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的新的定位已經挺明確了,做一個全球的價值結算網絡(global settlement nework)。大量的 DeFi 協議的鎖倉及轉 PoS 的質押需求,會遠超 ICO 的需求。以太坊通過 Capser 2.0, 繼續完善 layer1,後面的功能擴展應該全部放在 layer2/3 及應用層。大部分 DeFi 協議都在以太坊,開放金融在以太坊上的繁榮會加快他們網絡效應的鞏固,以太坊已經獲取足夠多的資產黏性,地位不可撼動,它是最不愁出路的。

原文標題:《大話以太坊:Vitalik 是以太坊的華盛頓》
作者:秦曉峯

從去年高點的 1400 美元,到如今不足 200 美元,以太坊價格跌幅超過 80%。

即便是今年的牛市行情,以太坊表現也遠遠不如其他主流幣,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今年十月,以太坊將進行伊斯坦布爾硬分叉升級,以太坊 2.0 也將在 2021 年來臨。關於未來,以太坊準備好了嗎?

8 月 16 日,dForce 及 Blockpower 創始人楊民道、DDEX 及 Hydro 聯合創始人 Bowen 做客星球超話社區,詳解「以太坊路在何方」。

楊民道認爲,以太坊價格低迷的重要原因是供給端增加,而需求端減少。「以太坊還疊加着早期用以太募資的項目方的出貨的壓力,以及新項目方用穩定幣而不用 ETH 募資的取代效應。」

Bowen 認爲以 DeFi 爲主的鏈上交易場景會成爲以太坊的出路。「現在一共有 3% 的 ETH 總量存在以 MakerDao、Compound、DyDx 爲主的借貸市場。這個是我個人在 2019 年最看好的 ETH 使用場景。」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

以下爲社羣提問環節

Q1:首先,我們的問題聚焦二級市場。相較於比特幣以及主流幣,今年以太坊價格走勢並不好,幾位嘉賓能否分析一下原因?

楊民道:今年除了比特幣以外的其它幣走勢都不好,感覺這個牛市就是比特幣的獨角戲。

以太坊還疊加着早期用以太募資的項目方的出貨的壓力,以及新項目方用穩定幣而不用 ETH 募資的取代效應,供給端增加,而需求端減少,應該是以太坊承壓的主要原因。

不過,這個情況在 18 年下半年開始緩解。而最近這半年 DeFi 的崛起,開始抵消需求減少對以太價格的一些影響,後面我會解釋。

Bowen:同意民道老師的看法,一些項目方在去年的拋售和落地項目成長速度沒有跟上,導致 ETH/BTC 價格創 24 個月新低。

現在大部分的焦點都在明年的比特幣減半上,吸引了交易者的注意力。

很多硅谷的機構都認爲, 公鏈的估值神話在去年都已經破滅, 投資後起之秀的回報率很難高於投資龍頭資產 , 就如同 A 股買茅臺, 港股買騰訊一樣。

Q2:剛剛兩位老師都提到 ICO 項目方拋售 ETH,這是不是導致 ETH 價格長期低迷的主要原因呢,能否詳細解釋一下?

Bowen:去年至少 1100ETH 被項目方出售。10% 的 ETH 總量被換手,同時 ETH 在 18 年一直是下跌趨勢, 踩踏行情時有發生。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

隨着換手不斷完成, 價格探底, 和 DeFi 的普及, 下半年的行情還是值得期待的。

楊民道:這個是一部分的原因,但是就如 Bowen 說的,實際上,這個因素在 18 年下半年基本已經緩解了,該賣的都賣差不多了,或者也都換成穩定幣。

我個人覺得對以太坊價格影響另外一個因素可能更重要,那就是穩定幣在新項目募資的取代作用,另外作爲跨境的資本流動,之前主要是比特幣、以太坊,現在大部分是穩定幣,特別是做跨境的資本套利,這個是很大的需求,現在是穩定幣主導,在這方面,穩定幣對比特幣、以太坊都有取代作用。

大家可以看一下比特幣的市值佔有率(bitcoin dominance)指數, 比特幣的市值佔有率最低跌倒 34% 左右,那一波是以太坊崛起的時候,最後比特幣經過漫長的反彈,回到 68% 的高位。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

這裏我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這個問題,市場整體下降,但是穩定幣的鑄幣量卻是不斷新高。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

大家看看上面 USDT 可怕的增長曲線。USDT 經歷了高速發展(鑄幣量從 2017 年 9 月到現在翻了 10 倍),並且取代了大部分公鏈項目最核心的功能:支付和募資功能,這種取代性的影響是全面的,任何以支付主打的非穩定幣原生代幣(比如 Ripple 等)已經被完全證僞。

場外交易、幣幣交易幣對、支付網絡一定是穩定幣的天下。我個人認爲,這個也是過去這一年多實際對以太坊價格影響比較重要的原因,但是這部分需求減少被最近崛起的 DeFi 協議帶來的抵押需求增加所抵消,後面我會詳細解釋。

Q3:就你們觀察,以太坊在投資者心中的地位到底是怎麼樣的?

