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建立一個面向數字受衆羣體的新時代的「Supreme」,NFT 將不可或缺。

原文標題:《馬斯克被「帶貨」,NFT「炒鞋」蔓延時尚圈丨目擊》
撰文: Blocklike 採編室

特斯拉股價拉昇、比特幣大漲、狗狗幣躥紅,Elon Musk 最近直接站在了加密社區的輿論中心。

在 Musk 超強的「帶貨能力」影響下,他曾經「被」穿戴的一雙虛擬鞋,也引起了時尚界與加密社區的跨圈碰撞。

一家名爲 RTFKT Studios 的工作室曾在擁有 600000 粉絲的 Instagram 賬號上發佈過一張關於 Musk 出席活動照片,照片中,Musk 穿着一雙風格獨特的鞋子,吸引了大量粉絲詢價。

從虛擬鞋到虛擬時裝,NFT 蔓延時尚圈

不過,這並不是一雙「真實存在」的球鞋。在真實的活動中,Musk 並沒有穿那雙鞋子。

從虛擬鞋到虛擬時裝,NFT 蔓延時尚圈

圍繞着「運動鞋」,加密社區總是能玩出新花樣。

這是由 RTFKT Studios 設計的一雙「虛擬鞋」,其靈感源自 Musk 推出的電動皮卡 Cybertruck,從某種程度上講,Elon Musk 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穿着」虛擬鞋的人。然而,這雙鞋的「虛擬」屬性,並沒有影響衆多愛好者對它的喜愛與着迷,儘管這是一雙並不存在於現實世界的鞋子,最終在當時以 15000 美元的價格被售出。

這個價格是否太貴了呢?

時至今日,在 RTFKT 官網上,這雙「虛擬鞋」的售價已經漲到了 60238 美元。

從虛擬鞋到虛擬時裝,NFT 蔓延時尚圈

這似乎是 NFT 領域更爲有趣的一個新的分支。

從虛擬鞋到虛擬時尚:NFT 新的分支?

在多家海外媒體與加密社區的報道中,對這類 NFT 產品引入了「虛擬時尚」的概念。這與此前的 NFT 收藏品、卡牌、遊戲等有所不同,這類虛擬產品的賣點在於「設計」。

「虛擬鞋」產品中,每一雙球鞋都有着獨特的理念與大膽的設計。在 RTFKT Studios 中,這些虛擬鞋還有着更爲形象的稱呼,Cybersneaker (賽博運動鞋)或 NZXT (遊戲運動鞋),虛擬鞋在設計上已經對實用型進行了弱化,因此,這些設計往往極具想象力。

這些新的設計產品定期在其網站上拍賣,用戶使用數字貨幣進行競標,中標者將獨家使用定製的 AR 濾鏡,讓他們可以在 Snapchat,Instagram 和其他社交平臺上「穿着」這雙鞋,大多以遊戲中的形態、或者照片等方式展示出來。這在某種程度上,更像是用數字貨幣去購買一種已上鍊的「遊戲道具」或者「遊戲皮膚」,也因此,來自社區的數字貨幣愛好者們稱這是「頭號玩家成真」。

目前,這些平臺也正在與各大遊戲廠商溝通合作,使得玩家能夠在更多遊戲角色中穿着這些虛擬產品。

自去年開始,一些經過數字化處理的「虛擬鞋」的照片,就開始在海外社區中「病毒式」傳播了,在 Instagram 上,很多「千禧一代」對這樣炫酷的虛擬鞋充滿好感。RTFKT 一些關注度較高的照片中,包括了佈滿 Gucci Monogram 的 Infinity Gauntlet 無限手套讓 Air Jordan 懸空、Kanye West 和 DJ Khaled 穿着超大號的惡搞球鞋、PlayStation 5 牌球鞋的首次亮相等等。雖然大部分虛擬鞋在現實中不合邏輯,但這類帖子快速地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關注者。

加密社區知名 NFT 收藏家、BTC 早期投資者 Whale Shark 也是最早對這些虛擬鞋感興趣的關注者之一。去年,Whale Shark 就以 22 個 ETH 購買了一雙名爲「The X Evolution」的虛擬鞋,並創下了當時的最高金額購買記錄。根據官方介紹,這雙鞋的靈感明顯來自標誌性的 Nike Dunk High。

從虛擬鞋到虛擬時裝,NFT 蔓延時尚圈圖片來源:RTFKT 官網

Whale Shark 公開表示,他競標的原因在於:希望能夠看到「設計」是如何演變的。相比較而言,對於 NFT 愛好者來說,運動鞋無疑是一個易於鑑賞的領域。

虛擬時尚的支持者們完全能夠理解這種新一代的需求,有觀點認爲:「虛擬時尚,與人們在現實生活中的社會動態沒有什麼不同,由於目前很多人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虛擬世界裏和朋友們一起度過的,人們希望自己的虛擬形象受歡迎是有道理的。」

很快,這種「數字時尚」已經由鞋蔓延至「時裝」領域。

近期,RTFKT 乘勝追擊,推出了其首批非運動鞋產品「Meta Jacket」。原理相似,這種「夾克」可以在虛擬場景中穿戴使用。其設計風格是這樣的:

