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Bruno Maçães 認爲,加密技術的最終希望不在加密貨幣,而在於替換傳統的國家結構。

原文標題:《加密國度:區塊鏈重構社會的大推演 | 鏈捕手》
撰文:Bruno Maçães,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前葡萄牙外交部歐洲事務部部長
編譯:王大樹、Echo

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爲現代社會帶來了更多的想象空間。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前葡萄牙外交部歐洲事務部部長 Bruno Maçães 在本文中認爲,加密技術的最終希望不在於數字貨幣,而在於替換傳統的國家結構。

加密國度:區塊鏈重構社會的大推演 | 鏈捕手


縱觀歷史,世界大國(西班牙,荷蘭,法國,英國)經常被更有活力的競爭對手所取代。

如今,許多人猜測美國是否將讓位給中國作爲全球超級大國,但如果這個假設是錯誤的,該怎麼辦?如果當下正在經歷更徹底的過渡,該怎麼辦?如果所有當代國家都正在被一種新型的「國家」所取代,而這種「國家」與現有政府有所不同,又不同於古代帝國或原始部落,該怎麼辦?

技術創造帶來新的動力源,也帶來了新的增長邏輯。

第一,在信息層面,Google 比政府更瞭解你;第二,在社交層面,Facebook 在一個公共平臺上將更多的人聚集在一起,這是包括中國或印度在內的任何社會都無法比擬的;第三,在貨幣層面,比特幣是一種新型貨幣,去中心化且不受政治控制;第四,在法律層面,智能合約是無需人工干預即可運行的計算機程序。那麼結合這些新的要素,又將會誕生怎樣的治理形式呢?

2017 年的一篇文章中,馬克·扎克伯格藉助歷史哲學解釋了 Facebook 的興起。在歷史的進程中,人類從部落發展到城邦再到國家,直到現在。他寫道:「今天,我們即將邁出下一步。」扎克伯格認爲真正非凡的事情不是人類正在變成一個全球化社區,而是他認爲自己的公司在實現這一目標時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讓我們更緊密地團結在一起並建立一個全球社區。」他說:「在這樣的時代,我們在 Facebook 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發展社交基礎設施,使人們有能力建立一個爲所有人服務的全球社區。」

當扎克伯格稱 Facebook 爲社區的「社會基礎設施」時,該術語就是多數人用來定義國家的唯一名稱。國家使人類社區成爲可能,它建立、組織人類社會,並使其成員團結在一起。或者,正如扎克伯格所說,它支持我們、確保我們安全,並通知我們。

當然,Facebook 沒有領土,也沒有領土要求,它致力於建立一個不是在物理空間而是在虛擬空間的全球社區。通過擺脫地理限制,這個新社區將向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開放。

過去幾年中,關於 Facebook 政治苦難的故事中表明,創建一種新型「國家」的願望要比扎克伯格設想的要難得多。問題在於,Facebook 過着雙重生活。一方面,它希望建立一個由全球公民組成的虛擬社區。另一方面,它是一家根據現有國家法律成立的公司,既受市場競爭規則的約束,也受公共規章的約束。很顯然這兩點都不符合 Facebook 所追求的所謂全球化的政治角色。

加密貨幣以及更廣泛的加密平臺的存在則爲這一難題提供了答案。藉助比特幣,我們已經看到新的全球基礎設施的到來。在這個國度裏,人們可以無須通過中介就可實現數據和交易被無中斷地記錄在受信任的區塊鏈分佈式賬本上:沒有大型的跨國公司捕獲數據,沒有涉及銀行,也沒有任何國家機構可以篡改該記錄。社區中的爭議由現有的分佈式賬本自動解決,而分佈式賬本則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

正如媒體評論家史蒂文·約翰遜(Steven Johnson)所論證那般,塑造互聯網開放協議的發明者未能理解,他們正在構建的是一個社區,而不僅僅是一臺機器。遺憾的是身份認證的方式已在現實世界中被定義,而在線社區只會複製這些標準,在離線狀態下,我們依靠公共當局向其他人確認我們是我們所說的自己,比如婚姻狀況、財產、年齡、稅收、聯繫方式等,國家主管部門都會全力以赴保存所有這些記錄。

一般來講公民如果可以信任這些主管部門來完成任務,那麼社會將工作得更好。但是在互聯網上,信息量激增。現在,在線收集的大量數據無法與現實世界中的原始記錄進行比較。人類信息被轉換成可以實時記錄、分析和評估的數據流。技術公司收集有關我們每個人的數千個數據點,他們創建的個人資料就像虛擬化身,是我們真實自我的兩倍。

由於沒有針對個人身份的互聯網協議,並且由於在現實世界中可用的協議用途有限,因此私營部門迅速湧入以填補真空,建立了許多專有標準來確定用戶身份。

隨着 Facebook 越來越佔據中心位置,我認爲可以公平地說,這一領域的情況並不理想。扎克伯格想要建立的全球社區由定向廣告這類事物推動,社區必須以爲 Facebook 及其廣告商帶來最大利潤的目的。正如作家 Shoshana Zuboff 所稱,「監視資本主義」的威脅在於,它帶來了社會控制機制大幅擴張的威脅,這種機制建立在使人類行爲完全可預測的基礎上。

