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時間、空間可售性、挖礦調整難度、清潔能源催化劑。

撰文:Ross L. Stevens,資管巨頭 Stone Ridge Asset Management 創始人兼 CEO,Stone Ridge 是一家市值達 150 億美元的資產管理公司
編譯:Perry Wang

比特幣 是一段旅程,並非目的地,每個人都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每天早上,當我研究比特幣時,我發現自己更具敬畏心,因爲比特幣 非結構化的簡潔性 所具備的力量和潛力讓我懂得謙遜。我對比特幣瞭解得越多,我就越清楚有多少東西需要學習,以及我想了解多少。

比特幣蘊含着美。

Stone Ridge 創始人:理解比特幣,我個人的四個頓悟時刻右一爲 Ross L. Stevens

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研究比特幣的,這些巨人就是在我之前探索比特幣知識、照亮這條道路的先驅。在過去的八年,每個早上學習中,有多達幾十個時刻,在閱讀或聽到我感到會立即永遠改變我的世界觀的內容後,我不得不放下書本,或者暫停播客,靜靜地呆一會兒。如果您以謙卑的態度認真地研究比特幣,並牢記華萊士的至理名言:有時「最明顯、最重要的現實是 最難發現 的現實」,那麼您將看到很多無法忽略的東西。我當然做到了。下面是我在過去研究比特幣儀式中最重大的幾個 頓悟時刻

清單非常長,我努力壓縮到四個。

跨時間可售性

由於其稀缺性和歷史上每年僅 1-2% 的供應量增長率, 黃金 一直以來都是可靠的價值儲存物。從來沒有過「黃金惡性通貨膨脹」。確實,數百年來黃金一直保持其價值,而數百種其他貨幣來來去去都變成一場空。但是黃金的供應並不能維持其需求。如果假設明天金價漲到 100,000 美元 / 盎司 (一夜之間上漲 50 倍以上) ,我們可以確定海量資源將立即轉移到金礦開採行業,而礦工將找到某種方式加速其供應增長,其價值隨之下降。

相比之下, 比特幣 的供應上限將永遠只有 2100 萬枚 。比特幣的年度供應增長會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接近於零,當前年供應量增長率已降至約 1%,與黃金供應的歷史年度增長持平。

儘管這是一個遠非完美的比喻,但黃金是現實世界中最接近比特幣的類比物。比特幣的最終供應量從根本上受協議本身設計的限制,無論其價值多少或需求水平如何,都無法增加。比特幣是歷史上第一個其 供應完全不受需求增加 影響的價值存儲物。

從這個角度看,比特幣比黃金更像黃金——比特幣 跨越時間 的可售性更佳。

跨空間可售性

當人類跨越步行和騎馬旅行的歷史階段,跨越物美價廉的商業航空旅行高速發展的階段,尤其是跨越寒武紀般互聯網力量爆炸式增長的階段,即使是最熱衷投資黃金「擁躉」,對黃金自身的 跨空間可售性 很低這一嚴重缺陷也無法視而不見。

黃金 很難運輸 。美國政府法定貨幣在這一層面上勝過黃金很多。儘管法幣的週期性、人爲誘發的過度通脹等特徵,使其跨越時間的可售性大打折扣,但其跨越空間的可售性卻取得了巨大飛躍。

與常見的誤解相反,比特幣在空間中的移動速度比法幣要快得多,可進行的長距離國際結算能力能增加至每天約 500,000 筆交易,並可以在 大約一小時內 完成結算,而不是當前國際法幣結算需要 3-5 天乃至更長的時間。

比特幣的協議和網絡拓撲結構 使國界變得無關緊要 ,對於當前世界中最脆弱、法幣通脹最嚴重地區的人而言,這一力量尤其強大 (想想今天的委內瑞拉、土耳其和黎巴嫩) 。

即使在像美國這樣的國家,也請不要將您用 Visa 付款的速度與其最終結算速度相混淆。您在星巴克購買咖啡時,並未發生最終的實際結算。相反,您的銀行和星巴克賬戶所在銀行通常會在 2-3 天后才最終結算 ,每家銀行在這一過程中都要彼此承擔 信用風險 ,有時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儘管具體數量可能較少,但切實存在。

