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麼承擔風險,要麼讓你的貨幣儲蓄的購買力越來越小。

原文標題:《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
撰文:Parker Lewis
翻譯:阿劍

你有沒有遇到過那種投資顧問(或者你的父母),諄諄教導你要讓自己的錢增值?這個觀念,在全世界無數努力工作的人心中可謂是根深蒂固,簡直已經成了 「工作」 這個概念的一部分了。

重複得多了,它就成了工作文化的一部分。找一個高薪的工作、養老金賬戶裏的錢有多少拿出多少,然後找一個一看名字就很有錢途的共同基金,把錢投進去,然後坐等賬戶裏的數字往上漲。大多數人每兩週就會自動重複這個路徑,從不懷疑自己的智慧,也不覺得其中有任何風險。這就是 「聰明人」 會做的事情。現在有許多人認爲,這就是所謂的 「儲蓄」,但實際上,這一金融化的過程,將退休儲蓄變成了永久性的風險承擔者,結果就是金融投資成了許多人(我就不說是絕大部分人了)的第二份全職工作。

很糟糕的是,一直有人在爲金融化站臺,結果就是儲蓄(不承擔風險)和投資(承擔風險)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以至於大部分人認爲這兩種活動是一回事。相信金融工程是幸福退休生活的必要條件可能缺乏常識,但已經成爲許多人的家傳寶訓。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也許你只需要一種更好的貨幣 TM

在過去的數十年中,全世界的經濟體,尤其是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都在日益金融化。膨脹的金融化,也是 「你要讓你的錢升值」 這種觀念的重要推手。但這個觀念本身 (「你必須讓錢升值」 ),只有在每個人都被同一個不幸的現實 —— 錢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失去價值 —— 籠罩之時,它纔會進入主流的意識。

錢會越來越 「不值錢」 → 需要讓錢升值 → 需要金融產品來讓錢升值 → 往復循環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美元的購買力(從 1970 到 2020)

這種需求的迫切程度,很大程度上是被貨幣的價值流逝速度決定的;但這只是起點,要命的是,這是中央銀行有意策劃的結果。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中央銀行,都以讓本國的通貨每年減少約 2% 的價值爲目標,方法就是增加貨幣的供應量。怎麼做的、爲什麼這麼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一種現實,產生了一些結果。退休金不是儲蓄起來未雨綢繆,而是投入到金融市場中並背上永久的風險,往往只是爲了跟上央行所製造的通貨膨脹,維持自己的財富價值。

央行稀釋貨幣的價值,導致此類畸形需求的產生,然後導致了此類投資的流行。過度金融化的經濟體是通貨膨脹的必然結果,因爲通脹引致了永久性的風險承擔並打破了儲蓄的激勵。而打消儲蓄的激勵、強制人們承擔一定風險的系統也會製造不穩定,既不能發展生產力,也不能長期維持。哪怕是最懵懂於世事的人,都能一眼看出其中的道理,以及,驅動金融化和金融工程普遍化趨勢的支配力量,就是貨幣媒介的破碎的激勵結構。但貨幣媒介是所有經濟活動的支撐啊。

從根本上來說,股份制公司、債券以及任何集合投資工具(pooled investment vehicle),都沒有什麼原罪。個人的工資工具往往有結構上的缺陷,所以共同投資工具和資本分配方法可以(也往往能夠)創造價值。因資金彙集而產生的風險彙集並不是問題,金融資產的存在當然也不是。相反,根本的問題在於一個經濟體金融化的程度,以及,人們對一個破損和受操控的貨幣結構的理性反應,意外地導致了金融化程度的不斷升高。

如果數億的市場參與者,開始認識到他們所用的貨幣是人爲(而且是有意)製造每年稀釋 2% 的價值的,那會怎麼樣?要麼接受不可避免的窮困,要麼試圖用承擔額外的風險來跟上通脹的步伐。什麼意思呢?意思是,你有了錢就一定要去投資,同時也是說,你可能血本無歸。只要貨幣的貶值不解釋,這個循環就將持續下去。本質上來說,人們在 「日常」 工作中已經在承擔風險了,但後來又被訓練成把自己存到的所有錢都拿去冒險,只是爲了跟上通貨膨脹。這就跟倉鼠籠子一模一樣 —— 倉鼠在這個滾輪裏面不斷奔跑,只是爲了能待在原地。聽起來似乎是失了智,但這就是現實。而且一定會帶來後果。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美元的倉鼠籠子

儲蓄 VS. 風險

雖然儲蓄與風險的關係常常被誤解,但是,任何人在一開始,如果想積累儲蓄,都必須先承擔風險。這種風險有各種各樣的形式:投入時間和精力去追求那些別人願意出價(還必須願意持續出價)的東西,這樣才能得到報酬(並繼續得到報酬)。這個過程從教育、工作訓練開始,終極來看就是不斷完善一門其他人願意購買的手藝。