楊民道:首先申明一下,我是以太坊 ICO 的參與者,所以觀點不可能中立。

我覺得以太坊無論是定位調整(由世界計算機到價值結算網絡)、開發者社區、資產沉澱(特別是鏈外資產沉澱,比如穩定幣)、擴展性(layer 2/layer3)都是最強的,最後大家發現最被詬病的 tps 問題,貌似對以太坊本身的影響並沒那麼大。

做一個價值結算網絡,現在的 tps 對於核心的 DeFi 協議,影響並不大。

比如參與我們穩定幣 USDx 鑄幣的,一般來說鑄幣的額度都比較大,0.1-0.5 美金的 gas 費用,對協議本身的影響並不大,同樣的,DeFi 上的借貸(比如 Maker 的 CDP 或者到的 dForce 社區的 Lendf.Me 協議借貸)單筆額度比較大,gas 費用和網絡擁堵似乎對這類型的協議沒有太多影響。

我一直還是覺得,除了比特幣之外,以太坊已經是最能證明自己價值的公鏈,而且通過實際落的應用,而非用簡單粗暴的信仰證明自己的價值。

最近一個例子就是 USDT 的大搬家,年初以太坊上發行的 ERC20 USDT 佔比不到 5%,現在看基於 ERC20 的穩定幣的發行總量,已經超越基於比特幣上的 Omni 協議的 USDT 的數量。這個完全是市場競爭的結果(確認速度、網絡費用、DeFi 協議擴展等方面的考慮)。

回到我前面提到對以太坊價格影響的另外一個因素,就是各種 DeFi 協議涉及的以太坊的鎖倉,由於抵押需求,以太坊的鎖倉量不斷增加,這個無形中像是做 staking, 會吸收大量市場上流通的以太,對價格提供比較大的支撐。

下圖可以看見,DeFi 鎖倉資產大部分 80% 以上是以太(PETH+ETH),而且增長的勢頭比較明顯。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

Bowen:從 BTC/ ETH 24 個月比值新低, 可以看出市場對比特幣主導的市場更加偏好。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

在普遍投資者心中, ETH 作爲融資渠道的價值在 18 年的時候被過度透支,有一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心理畏懼 。

現在在市場上有兩方不同的觀點, 一方認爲在 POS 之後大量的 ETH 會被 stake 在 ETH 2.0 導致 ETH 1.0 的總量減少, 在同樣的需求下, 價格也有上漲趨勢。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

反方投資角度認爲, POS 在失去了 POW 算力和電力消耗成本的價格支撐,會導致 ETH 的 價格更加難以預測。

Q4:以太坊接下來的阻力位和壓力位會是多少,價格何時會復甦?

楊民道:阻力位和壓力位這方面我不是專家。但是,在基本面的市場動力要素,我倒是可以分析,這些要素從中期、長期都是利好以太坊價格的,主要是這幾點:

首先,大部分的新的公鏈已經迅速被證僞,加上很大資金消耗,已經失去建立生態的最好時期。現在市場上,看不到比以太坊綜合優勢哪怕是有兩倍以上提升的公鏈,以太坊打着天文望眼鏡都找不到競爭對手。

第二,公鏈的生命力判斷,主要在於看鏈下資產沉澱的數量(比如穩定幣沉澱),以及 DeFi 重要的協議在哪個公鏈部署,這點上看,以太坊是毫無疑問的霸主。那些用遊戲或者一些 DAPP 的 DAU 數據證明自己有競爭力的公鏈,是混淆了 tps 在不同情景下的理解。簡單說一個 DeFi 協議的單筆交易可能都是幾萬美金(比如用 USDx 生息),和遊戲類的 tx 不是在一個水平上比較。

