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是一個從全新的技術空間重新組合資源的故事。——星雲鏈 & 小蟻聯合創始人 王冠

2019 年,大年初二,星雲鏈聯合創始人王冠在「公鏈聯盟穿越牛熊精英總隊」微信羣中與大家分享了他對區塊鏈行業的一些看法和思考、介紹了 2018 年底上線的 Nebulas NOVA,同時與行業精英分享了他對公司化與社區化轉化的一些關鍵步驟的難點。

「區塊鏈是玩不壞的」

王冠 :2018 年區塊鏈的泡沫是違反常識的,違反常識的事情一定會迴歸常識,區塊鏈價格的泡沫一定會破滅,但破滅之後反而輕鬆了

2018 年,對整個行業來說是非常不平靜的一年,但這種不平靜,在之前的區塊鏈行業的週期裏也都反覆地出現過,只是 2018 年 TA 的強度或關注度更大。

從 2017 年上半年開始的泡沫給深入地參與到這個行業裏面的人,帶來了很多困惑、迷茫和焦慮。我們的焦慮、不安,或者挫折,很大一部分是因爲整個行業的參與者,無論是項目方或者用戶,都想留住一個美麗的泡沫。但是泡沫是違反常識的,是一個泡沫化的,基於價格的行業的虛假繁榮。

所以,違反常識的事情一定會迴歸常識,那麼這個泡沫一定會破滅,破滅之後反而輕鬆了。從某種程度上,泡沫的破滅了在區塊鏈行業仍然是有常識存在的。

潮水會退去,當然潮水也會再來。不過在一個有常識的行業裏面,我們可以尋找規律。然後依託規律去進一步地求發展。

雖然 2018 有些項目方、投機者和相對中心化的節點和組織收割了市場後離場,這些人消費了整個行業的底線。但是目前的區塊鏈行業的整體市值也好,基礎設施也好,都還在非常早期的階段。一個真正的技術革命因爲如果是技術革命,就有新的技術可能,來改變大家的零和博弈的模式,可以用新的技術手段,把所有的參與者的利益導向一個增量的市場。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如果區塊鏈真的可以稱得上或者是配稱得上是一場技術革命的話,那麼它一定是玩不壞的。而且最終那些早期離場的,或者是說消耗了整個行業的人會知道他們面臨的損失,遠遠超出他們的所得。

時至今日,區塊鏈仍然充滿着非常大的爭議,但是我想再過那麼一兩年,我們回看今天,大家肯定會看得更清楚。丟人的是那些消耗的行業底線的人,而不是區塊鏈技術本身。

上一個行業週期的谷底,我感覺小蟻要掛了

王冠 :上一個行業週期的谷底,我們覺得 NEO 要掛了,但是我們要求比特創業營的同學硬着頭皮上,至少要給小蟻一個試錯的機會。

2015 年的年中是 NEO 這個項目成立的第二年,當時 NEO 募集的種子輪的資金,有相當一部分是以比特幣的形式存在的,這筆資金都還沒有開始用,就縮水了將近一半。2015 年又趕上互聯網金融的熱潮、股權衆籌的熱潮、股市的熱潮。

所以在當時,真的沒有人看好 NEO,包括 NEO 種子期的投資人、和 NEO 的幾位 founder。參與到 NEO 的工作中的每一位同學都沒有那麼強的信心。

當時 NEO 的幾位參與者,我記得 15 年應該只有三個半人(其中一個是實習生)。大家不知道怎麼搞,而且也發不出工資。我和達鴻飛兩個人就是無薪創業的一個狀態。當時我們的薪資是以法幣的形式發給大家的,小蟻募集的資金換成法幣大概只有 30 萬左右,其實支撐不了多長的時間,連技術團隊的基本工資都有問題,更不要說任何的商業推廣。

所以我們覺得項目可能要掛,覺得掛之前是不是給大家一個退出的機會,所以給了種子輪的九位投資人一個按照當時投資法幣額度等額退出的機會。我記得應該是有兩位的種子輪的投資者選擇了等額法幣的退出,當然其他的這些投資人也都動搖過。因爲其實從當時我們的想法裏面來看,因爲募集的資金已經縮水了一半,所以法幣等額退出是一種福利,

因爲比特幣超跌,不可能所有人都等額法幣退出,對於對於另外幾位創業營的這些同學呢,我們就硬着頭皮要求大家一起上,因爲至少要給小蟻一個試錯的機會。

如果你和時代的機遇在一起,其實跟能力關係不大,跟選擇有很大的關係,平凡的人也可以做偉大的事情。

回到今天,此情此景和當時的情況其實差不多,只是數量級變了,但是基本的情況也都是一樣的,行業迷茫,大家看看有沒有傳統意義上的經典的發展方向。然後整個社區所謂的「涼涼」,或者是說項目方也都基本上是在低消耗的狀態。

