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除了恐慌,她們也很樂觀。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文丨 PingWest 品玩 ID:wepingwest
作者丨郭娟

2 月 8 日這天,喵喵的肚子隱隱作痛,她是一名孕 38 周的武漢孕婦,由於新冠肺炎肆虐,原本孕晚期要求的一週一檢,變成了“兩週未檢”,作爲一名尚且健康的孕婦,一身兩命的她不敢輕易出門。

肚子疼痛讓她變得焦躁,她不得不求助專業醫療機構,“一咬牙,我老公陪我去了湖北省人民醫院(本院)”,由於門診全停,她直接找到住院部,醫生給她做了產檢,發現“胎兒偏大、羊水過多、臍帶繞頸”等症狀,喵喵當即提了入院要求。

這時醫生告訴她,收治產婦得先做 CT 以及血象檢查,目的是排查孕婦是否患有新冠肺炎。

查血象可以接受,做 CT 就存在輻射風險。

輻射對於孕婦羣體意味着什麼?日常體檢中,醫生會提醒:計劃要寶寶的人不要做透視!這裏的透視多指 X 光,因爲它“或可致胎兒畸形”,“CT 的原理爲多個照射頭、多方位照射成像,輻射比 X 光透視大得多”,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一名副主任醫師接受 PingWest 品玩諮詢時表示。

CT (Computed Tomography)的中文表述爲:“醫學領域的電子計算機斷層掃描”,這種技術雖然存在輻射,但在“腫瘤及結核確診的過程中,其作用不可替代,X 光照射的器官影像重疊,CT 則比較清晰”,上述醫生描述。

在孕期是否可以做 CT?解放軍某中心醫院婦產科的毛旭東大夫明確表示,“CT 輻射非常大,孕早期應絕對禁止,如果在懷孕到中後期進行了 CT 檢查,也應有規範的防護。”

疫情下的武漢,每一位待產孕婦要正常入院,沒有誰能繞得開 CT。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留守孕婦

爲了能儘快入院,喵喵在醫護人員的指導下,做好腹部防護後,完成了胸部 CT,結果卻查出“肺上有 5 毫米陰影”,湖北省人民醫院(本院)建議她去省人民醫院(東院)辦理入院。

東院接診後,認爲喵喵沒有任何新型肺炎的症狀(發燒、胸悶等),且血象正常,醫生告訴她,東院收治的都是新冠重症孕婦,喵喵這種情況入院,極有可能會加重感染,“與總院商議後最終決定讓我做核酸試劑,才能決定入住哪個醫院。”

喵喵被安排轉院有一個背景:非常時期,武漢的醫療體系被重新梳理,呈分級狀態。

孕產領域的分級表現爲,武漢市衛健委於 2 月 6 日公佈了疫情下的武漢有 44 家機構開展孕產檢服務,且明確這 44 家機構提供的僅爲“普通孕產婦服務”。

如遇“疑似或確診新冠”的孕婦,則會被安排到指定的五家定點醫院:華中科大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華中科大協和醫院西院、省人民醫院東院區、武大中南醫院和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

依據這一規定,喵喵一開始就診的“本院”提供的是“普通孕產婦服務”,而“東院”在五家定點醫院的名單之列。但擺在孕 38 周的喵喵面前的現實問題是,“寶寶是臀位,我的生產一定得剖腹,但 ta 能堅持到我做上核酸、等到結果出來嗎?”

時間回到 1 月 20 日,國務院將新冠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這一天,鍾南山院士也通過央視確認新冠病毒“人傳人”,這一定調否認了此前的“未見人傳人”。

也幾乎是 1 月 20 日,武漢市衛健委計劃在全市設置 61 家發熱門診,又從 1 月 23 日起,在武漢金銀潭、肺科醫院的基礎上,分三批徵用 24 家綜合醫院,臨時改造成收治發熱病人的專門醫院。