第三,如前面說的,項目方的募資 ICO 基本上該出的或者該換成法幣的也都換差不多,新的項目很大使用穩定幣,因此新增的來自項目方的拋壓會越來越小。

DeFi 協議在以太坊上的鎖倉效應越來越明顯,這個是類似在應用層面的 staking,鎖定很多以太資產。

以太坊的 PoS Casper 2.0 大概率明年初部署,雖然會是一個 PoW+PoS 的混合模式,參考市場上 Cosmos、Tezos 的質押率(基本上 70%)以上,中長期看會有比較明顯的流動性影響,我覺得這個影響會在 2020 年下半年開始顯現。

我個人覺得對於除比特幣之外的鏈,熊市其實還在繼續,這一波行情,真正起來的是各種模式幣和交易所的平臺幣。而 ICO 高峯時期的公鏈項目,最後到熊市結束不會有太多存活。熊市持續地越久,其實對以太坊越有利,因爲競爭對手都沒錢熬過寒冬。

Q5:此前,以太坊的一個重要應用場景是 ICO,現在大家爲什麼不用 ETH 進行募資,轉而採用穩定幣以及法幣呢?

楊民道:這個是非常天然的選擇。過去兩年,項目方用以太坊或者比特幣做募資,還繼續保留數字資產,實際上他們是在對數字資產在做多方向下賭注。

作爲創業項目和團隊,成本大部分是錨定法幣,如果你不去換取法幣而保留非穩定幣的數字資產,實際上是在用投資人給的錢去賭場開做多的倉位。

至於後果,大家都看到,持有以太坊及各類數字貨幣資產的項目方,都經歷超過 90% 以上的跌幅。

我們看到最近幾個大型項目募資都用穩定幣和法幣,我覺得這個是將來的大趨勢。這個也是我們做穩定幣項目的原因,市場競爭加速應用落地。

Bowen:最早 ETH ICO 融資的開始,是因爲 ETH 轉入 ICO 合約,就能自動分發代幣。在 17 年初的時候都是,在一個區塊高度融資開始,大家都是一樣的起跑線,先到先得,公平公正公開。

2019 年以來的的募資行爲更加集中在交易所和大公鏈項目上 。

對於公鏈項目來說,本身沒有商業模式,穩定的現金流支持公鏈開發,同時有着龐大的組織結構需要日常開銷。所以以穩定幣融資 ,合理安排支出是合理的方式。

像 Algorand 的私募和 Coinlist 的荷蘭拍,都是通過 Circle 結算,以美金做最後結算單位。

交易所的 IEO 主要通過平臺幣和 USDT 進行募資,因爲在牛市用戶幣本位計算,熊市用戶法幣本位,更符合市場交易計算成本的需求。

Q6: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應該是什麼?

Bowen:以 DeFi 爲主的鏈上交易場景會是可預見的增長點。現在一共有 3% 的 ETH 總量存在以 MakerDao、Compound、DyDx 爲主的借貸市場。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https://dapptotal.com/defi

礦場和礦池對於 ETH 來說 是運營服務商,像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版的存在。DeFi 對於 ETH 來說是商業銀行、融資融券、生息服務商,像支付寶、股票交易平臺。

借貸是 2019 年增長最快的賽道,在新生成貸款筆數、新生成貸款總價和被清算貸款量都是季度 100% 以上的增速,這些都是公開的以太坊鏈上數據。

ICO 破滅後,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與價值結算網絡嗎?

在美聯儲降息, 美國 10 年國債 3 年曆史新低 <1.5%,2 年和 10 年國債利率倒掛,這些潛在新一輪美國經濟衰退的指標下。DeFi 產品仍然可以提供 10% 左右的年化利息在 USDC 和 DAI 上,在回報比上有產品優勢。

ETH 作爲世界運算平臺的載體,本身的金融屬性讓以太坊智能合約做穩定幣鑄造、生息、保證金交易透明公開化,每個人可以隨存隨提,7x24 小時服務,100% 保證金,所有人都可查餘額和抵押率。

這個是我個人在 19 年最看好的 ETH 使用場景。

楊民道:以太坊的出路是放棄 Casper 2.0,直接去搞一個波卡的 parachain。當然,這是一個笑話。

以太坊的新的定位已經挺明確了,做一個全球的價值結算網絡(global settlement nework)。大量的 DeFi 協議的鎖倉及轉 PoS 的質押需求,會遠超 ICO 的需求。ICO 對原生代幣的需求只是一個過渡方案,現在有穩定幣的存在,原生代幣的募資需求完全被穩定幣取代。

以太坊通過 Capser 2.0, 繼續完善 layer1,後面的功能擴展應該全部放在 layer2/3 及應用層。

大部分 DeFi 協議都在以太坊,開放金融在以太坊上的繁榮會加快他們網絡效應的鞏固,以太坊已經獲取足夠多的資產黏性,地位不可撼動,它是最不愁出路的。

Q7:我們觀察到,以太坊的 DAPP 數量是 EOS 和 TRON 之和還多一倍,但 ETH DApp 的交易量卻遠遠低於後兩者,爲什麼會出現這種奇怪的現象?

