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除了成爲中國礦工出海首選之地外,政府及企業也積極推進加密貨幣相關產業。

原文標題:《哈薩克斯坦的「加密夢」》
撰文:潘政麟

「除了礦場的蓬勃發展,哈薩克斯坦還進行了一系列加密貨幣相關佈局,比如近期宣佈打造世界上第一個太空加密交易所。」

能耗問題始終是懸在加密貨幣世界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截止 2021 年 5 月 10 日,全球挖礦產業的能耗是 149.37 太瓦時(1 太瓦時等於 1 億度電)。中國一直在限制虛擬貨幣在境內發展,但在過去很長時間內,中國都是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挖礦產業主要聚集地。英國劍橋大學的數據顯示,中國一度佔據比特幣網絡 65.08% 的算力。

但最近,中國監管部門開始密集出臺政策,限制境內的加密數字貨幣交易活動,且全面禁止加密數字貨幣礦場的運營。

隨着監管態勢趨嚴,許多礦場紛紛考慮出海事宜。而在衆多國家當中,哈薩克斯坦成爲熱門的出海地點之一。哈薩克斯坦在政策,能源以及成本方面的優勢,都吸引着衆多礦場湧入。

爲何成爲礦圈出海的首選地之一?

哈薩克斯坦之所以能吸引衆多算力集聚,成爲衆多中國大陸礦場主出海的主要選擇,既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及氣候條件有關,更離不開當地政府的支持。

天氣條件

哈薩克斯坦全年平均溫度是 0℃ ~ 11℃,最高溫不會超過 28°C。而礦機最高可承受的最高溫度爲 32°C,達到最高爲後必須關閉設備並允許冷卻一段時間,而電源通常在 29.4°C 開始燒燬。因此如何讓礦機維持在可控溫度內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考量。而哈薩克斯坦相對低的平均溫度提供了礦場很好的條件。礦場可以以更低成本來維持礦機在可運作的溫度範圍內運作。

佈局礦業、試點央行數字貨幣,哈薩克斯坦的「加密夢」如何了?來源:Weather & Climate

政策傾斜

哈薩克斯坦於 2020 年通過法律,承認比特幣爲數字資產,允許在境內與與其他商品一樣進行交易。法律也允許在合規的前提下在哈薩克斯坦境內建立加密貨幣交易所。

佈局礦業、試點央行數字貨幣,哈薩克斯坦的「加密夢」如何了?

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AIFC,哈薩克斯坦建立的金融中心)專門建立了 IT 園區,在這裏落戶的礦場除了每年流水 1% 的「使用費」,無需繳納任何稅款。但隨着越來越多的礦場選擇在哈薩克斯坦落戶,該國有意修改其稅法,計劃從 2022 年起按照每千瓦時 1 騰格(0.00232 美元)的價格收取數字挖礦稅。

此外,哈薩克斯坦數字發展部正在與 AIFC 以及區塊鏈協會起草加密貨幣行業和區塊鏈技術法規,規範化本國的區塊鏈法規。

哈薩克斯坦對於加密貨幣的支持立場堅定不移,且積極建設相關政策規範化以及推出利好加密貨幣的政策都使得大量礦機往哈薩克斯坦轉移。

能源資源

根據 GlobalPetrolPrice 的數據顯示,哈薩克斯坦的商業用電成本是 0.052 美元 / 一度電(0.34 元人民幣 / 一度電)。國網能源研究院的數據披露顯示,中國平均電價爲 0.542 元人民幣 / 一度電。平安證券的數據顯示四川地區電價介於 0.2632-0.39 元人民幣 / 一度電。

佈局礦業、試點央行數字貨幣,哈薩克斯坦的「加密夢」如何了?

