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DAO 的門前|預言家週報#139

“要不,跟大家說公司解散,願意留下來的,我們以 DAO 的形式來合作?”我突然興奮的建議,“俗稱還給社區。”

我這個朋友 Z 慘然一笑,“你別說 DAO 了,我要是跟大家說公司準備轉型做區塊鏈,估計能有一半就走了,你要是說來搞 DAO,沒準就走完了。”

的確,現在不同的人羣觀念差異已經大到無法對話的程度了,就算是 crypto 行業裏的人,大部分人對 DAO 也是懷疑態度,這種新興組織形態真能實際轉起來?可以想象其他行業的人,聽到“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是個什麼感受,就是“黑心老闆和小姨子跑了吧。”

我自己對 DAO 也是喜憂參半。早年,DAO 還叫 DAC 的時候,大概是 13 年的樣子,區塊鏈的諸多粉色夢想裏,DAC 是那顆最亮的星星。那時候還沒有可用的公鏈,所以只能空想,DAC 的想象空間真的是無限大。理論上,組織可以包括一切,人類歷史上出現過的當然可以有,從未出現過的也可能有,臥槽。。。

沒想到接下來這麼多年,DAC 改名 DAO,經歷了 The DAO 的重大失敗,後來零星的一些嘗試,再到 DeFi 興起後的治理 DAO,即使到現在,相比 DeFi 和 NFT,DAO 一直是不溫不火的那個小弟弟。平時大家開玩笑,就是“來搞個 DAO 吧。”

沒想到的是,和 Z 聊完沒過幾天,DAO 來敲門了。

現在回想起來,的確如張老師說的,宇宙會發出信號。

先介紹一下張老師和他的播客“得意忘形”,其實兩者都很難描述,按他自己的說法,得意忘形有個隱含主旨,就是讓個體更加自由,創造東西是一種自由,學習哲學是思想自由,保養膝蓋是身體自由等等。我挺喜歡這個獨特的播客,以及這個獨特的個體。後來發現張老師在看 DeFi,還關注了橙皮書,一來二去我們就熟了起來。

自然,DAO 是一個我們經常聊起的話題,但是也僅僅是聊而已。直到有一天,張老師在微博上徵集志願者來做一個開源項目:面向普通人的 Web3 入門指南。我們十幾個人來自天南海北,就這麼在網上協作起來,這種感覺挺神奇的。

當然,我們這不算 DAO,比如這個項目並不是無需許可就能加入的,需要張老師許可。項目的核心推力也來自張老師,一旦他去養貓,進度立刻就卡住了。。。

DAO 就不一樣了。

有一天,一個羣友突然在羣裏說,得意忘形的聽衆羣裏有人發起了一個 DAO,正在起名字,想拉張老師進去,張老師說別別,我還是別去了,讓大家去中心化發展吧。

我好奇的過去看熱鬧,眼看着一兩天的時間裏,剛開始 100 來號人的羣很快就滿了,還裂變出各種主題的分羣,同時幾位熱心的羣友組建了 Discord 和 wolai 文檔,大家開始提議要做哪些事情,各自領取哪些任務,如何協作,不誇張的說,雖然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參與這種活動,很多都是現學現做,但是效果很不錯。領頭的幾位朋友多少有些 crypto 的經驗,玩過 DeFi 或者 NFT,也在學習如何構建一個 DAO。

所有這一切,都是得意忘形聽衆自發完成的,張老師全程沒有參與。看着這些年輕人充滿熱情的討論和建設,我突然覺得,也許我們已經站在 DAO 的門前了。

問題只在於,你想進去嘛?

值得閱讀的文章

Larva Labs 的故事

https://podcasts.apple.com/gb/podcast/the-story-of-larva-labs-the-cryptopunks/id1565322645?i=1000519208517

@Rick @ BixinVC:最近仔細研究了一下 Larva Labs 兩位創始人的思想和創業歷程,收穫頗多。兩個人都是 1976 年生人,9 歲就趕上紅白機在北美熱賣,對像素風的濃厚興趣不難理解。而且兩個人都是計算機領域的學霸,尤其是 Watkinson,所以同時又熱衷於 generative art。CryptoPunks 就藝術本身,無外乎兩個賣點:1、Pixel Art;2、Generative Art

可以聽聽 Outlier Ventures 的 Jamie Burke 對 Mat Hll 的訪談播客,看 Matt 自己是如何講述的。其中對於項目定位、社區、分發方式、加密藝術的未來等方面也都有涉及。結合他們的談話仔細思考了一下,印證了之前自己的一些猜測。推薦感興趣的都去聽聽。

高斯時鐘:時間與所有權的鏈上展示

https://takenstheorem.medium.com/gaussian-timepieces-9dc08cc8b344

@ 郭宇:這是一組 NFT 實驗作品,每一件作品是一個時鐘,圖形完全由鏈上數據渲染生成,時鐘內部有幾何圖形在做簡諧振動。時鐘參數會根據 NFT 持有者的某些特徵來生成,這意味着對不同的主人會有着不同的展示。

作品是爲了向以太坊(以及其他區塊鏈)依次生成區塊而形成的時鐘致敬, 看着挺解壓,正如作者所言,

「我自己很喜歡看着他們的節奏,平靜的時刻,接受時間不可避免的流逝 —— 以及所有的影響 —— 在一種奇怪技術中湧現出的瞬間中所表達」

BanklessDAO 的組織和運行

https://mp.weixin.qq.com/s/ujsxzdQcqu3pQr2-8RjSRA

@ 王超:一個有活力的 DAO 背後,不僅是一些激情成員在天天一起討論興趣和創新,還有很多默默付出的小夥伴在努力支持着這一切。

The interface phase

https://www.notboring.co/p/the-interface-phase

@ 大麥:我們創造了物理空間和數字空間,與之互動,隨後它們也塑造了我們。

Soft fork activation

https://bitcoinops.org/en/topics/soft-fork-activation/

@ 阿劍:我只是對每一次升級如何實現向後兼容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