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烏鎮,曹寅、劉毅、曹恆等人聊了聊 Web3.0 的概念、推進以及盈利模式。

原文標題:《烏鎮·一文讀懂 Web3.0 的概念、推進與盈利模式》
整理:邱祥,巴比特記者

11 月 8 日,在由巴比特主辦的「2019 世界區塊鏈大會·烏鎮」分論壇「技術改變世界:區塊鏈底層基礎設施」上,Cdot Network 創始人 /Random capital 合夥人劉毅、IRISnet 創始人曹恆、比原鏈 CTO James、Marlin 商業拓展負責人 Nilotpal Mukherjee 圍繞《Web3.0 的萌芽與興起》進行圓桌對話,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擔任主持。

我們在烏鎮組了場圓桌,聊了聊 Web3.0 的概念、推進與盈利模式從左至右依次是:曹寅、劉毅、曹恆、James、Nilotpal Mukherjee

對話圍繞Web3.0 的概念、推進以及盈利模式三個核心點討論,以下爲對話內容,巴比特整理:

曹寅:Web3.0 其實在區塊鏈行業是非常火的概念,Web3.0 的提出使區塊鏈行業尤其在應用方向有非常大的躍遷。在今年 8 月份的時候,在柏林還專門舉辦了一場專門的 Web3.0 的會議,也邀請了非常多的國際區塊鏈的知名項目,包括我們今天劉毅老師的 Cdot CTO 也在上面做的重要演講,斯諾登也在 Web3.0 上做了遠程演講。所以我今天很有幸能主持這樣的圓桌,跟四位專家來討論一下 Web3.0 到底是什麼東西,以及 Web3.0 在目前環境下,接下來區塊鏈公司該怎麼做。

接下來我們先邀請四位參會嘉賓介紹一下自己,我們從劉老師開始。

劉毅:大家好!我是 Cdot 創始人劉毅,Cdot 是一個做跨鏈樞紐的項目。

曹恆:大家好,我是 IRISnet 的曹恆,IRISnet 爲分佈式商業應用提供跨鏈樞紐服務。我們希望通過它在實體經濟和數字經濟之間建立可信的橋樑。另外,我們的團隊也是全球著名的跨鏈項目 Cosmos 的中國開發者。

James:我所在的項目是比原鏈,我們應該是區塊鏈行業裏面第一條在由 UTXO 模型上支持圖靈完備的智能合約的公鏈,自 2018 年 4 月主網上線之後,我們對接了很多政府服務和商業項目。針對區塊鏈使用的痛點,我們在 2019 推出了基於主側鏈架構的區塊鏈主平臺-ByStack。

Nilotpal Mukherjee:大家好,這是我第一次來中國,我非常高興看到會議召開的這麼順利。我之前在銀行工作過,我現在在 Marlin 公司主要是把我們的業務拓展到全球,我們希望把基礎設施建設得更可靠、透明,讓網絡和處理和計算速度更快,這就是我們 Web3.0 的支柱,非常高興能參加這個會議跟大家分享我們的進步。

什麼是 Web3.0

曹寅:接下來我們討論一下 Web3.0 的概念,Web3.0 有很多的解釋,比如 Web3.0 是下一代互聯網行業,機器會替代人以及機器之間的互操作性等。今天有幸請四位專家介紹一下,你們認爲什麼是 Web3.0,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每一位專家能給出一個關鍵詞。

劉毅:Web3.0 確實有很多種說法,大家能一致的是說 Web3.0 是下一代的互聯網。

Web3.0 是一種點對點的加密協議,它能夠讓服務的生產者和消費者直接交易,相應的,它就能夠打破平臺的壟斷,去建立全球新的數字經濟。

我們現在生活在互聯網的 2.0 時代,我們每天都在用 Web2.0 給我們提供的非常好的服務,比如說我們打車用滴滴叫車,我們吃就叫美團外賣。但大家想一想滴滴其實並不運營出租車,美團也不做飯給我們,這些平臺是幫生產者和消費者撮合在一起。

其實所有的互聯網巨頭都是平臺,它都是靠促進不同用戶羣體或使用者之間的交易交互來創造價值。平臺給我們很多的方便,我們現在的每天日常生活都離不開平臺。但是因爲它們太大了,它們把這個市場壟斷了之後,其他的平臺已經沒有機會再跟他們競爭了。對於我們用戶來說,它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已經不 care 個別的用戶了,它可以向提供服務的人和我們這些消費者兩邊擴張利潤。