電價始終是加密貨幣挖礦產業中最重要的流動成本之一,直接影響到礦場的實際營收情況。此前大量礦工會在豐水季和枯水季大規模「遷徙」,在各地區頻繁流動,其目的就是爲了追逐更低價的電能。而哈薩克斯坦的電價成本甚至可以媲美四川,這或許也是許多礦場紛紛遷往哈薩克斯坦落腳的主要原因之一。

雖然貴爲全球第 9 大石油出口國,但哈薩克斯坦很早就開始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哈薩克斯坦與 2009 年通過《支持利用可再生能源法》,確定建立基於可再生資源的綠色經濟轉型模式。雖然如今主要是傳統能源作爲主要發電來源,但哈薩克斯坦立下目標於 2025 年達到 6% 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到 2030 年 10% 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到 2050 年至少 50% 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

同時,哈薩克斯坦政府也在強調經濟多元化的重要性,能源轉型力度也在持續加大。截止到 2020 年,哈薩克斯坦境內共有 97 可再生能源電力設施,超過一半以上是太陽能發電。因沒有電力運輸和存儲的需求,當地企業開展了新的業務,即在電力設施附近建立礦場,經驗相對豐富的承包商可幫助礦工在 3-4 周內建立礦場。

轉移成本

除了較低的能源價格,相對低的運輸成本以及勞動力成本也是吸引大量礦場入駐的原因。因疫情原因中國往美國海運運費飆漲,並且還是「一櫃難求」。此外,當地相對低的人力成本也導致了哈薩克斯坦成爲出海首選地之一。

運輸方式主要分爲海運,空運或是陸運。從中國空運各國的價格表可以從物流公司的網站查詢,可以整理成表 3。

佈局礦業、試點央行數字貨幣,哈薩克斯坦的「加密夢」如何了?

空運的價格主要根據距離長遠決定。飛行旅程越多,每公斤的運費則越高。美國因距離相對較遠,因此運費較高。哈薩克斯坦是中國的領國,飛行距離相對短因此空運運費最低。

運往美國的海運價格在過去兩年中因疫情的原因飆漲了 469%!2018 年從中國運到美國平均一個集裝箱的運費約爲 1500 美金;而 2021 年 5 月的價格則是一個集裝箱 7,000 美元。運往歐洲的集裝箱價格也在過去兩年中上漲了 485%,來到了 10174 美元。

哈薩克斯坦因領土跟中國接壤,有中歐列車作爲運輸管道,海運反而行不通。根據中歐列車的網站顯示,從深圳運往阿拉木圖(哈薩克斯坦的城市),一櫃的運費是 5100 美元。相比之下,礦機運往哈薩克斯坦成爲了相對好的選擇。此外,運往歐洲美國的櫃子如今是「一櫃難求」;而中歐列車的等待時間則相對短許多。綜合以上,在衆多選擇當中,哈薩克斯坦的運費以及時間成本是當中最低的。

根據 World Data 的數據顯示,美國平均月收入爲 5488 美元;哈薩克斯坦則爲 735 美元。這意味着礦場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請一樣多的人手來維持礦場運營以及維修。這將導致礦場的利潤率提高。有礦主透露,當地工資大約在 3 美元 / 小時。因此,有更多礦場相比於美國更願意選擇哈薩克斯坦作爲他們出海的首選地。

礦場出海哈薩克斯坦的挑戰

雖然礦機出海哈薩克斯坦已然成爲了一大趨勢,但將礦場安置在哈薩克斯坦境內仍然面對一些挑戰。

除了需要把礦機運往哈薩克斯坦,礦機的清理機器、放機器的貨架也都需要從中國進口往哈薩克斯坦。這無形中都增加了礦場的成本。目前全球有七成礦機都在中國生產,物流和關稅將是未來礦場出海不可避免的命題。