同時,新技術平臺積聚的強大力量喚醒了政府監管機構的興趣,降低了獨立於傳統國家結構的全新全球社區夢想的實現可能性。

這就是爲什麼 Facebook 的數字貨幣項目 Diem 註定要失敗的原因。該消息一經宣佈便立即開始國會聽證會,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呼籲 Facebook 停止其發展。與比特幣不同,Diem 由一家特定公司集中控制,因此很容易成爲監管目標。

可以想到一種替代方案:每個人都將擁有自己的數字身份,不同的服務可以根據其當前的興趣和選擇使用該數字身份,而不是通過大型互聯網平臺記錄和更新該身份,然後將其出售給廣告商且無需詢問數字身份擁有者。

在比特幣首次引入分佈式數據庫之後,真正意義非凡的事情第一次變成了可能:一個社區聚在一起,除了記錄其成員集體生活的數據庫外,沒有其他任何權威。加密的最終希望不在於數字貨幣,而在於替換其它國家結構。

比特幣誕生於 2009 年 1 月 3 日,也就是全球金融危機的最嚴重時期,旨在應對全球金融體系的不景氣,該體系以某種方式設法讓私營公司自主經營獲利,同時最終由公共當局負責。換句話說,這是對金融市場過度和國家無限權力的一種迴應。

中本聰提出了一個基本主張:當今存在的金融體系要依靠可信賴的第三方(主要是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才能發揮作用。這種調解的需求增加了交易成本,限制了最小的實際交易規模,從而減少了小額臨時交易的可能性。

此外,現行制度沒有規定資產和交易記錄不受侵犯,法定貨幣仍處於政府的最終控制之下。金融危機表明,這並不是一個無所謂的考慮,但即使在更常規的情況下,每個政府也傾向於使用貨幣和財政工具來篡改歷史記錄,即比特幣愛好者認爲不可逆轉的記錄。人們還想用金錢做很多事情,而政治家,官僚和政治活動家則想阻止他們這樣做。

加密貨幣源於「密碼朋克」的努力,他們使用真實的計算機科學而非幻想物理學在網絡空間中建立了自由主義者的烏托邦。在很大程度上,目標是剝奪貨幣對政府的依賴。

一旦建立了去中心化記賬和治理系統,貨幣只是公共控制權可能易手的一個領域。根據 Buterin 的說法,該系統不僅可以用來轉移財富,還可以接管法院的某些角色,更廣泛地說,還可以接管法律。簡而言之,去中心化記賬過程可以接受計算機當前可以表示的任何內容。在這一點上,新技術背後的邏輯變得更加清晰,甚至對初學者而言也是如此。

中本聰在創建比特幣時是否考慮了這些可能性,還有待商榷。他的論文僅限於電子貨幣的特殊情況,但這本身並不奇怪。人們總是必須從金錢開始,因爲所有建立、維護和改進任何徹底去中心化系統的人都需要因他們的努力而得到回報。中本聰對「激勵」這一經典問題給予了相當大的關注。

Buterin 則放棄比特幣的思路,並構建具有編程語言的以太坊區塊鏈,使所有人都能編寫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程序,從而可以爲所有權、交易格式和狀態轉換功能創建自己的規則。值得注意的是,金錢不再僅僅是一種產出,而是一種投入。以太坊中所有可編程計算均需付費,收費以 gas 爲指定單位,可以使用系統貨幣 ETH 購買。

智能合約根據預定算法自動處理社會和經濟交流活動。例如,正如 Buterin 所說,某人可能具有以下格式的合約:「 A 每天最多可以提取 X 個貨幣單位,B 每天最多可以提取 Y 個貨幣,A 和 B 可以共同提取任何東西,A 可以禁止 B 從中退出。」

或想到自動售貨機,沒有商店店員或其他受信任的中介機構,它會執行以廣告價格向客戶出售飲料的合約,該客戶將足夠的錢投入到錢櫃中。這個概念的邏輯結論是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智能合約或包含資產並編碼整個公司或組織規則的合約集。

就像沒有互聯網連接的計算機功能有限一樣,無法連接到外部功能的智能合約平臺也是如此。但是,隨着加密功能越來越多,人們越來越 接近一個奇點:它不再由人造系統組成的那一刻,便與現實分離,而是成爲控制現實世界中事件的控制室。從那時起,它將至少獲得國家的某些性質。

以太坊和現實世界之間的接口有關的許多問題已被積極地討論和研究。在某些情況下,已經提出了巧妙的解決方案。大多數解決了使系統接受現實世界輸入的方式。

以太坊向其用戶保證是一個通用系統,在那裏他們可以做的不僅僅是交易內部貨幣。例如他們可以開發將加密資產與傳統金融工具連接起來的混合協議,穩定幣是由與黃金或美元相關的抵押品支持的加密資產。Synthetix 允許創建合成資產,其價格可以跟蹤貨幣、加密貨幣和商品。