以我的親身經歷來看,如果你看過整個中國區塊鏈技術社區的發端,當時徐義吉組織的比特創業營,幾個人到十幾個人。從十幾個人到數百人,做一個行業的第一屆的區塊鏈國際峯會。然後,由亞文化到主流文化,有一羣極客的圈子到一些傳統的組織機構,小公司再到大公司,再到五百強或者是 BAT,更多的人、更多的精英,更多的資源投入到這個行業裏,那麼你一定會相信,區塊鏈技術這個生命力,他是超越參與者的想象。所以,如果你和時代的機遇在一起,其實跟能力關係不大,跟選擇有很大的關係。所以重要的是選擇並且堅持你的選擇,而且沒有什麼人有神力,每一件事情都是平凡的人,積年累月的一羣人一起做出來的,所以平凡的人,也可以開始做所謂偉大的事情。

星雲鏈聯合創始人王冠:區塊鏈是玩不壞的比特創業營 2013 年聚會合照

這張照片我記得是我當時借了一個單反拍的,因爲之前的每次活動,我覺得我有可能在見證一個技術革命的發端,所以我有意地記錄了一些拍攝創業營每次活動和會議的影音資料,現在看起來這些資料都非常寶貴。其實像今天這樣的時刻,或者是整個行業的經典的這樣的低谷的時刻,未來我們回憶起來也都是非常有價值、有意義的。也都是一些經典的行業時刻。

640 (1).jpeg攝於 2019 年 1 月,上海

19 年要鍛鍊身體,在區塊鏈長期奮鬥下去

王冠 :19 年要鍛鍊身體,在區塊鏈長期奮鬥下去,希望星雲給大家帶來一個真正可以使用起來可以自組織的區塊鏈的基礎設施。

2019 年給自己的小目標我希望自己能夠生活的更健康,鍛鍊身體。19 年通過拜訪國外的一些社區,對整個區塊鏈未來長期的發展有了更多的信心。區塊鏈這個行業也是需要長期奮鬥的,我要鍛鍊起來。

對於星雲的目標很清晰,今年我們上線了 Nebulas NOVA (目前在測試網運行,3 月底上線主網)。Nebulas NOVA 在我們看來,纔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星雲,它會實現星雲技術白皮書上的核心基礎要素,給大家可以真正的使用起來的區塊鏈的基礎設施。

Nebulas NOVA 包含星雲指數、星雲指數(Nebulas Rank, NR)、開發者激勵協議(Developer Incentive Protocal, DIP)和星雲區塊鏈運行環境(Nebulas Blockchain Runtime Environment - NBRE)

NOVA 的核心功能介紹視,點擊查看

在 Nebulas NOVA 裏面我們雖然沒有完全的實現白皮書上說的基於側鏈的 Nebulas Force (星雲原力)。但是我們實現了一個叫做 NBRE 的一個區塊鏈的一個自動升級的機制。這個機制本身也是解決現在區塊鏈升級需要硬分叉的痛點,能使整個區塊鏈系統在一個無摩擦、低風險、低成本的情況下無縫的升級。

這部分的技術,是星雲獨創的給這個區塊鏈的世界的技術主張。NBRE 的實現不僅能解決區塊鏈系統升級的問題,我們更希望他可以解決區塊鏈系統的治理的問題。

區塊鏈升級的方向的決策者不應該是中心化的,他是屬於社區裏面每一位參與者的,星雲鏈的每一位 token user 都有權利參與或者說選擇未來星雲發展的方向。今年星雲會逐步讓社區參與到整個區塊鏈系統的治理來,也會把傳統的基於 offchain 的治理方式,變成一個鏈上的治理方式。

沒有一個區塊鏈項目可以獨立活過冬天

王冠 :沒有一個區塊鏈項目可以獨立活過冬天,希望公鏈聯盟的成員更多參與到聯盟的治理,一起把聯盟做好。

首先是沒有任何一個現階段區塊鏈項目能夠獨立的活過冬天。對於整個法幣世界,或者整個傳統行業來講,我們是一體的,我們就像一個超級市場,裏面有不少店鋪,不可能在這個市場本身萎縮的情況下,有一個店鋪活得非常好。所以,大家的競爭關係,或者是說博弈,絕對不是零和的。所以我們應該一起來把整個行業的基礎設施做紮實。把整個行業的技術使用成本降低,讓更多的人真正可以使用到區塊鏈技術。

我們這個公鏈聯盟裏已經有很多各種各樣的生態角色,我們有公鏈、有應用層的協議、有錢包、有媒體、有交易所,大家其實已經可以有一些內部資源的流轉和合作。讓每一個項目完成它獨自完成不了的工作。

希望公鏈聯盟在 2019 年能夠更加專業化、更加國際化。而且我也希望能變得更加的公開、透明,讓更多的公鏈聯盟的成員一起參與到聯盟的治理,共同決定聯盟方向的發展,大家羣策羣力、獻計獻策,一起把公鏈聯盟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