縱然如今市場上有專門的服務商提供將礦機轉移國外的服務,但對於中小礦場來說,繁瑣的手續、費用恐怕都是其難以承擔的。

另外,每個國家的監管政策及市場行情均存在差異,需要礦場花較長時間進行適應。例如,礦機維修適應海外工作人員的工作時間等問題都挑戰着中國礦場的出海進程。

相對高昂的當地維修硬件成本及停機損失、電力的間歇供應、電網的經常性故障,這些種種問題都最終將造成成本的上升與效率損耗。

機會總是伴隨着挑戰。礦場出海哈薩克斯坦已然成了一大趨勢。這些問題礦場也需要解決,但只要成本控制以及運營得當,那麼以上的挑戰就不會是問題了。

除了挖礦,哈薩克斯坦還鐘意這些事兒

哈薩克斯坦除了成爲全球的挖礦首選之地之外,政府及企業也積極推進加密貨幣相關產業。當中包括推出央行數字貨幣、啓動太空交易所項目等。

積極試點央行數字貨幣

哈薩克斯坦央行正在設計一種央行數字貨幣,該數字貨幣將允許企業和消費者在區塊鏈上以法定貨幣進行支付。哈薩克斯坦央行聲明中表示,其開發央行數字貨幣的重點是要確保與總體貨幣政策目標相一致。

AIFC 正在研究該項目,幫助該國爲新的央行數字貨幣制定法律框架。AIFC 協議將包括許多術語的法律定義,如數字貨幣分類、智能合約和數字錢包等。

實際上除了哈薩克斯坦,中國、日本、加拿大和歐盟國家正在試點項目基礎上,加緊對央行數字貨幣進行測試。俄羅斯也正在研究有關問題。貨幣數字化已成了許多國家發展的項目,當中哈薩克斯坦是最爲積極的國家之一。

目前,哈央行正在對各種技術基礎設施和監管辦法進行分析,制定關於哈引入數字貨幣的場景方案報告,計劃 2021 年下半年正式公佈。未來,將根據有關政府部門、國際金融組織、市場參與方和專家的討論結果,先期實施試點項目,之後分階段引入央行數字貨幣。

對於哈薩克斯坦來說,利用數字貨幣的機遇重大。當地低廉的能源成本可爲該國吸引到衆多區塊獎勵挖礦公司。隨着該國數字貨幣行業法律框架的不斷完善,哈薩克斯坦必將成爲區塊獎勵挖礦業務投資者們的理想目的地。而推出央行數字貨幣或將加速這一進程。

加密貨幣走出地球

總部位於哈薩克斯坦的投資公司 Eurasian Space Ventures (ESV)與 SpaceChain 衛星網絡合作啓動了兩個項目,Biteeu 和 Divine。Biteeu 計劃成爲世界上第一家太空加密貨幣交易所,使用來自歐盟和澳大利亞的許可和合規數字資產交換計劃。Divine 項目則是利用太空技術向伊斯蘭教信徒和全球對古蘭經感興趣的人免費衛星廣播古蘭經內容。

Biteeu 競爭優勢是承諾的將所有運維和客戶交易數據保存在近地軌道上。該項目預計在今年秋天激活後,將從太空處理多籤比特幣交易。與具有單一簽名的標準方法不同,多重簽名技術需要多個私鑰才能從數字貨幣包地址授權比特幣交易,使交易比標準的單一簽名方法更安全。

將數據和交易佈置在太空中將增強數據和交易的安全性。Biteeu 空間節點擁有的各種安全機制,包括地面站和衛星之間長達 12 小時的通信延遲,可以防止網絡欺詐和盜竊,因爲黑客無法快速將數字資產或是數據轉移出去。

Biteeu 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 Shukhrat Ibragimov 在採訪中表示:隨着數字貨幣成爲全球商業新時代的驅動力,我們看到陸基基礎設施的侷限性以及越來越多的安全問題阻礙用戶實現加密貨幣的全部好處。通過整合創新的、去中心化的太空技術,我們能夠解決安全漏洞,並不斷建立機構和零售交易者以最佳交易體驗管理資金的信心。

加密貨幣能給哈薩克斯坦帶來什麼?