楊民道:這個現象非常正常,都是各個公鏈 PR 的時候,選擇性偏見。

我一直認爲,大家看這些流量數據一定要理解 tx are not created equal (不同類型的交易是生而有差異的)。

以太坊作爲價值結算網絡,承載着各種 otc 交易、交易所結算、跨境套利等金融交易,一個 tx 可能會包含上百萬美金的交易。

公鏈是已經有了自己的市場競爭,比如如果你要選擇安全、可靠的公鏈(3-5 年內公鏈還存在),以太坊是毫無爭議的選擇,比如我們 USDx 選擇以太坊作爲主網部署,都是基於這個考慮;而如果你的 dapp 對 tps 的要求比較高,比如遊戲類,或許其它的鏈是一個選擇。

但是,其實以太坊在高性能上,也有解決方案。比如,可以選擇高性能的以太坊 layer 2,如 DAI 就通過 POA 網絡發佈了 xDAI 作爲小微支付的延展。

以太坊本身的演進能力是超乎很多人的想象的。一個公鏈,layer1 一定是足夠簡單和抽象,髒活累活都扔給應用或者 layer2/3/4 去解決,這個纔是正解。

Bowen:我們同時部署了 ETH (ddex.io)和 TRON (tron.ddex.io) 網絡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我們的觀察是這樣的:ETH 的使用用戶,頻次低、單價高、手續費高;TRX 的用戶,頻次高、單價低、手續費免費或者低。

EOS 和 TRX 上面的遊戲以對賭性質爲主,同時附帶交易即挖礦功能,所以讓很多鏈上交易變成了套利行爲,早期礦工的獎勵多,所以挖的越多賺的越多。這也間接的導致了短期交易量很大。

ETH 網絡上很難做到交易挖礦,因爲要使用 ETH 上的資源,需要更高的礦工費,所以也能間接的剔除一些無效交易。

所以單一交易量爲單一指標去衡量公鏈是不完全的,因爲每一個公鏈的賬戶生成成本,轉賬成本都不同。

Q8:DApp 今年無論從資本還是增長速度來看,都不及去年,部分追逐熱點的開發者甚至舍 DApp 追 Staking,這樣會不會對公鏈落地造成影響?

Bowen: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Staking 是爲了對抗公鏈增發的通脹率,現在的 Staking 開發者也是一種服務提供商,對公鏈的落地是一種加持。

Dapp 和 Staking 的開發術業有專攻,都是爲了更多用戶使用區塊鏈降低門檻。

以現有 Dapp 開發爲主的 Solidity 開發團隊和 開發 Staking 的團隊有更多不同的技術分工。

這兩者開發團隊對於公鏈落地術業有專攻,一個是維護 POS 網絡安全和穩定,另一個是爲鏈上產經做開發,創造沒有被發現的需求。

楊民道:公鏈落地也在尋找自己合適的姿勢,dapp 是找錯了方向。

Dapp 更多像是互聯網時代的概念,其實 dapp 不是讓渡給 staking,而是讓渡給 deFi/open finance 的金融協議 .

App 還是相對比較重,講究用戶前端體驗和效率 , 這個應該是在 layer 3 層面要解決的問題,而中心化在這方面是有極大優勢的。

去中心化應該關注更底層一點的協議,而非交互層的應用 .

比如 Libra 公鏈是 layer1, Calibra 錢包基本上算是 layer 3, 這個對於類似 Facebook 這種巨頭是由天然優勢的。

今年的一個大趨勢就是 DeFi 協議的發展,實際上這些協議 (比如我們的指數合成穩定幣協議 USDx,或 Compound 的貨幣協議) ,它並不是一個 dapp,更像是一個靈活抽象的協議和基礎設施,它離 c 端稍微遠一點,應該算是提供給 b 端的基礎設施。

這個基礎設施,現在纔開始大規模建設,有大量機會。打造高度模塊化、可拆解組合、互通性好的通用協議纔是現在這個階段公鏈落地的正確姿勢。

Q9:Defi 是以太坊開發者如今的重要方向之一,Veil 和 Dharma 等項目遭遇關閉或數據暴跌,也有人評價其爲 DApp 失敗後以太坊的自救概念,似乎並不看好,幾位嘉賓如何看待 Defi 市場?它擴大或崛起需要什麼條件?