從虛擬鞋到虛擬時裝,NFT 蔓延時尚圈圖片來源:RTFKT 官網

競拍或購買這類虛擬服飾,買家收到的 NFT 包含了該圖形、Dress X 試穿、材料組成、以及 Decentraland 皮膚。同時,平臺也公開了部分服飾所有權的相關記錄:

從虛擬鞋到虛擬時裝,NFT 蔓延時尚圈

可以看到,這類 NFT 產品主要採用的是 ERC-1155 協議。ERC-1155 協議由 NFT 頭部平臺 Enjin 的 CTO 提出,並在 2019 年正式成爲以太坊官方代幣標準。ERC-1155 協議的特色在於具有分類功能的數字資產協議,以便靈活創建和管理數字資產。通過 ERC-1155 協議,可以在同一個智能合約內,同時發行 NFT 和 FT。由於該協議在唯一性、數據擴展性、嵌套組合、權限控制、與合約的關係中,均表現出比較優質的特性,非常適合項目方、遊戲方、用戶等製作發行 NFT。

與「先有實體再有虛擬產品」的邏輯不同,這些虛擬產品先刻畫出了突出設計優越性的虛擬產品,並在此基礎上,探索着實體與數字化的結合。這種數字化的形式,增強了用戶對佩戴奢侈品的體驗。該平臺認爲,而在 AR 與 VR 趨勢更加明顯的時候,這類 NFT 是一個重點關注對象。更有分析認爲,在遙遠的未來,一件類似於「鞋」或「夾克」的物品,其所有權或將由「虛擬產品」與「物理實體」共同來組成。

這些有趣的「跨圈」產品也引發了很多人對於「設計」與「時尚」的思考。

RTFKT 就樂觀的認爲,這是一種遊戲玩家和時尚愛好者創造的時尚未來,並強調了新一代數字藝術家的創造力與價值。他們爲加密社區引入「數字時尚」觀點的同時,也爲傳統的時裝行業引入了「NFT 和數字藝術」的概念,虛擬現實、遊戲皮膚、加密貨幣,這些元素也被創新地納入了他們對於「時裝的未來」的探討之中。

從「炒鞋」到「炒時尚」

運動鞋與 NFT 概念的結合歷史悠久。

2019 年年底,美國運動服飾巨頭 Nike 公佈了一項名爲「CryptoKicks」的專利。引發了對於「加密鞋」的一波探討。

Nike 的思路在於,當消費者購入一雙「CryptoKicks」加密鞋時,同時也將收到基於該運動鞋而生成的 Token (NFT)。根據官方介紹,Nike Token 可能會採用雙代幣模型:一種 Token 對應於實體鞋,發行 ST (證券型代幣),對運動鞋的信息進行記錄與認證,實體運動鞋、ST 關聯起來代表着該運動鞋的所有權;另一種 Token 則對應於「數字鞋」,這被稱爲一種更適合於新玩法的 UT (功能型代幣),將不同運動鞋的造型結合,衍生出一代一代的新鞋型,這種衍生新鞋的思路與「加密貓」十分類似。

雖然 Nick 的球鞋在「加密鞋」上沒有繼續發聲。但近幾年,圍繞着運動鞋市場的炒作,運動鞋這種收藏品已經在慢慢地轉變爲一種可投資品。

大約在一年前,美國證券研究公司 Cowen Equity Research 將運動鞋列爲新興的另類資產類別。從那之後,運動鞋市場本身幾乎沒有放緩的跡象。2019 年下半年,運動鞋市場也曾出現過「炒鞋潮」。在某些因素促使下,部分運動鞋已經偏離了普通的商品交易概念和收藏本質,被賦予了「雲炒鞋」、「鞋期貨」等金融概念。

而對於新的 NFT 虛擬鞋來講,設計與發行平臺正在引導其向「奢侈品」的方向發展,這些品牌非常注意打造單品的稀缺性。RTFKT 的運動鞋目前只生產一個型號,而例如 Tribute 等品牌的產品也在嚴格控制產量,從而推升虛擬服飾的價值。

研究型數據資源網站 Statista 最近發佈的研究表明,到 2022 年底,消費者在遊戲「皮膚」上的花費將達到 500 億美元。「皮膚」允許消費者在遊戲中更改自己角色的外觀,儘管這種虛擬設計進入遊戲市場的速度很慢,但「時尚」滲透到虛擬世界成爲了一種不可避免的趨勢。

不過,數字貨幣近期的變化之快,也讓與之掛鉤的 NFT 虛擬產品的價值波動幅度變大。RTFKT 聯合創始人也坦然認爲,對於普通用戶來講,眼下或許並不是最佳時機。同時,隨着近期比特幣熱潮以及 ETH 價格的不斷攀升,一些玩家對於虛擬鞋的競價已經放緩。

通過 NFT ,虛擬服飾已經成爲了區塊鏈技術應用之下的美麗畫布,給 NFT 的應用場景帶來了新的思路。雖然市場上仍存在着不確定性,但我們能夠確定的是,倘若想要建立一個面向數字受衆羣體的新時代的「Supreme」,NFT 或將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