爲什麼哈薩克斯坦政府積極擁抱區塊鏈與加密貨幣?

政府收入多元化

2021 年 7 月,哈薩克斯坦總統託卡耶夫簽署了一項新法律,修改了這個中亞國家關於「稅收和其他預算義務支付」的立法,對在該國經營的加密礦工使用的能源徵收額外的稅費。新法將於 2022 年 1 月生效。加密貨幣礦工需要爲使用的每千瓦電力支付約 0.0023 美元的附加費用。

隨着中國大量關閉境內的礦場,大量礦場遷移往哈薩克斯坦,哈薩克斯坦境內的礦場數量勢必會快速增長。這些礦場日夜運行,執行復雜的運算,消耗大量的電力。這些消耗的電力在新政策生效之下會爲哈薩克斯坦政府帶來額外且不菲的收入。

成爲加密貨幣監管的先驅之一

哈薩克斯坦是繼日本之後世界上第二個認識到需要在政府層面發展加密貨幣市場體系的國家。哈薩克斯坦當局已經認知到區塊鏈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法律框架相對落後。

AIFC 管理局首席執行官 Nurlan Kussainov 在採訪中曾說:儘管在過去幾年中經歷了快速增長,但加密經濟學缺乏監管機制。迫切需要爲區塊鏈項目和加密貨幣的法律框架創造必要的條件。目前,沒有其他司法管轄區可以完全滿足加密經濟學的所有要求。AIFC 有很好的機會領先一步並在全球市場佔據這一利基市場。

AIFC 專門成立了一個工作組,其目標是制定監管加密貨幣交易的立法;並建立使用區塊鏈技術、加密資產和基於區塊鏈的項目的生態系統;爲哈薩克斯坦創新發展營造良好環境,促進企業、公民和政府之間的對話,改善哈薩克斯坦的投資環境,以開發和支持創新技術。

不難看出哈薩克斯坦想成爲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行業法律先驅的態度。雖然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在過去十年中的到快速的發展,但法律層面的架構仍然相對缺乏。哈薩克斯坦看好區塊鏈會成爲未來的創新技術,也看好加密貨幣產業的長期發展,因此想率先確立相關監管框架,在這一領域成爲其他後來者的參考。

能源消耗供大於求

哈薩克斯坦幅員遼闊,人口密度低,且發電能力主要集中在該國北部。這意味着產生的能源遠距離傳輸會產生能源的損失。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資料顯示,2018 年哈薩克斯坦總共產生的能量(相當於 1.78 億噸石油燃燒產生的能量)能夠滿足該國能源需求的兩倍。當中有許多的能源無法被有效利用。

加密貨幣礦場能夠幫助哈薩克斯坦有效消化多餘的能源。許多礦場都設置在電力設施的附近,可以就地消化多餘的電能。對於哈薩克斯坦來說,能源丟棄最終不能產生價值或爲國家做出實質性的貢獻,但礦場卻能使這些能源產生額外的價值。這也是哈薩克斯坦大力推進礦場的原因之一。

增加就業機會

每引入一個礦場對於哈薩克斯坦來說就是增加就業機會。礦場運營、礦機維修、礦機保養這些崗位的增加都將進一步降低哈薩克斯坦的失業率。例如,哈薩克斯坦的 Ekibastuz 挖礦設施有可能產生 4% 的比特幣全球哈希率將需要 160 名工人維持運作,並託管多達 50,000 臺礦機。

根據 Micro Trends 的數據顯示,哈薩克斯坦失業率以往保持在 4%-5% 之內。然而 2020 年新冠疫情的肆虐之下,哈薩克斯坦失業率飆升至 6.05%。解決失業率成爲了該國需要面對的棘手問題。隨着加密貨幣在 2020 與 2021 年大放光彩之後,該國政府也將目光投入加密貨幣領域希望能夠解決一部分人口的就業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