這是有風險的。投入時間和精力嘗試去對其他人有用的東西並討一個生活,同時也是默認地接受了未來的高度不確定性。如果成功了,結果可能是一個學生教室、貨架上的一個商品、一場世界級的演出、一個全職的體力勞動工作,或者是任何其他人認爲有價值的東西。參與這個過程人從一開始就承擔着風險,同時也期待着其他人願意補償你所花費的時間和交付給他們的價值。

補償的常見形式就是貨幣,因爲作爲一種經濟商品的貨幣使得個人可以將自己能提供的價值轉化爲許多種其他人創造的價值物。在一個貨幣不被操控的世界裏,理解貨幣儲蓄的最佳角度是:它是一個人爲他人創造的價值和從他人處消費的價值之間的差額。持續只不過是推遲到未來的消費或者投資;再換句話說,儲蓄表示一個人創造出了但還沒消費的價值。不過,我們今天的世界不是這樣子的。現代的貨幣就是湯裏面的那顆老鼠屎。

中央銀行創造越來越多的貨幣,導致儲蓄永久貶值。貨幣的整個激勵結構都是被操作的,也破壞了貨幣這種本可以記錄誰創造和消耗了多少價值的計分卡的公正。今天創造的價值,在未來只能買回更少的東西,就因爲中央銀行武斷地允許更多的通貨進入流通。貨幣本來是爲了儲存價值的;但在中央銀行有意打造的經濟體裏面,每個人都不經意地被迫以承擔風險替換貨幣儲蓄,因爲貨幣儲蓄會不斷貶值。貨幣儲蓄的不斷貶值,迫使組成經濟體的成員承擔不必要和毫無根據的風險。所以,除了要承擔已經承擔的風險(並從中獲得報酬),每個人都被迫要承擔增量的風險。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Pierre Rochard 和 Nic Carter 在 Twitter 上討論儲蓄和投資

強迫經濟體中的幾乎所有人都承擔風險,對一個經濟體的運行來說並不是天然的,也不是必要的。相反,這種安排不利於整個系統的問題。作爲一種經濟功能,風險承擔本身是生產性的、必要的,也是不可避免的。糟糕的地方在於,個人是被強制去承擔風險的,這是央行製造貨幣貶值的副產品,無論這些被迫的個體是否意識到了其中的因果關係。僅當風險承擔是主觀有意識的、自願的、是爲着積累資本而承擔起來的,它才能夠是生產性的。

雖然生產性投資和由貨幣通脹引致的投資之間有灰色地帶,不容易區分清楚,但只要你看到它,就能認出來。生產性投資在市場中會自然發生,因爲參與者希望提升自己以及親友的生活。在自由市場中本來就存在承擔風險的激勵。央行的干預不會有所幫助,還會添亂。

當風險承擔的起點更多是綁架而不是自由意志時,它還會變成反生產性的。這是很直觀的,而且就是因貨幣貶值而引致投資的情形。要知道,所有未來的投資(和消費)都來自於今天的儲蓄。操控貨幣激勵,尤其是遏制儲蓄的意願,會扭曲未來投資的時機和條件。

它強迫所有地方的儲戶參與投資,毫無必要地點燃了消耗所有貨幣儲蓄的導火索。它也不可避免會創造一個燙手山芋的遊戲 —— 沒有人想持有貨幣,因爲它會不斷貶值(反過來說也是對的,因爲沒有人想持有貨幣,獲益它會不斷貶值)。你認爲,在這樣的世界裏會產生什麼樣的投資?央行的冰山漸漸融化不會產生對儲蓄的激勵,而只會引發新一輪的的永續風險承擔,而大部分的儲蓄都幾乎立即就會倒回去承擔風險、投進金融資產中,要麼是個人直接操作,要麼是吸收儲蓄的金融機構的間接操作。更糟糕的是,這兩件事情的混淆是如此嚴重,以至於大部分人認爲投資,尤其是投資金融資產,就是儲蓄。

毫無疑問,投資(不管是金融資產還是其它方式)絕不等於儲蓄,由央行反激勵儲蓄而引致的風險承擔也不是什麼正常、自然的事情。任何有常識、有現實世界經驗的人,都能理解這一點。即使如此,還是沒有改變貨幣每年都會貶值這個事實(因爲它確實就貶值了),而且,對這一事實的知覺非常理性地支配着人們的行爲。每個人都被迫接受了一個人爲製造的困局。要讓你自己的錢升值,這種想法的背後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騙局之一。你根本沒法讓錢升值;是央行製造了這種糟糕的困局。央行耍過的最大花招就是說服大家相信人必須永遠承擔風險才能保衛已經創造出的價值。這根本是不可理喻,而唯一實際的結局方法就是發現一種更好的貨幣,消除系統性的貨幣貶值中固有的不對稱性。

