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旱、地震、暴雨、滑坡、泥石流、地方監管愈發嚴格,2019 年豐水期是礦工們的「多事之秋」。

撰文:小毛哥
特別感謝幣印礦池朱砝、毛球科技翁梓耀、星火礦池邱曉棟、魚池李慶飛對本文的審讀和建議

時間上,2019 年的豐水期推遲。氣候上,據中國地震局數據,豐水期主陣地四川省僅僅阿壩州、甘孜、涼山三地自 4 月以來就發生 6 起 3 級以上的地震;豐水期前後四川省發佈超過 20 次的高溫預警,暴雨還導致大大小小的山洪、泥石流等地質災害,引發「8.20 汶川阿壩特大山洪泥石流」。豐水期前的乾旱,隨之而來的降雨異常,地質自然災害頻發,監管愈加嚴格,這些都是備戰豐水期的礦工未預料的「天災人禍」。

對於「寸時寸金」渴望隨時開足馬力挖礦的礦工來說,礦圈在流傳一個觀點:今年遇到一個「假」的豐水期。

礦工是否遇到「假」豐水期?

豐水期,指江河水流主要依靠降雨或融雪補給的時期,一般是在雨季或春季氣溫持續升高時。我國西南地區的豐水期通常是在四月到五月開始,十一月到十二月結束,不同地區在時間上略有差異,部分地區豐水期甚至到一月初才結束。

通常豐水期電價有優惠,以豐水期挖礦主陣地四川爲例,電價可低至每度兩毛左右,對比新疆和內蒙大約三到四毛的電價,大量比特幣礦場通常會在豐水期將礦機搬遷至以四川、雲南爲代表的西南地區,通過雨季豐富的水量獲得成本低廉的水電。

8 月 21 日,幣印礦池在推特發佈的視頻顯示,部分位於四川的比特幣礦場收到洪水的衝擊,有不同程度的受災。當地政府媒體也報道,四川阿壩州遭遇暴雨,山體滑坡已影響到該地區的 17 個縣,其中汶川縣受災最嚴重。

下跌偏逢連夜雨,比特幣礦工們說 2019 太難了

魚池聯合創始人神魚在 6 月 18 日的微博中感慨,「今年水電挖礦真是多災多難,先是不下雨沒水,比往年晚了不少,最近又暴雨今天又地震了 」。

下跌偏逢連夜雨,比特幣礦工們說 2019 太難了

今年的豐水期是一個「假」豐水期,這句話幾乎一度成爲礦圈內,特別是部分受災嚴重的礦工羣體內流傳的一個聲音。

幣印礦池的聯合創始人朱砝向鏈聞表示,豐水期可以說是「靠天吃飯」的時期,今年豐水期主要出現了三個問題:第一、由於乾旱導致豐水期來得晚,持續時間短;第二、由於厄爾尼諾現象導致豐水期氣候異常;第三、自然地質災害頻發。另外,當地的礦工羣體也反映今年監管較爲嚴格。

朱砝創辦的幣印礦池成立於 2017 年 11 月,長期佔據比特幣全網礦池算力前三名。他深感今年世道的艱難,向鏈聞分享了對今年「豐水期」實際現狀的一些具體觀察:

1. 乾旱導致豐水期遲來

按照往年的標準,一年的 12 個月中至少會有 6 個月是豐水期,6 個月枯水期。而今年由於乾旱,降雨開始時間比正常降雨有所推遲。朱砝表示,「按照以往的經驗,即使是乾旱推遲也不會太久,今年豐水期的延遲尤爲嚴重,最嚴重的地區推遲近 2 個月」。

2. 豐水期期間氣候異常

雖然豐水期間來了,但豐水期期間,厄爾尼諾氣候異常現象嚴重。要麼就是幾天沒雨,要麼就是暴雨,時常出現這種暴雨與無雨交替的情況。而這種氣候很容易引發山洪,若是山洪爆發,河流需要清淤,水電站需要泄洪。豐水期場地很多是單一電站孤網供電,對電站的依賴很大,過大的暴雨也可能會對水電站機組造成傷害,若是夾帶泥沙和石頭則則對機組有更大的損害。

3. 豐水期期間自然災害頻發

如果前兩個問題可以說是不夠「風調雨順」,第三個問題朱砝表示就是切切實實的「多災多難」。今年的豐水期期間自然災害頻發,包括地震、泥石流、滑坡在內等地質災害尤其多發。基於建造成本、時間、便利性等多重因素的考量,四川地區大部分礦場都是以鋼構房的構架進行搭建的,對於多數地質災害,多數礦場本身並不具備過硬的抗震抗災能力。同時,一旦發生災害,則很有可能破壞礦場的電力供應和網絡通信基礎設施,對於礦場來說無疑又是一個不穩定因素。

另外,部分礦工也反映今年的政策監管也較爲嚴格,政策形式依然不明確。

鏈聞此前報道,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市大渡河沿岸存在大量比特幣礦場,監管部門對這些礦場合規性存疑 ,「廠房無法立項,也沒有環評和報建,涉嫌違法搭建,電站直接售電也有違電力法」,隨後四川康定市經信局牽頭成立了工作組對着這些比特幣礦場進行摸底和排查。

「舊」礦機遇上壞天氣

除了天災人禍,一位資深礦工朋友也告訴鏈聞,他今年參與訂購了新礦機,但豐水期前期其實由於各大礦機廠商的新機器未發貨,今年的新場地較去年多,所以前期很多場地電力負荷未跑滿,有些場地還遇到了新機器的尺寸大小不匹配的設計問題。