所以我們現在看世界上最賺錢的公司都是平臺,中國 2018 年盈利最高的十家公司裏面有八家都是平臺,可以說整個社會都在爲平臺打工。這裏麪包括銀行,銀行是平臺,因爲這個錢不是它的,是我們儲戶存進去的,它通過這個平臺把它貸出去。

用戶的數據是平臺的護城河,但是我們用戶並沒有在平臺的價值中分到什麼,而這是 Web3.0 能解決的問題,我們要用去中心化的加密協議通過機制設計,把用戶在交互過程中創造出來的價值返回給用戶和參與者,這就是 Web3.0 在經濟上的意義。雖然我們現在看加密協議因爲受到技術等原因並不好用,但是從經濟學原理來說,一個企業永遠不可能把你的利潤全都分給用戶,但加密協議可以。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一旦技術成熟度達到一定水平的時候,加密協議會對現有的平臺構成一個降維打擊,它在經濟上不是說可行,而是必然會發生的一個現象。

曹恆:劉老師講的特別好,把 Web3.0 從概念的發展、要解決的問題講的特別清楚,我就簡單用三句話稍微總結一下。在我們看來,實際上 Web3.0 是解決了 Web2.0 所面對的問題,我們首先講一講 Web1.0、Web2.0、Web3.0 怎麼發展的。Web1.0 是以門戶、搜索爲代表的,我們來看這些信息,單方向地吸收這些信息。到了 Web2.0,大家給的標籤是可交互的 web,代表產品有微博、抖音等,我們可以參與到信息的產生過程中,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大家產生了有價值的內容、信息,但卻沒有辦法直接獲得價值的反饋。而在 Web3.0 想要解決 Web2.0 的話,下一個階段的 Web 是什麼?那就是價值互聯網。所以在我們看來 Web3.0 要解決的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如何通過算法和開放透明的機制,能夠完成公平的價值的分配。我們用什麼標籤給到 Web3.0?我想就是價值分配。

James:剛剛曹老師說的非常好,完全說了我想說的,看來大家做技術的認知很相同。Web1.0 在我看來是隻讀,相當於是一個報紙,你可以到服務器看一張照片或者下一篇文章。2.0 是什麼?用服務器把人和人之間連接起來,比如說微信、抖音、微博,其實你是通過服務器做交互,你的所有數據都存在服務器上。3.0,先說一個詞——去中心化。3.0 做什麼?就是說中心化的服務器消失了,你的數據其實是存在互聯網上 N 個多節點中分佈存儲,運行也是運行在整個網絡上 N 臺電腦之間,這是我理解的 1.0、2.0 和 3.0。

Nilotpal Mukherjee: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大家可以看到 web 的每一個形態,剛纔各位嘉賓都講到一個非常重要的點,這也是全球之間的共識。其實對於下一代的 Web 來說,我們說到的是更多互動,同時也是我們相互之間的合作以及相互之間的支持,這都是非常重要的。同時,當我們開始和其他人建立溝通和連接的時候,所謂的去中心化的服務就已經開始運營起來了,那也就意味着所有的你行動之後所帶來的數據,同時會被同一個時候互連起來。所以對於我們來說,我們在下一代的 web 當中,我們看看的不僅僅是可讀的板塊,可能看到的是更加智能化的版本,我們也可以利用機器學習,或者對於其他大數據的分析,來更好地運營。剛剛我們也說到對於隱私的保護,同時我們也說到在 2009 年的時候區塊鏈的概念已經出現了,我們也都意識到所謂的隱私保護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同時,因爲這些數據對所有人都是可見可視,當我們要說到下一代的區塊鏈或者 web 的話,我們就一定要說到去中心化的匿名性問題,那就是對隱私的保護。那就要說到對於不同版本的理解,我們知道這些數據產生於不同人手裏,但是我們也要關注到對數據孤島的連接,以及在數據孤島連接問題解決情況下,如何能解決更好安全性的問題。

如何推動 Web3.0

曹寅:下面問各位專家專業性的問題。劉毅老師長期關注區塊鏈的互操作性,認爲這是下一代 Web3.0 是驅動因素,劉老師現在在做的 Cdot 是要致力於爲平行鏈提供互操作性,提供相關的插槽。請劉老師介紹一下 Cdot 項目的初衷以及願景以及最近的進展。

劉毅:好的。先說下願景,我們剛纔說我們要用去中心化的加密協議去取代平臺,去實現下一代的互聯網。我們怎麼去實現去中心化的加密協議?