楊民道:大部分持有這種觀點的人要不是比特幣死忠就是壓根沒有用過 deFi protocol。

我們跟 Dharma 團隊也聊過,他們沒跑路,只是在優化自己的產品。

Veil 和 Dharma 是非常正常在創業項目的試錯和 pivot 的過程,傳統的 VC 領域,比如 ofo 這樣的試錯還少嗎?

我覺得市場應該給這些項目足夠的耐心,更何況兩個項目 Veil, Dharma 還沒用 token 在市場募資呢,跟一些有的沒的天天喊單的項目,我覺得他們已經足夠 decent.

DeFi 的市場進一步擴大,急切需要增加上鍊的資產。

現在以太坊上有價值的可抵押資產只有以太,這個體量遠遠不夠。

我比較看好把比特幣以 ERC20 形式發行在以太坊主網的嘗試,這不單是解決資產的跨鏈流通,也會給以太上的 DeFi 生態帶來幾十倍的抵押資產規模增加,另外容易高標準化的資產上鍊,比如黃金、國債和股票,我也比較看好。

從現在的發展看,資產上鍊,很大可能是一個比較中心化的過程(參考各個法幣穩定幣的鑄幣過程),而在 DeFi 的主要的落腳點是在這些資產 token 化之後的各種 programability 的改造。

Bowen:Veil 和 Dharma 都是轉變方向,並沒有關閉。

Defi 的嘗試和創業公司一樣,如果發現方向不對,沒有數據增長,快速換方向。Dharma 之前做 P2P 借貸,發現成單效率太低,所以停止了貸款業務,最近在轉型資金池借貸方式。Veil 發現 Augur 的用戶體驗太差,所以 Fork Augur 並且找其他的方向。

我同意民道老師更多優質資產上鍊的觀點,之前 DDEX 和 Bitgo、Kyber 合作做第三方託管方式映射 WBTC 到以太坊網絡,包括之後可能的 WXRP, WZCASH。除此之外還有法幣入金的方式,DDEX 也和美國的 Wyre 合作,幫助用戶直接從借記卡參與 DeFi 借貸生息。

DeFi 的本質是融資借貸加槓桿,也就是現在人人觸手可及的商業銀行。怎麼能更好的服務用戶。讓持幣用戶持幣生息,讓交易用戶可以以低成本融資融券,讓礦工以低成本擴大產能。這些都是 DeFi 服務商要思考的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 DeFi 要與人有用,與人相關,如果和支付寶的體驗一樣,同時提供更高的利息。這是 DeFi 產品最終的訴求。

Q10:兩位嘉賓覺得,以太坊 1.0 階段出現的最大的問題是什麼?爲什麼會導致這些問題?怎麼破解?

Bowen:ETH 1.0 出過很多大問題:2016 年 DAO fork、2018 年 Parity 多籤錢包 Suicide (事故)……作爲一個 4 年曆史的公鏈,任何沒有把以太坊完全殺死的問題只會讓以太坊更健全 。

很多的嘗試都沒有先例可循,包括一些低級的漏洞。現在越來越多像 OpenZeppelin 這樣的代碼庫,可以讓開發者避開之前的一些坑。

楊民道:以太坊 1.0 階段的所有的重要階段我都親歷過,包括投資 THE DAO,及後面導致的大分叉。

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以太坊早期就出現這些問題,實際上是一種慶幸。

THE DAO 事件算的上是以太坊的遵義會議,凝聚了鐵桿共識,加速系統和社區的進化,而且讓社區對分叉心存敬畏,ETC 基本上把 btc 在以太坊陣營的反對者分離了出去。

1.0 沒有考慮到的挑戰是,大家都沒想到, PoW 轉 PoS 會這麼難,都擔心會不會因此錯失行業機會。但是,這些問題都是成長的煩惱,每個長大的公鏈都會面臨的問題。

