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8年開始,主權信用貨幣向加密數字貨幣過渡的歷史就要開始了。我們雖然很難判斷這個過渡期需要多長時間,但這一趨勢是不可逆的。

trap-milano_副本

昨天,地球上誕生了第一個以主權國家爲主體而推出的加密數字貨幣。南美洲的委內瑞拉開始預售該國發行的“石油幣”,發行總量爲1億個,發行價格爲60美元/個,對應50億桶石油,基於以太坊ER20代幣技術。

委內瑞拉“石油幣”是一個劃時代的事件,人類從主權信用貨幣到以區塊鏈爲共識基礎的加密數字貨幣,是一次全社會認知和組織結構的升級。

委內瑞拉“石油幣”,擁有全新的歷史概念,同時也存在複雜的地緣政治風險。

首先,委內瑞拉的“石油幣”,並不是法幣的電子化,是拿石油等資產背書,而非國家信用;並基於區塊鏈技術,是擁有可信共識的,在發行量方面,不再受委內瑞拉當局左右。

其次,從原有主權信用貨幣的邏輯來理解,其信任基礎是一國政府或一個組織的強制性,以及相應的法律,比如中國人民幣(6.3513, 0.0076,0.12%)銀行有《中國人民銀行法》,美聯儲有《聯邦儲備法案》等等,而加密數字貨幣,其基礎是使用者對區塊鏈的共識,是分佈式記賬、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區塊鏈概念,這甚至比傳統意義上的一法律更加令人信服。

基於區塊鏈的協議網絡,取代主權信用,以及政治框架下的法律,成爲未來發行貨幣的重要基礎,是市場經濟巨大的進步和改變。

第三,委內瑞拉發行的“石油幣”,並不允許本國貨幣玻利瓦爾來購買,以石油儲備作爲數字貨幣背書資產,一方面是爲了達到獲取美元外匯等目的,另一方面也開啓了主權數字貨幣的資產背書先例,主權國家發行數字貨幣,需要相關資產背書的需求會進一步推動全球各類資產的“區塊鏈”化。

第四,委內瑞拉做出如此歷史性的選擇,也並不是主動性選擇,而是本國貨幣面臨崩潰,通貨膨脹嚴重,可以說民不聊生,不得不重新尋找拯救國內貨幣和經濟的辦法。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石油幣”背後可能是一個重大的“陷阱”。因爲我們根本不知道這次“石油幣”的發行,背後真正的操刀者是誰,或者說是誰給馬杜羅總統提的整個策劃案。委內瑞拉還處在美國的制裁之下,但“石油幣”的預售,已經吸引了來自卡塔爾、土耳其和其他中東國家的投資,更重要的是,也吸引力了來自歐盟和美國的投資。

這讓我想起一件事,美國有一家著名的投行,叫高盛,這家公司非常神奇,他的客戶很多是主權國家,比如有一個國家,叫希臘,希臘本來不具備加入歐元(1.2280,-0.0002,-0.02%)區的標準,但高盛用一己之力,用“做假賬”的方式,把希臘一手推進了歐元區,這成了後來歐債危機的重要爆發點,並沉重打擊了歐元的國際儲備地位,使得歐元挑戰美元地位的戰略佈局再次落空。

委內瑞拉的“石油幣”,表面上看,是區塊鏈數字貨幣的勝利,是委內瑞拉的明智之舉,但也許再過三、五年,“石油幣”有可能就是摧毀數字貨幣信任機制的一次戰略性策劃。

“石油幣”以目前的定價看,一個石油幣對應的是一桶原油,價格大概是60美元,未來具體走勢實際上跟原油價格的漲跌有很大關係,個人判斷短期會有很高的溢價出現,甚至可能會漲到超過100美元。但石油幣存在的問題會逐步暴露,最終走向失敗的概率比較大,只是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好幾年。

“石油幣”雖然基於區塊鏈技術,但用來背書的石油是委內瑞拉當局控制的,石油作爲一種全球戰略性的稀缺物資,如果委內瑞拉無法在現實當中,把石油賣成美元,那麼又怎麼能指望變成“石油幣”之後就可以賣出去呢?