這就是比特幣背後的理念。一種更好的貨幣,爲所有人提供了一條可靠的退出路徑,逃離這個倉鼠籠子。

大金融時代

無論你是否認爲這是個被操縱的遊戲,還是僅僅認識到了永恆的法幣貶值就是一個現實,全世界的經濟體都已經被迫接受了一個貨幣會不斷貶值的世界。雖然貶值貨幣的初衷是鼓勵投資並刺激 「總需求」 的增長,但當經濟激勵被外生的力量扭曲的時候,就總是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的後果。要是印錢就能解決這個世界的問題,那我想最憤世嫉俗的人也會支撐,但是,再說一遍,只有小孩子纔會相信這種童話故事。印錢非但不是消除問題的魔法,還會導致問題一再地出現。現代經濟的結構已經徹底被貨幣創造的過程改變了。

美聯儲也許相信印錢可以鼓勵生產性投資,實際上創造出來的卻是錯誤投資和過度金融化的經濟體。經濟體的日益金融化,就是貨幣貶值和信貸成本被操控的直接後果。完全沒有腦子的人才看不到其中的關聯:被人爲製造貶值的貨幣、沒有動力持有貨幣、(包括信貸系統內的)金融資產的迅速膨脹;因果關係如此明顯。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

銀行業和財富管理行業也是在相同的作用下形成的。就像毒品販子要免費送你第一支一樣。毒品販子是通過製造癮君子來創造對自己產品的需求的。美聯儲就是毒品販子,貨幣通脹就是毒品,而發達國家的金融化就是癮君子。製造貨幣貶值後,本來沒有需求的金融產品市場就發展了出現。各種金融產品,渾身解數,幫助人們開發能走出美聯儲挖好的陷阱的辦法。貨幣通脹了,承擔風險、創造回報的需求就產生了。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來源:Statictica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來源:Statictica

隨着時間的推移,金融業在經濟體中的比重會越來越大,因爲對金融服務的需求會越來越大(原因?你懂的)。股票、公司債、國債、外國債、共同基金、股票 ETF、債券 ETF、槓桿 ETF、三倍槓桿 ETF、分拆股(fractional shares)、房貸支持型證券(MBS)、有擔保債務包(CDO)、債務支持型證券(CLO)、信用違約互換(CDS)、信貸默認互換指數(CDX)、合成 CDS/CDX,等等。所有這些產品都代表着經濟體的金融化,而且貨幣功能損壞越嚴重,這些產品就越重要(需求越多大)。

每一次向資金池、打包和再打包的風險的增量轉移,都可能跟內生於貨幣的、被破壞的激勵結構有關,跟人爲導致的 「讓錢增值」 的需求有關。再說一遍,我不是在說某些金融產品和金融工具無法創造價值;而是說,人們使用金融產品的程度以及風險層累的程度,基本上都是被一個有意破壞的貨幣政策激勵結構決定的。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來源:Statictica

雖然絕大部分的市場參與者在美聯儲把 2% 的年通脹率目標常態化之後都還能睡個好覺,但你想想政策實施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後果。這意味着在 10 年、20 年期間你的儲蓄的價值會縮水 20% 和 35%(複合縮水率)。如果社會上的每個人,都必須重新創造相當於他們儲蓄價值的 20% 到 35%,才能保持自己的財富、留在原地,你覺得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最終的影響就是大規模的錯誤投資;這些投資,如果人們不是被迫去承擔沒必要的風險才能彌補自己當前儲蓄的預計損失,就不會發生。從個人角度來看,這意味着醫生、護士、工程師、教師、屠夫、雜貨商人、建築工人,等等,都被轉化成了一個金融投資者,將自己大部分的儲蓄投入到華爾街的金融產品中,承擔着風險卻以爲沒有風險。隨着時間推移,股票的價格只會上升、房地產的價格只會上升,而利率只會下降。

觀點 | 比特幣:讓儲蓄成爲儲蓄(上)發個圖表示一下,我也是 Dave Portnoy 的粉絲

對於 Davey Day trader (及世界上此類節目)的聽衆來說,怎麼做到的、爲什麼要這麼做,都是一個謎,而且也不重要,因爲在他們看來,這就是這個世界運作的方式,而每個人都相應地做出自己的行動。放心,這一切都會以糟糕的後果結束,但大部分人都開始相信,投資金融資產只是一種更好的(或者必要的)儲蓄方式,而信念指導着他們的行爲。「多樣化投資組合」 已經變成了儲蓄的同義詞,人們不認爲資產有風險,也不覺得投資是一個要承擔風險的活動。雖然說這實在是太扯了,但你有什麼辦法呢?要麼承擔風險,要麼讓你的貨幣儲蓄的購買力確定無疑地越來越小。從儲蓄的角度,這其實是進退兩難。在這場扭曲的比賽中,人們要麼被迫上場,要麼不能入場,沒有人是贏家。

來源鏈接:nakamotoinstitu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