現在來看有兩條思路:一條思路,在一個大的通用公鏈上做智能合約;另外一個思路,做一條獨立的鏈,來實現自己的加密協議。

以太坊之後絕大多數的加密協議創新都跑到了智能合約這一邊,但其實在以太坊之前,大家如果要做加密協議的話,都是做一條獨立的鏈。智能合約成本非常低,因爲它只要被開發出來,一個人就可以部署上去,不需要什麼費用,大家就可以用了,確實非常好。但其實很多智能合約上投入很大的團隊,已經逐漸感覺到這樣做的侷限性,比如說以太坊上有一個著名的鼻祖型的團隊最近選擇用 Cosmos 開發自己的鏈,爲什麼?因爲他們做了 600 多個智能合約,以太坊升級有一個合約變了,結果 300 多個智能合約不能用了,很受打擊。而且在這個平臺上,大家都是共享帶寬的,我們都知道以太坊加密貓流行的時候,大家 gas 費用都提上去了。所以現在這些團隊會選擇一個獨立的鏈開發,這個獨立的鏈可以是完全一層的鏈,也可以是二層的鏈。他們都會涉及到跨鏈,而我們做了跨鏈樞紐就是給一層的鏈提供跨鏈服務。而 Polkadot 是給一層鏈提供服務,同時還提供共享的安全池,也就是說一個應用型的鏈接到 Polkadot 之後,它不需要自己的一套設施,可以從安全池裏面拿到一塊資源來做。因爲安全池本身的資源有限,而且每一個安全服務都要以增發 dot 的通證爲代價,所以進來一個鏈,相當於分一塊資源給你,這就所謂的插槽的概念。

我們的 Cdot,目前爲止沒有安全池,你接到 Cdot 只是獲得互操作能力,但是我們並不給你提供安全服務。它的好處是接入幾乎沒有成本,你在這兒開個戶,就可以接到 Cdot 的鏈上進行互操作,這些費用是用戶出的,並不需要項目鎖定一大筆通證獲得安全資源。我們的設計思路是包括跨鏈的協議,目前我們基本上完成了整體架構設計。最大的感觸是跨鏈這個東西確實很難,比我們半年以前想象的還要複雜,因爲它在鏈上能夠產生廣泛的互操作,而且沒有一個根鏈作爲一個最高法院的時候,它會產生一系列安全的問題、信用的問題,這些問題都要在去中心化的環境下解決。我們只能說我們現在大概有這麼一個藍圖,現在開始開發了。

曹寅:曹老師做的 IRISnet 是優秀的跨鏈項目,今年 3 月份主網以上線,也取得一系列不錯的成績,最近主網新版本 v.0.15 支持多資產管理,並開啓了 IRIS Hub 對 DeFi 應用開發的支持。所以想問一下曹老師,在目前跨鏈項目大規模上線的背景下,跨鏈之於 DeFi 的意義所在?DeFi 在未來的 Web3.0 生態裏面起到什麼樣的生態角色?

曹恆:DeFi 不僅是對跨鏈的生態,對於區塊鏈落地來說,也是現在能看到的最接近於落地、最能夠產生真正價值的應用。

DeFi 對每個人的生活能夠產生影響,真正能夠解決我們在傳統金融中所帶來的巨大成本問題。至於 DeFi 是不是跨鏈的突破口,我認爲在 Web3.0 最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是要做價值分配,而去中心化金融或者說開放金融,切切實實就在解決這樣的問題,真正能夠讓我們的價值用一個開放、透明、公平的形式來進行支持。

跨鏈給它帶來的是什麼樣的意義?我們這邊所說的跨鏈,其實有些人有時候也有一些誤解,他們就會說跨鏈這個問題那麼難嗎?我們看到的那麼多交易所不是已經在跨鏈了,不是在完成資產的交換嗎?但我們現在所談到的真正區塊鏈上支撐的跨鏈,比如 IBC,這是一個類似互聯網 TCP/IP 層次的跨鏈通信協議,它想解決的問題是用協議支撐去中心化資產轉移,而這跟中心化的交易所最大的不同是它能夠給我們帶來最終級、最安全、最可信的,在沒有中介情況下的資產轉移。有了這樣的技術基礎以後,許多的 DeFi 應用,現在所面臨的困境就可以得到解決。比如說我們現在看到的抵押貸款,它所能夠操作的資產就是以太坊所能支持的資產。但是當 IBC 成熟以後,這些資產可以在去中心化的託管下進行流動和交互。

