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保證的成員性的組織機構會逐漸出現。

作者:谷燕西,CBX 研究院創始人和院長,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資產行業的從業者和研究者,擁有在中國和美國著名金融公司、企業軟件公司和互聯網金融公司的豐富專業和管理工作經驗,曾經在美國期權結算公司、i2 Technologies 和華泰聯合證券等公司工作,曾獲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奧斯丁) MBA、聖母大學碩士學位、中國科技大學碩士研究生和山東大學學士學位

出生在上個世紀 50 年代和 60 年代的人都知道,在中國農村曾經有一個組織模式叫人民公社。實際上人民公社是當時農村唯一的組織形式。這個組織形式設計者的初衷是聯合農戶,共同增加生產並抵制自然災害和市場導致的農業收入的減少。在人民公社這個組織中,每個加入的會員是平等的。公社的領導人是由會員選舉產生。領導人負責執行公社規則和公社的日常經營。公社按照多勞多得,不勞不得的原則進行收益分配。公社社員的分配是按工分來衡量。社員通過自己的勞動獲得工分,然後按照工分獲取報酬。

但是顯然人民公社這個組織形式超越了當時的市場狀態。所以它並沒有產生出設計者希望的效果。相反卻極大地限制了農村生產力的提高。所以當 1978 年改革開放之後,這種組織形式就很快被放棄了。當此後採用的包產到戶的方式極大地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農業生產產出因此也得到了極大的提高。事實證明,包產到戶的組織機制是符合中國農村的發展現狀的。

會員制的組織形式依然在當代的經濟生活中佔據一席之地。譬如在全球各地普遍存在的信用合作社就是按這種組織方式組織運營的。事實證明,一些這樣的信用合作社比主流社會的商業銀行經營更加穩定以及盈利性更強。在體育市場中,會員制的組織更是主要的組織形式。譬如美國的 NBA 和中國的 CBA 都是這樣的組織形式。不管是信用合作社還是體育聯盟,這樣的組織形式有共同的特點。這個特點就是這個行業中的任何一個個體都很難或無法單獨實現經營目標,最好或者是隻能通過聯盟的性質來實現共同的目標。譬如信用合作社中的成員,其中的個體很難滿足日常的金融業務需求,抵抗市場和金融風險。採用集體互助的方式則能很好的解決個體的臨時需求和抵禦市場中的風險。在籃球比賽這個行業,一個球隊不可能同每個球隊單獨制定比賽規則以及利益分配方式。只有一個市場中的所有球隊共同制定規則並執行這些規則,籃球比賽的市場才能開展和活躍起來。

隨着經濟的快速發展,市場更加細化,競爭更加加強。每個個體單獨經營並快速發展的機率開始越來越小。同一行業中的個體需要更多的合作來降低行業成本,增加行業的整體收益。然後每個個體在這個生態中才能發展的更好。交易所行業就是這樣的一個案例。隨着監管的不斷開放以及技術門檻的降低,越來越多的交易所開始出現。而交易所這個實體由於依然能收取很大的利潤,這就引起了其他的相關機構的不滿。現在美國開始出現多家金融機構合作主導的交易所。這些金融機構有自己的客戶資源。他們不滿三大主流交易所集團收取的費用,所以開始聯合成立新的交易所來服務自己的客戶。新成立的交易所由於是會員機構聯合成立,所以它就不會以賺取成員的利潤爲主要經營目標,而是通過降低交易成本來幫助其成員機構獲得更高的收益。

迄今爲止的這些成員性機構都是通過共同確定的規則以及所在地區的法律來維護去經營和運行的。區塊鏈技術的出現爲這種會員性的組織形式提供了一個更加堅實的支持基礎。這樣組織的治理和商業規則可以編寫到智能合約當中,在區塊鏈上自動運行。由於沒有任何人爲的參與和干預,這些規則就能得到參與者的信任。這樣的組織形式就不再侷限於一個地區和或一個行業,它就能在全球範圍內擴張。

區塊鏈技術是隨比特幣同時出生的。它通過區塊鏈上所有節點的共識認可一筆交易,然後以不可篡改的方式記錄在鏈上。這樣的流程是自動進行的,不受任何人爲的干預。由於這樣的自動運行的機制,比特幣的這個區塊鏈網絡因此能在全球範圍內運行。在以太坊時代,這種共識機制不僅在技術方面有所改進。而且開始嘗試應用在社會組織當中。The DAO 就是嘗試着採用共識機制,來基於社區的共識來決定以探訪的技術發展方向。儘管這個組織並不成功,但卻把這種基於共識自動運行的社會組織的機制向前又推進了一步。

Libra 協會可以說是延續了這種機制的發展。Libra 協會計劃由全球的 100 名成員組成。每個成員都有平等的投票權。成員共同來決定 Libra 的發展方向。儘管 Libra 協會目前並沒有說會把相關的治理規則和商業規則通過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來執行。但我認爲,這樣的一個落地執行方式會比現有基於人爲的管理規則更加具有可信任性。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當 Facebook 開始它的這個穩定幣項目時,它並不是採用平等的會員性質的組織機制的,而是傳統的以它自己爲主導的組織形式的。但當它與潛在合作伙伴溝通時,這些機構明確地告訴 Facebook,他們是不會參與一個 Facebook 主導,其它機構爲輔的組織的。所以當 Libra 消息真正公佈時,推進 Libra 的組織成爲一個由平等會員組成的協會組織。事實上只有這樣的一個組織,才能在全球範圍內推進數字穩定幣。

總而言之,從理論的角度,當前市場階段的需求和實際發展的情況來看,基於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保證的成員性的組織機構會逐漸出現。而且這類的組織會出現在更多的行業當中。特別是對於那些市場已經競爭非常激烈,單獨個體公司很難再獨立創造價值的行業和業務領域;或者是那些儘管發展勢頭很猛,但卻強烈需要規範的行業。如果應用得當,基於這種方式建立起來的生態將不僅非常有利於生態中每個個體的發展,而且會具有非常強的競爭壁壘。這就如同在籃球比賽市場中,聯盟之外的球隊是沒有任何發展的可能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