比特幣幾乎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完成結算,作爲一種不記名工具,其中不存在信用風險。從這個角度來看,比特幣比法幣更像法幣——比特幣比法幣具備更強的 跨空間可售性 ,並且它不像法幣那樣形成負債,所以沒有信用風險。

Stone Ridge 創始人:理解比特幣,我個人的四個頓悟時刻

挖礦調整難度

中本聰創造比特幣中所採用的一切元素,除了挖礦調整難度之外都不是原創——他的天才之處在於洞察如何將一組先前解決特定問題的手段組合在一起,可以一起解決某些尚未解決的問題。

我認爲,「 挖礦調整難度 」完全是中本聰的原創,是中本聰最被低估的突破性貢獻,是對博弈論的真正天才應用,也是比特幣網絡始終安全的根本原因。

什麼是挖礦調整難度?

假設比特幣的價格上漲,從而刺激了更多比特幣 礦工 投入比特幣挖礦 (請記住,挖礦成功會產生比特幣的報酬,因此,比特幣的價格與全球範圍挖礦總激勵之間存在着持續的聯繫) 。在這種情況下,比特幣協議將 自動提高挖礦難度 ,使新比特幣的創建以及交易驗證的時間不會短於其預設的時間表 (大約每 10 分鐘挖出一個比特幣) 。同理,假設比特幣的價格下跌,邊際成本較高的比特幣礦工隨之理性地關閉礦機。比特幣協議將自動降低挖礦難度,從而使新比特幣的創建以及交易驗證不會短於其預設的時間表。

比特幣協議爲何進行這樣一種調整?如果我告訴您兩個質數的乘積是一個特定的三位數,然後讓您猜兩個質數 (我還要提醒您,質數的一個屬性是兩個質數的乘積是唯一的,另外任意兩個質數相乘都不會與其相等) 。我的問題沒有封閉的解決方案,其實就是說您必須 隨機猜測 ,直到找到答案。由於我告訴您這兩個質數的乘積只有三位數,因此您可能可以很快猜出兩個質數。但是假設我告訴您該乘積是五位數、十位數呢?二十位數呢?您明白這會越來越難,然後隨機猜測變得越來越困難。

挖礦調整難度 類似於調整質數乘積的位數 ,是在任意給定時間在線挖礦能力的函數。礦工越多,質數乘積的位數就越大。礦工越少,位數越少,即使所有商業運營的比特幣礦工及其超級計算能力礦池突然在一夜之間下線,業餘愛好者坐在星巴克中用筆記本電腦進行挖礦也能保障整個全球比特幣網絡的安全性保持不變。

簡單總結:挖礦調整難度是過去幾十年間所進行的去中心化電子貨幣嘗試的「 遺珠 」。挖礦難度調整確保比特幣網絡每 10 分鐘獎勵生成一個新的比特幣區塊,並在此期間對所有交易進行準確且不變的驗證。

正是上述因素推動了比特幣的 跨時間可售性 :即使在對比特幣的需求激增時期,比特幣礦工也無法更快地開採比特幣,而如果比特幣生成數量激增,則會造成意外的通脹。而這一設計保障了永遠不會出現這種通脹。

秉承中本聰一貫的低調風格,挖礦難度調整在他最初的比特幣白皮書中僅用兩句話進行了描述:「挖礦難度取決於每小時平均產出區塊數的移動平均值。如果它們生成得太快,難度就會增加。」

順便說一句,「挖礦難度調整」還可以 限制挖礦能源的浪費 ,進一步激勵礦工挖礦,但是與使比特幣能夠抵禦通脹的影響相比,這種好處顯得微不足道。

挖礦難度調整現已連續進行了 十二年 的測試,其全球網絡總功率水平從最初時的僅幾臺筆記本電腦,一直迅猛壯大到消耗掉 相當於紐 約市供電量 的能源,在此過程中網絡總功率水平波動極大。網絡總功率波動性要求比特幣協議不斷調整挖礦難度,類似於不斷調整兩個質數乘積的位數。而且令人驚奇的是,正如中本聰所設計的那樣,無論全球挖礦能力或其可變性如何變化,比特幣網絡一直保持 每 10 分鐘 驗證一個新區塊…每 10 分鐘…每 10 分鐘。

談到能源……

比特幣的能源消耗

比特幣的 能源消耗 是指確保比特幣網絡安全的所有礦機所消耗能源的總和。儘管具體數字很難確定,一個比較靠譜的估計值是比特幣全球能源消耗相當於 800 萬-1000 萬人 的能源消耗值。確實是非常巨大的數字。在全球變暖時代,這能是一件好事嗎?