一些被徵用爲發熱門診的綜合醫院也因此暫不能提供孕產保健服務,44 家孕產檢服務機構的公佈,目的是讓留守在武漢的孕婦們產檢時“不走彎路”。

這一規定的出臺,卻讓 37 歲的高齡孕婦 Amy 生出了擔心,她建檔的醫院——湖北省婦幼開設了發熱門診,“能否保證我們在安全的環境下產檢、生產?”她告訴筆者,“現在的武漢,孕婦羣體過得比較忐忑,打個噴嚏都疑心自己染上了新型肺炎”。

Amy 就職於一家教育培訓機構,1 月 23 日,武漢封城,Amy 正在出差的丈夫因此無法按計劃歸來,所幸,Amy 身邊還有年邁的父母,“我成了名副其實的‘留守孕婦’”,她苦笑。

在武漢,Amy 這樣的羣體到底有多少?尚未有公開的官方數據。但通過查詢《武漢市 2018 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18 年,武漢全年戶籍出生人口爲 11.94 萬人,出生率爲 13.74‰。以此爲依據估算,武漢城裏至少有 10000 名孕婦正受到疫情影響。

2 月 6 日,Amy 建檔的醫院——湖北省婦幼的一名產科護士接受長江日報採訪時表示,武漢封城以來,分娩量並未減少,住院量也在增加,“每天平均接生 77 個嬰兒”,10 幾天裏,產科已經順利接生 1000 多個嬰兒。另一家醫院——武漢婦幼保健院的一名護士也透露,“近期平均每天接生 25 個嬰兒。”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被打亂的產檢節奏

專家李蘭娟在疫情爆發早期指出,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對所有人羣都易感。

這一論斷在隨後疫情的發展中也得到驗證:早期患者集中在老年羣體;後來,剛出生的嬰兒也感染了病毒;最後連孕婦都未能倖免。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婦產科結合臨牀,得出結論:“孕產婦是易感人羣,且妊娠期婦女對病毒性呼吸系統感染的炎症應急反應性明顯增高,病情進展快,尤其是中晚期妊娠,易演變爲重症。”

也是這家醫院接診了湖北省首例疑似新型冠狀病毒的產婦。

這臺特殊的剖腹產手術安排在 1 月 24 日農曆除夕,據相關媒體報道,中南醫院臨時安排了一間隔離房,所有參與手術的醫護人員穿了兩層手術服、兩層隔離服、四雙手套、一副護目鏡。

接受手術的孕婦於 1 月 23 日發燒至 38°,在武漢江夏區的一家醫院拍完 CT 後,高度疑似感染新型肺炎。當天,胎兒和孕婦情況不太好,急需轉到市區找大醫院進行手術。

孕婦的丈夫帶着她跑了一晚上,多家醫院表示:沒有牀位,無法收治!1 月 24 日凌晨六點,該孕婦已經出現發熱和多次呼吸急促,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收治了他們。幸運的是,產後這對母女均平安,新生兒的篩查也正常。

這名新冠肺炎產婦的就醫經歷頗爲曲折,也是武漢“抗疫”初期孕產婦羣體就醫遇到的新問題:對於感染新冠肺炎的孕產婦羣體,到底是由“有產科診治能力的綜合性醫院”來接收?還是由“專門接受新冠肺炎的定點醫院”來診治?職責劃分和應對措施都亟待梳理。

1 月 22 日,湖北省啓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響應,1 月 23 日上午 10 時,武漢“封城”,至此,這個城市應對疫情的工作梳理纔算真正意義上的開始。

以上問題至 2 月 6 日纔有明確的“解”:武漢明確了 44 家產檢醫院和五家定點醫院的分級診療方案;2 月 8 日,武漢市衛健委有進一步發佈了“疫情防控期間,不得拒絕推諉孕產婦產檢及分娩”的規定。

“易感”“重症”……即使沒看過這些表述,2019-nCoV 的來勢洶洶都讓像 Amy 這樣的武漢孕婦感到恐慌,更何況 Amy 很早就耳聞身邊感染新型肺炎朋友的情形:白肺、死亡……這形成了她的認知:這病千萬不能得!她對自我的“禁足”也是從 1 月份開始。

普通人宅在家久了最多是感到無聊,但是一羣孕婦在宅之外還時時擔心着肚子裏小寶寶的發育情況,要是沒有疫情,這些擔心的消解由醫院的規律產檢完成,如孕早期(1 到 12 周),爲每月 1 次;孕中期(12 周到 32 周),兩週 1 次;孕晚期(32 周後直至生產),一週 1 次。

而非常時期,所有的產檢節奏都被打亂,孕中期的 Amy 距離上次產檢已經過去了六週!

