USDT 的一個原因。因爲當市場暴跌的時候,有些用戶就開始進入死亡螺旋,也許有更恰當的說法,因爲保證金也在大跌,市場極度恐慌。我們也需要重新評估如果處理強平,特別是優化流動性的計算,我們也在重審我們的組合保證金模型,比如說如何優化期權平倉。交易產品越大,對手盤風險就越大。作爲交易所,我們必須保護自己,在外面的系統裏,(風控)計算裏構架更堅固的邏輯,包括提升我們的自己的資產負債表。

Daniel:金融平臺獲得用戶信任,有三個很重要的點,第一就是 Reputation,平臺包括團隊背景是什麼出身;第二就是怎麼做風控;第三如何保證資產安全。我們極其重視風控系統的搭建,對我們來說,真的風險是命門,信任是一切。312 這種黑天鵝日,絕對是我們證明自己的最佳時機,我們的風控是否做得足夠到位,執行力是否跟得上市場的劇烈波動。

Chun:比特幣行業經常說的一句話是: don't trust, verify.

Qian:這個行業相當早期,沒有牌照,大部分國家監管不到位。我的角度看這個問題更多是從什麼身份幹什麼事。信用中介應該就是做信用中介相對應風險收益的事,資管就是資管。這兩者對用戶的風險以及對等性以及信用度是有區分的。礦池的地位天然對礦工來說是一種信用中介,我們會做好這個角色。我們在這個基礎上做了錢包,提供一站式的金融服務。錢包只提供平臺服務,專心做好風控及資管項目的篩選,並做好項目間的風險隔離。

Yama:總是問自己:金融信用是怎麼來的。你憑什麼信任對方所說的,對方是否具備個人資產實力, 或者投資方實力,或者受監管機構,實體資產做背書等。當對方給你看一個豪華的辦公室,不代表什麼,因爲這是最不花錢的支出,真正耗費時間精力以及資金成本的是合法合規運營;當對方給你看其錢包地址也不代表什麼,因爲幣很可能本身不屬於他們;當對方號稱幾個億美金規模,也不代表什麼,因爲根本無法 verify 數字的真實性,更別說審計過的財報 . 團隊以及合作伙伴的金融專業度評估,是否有與其號稱資產規模相匹配的團隊實力。幣圈是一個充滿機會的新領域,不論出身,但金融做的是信用的生意,市場和用戶需要警惕。信用是需要慢慢建立,而不是隔夜暴富,拿 10 萬做出 1000 萬的樣子,用戶市場就爲此買單。

Darius:對我們來說,有一個我認爲挺重要,就是對用戶的教育。用戶有專業的認知後才能識別專業的玩家,纔是一個市場的良性循環。

Jason:我覺得信用是很難獲得的,作爲頭部礦池我們有天然的算力信用優勢。對於金融產品來說,在中國很多用戶對海外機構不熟悉,其實就算是對於 Matrixport 這樣我們深度合作的公司,在國內礦工圈還需要進一步獲取信任。對於不少礦工來說,這個信用也是來之不易,礦圈金融,任重道遠。

Yama:最後大家有什麼分享作爲我們今晚的收尾!

Darius:市場真的還有特別多機會,期權啊 DeFi 啊,傳統世界的負利率,我們有太多機會了!

Qian:我們繼續與行業內最專業金融團隊的合作,比如我們最近也和 CyberX 積極開展合作。

Luuk:非常簡短得補充下,我們即將上線「做市商保護計劃」,是個比較小衆的幫助期權做市商進行風險管理的工具,可以在特定情況下自動撤單,比如超過一定數量的訂單成交後,可以出於風控考慮,撤出部分報價。我們覺得這會提升市場質量,更小的價差,更大數量的報價。這個(工具)比較小衆,不是針對大多數人,但會幫助期權做市商。其次,我有提到過,我們會上線 USDT 作爲保證金的期貨,包括部分小幣;當然還有 BTC/USDT,ETH/USDT。我們也在看 VIX,隱含波動率的期貨,它是一個針對更成熟市場的對衝工具;最後我們會在亞種宣佈更多的合作伙伴,類似我們跟 Copper 的合作。做市商,對衝基金或者散戶都會收益,因爲他們可以把資金存放到自己信任的託管錢包中,並在 Deribit 上交易。這些應該都會馬上上線。

Jason:我們的機槍池上線,以及還有和 Matrixport 的新合作,全面服務好礦工!

Kyle:給期權市場喊單,期權還是超級早期,超級小,我們真的前途無量,哈哈

Emmanuel:我們和 okex 目前積極在合作會有新產品呈現給大家,敬請期待!

Yama:謝謝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