本質上來說,這種信任機制最終還是要歸溯到政府自身的信用水平,不會因爲發行了”石油幣“就出現太大的改變。其實這是一次國家層面藉助區塊鏈熱點概念來進行的一次融資行爲,跟大部分ICO的目的是一樣的。負責承銷的機構倒是可以大賺一筆。

但問題的關鍵點還不在這裏,委內瑞拉雖然發行的是“石油幣”,但融來的是美元,“石油幣”的交易量越大,價格越高,實際上對美元的需求就越大,而且“石油幣”已經禁止跟本國貨幣的掛鉤,這就導致委內瑞拉直接變成了一個美元經濟體。看上去一次性獲得了很多美元,但委內瑞拉不僅沒有藉助“石油幣”擺脫美元,而且加劇了對美元的依賴,對美國的制裁,將毫無反抗能力。

未來一旦“石油幣”遭到擠兌(大概率事件),持有者要麼要求委內瑞拉政府交付石油,要麼直接兌換美元,這就導致委內瑞拉有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同時失去外匯儲備和重要的經濟資源,那時當局只能宣佈停止兌換,其結果就是向全世界宣佈違約,從而給擁有資產背書的數字貨幣,以沉重的打擊。這就如同希臘債務問題給歐元帶來的打擊一樣,全球對主權數字貨幣的信任度會降至冰點,而美元的地位會再次上升。

但無論如何,全球市場向加密數字貨幣的演進趨勢是不可阻擋的,委內瑞拉的“石油幣”,將成爲加密數字貨幣侵佔主權信用貨幣空間的開始,未來更多的主權信用貨幣出問題之後,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會順其自然的啓動加密數字貨幣。諸多產業單一的國家都可能推出以自己重要產業支撐的加密數字貨幣,比如(純假設)馬爾代夫,可能會推出“旅遊幣”,巴西可能會推出“足球幣”,南非可能會推出“鑽石幣”,韓國可能會推出“泡菜幣”等等。

當然,這是一次自下而上的顛覆,先從主權信用貨幣較弱的小國開始,最後就是加密數字貨幣跟美元、歐元等的分庭抗禮。

一百年前的金本位時代,美國作爲全球各類新型經濟金融制度的試驗場,出現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就是美國沒有央行,只有銀行,但金融貨幣市場照樣運轉,只是“擠兌”問題,發生得越來越頻繁。

美國在美聯儲(美國的央行)誕生之前的半個世紀,時常發生銀行擠兌及金融系統崩潰的情況,比如1873年、1884年、1890年、1893年、1907年都發生過由於擠兌造成銀行大規模倒閉的金融危機。因此1913年美聯儲的誕生,也是爲了解決最後借款人的問題,以及建立系統性規則的問題。

隨着加密數字貨幣時代的到來,各類主權性質,或者說賦予某種資產性質的數字貨幣會越來越多,但沒有人能夠保證其信用程度。就拿目前市場上最流行的,以美元爲錨的USDT,也正在逐步陷入重大的爭論當中。

挑戰可能會長期存在,你可以把區塊鏈技術共識當成數字貨幣領域的“憲法”,但你很難對中心化的資產控制方形成有效的約束。也就是說,你可以相信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石油幣”,但很難對控制着石油產業的政府和企業進行有效約束。

那麼數字貨幣裏面,最終誰來制定這個規則,統領資產和數字貨幣之間的履約呢?我想,美國現在所佈局的事情,就是要在未來,能夠有足夠的影響力和威懾力,去成立一個加密數字貨幣領域的“美聯儲”,並制定出一個類似於“聯邦儲備法案”一樣的數字貨幣界“聯合國憲章”。

因此,投資者需要認真思考“石油幣”等類似資產形式,對數字貨幣的發展來說,到底是進步,還是倒退;到底值得慶幸,還是應該警惕。更重要的思考在於,真正的共識機制需要在什麼樣的條件下才能體現貨幣屬性,才能真正改造現有的以美元主導的貨幣體系,這會直接影響到諸多數字貨幣未來的走勢和最終的命運,對投資者來說非常重要。

回顧歷史,1912年JP摩根說,只有黃金是錢,其他的都是信貸;這句話如果放在一百年後的數字貨幣領域,應該怎麼說?

原文鏈接

來源鏈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