曹寅:James,比原作爲國內最早期從事公鏈的團隊之一,一直專注於資產領域,先後推出了「一主多側」的 BaaS 平臺 Bystack、下一代去中心跨鏈 Layer2 價值交換協議 MOV。在這次烏鎮大會上,比原鏈還發布跨鏈測試網,全力推進跨鏈 DeFi 落地。James 能否介紹一下比原鏈在 Web3.0 方面的佈局?

James:其實 Web3.0 有一個特性,就是去中心化,你所有的存儲、所有的應用全的都跑到互聯網上成千上萬的電腦中。這裏就碰到一個問題,我作爲一個普通的用戶,爲什麼要把我的 CPU、內存、帶寬貢獻出去跑 Web3.0 的應用?這裏肯定會產生一種價值通證。如果我把我的一些硬件資源貢獻出去,那麼我肯定會收到類似通證的東西,這個通證是什麼?如果我要在 Web3.0 或者 app 上跑一些指令其實我要付出一些通證。當 Web3.0 上有應用的時候,它會出現什麼事情?就是成千上萬的通證。其實我們是一個去中心化的資產交互協議,當然我們還有開放式網關協議做跨鏈。在 Web3.0 上,如果資產全部有價值之後,我們完全可以跨到比原鏈側鏈上,側鏈上可以做價值交換。最簡單的是我在微博應用上,我貢獻我的帶寬,或者我在微博上發一篇很好的文章,獲得很多 GaS 獎勵。比如說我現在要用抖音,但這兩者是不通的,但如果有去中心化的市場交易協議,其實它可以很快把兩種通證進行交換,等於說微博上的通證價值可以在抖音場景下使用。

曹寅:謝謝。剛纔也說到關於區塊鏈以及區塊鏈一層、二層的可擴展性,對於你剛纔說到的可擴張性,就公司的產品來說,你能否給我們介紹一下可擴張性的解決方案,以及在這樣的可擴張性框架下,如何能夠更好地構建 Web3.0 的生態?

目前關於區塊鏈的擴展性方案多集中於 Layer1 和 Layer2,能否爲我們介紹下 Marlin Protocol 的可擴展性的解決方案,以及在這樣的框架下,如何能夠更好地構建 Web3.0 的生態?

Nilotpal Mukherjee:剛剛也說到了區塊鏈的生態,首先我們要看一下區塊鏈的生態到底是如何運作的。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纔可以看到未來的演進或者演變。其實它是分佈式的系統,同時它也是在全世界都有分佈式的網絡,這對於我們之間的溝通和交流是非常重要的。

當我們說到 Web1.0 和 Web2.0 的時候,我們說到的是一箇中心化的交流,當我們要說到下一個階段的區塊鏈,我們說到的是去中心化,而我們說到 Web3.0,我們也說到無縫的連接,同時靈活度也變得非常高,尤其是對於用戶來說。同時,當你現在要在我們的區塊鏈協議上,或者在我們平臺上發用戶的信息,它的整個運用纔可以有一個範圍上的擴展。同時,這種可擴展性也是可得到的。

再一個,我們現在的數據處於數據孤島的狀態,所以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同時對於我們的解決方案來說,尤其是對於下一代的區塊鏈生態解決方案來說,我們面對的最大挑戰:一個是關於費用,我們也知道對於不同的協議來說,我們要考慮我們的整個成本,因爲我們也知道整個網絡是沒有這種靈活性的。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目前的網絡層,它是比較優化的,有很多的節點,實際這些節點就決定了我們整體運營的表現。目前整個網絡中有延遲性的問題,所以我們希望能夠解決這些問題。其實不管是什麼樣的,如果質量不高的節點加入到網絡當中,也會影響整個網絡的效率。我們現在通過網絡帶來另外一種激勵機制,我們通過革新的技術,來使整個網絡的速度提高,節點之間的延遲和質量問題都能得到解決,能夠優化整個網絡。實際上我們也是想到了一種更新的激勵機制,目前很多 Web2.0 的技術還能夠使用並且優化。