技術問題先不說,Casper 更復雜是涉及到很大既得利益集團的博弈,其實一個難度炸彈的設計,不足夠強迫參與者形成共識。

由於以太坊硬分叉依賴於社會共識,因此有很大的不確定性,特別是市值大了之後,利益相關方越來越多,改變起來越困難。

我個人覺得以太坊最大的挑戰是,怎麼建立一個足夠抽象和通用的 layer 1 的架構,儘量少在 layer 1 上再做修改,類似美國憲法,主體憲法 200 多年來沒怎麼動,大部分的修訂通過修正案(layer2、layer3)做補充和延展解釋。

從這點上看,我覺得以太坊 1.0 已經是做的非常不錯了,2015-2017 更新迭代很快,後面就開始往 layer 2 以上去考慮擴容。在系統的整體性設計上,我覺得以太坊也是做的最好的,不蹭熱點,眼光長遠,紮實地把地基打好。

Q11:兩位嘉賓覺得,目前以太坊最大的優勢是什麼?還是公鏈之王嗎?會被其他公鏈取代嗎?

楊民道:以太坊最大的優勢在於有一個極強技術驅動的社區,開發環境、應用的網絡效應及有一個極具野心但不展現權力慾的 Vitalik。Vitalik 就是以太坊的華盛頓。

公鏈最大的問題往往不是技術,而是生態、共識和文化。作爲一個開源系統,任何好的技術會很快被吸納,技術難以建立公鏈的壁壘。現在還看不到有任何公鏈能取代以太坊。

現在的大部分公鏈存活下去都是問題,手上沒有一億美金以上的公鏈,談取代都有點天方夜譚。

Bowen:與其他已經上線和即將上線的智能合約公鏈相比,以太坊對於開發者來說,有 Truffle、Infura、OpenZeppelin 這樣的開發支持工具,開發者可以相對容易上手,有例可循。

第二就是可交互性,一個公鏈就像一個小島,在高度發達的小島上,每個人都會有獨立分工,一個人挖銀礦,一個人提純,一個人造銀幣。

以太坊的優勢也在於開發者有獨立分工,穩定幣團隊、借貸團隊、流動性團隊,不同的團隊各司其職,有競爭也有合作。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們也見過短期用資金推起來的公鏈開發者,但是真正的良性社區是要靠時間來沉澱的。

第三就是可交易資產,現在有超過 15 億美金的 USDT、4 億美金的 USDC、2 億美金的 TUSD、8000 萬美金的 DAI 都是基於以太坊發行的。更多的資產被移植到以太坊上,同時有着不同的穩定幣可供選擇、不同的鏈上流動性,這是其他新的公鏈不能比擬的。

Q12:以太坊 2.0 目前開發進度如何?出現什麼樣的問題,2.0 的開發目標是什麼?幾位嘉賓如何看待以太坊 2.0?

Bowen:5 月份 Prysmatic Labs ETH 2.0 的測試網已經發布。對於 Dapp 開發團隊,比較關心的問題還是智能合約和 EVM 相關的功能什麼時候能上線。

Phase 0 的 PoW main chain 和 Beacon Chain 共存,以及單方向 stake 的功能上線到底結果如何,多少抵押率會到 Beacon Chain (PoS) 上,我們都拭目以待。

楊民道:如 Bowen 說的,以太坊 2.0 從技術和經濟模型的設計及參數基本上都已經定型,預計明年初能上線。

2.0 如果完全實現,從現在的技術參數看,性能上應該會有 100 倍以上的提升。

開發目標從表明上看是性能提升和共識演進,實際上,是吸星大法,階段性整合各大門派的最新研發精華。

相比性能提升,我更感興趣的是共識機制變化產生的激勵機制的變化,這個是比較難預知的。

2.0 在性能上提升,會給更多的應用提供空間和選擇;而 Casper 更大的意義在於共識和激勵機制的進化,如果成功,不亞於一場和平的公鏈政治革命,那將是最值得期待的歷史性時刻。

Q13:最後問一下嘉賓,以太坊在各位的資產中,所佔比重是多少?大家的投資策略是什麼?

楊民道:以太坊現在的市值(在資產中)佔比 7.6%,最高的時候曾到 31%,我覺得應該要回到 30% 的水平。

Bowen:我是定投策略的倡導者,定投 ETH 和 BTC,掙被動投資的收益。我們在公司內部也有每週定投 ETH 的產品,可以大家選擇投多少工資到 ETH。

目前 ETH 佔到我所有加密資產的 50%,另外一半就是比特幣。頭部效應,強者恆強。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