首先,原則是:與當前政府對中央銀行的壟斷相比,比特幣是能更好 執行中 央銀行職能 的技術。汽車消耗的能量遠遠超過它們所取代的自行車和馬車,電燈代替了蠟燭,中央供暖系統取代了煙囪,計算機取代了打字機,比特幣是 更出色的貨幣體系 ,不過比當前的中央銀行體系消耗的能量要多得多。貫穿整個歷史長河,只要自由的人做出自由的選擇,認爲自己想要的新技術所耗費的額外能源價格是值得的,能源的使用就會增長。今天 24/7 全天候毫不停歇的比特幣挖礦,世界各地的比特幣人都認爲,比特幣的能源使用價格是值得付出的代價,因爲比特幣是一種更好的貨幣技術。

其次,實踐:比特幣挖礦是人類歷史長河中唯一 無需在人類聚集點附近運營 且能取得盈利的能源使用方式。從長遠來看,這將會在衆目睽睽之下悄然改變世界。

在比特幣問世之前,能源方面問題從來與其 稀缺性 無關,而只是需要將其引導到在地理位置上最需要它的地方。在比特幣挖礦誕生之前,能源主要的目的地是人類生活的場所。而比特幣挖礦所消耗的能源則需要解決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問題。由於有衛星和無線互聯網連接,比特幣挖礦可以在任何地方運行。

例如,偏遠的貧瘠地區擁有豐富的水源,可以生產清潔的水電並將其用於比特幣挖礦,從而 將其自然資源變現 。因此,比特幣可以使世界各地孤僻的能源源泉 (例如瀑布、流淌的河流或可修建的大壩) 實現變現,這些地區現在尚未開發,是因爲它們的開發成本很高,無法接入距離居民區或工業區足夠近的電網。

這樣一來,比特幣就可以通過引入 不受位置限制、高利潤的電力 ,從而從根本上 改變能源經濟 。世界上從未有過不受位置限制且盈利的能源利用案例。現在可以成爲現實。而且由於化石燃料已經太過昂貴,無法成爲保障比特幣挖礦盈利的能源來源,我相信唯一長期可盈利的比特幣挖礦運營方式將依賴於 水電

想象一下未來在無人居住地區、無需補貼的比特幣挖礦企業的未來—想象赤貧的非洲國家中在人口稀少的地區的瀑布—輕鬆接入比特幣網絡,建立完善的能源基礎設施,將當地的 清潔能源 用於發電來支撐比特幣挖礦。一旦具備了這種工業級能力、有利可圖的基礎設施,就可以對其進行 規模化生產 。讓我們修路和住房、學校、醫院。人類居住區隨之橫空出世。

最終的結果可能是人們聚集在新的、 由比特幣驅動的水電基礎設施 周圍定居,越來越多的人類聚集在廉價的清潔能源附近。從歷史上看,我們的能源挑戰一直是將能源送達給人們。有了比特幣,我們可以將人們送到能源附近。

考慮一下當前世界的主要人口聚居中心——紐約、倫敦、巴黎、東京,每個城市都是源於其地理位置,毗鄰天然海港、水上航道和貿易通道。這些城市的成因中不包括能源因素,因爲它們的形成是在 能源時代之前 (例如化石燃料時代之前) 。

隨着比特幣爲 大規模廉價的清潔能源基礎設施 提供了盈利性發展,可以帶來一個世界上越來越多人口生活在豐富能源附近的未來時代,生產邊際成本非常低。這非常重要,因爲廉價能源等於 人類的繁榮 。那是一個等式。廉價能源 = 人類蓬勃發展。

除了比特幣已經演示的貨幣政策革命之外,比特幣還可能意味着開發豐富、清潔、廉價能源的 全球第一大催化劑 。以此成爲的全球人類蓬勃發展的最大催化劑之一。

您明白我爲什麼 all-in 比特幣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