“1 月 1 日完成小排畸後不久,外面的形勢越來越緊張,我再也不敢回去”,Amy 告訴我。據瞭解,小排畸爲孕早期必做的產檢,又叫 NT 篩查,通過“頸項透明層”判斷胎兒是否出現畸形可能性的小排查,醫學建議孕 11 周到 14 周之間完成。

武漢封城前後,Amy 和其他孕婦一起被拉到產檢醫院的一個羣裏,醫生特別告知,“爲了減少感染,重要的產檢才能回醫院。”依據醫生建議的產檢時間表,她的下一次重要產檢已經快過日子,“這幾天必須做好準備出門”,她說道。

日常在家,她嚴格按照醫生要求的“做好每日的胎心監控”,還爲此買了個胎心監護儀。“最讓我擔心的是一次睡前監聽胎心,數了快一個小時,什麼都沒聽見,我都快哭了,我媽讓我吃了點東西,緩了緩心情,最後終於聽到小傢伙的胎動……”

Amy 雖然是高齡懷孕,身體卻還算健康,至今還沒有出現其他同齡孕婦的“孕期併發症”,她從懷孕之初就計劃着要順產,而要做到這點,孕婦每日保持必要的運動量,之前,她每天都給自己安排了戶外太陽、散步等項目,現在,只能在家裏做一些適合孕期的運動,拿着計步器走到 5000 步也成爲她的目標。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疫情下,武漢孕婦的重要產檢時間表。數據來源:武漢大學中南醫院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她們如何生?

2 月 12 日,Amy 告訴我,她待產的湖北省婦幼從分診開始就有一套孕檢分流方案:第一步爲排查發熱、呼吸道症狀的羣體,身體健康的孕婦可進入下一步正常流程,而如果有發熱或者有呼吸道症狀,醫院還需進行評估,“醫院這麼謹慎,我多少放心一些”,她說道。

中南醫院婦產科李醫生在接受我的諮詢時透露,該院疫情之初就設置了“發熱門診預檢分診臺”,遇到發熱孕婦,檢查下來爲高度疑似病例,且沒有臨產和急診手術特徵,就轉到其他治療新冠的定點醫院。如遇到高度疑似、又急於臨盆的情況,醫院立馬收治,隔離處理。

發熱門診的檢查項目爲血常規、CRP (驗血項目,主要判斷身體是否受到細菌感染)、胸部 CT,“這裏是低劑量的 CT 篩查,我們會告知患者進行胸部 CT 的必要性,及進行必要的腹部防護。”中南醫院婦產科室爲此還專門寫過一本科普版的就診手冊,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檢查,他們也建議孕婦們不要來門診。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疫情打亂了武漢孕婦們的產檢節奏,但這些都是人爲可控,胎兒要降臨則多爲突發情況,且現在的臨盆,已經不是在家生產能解決的,所以醫院再“危險”,到了日子都必須去。

一名網名叫 w 的孕婦,預產期爲 2 月 17 日,但是她的寶寶在 2 月 10 日就提前“發動”,“我早上十點發作就去了醫院,搞了一天,到晚上 7 點進產房,半個小時就生了”,她和孕婦們交流時這樣說,其他孕婦回覆她:“太恐怖了吧,血滴了一地”“無痛都沒用上”,也有人贊她“心理素質好。”

據 w 描述,她入院檢查必須抽血、做 B 超以及 CT,結果均沒有問題再去醫院找醫生開住院,但所有的檢查項目都要等結果,而且需要排很長時間的隊,她對此也特別理解,“這個事我們不能有玻璃心,醫生也忙得沒時間,我前面幾個孕婦羊水都破了也得等醫生看結果,也是一天!”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一名武漢孕婦的生產過程羣聊記錄