Web3.0 如何盈利

曹寅:最後問各位嘉賓一個問題,就是在 Web3.0 商業生態裏面,項目的盈利模式是什麼?因爲大家都是項目的開發者,所以根據你的項目開發經驗給大家一點提示。

劉毅:剛纔說 Web3.0 是一個加密協議,加密協議去中心化的意思是說它不能被個別人或者少數人所控制,它應該是一個利益相關人創造的社區。社區裏面的發起人就是項目開發團隊,項目開發團隊在這個社區裏面扮演的角色在整個行業裏面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是大家討論很多的一個問題。從激勵機制來講,我認爲開發團隊本身應該跟社區其他成員一樣,在整個通證的裏面得到屬於自己的部分。這裏面一方面要有一個足夠的持續的激勵,讓開發者能夠真正全身心地投入做這件事情,要把協議或者說社區的成功跟自己的事業成功緊緊掛在一起。在這一方面,一些早期的項目已經有一些教訓了。但是它又不能過度控制、去截取收益,最後變成一家獨大。所以我們整個項目也是一樣的,我們作爲一個開發者在通證的分配裏面得到一個合理的算額,而且是把自己的利益和協議的成功長期綁定的關係。

曹恆:其實剛纔在下面我們就圍繞這個問題進行討論,這個問題很難。剛纔劉老師也講對開發團隊要有一定的公平激勵,通過 Token 和一定的通證預留,激勵開發團隊,讓協議的開發真正產生價值,產生更多的實用場景。隨着通證價值的提升,能獲得相應的回報,我認爲這是非常好的闡述。

不過我這裏非常坦率地說一下,在現在這個時刻,在區塊鏈技術還不完全成熟,我們還沒看到大規模應用落地的情況下,其實我認爲想盈利是很奢侈的亟待。所以在現在,我們可能考慮更多的是如何能夠好好地活着,能夠活過三年、五年,如果還有更長的寒冬的話,能活到真正能夠應用大規模落地,然後是價值能夠體現的那一天。在這個過程中,我想分享一下我們自己的團隊怎麼做。除了我們自己團隊有的通證激勵之外,我們更多是尋求自我造血的能力,比如我們的團隊不僅在支持公鏈的底層協議開發,同時我們也在應用領域跟客戶完成聯盟鏈的項目。這個業務模式,更多就會跟傳統的軟件開發業務模式比較相近,主要是通過諮詢服務的模式。當然,這樣的模式可以給技術團隊一定自我造血的能力,也能夠幫我們更快地驗證這些技術的落地性和可實用性。

James:說到盈利模式,我們比原基金會分成了兩個項目:第一,公鏈。公鏈這塊我們以非盈利的模式運營它,但是我們追求的是更多人加入共識中來;第二,我們在技術上要有突破,不管是密碼學、分佈式網絡還是共識算法上,就希望我們國產的公鏈項目在區塊鏈技術領域能夠有一些利好。

第二點是我們的 BaaS 平臺。其實公鏈和聯盟鏈有很多的共通之處,它們唯一不同點是算法的不同。所以當我們在公鏈這塊獲得比較好的技術突破,我們可以很簡單地移到聯盟鏈。我們聯盟鏈的主要宗旨是什麼?我們的宗旨是解決區塊鏈落地難的問題。如果當我們整套服務架構能夠爲實體企業解決痛點,這一塊我們可以從技術服務提供方的角度提供服務費。

曹寅:非常感謝各位老師對 Web3.0 的精彩闡釋。我相信 Web3.0 作爲一個重要的發展方向,一定有非常不錯的未來。但 Web3.0 包括通證經濟處於非常早期的時候,現在提盈利模式、商業模式對 Web3.0 言之過早,更多還是在應用。其實我們現在也看到在 DeFi 裏面出現一些行之有效的應用,但也沒有殺手級的應用。所以我相信像 DeFi,現在已經誕生出來的原生社羣和項目生態,未來也能夠擴展或者複製到其他的行業,像分佈式遊戲、去中心化的遊戲、去中心化的社交等等。所以對 Web3.0,我們要抱着最大的耐心,同時又抱着最積極的期待,貢獻在 Web3.0 開發裏面,共同構建真正屬於下一代的互聯網。很感謝各位觀衆和四位專家能夠給我們分享這些精彩的觀點,今天這部分先到此爲止,謝謝大家!

來源鏈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