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老的江河流域,正維護着最前沿的區塊鏈文明的運行,所以說這是最酷的生意。

原文標題:《礦工的春天》
作者:廣庚

礦工的春天正在悄然降臨,今日,新聞報道發改委從「淘汰產業」名單中刪除「淘汰虛擬幣挖礦部分」,瞬間這條新聞成爲朋友圈刷屏一景,幣價也因此略有上升。

那麼,是什麼時候被列入「淘汰產業」名單呢。這也是不久的事,就在今年 4 月 9 日,那一日,礦工的心裏蒙霾,原本不確定的產業,有一種被定罪的感覺,那一晚,我在微博上爲之呼籲爲之不平:「比特幣礦場無煙低碳綠色環保,不用質檢,沒有殘品,不用售後服務,沒有三角債,現款現貨,不喝水不費油,給點電就行,恰好可以消耗大西部地區的費水費電,促建當地就業,生產最先進的區塊鏈資產,增加國家外匯。如此完美的生意模型,竟然被規劃爲產能落後的淘汰產業,emmm... 」

其實,在此之前,政府對於挖礦的限制已經足夠多了,從內蒙古、四川到新疆,工信部聯合本地電力部門,紛紛對所轄地區發文,限制比特幣挖礦,或禁止賣電給比特幣礦業,在此期間,我記得嘉楠耘智、幣信和一些有志之士對政府做過一些普及工作,分析利弊,但大勢之下,無濟於補,該限制還是限制,該禁止依然禁止。

這個對當時很多礦工是一個很大的打擊,礦工朋友們,收到下達的通知時,不得不落淚含恨,下架礦機,到處打聽可安放之地,再裝車週轉於中國大地,這情景,讓我想起當年西南聯大,一個學生大聲疾呼「偌大的中國,爲何不能安放一張安靜的書桌」。

其中有一個礦工朋友尤其命運多舛,他在內蒙古挖礦時,內蒙古下達通知,然後他去四川,不久又收到通知,精疲力盡無心再自己搞基建,於是搬去新疆石河子託管,沒想到不久石河子也下達了通知,他悲憤交加,只好又在雲南千辛萬苦搞了一個自己的礦場,從新疆把那批機器運了過去。據說,後來雲南也發了通知,但他沒有收到,於是就每天心驚膽戰地,懷着當一日和尚撞一日鐘的心情在雲南挖礦。想想他全國各地,坐在大卡車上運他的礦機,何嘗不是一個歲月催人老的養蜂人,趕着他的蜜蜂,去尋找花期。

在這其中,也聽聞了一個魔幻的故事,四川某地小水電站,和礦工簽訂了五年用電合同。在此之前呢,這家小水電站呢,原本就是勉強經營,因爲四川的供電實在太多了,小水電站產出的電,是無法賣的出去的,西電東送早就是一個歷史,一週只能發電一天或兩天,然後賣給電網,其他時間都是閒置的。

後來礦工來到這片土地,和小水電站簽訂了合同,大家都知道,比特幣是全天候挖礦,所以小水電站也是全天候發電,7*24 小時啊,收益幾何級別上升。但隨着幣價上漲,還是小水電站老闆見識了這個東西的魅力之後,老闆的心思就活路了,感覺挖礦太尼瑪賺錢了。四川下達禁止賣電給礦業後,這家老闆趕緊拿着打印的通知,告訴礦工,讓他連夜下架礦機並搬走。礦工仰天長嘯,又不得不爲之。

不久後,礦工再回那裏看,發現那裏依然機器轟隆隆,於是,趁着老闆不在,問了一下礦場工作人員,工作人員說小水電站老闆在他搬離礦機後,迅速自己湊錢買了礦機,自家的電自己挖 ......

我對比特幣挖礦有着無限的熱情,圈內朋友最多的就是礦工朋友,對挖礦的故事有着無盡的熱衷,寫過的文章裏,自認爲寫的《比特幣挖礦的魔幻和現實》是第一好的,《特稿|深圳比特幣之行:一場理想和現實之間的流水席》屬於第二好,前幾天寫的《他歸隱了,留下一個盛世》屬於第三好。我在《魔幻現實》一文中寫到:

文明,總是最新於江河流域誕生。河流是源頭,滋養生命,繁衍生息,敬奉神靈,秩序建立,部落成文,開疆拓土,再有治國蒸小鮮,上善若水,子在川上,風和蒸汽機把船舶從江河驅動向海洋。

大渡河,長江流域岷江的最大支流。五月,我望着大渡河的河水,洶涌而澎拜,回憶起人類文明在時空中的逐漸成型又驀然變遷。然而,此刻我不是望川懷古的歷史學者,我是一位訪客,在等一個人,以及觀看新礦場,目前人類最酷的生意。

相比煤礦,比特幣礦場無煙低碳綠色環保,不用質檢,沒有殘品,不用售後服務,沒有三角債,現款現貨,不喝水不費油,給點電就行。在古老的江河流域,正維護着最前沿的區塊鏈文明的運行,所以說這是最酷的生意。

礦工的春天:古老的江河維護着最前沿的區塊鏈文明運行2015 年 8 月 18 日,我在四川礦場,鮮衣怒馬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