同時,由於部分礦機廠商的新礦機延遲發貨,導致「今年豐水期大部分實際在運行的還是老機器,例如挖比特幣的螞蟻礦機 S9、S9i、S9j ,挖萊特幣的螞蟻礦機 L3+等」。

較爲陳舊的老機器遇上今年氣候異常的豐水期,礦工朋友表示,老礦機「高損壞率的特點」就暴露出來。老機器損壞率高了之後,需要翻修的機器增加,今年遇上的暴雨對物流都有影響,「翻修進度」被大大減緩。

對於豐水期整體在時間上延遲,他表示今年按照以往的時間入場後,因爲水量不夠,剛上線那會很多機器搬過來只能跑一半,還有部分機器處於閒置狀態,「況且那時候幣價正好上漲,心裏很着急,但是沒辦法,所以還是損失不少」,他表示豐水期延遲對產出上確實有一定影響。

對於後續的佈局,礦工朋友向鏈聞透露也有對豐水期提前結束的擔憂,但是「今年基本上大家都覺得豐水期會在大概 10 月底左右提前結束,至少比去年會早,所以大家基本都在提前找電」。據他表示,今年的枯水電「還是比較好找的,應該是很多人佈局了新的場地」。

勉強可以吃飯,吃飽太「難」

毛球科技是國內專業的算力服務託管公司,聯合創始人翁梓耀表示今年的豐水期確實感覺比較「假」,不僅是對用戶來說,對礦場也是如此,雖然豐水期來水晚幾乎晚了一個多月,但是這兩年礦場的規則也越來越合規化,越來越有契約意識,行業普遍對客戶有承諾,好些個同行也因爲來水晚賠了不少。

加上山洪、滑坡、泥石流,確實多災多難,翁梓耀給鏈聞講了一個小故事:咱們有一個客戶,三兩卡車礦機進山,被滑坡困在了路上,客戶帶着司機一起拿上鏟子清路,一邊幹活一邊拍小視頻,不住感慨,「這日子太難過了」。

今年豐水期,礦場開工數量很多,毛球科技也迎來了很多跨界的老闆來試水,大量電力的接入,又正好碰上了幾大礦機生產商產能的缺口,往年每個月幾十萬臺的產能被壓制了大半,對比往年,形成了「電多,機器少」的局面。

「今年勉強能吃飯,要想吃飽,不太容易了」。

天氣難,挖礦更「難」

礦機成本、比特幣價格、挖礦難度、電費價格等方面決定了礦工的收益。

儘管遇到了今年豐水期的異常氣候,但比特幣算力和難度持續創下歷史新高。

據 BTC.com 數據顯示,比特幣挖礦難度在 2018 年 12 月 18 日後持續上升。雖然中間有波動,但長期來看,整體呈現快速上升趨勢。2019 年 8 月 18 號比特幣挖礦難度開始正式進入 10T 時代,達到 10.18 T,這一數據相比於 2018 年 12 月 18 號的難度 5.1 T 上漲了約 100%。

挖礦難度全面上升的原因,一方面在於挖礦的需求持續增長,新的資本和礦工試水或者入場。同時礦機和芯片製程不斷改進,市面上出現越來越多的更低功耗的新礦機加入挖礦主流礦機的行列,並在今年豐水期後半段逐漸投入使用,初見規模。新型的主流礦機已經全面採用 7nm 芯片製程工藝,新舊礦機的更新迭代導致此次豐水期競爭更加激烈,挖礦更「難」。

下跌偏逢連夜雨,比特幣礦工們說 2019 太難了

顯卡礦工的情況如何?

除了比特幣礦工,今年豐水期挖以太幣、Grin 等顯卡礦工們情況如何呢?

星火礦池運營負責人邱曉棟表示,顯卡礦機沒有 ASIC 礦機這麼好管理維護,搬遷並不是那麼容易。運輸過程中的主板、轉接線、顯卡、電源各種零件出現損耗,維護都是個大麻煩,所以豐水搬遷這件事情本身顯卡礦機參與不多,但是也有觀察到四川汶川等地的用戶「在洪災期出現斷電斷網的問題」。

星火礦池是專注於服務顯卡礦工的礦池之一,目前最大的以太坊礦池。邱曉棟表示,此次豐水期受災涉及範圍「沒有很廣」,對顯卡挖礦的影響「沒有特別大」,從以太坊的算力漲跌幅可以看出來,四川洪災那段時間,算力並沒有跌多少。

至於監管的時間點,邱曉棟表示四川阿壩和甘孜地區的「監管問題和豐水期的關係不大」,嚴查偷電和不交過網費的小電站的政策在豐水期到來之前已經開展了,只是剛好踩在一個時間點,讓四川礦工在這個夏天過的特別艱辛。

備戰枯水期

隨着 10 月份即將來臨,部分礦工也會將主陣地從四川往北轉向新疆、內蒙。短暫、遲來的豐水期總讓人有一種錯覺,感覺豐水期纔剛剛打響,卻已經要開始備戰兩、三個月之後的枯水期。

目前看來,礦工要在今年枯水期面臨的挑戰依然嚴峻,特別是對今年如此「啞火」的豐水期是否還會提前結束的擔憂,以及在結束後依然需要面臨的局面:枯水期挖礦需求依然有增無減,西北地區礦場政策形式依然不明朗,內蒙、新疆部分地區電價也有漲價的趨勢。

神魚於 6 月 8 日發佈那條豐水期「多災多難」的微博時,有網友在底下評論:「多難興 ₿」,希望這一願景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