所有這些選項都需要獲取被跟蹤資產的市場價格。保險智能合約將需要與相關保險事件相關的數據反饋。例如,你購買保險的航班是否準時到達?貿易金融智能合約將需要有關裝運貨物的裝運、供應鏈和海關的數據,以確認智能合約的履行。來自系統外部世界的信息源被稱爲「預言機」。

問題馬上出現了,即如何設計一個不會僞造系統邏輯的預言機。例如在 2019 年,Synthetix 預言機將虛假數據傳輸到平臺,然後被交易機器人加以利用。儘管沒有用戶受到影響,但 Synthetix 必須向機器人所有者支付一筆可觀的費用,以修復無意中的黑客攻擊。

另一個有啓發性的例子是預測市場,例如預測下一任美國總統的名字是一個明智的智能合約,一旦選舉發生,它將自動執行匯款。

智能合約的優點是顯而易見的:我們無需信任對方或中介,也沒有辦法取消或更改投入本金。當然,問題在於如何將選舉結果的正確信息提供給智能合約。許多不同的解決方案正在嘗試,一種選擇是創建一個去中心化預言機網絡。

根據 Chainlink 的創始人的說法,區塊鏈和甲骨文都可以產生「確定的真相」。也就是說,比特幣區塊鏈建立了關於比特幣所有權的明確事實。Chainlink 使用相同的方法來提供有關外部世界的確定性真相:多個獨立的節點確認來自不同、獨立的預言機數據。同樣,在去中心化預測平臺 Augur 中,由「報告者」團體建立的共識被認爲是「真相」,以用於確定預測結果。

我們現在已經達到問題的關鍵。因爲前述系統中的個人資產受加密密鑰保護,並且系統本身受完全去中心化協議保護,所以現有的民族國家越來越發現難以跟蹤或控制區塊鏈上發生的經濟活動和交易。

如果國家和銀行系統看不到新的加密經濟中的交易,則徵稅的能力就會消失。其餘經濟體的稅率將不得不提高以彌補收入損失,但增稅可能會驅使更多人進入加密經濟。毫不奇怪,加密交易首次成爲 2019 年美國國稅局稅收返還表的一部分。在基本個人信息的第一部分寫道:「在 2020 年的任何時候,你是否收到、出售、發送、交換或以其他方式獲得任何虛擬貨幣的金融權益?」

乍一看,這似乎不是加密技術的可持續發展動力。畢竟,民族國家仍然壟斷着暴力。但實際上,區塊鏈無法獲得暴力。正如 Buterin 曾經告訴我的那樣,如果外界通過控制用戶肉體施加暴力,區塊鏈本身確實存在着越來越多的技術工具箱,其中包括複雜而模糊的智能合約錢包,這使得攻擊者很難使用武力來獲取加密貨幣資產。但是,如果暴力行爲發生,事情就會變得更加複雜。在這種意義上,沒有一種明顯的方式可以使加密系統控制暴力的使用,這是現代國家的決定性特徵。

但是,這是我對事情發展的初步建議。關鍵問題當然是稅收。正是在這裏,加密貨幣對現代民族國家的核心力量提出了更具決定性的挑戰。加密貨幣領域的一些人認爲,國家稅收權力的緩慢侵蝕最終將決定其最終崩潰。

很多人告訴我說,他們期望所有民族國家在未來幾十年中都將消失,但中國除外,他們認爲,僅中國有政治和社會資源來穿透或禁用加密系統中的根本瓶頸。中國佔全球比特幣開採量的一半至三分之二,但政府已經明確表示,他們對加密貨幣領域充滿懷疑。2017 年,中國禁止通過首次代幣發行籌集資金,所有數字貨幣交易所都被關閉。如果政府決定切斷中國的比特幣網絡,這可能會使礦池很難將其在區塊鏈上的數據與世界其他地區同步。

中國案例確實爲加密貨幣與民族國家之間持續的權力競爭提供了可能的模板。在這種情況下,加密系統將使其技術優勢加倍,而各國則必然會訴諸其祕密武器,即對合法使用武力的壟斷。但是第二種情況似乎更合理,至少在中國境外。公共機構和加密系統可以達成重大協議或協作,據此,該國將能夠對加密資產徵稅,以換取加密的安全保證。

政治世界中的舊制度和結構不會很快消失,因此對於區塊鏈項目而言,能夠與它們進行交互至關重要。我相信舊式系統也可以從中受益。瑞士楚格州已朝這個方向邁出了第一步,最近它宣佈從 2021 年開始,可以使用 BTC 與 ETH 繳稅。

人們甚至可以開發一種形式的智能合約或智能合約鏈,通過這種合約可以實現協議的自動化,傳送到集中處理稅收基礎設施的支付消息將取決於加密交易和挖礦節點的正常功能。如果後者被關閉,則輸出將被暫停或凍結。

該解決方案類似於「罰沒」(slashing)算法,如果節點以惡意或有害的方式對網絡進行操作或破壞協議保證,則節點將受到懲罰,包括部分或全部銷燬鎖倉資金或將其從網絡中臨時或永久移除。

如果「罰沒」意味着是國家實施的「罰沒」,怎麼辦?有人會得出結論,民族國家的強制性手段已被新型「國家」制度有效地吸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