娜娜是一名孕 36 周的待產孕婦,她計劃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生產,前幾天收到羣通知,被告知,“陪產只能一個人”,因爲擔心老人易感,她計劃讓自己的丈夫去陪產,這幾天正着手培訓他。

儘管醫院已經做好各種消毒,娜娜最大的擔心還是感染問題,“我現在天天刷各大購物網站,買酒精、買口罩”,通過看視頻,她發現,“已經進醫院的孕媽媽,會自帶 84 或酒精,把房間全部擦一遍!我的酒精夠擦一間牀就好。”

“孕媽羣裏,有個孕媽爲了安全,在省婦幼住若干元一晚的超豪華單間!現在大家爲了安全,都不計成本了!”她告訴我,對於日常消毒,她的家裏非常小心,其丈夫下樓去取團購的蔬菜,回家都要噴酒精和洗澡。

“我打算帶點泡麪、蛋糕去醫院生產!”因爲現在外賣停了,飯館關門,家裏老人不能出去買菜,也不好一天幾遍跑醫院送餐,自帶乾糧能減少很多風險。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活躍的線上

因爲疫情不能隨意外出,連去醫院產檢都撿重點進行,喵喵、Amy 和娜娜她們還有一個新陣地,那就是線上。

經朋友介紹,喵喵加入了“武漢留守孕婦羣”,據瞭解,這個羣組建於 1 月 26 日,由自願者組織成立,羣公告顯示,“本羣的目標是爲大家提供醫療信息參考、車輛信息支持以及心理支持。”

組織成員爲五個人,三名教育和心理工作者,一名全職媽媽,還有一位男性專門協調車隊。羣裏每天的聊天信息不低於 500 條,胎動交流、產檢疑惑、孕期焦慮、疫情播報,內容比較豐富。

武漢封城後不久,市內交通也進行了管制,臨盆的孕婦生產可能隨時“發動”,一些孕婦在羣裏表示,“特別不放心叫 120”,有孕婦迴應,現在叫 120 也不一定安排的過來,“到時候就讓家人開車送去,畢竟生孩子是頭等重要的事,給交警解釋一下。”

此外,還有在疫情爆發初期,武漢當地醫生自發組織的“湖北孕產婦的免費諮詢羣”。娜娜入了第 14 羣,她之前有習慣性流產,爲了保胎一直在服藥,該藥物爲處方藥,每次爲了開藥戴着口罩回醫院,她總覺得胸悶,一位醫生在羣裏給她回覆,“先背上氧氣袋,再戴口罩”。娜娜告訴我,這個羣裏有來自全國的專業醫生 15 名,“他們非常敬業,有時候深夜都在回覆我們信息。”

一些互聯網問診平臺也加入這個陣營,如丁香園、好大夫、春雨醫生、微醫等都發起了線上遠程問診服務。

疫情期間,好大夫在線全平臺每日的問診患者總數均在 12 萬以上,每日上線進行回覆的醫生數在 2 萬以上。而春雨醫生的義診活動於 1 月 25 日 10 點左右上線,上線 24 小時後,已累積服務用戶超過 5 萬人次。

娜娜告訴我,她還加了一個更爲細分的羣,裏面全是症狀和她相似的孕婦,“有更多的共同話題,大家交流起來也愉快。”

稿件接近尾聲,喵喵沒再回復我的信息,她可能已經被安排入院。疫情下的武漢孕婦們,加油!

(應採訪者要求,喵喵、Amy、娜娜爲化名。)

和有趣的人交流,獵雲讀者羣歡迎你

(微信號:lieyunwang07)

  • END -
    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推 薦 閱 讀

眉州東坡正常營業,包括武漢店!總裁樑棣:“怕”是沒有結果的,必須戰

☞疫情之下:兩代觀念衝突下的湖北村落圖鑑

疫情之下,一二線租房市場的攻與守

獨家 | 被隔離員工講述:阿里如何熬過非典?這三點值得所有中小企業學習

☞創始人服藥自殺!遺書曝光:做網約車是我這輩子最傻逼的決定

☞創始人口述:燒了 8000 萬,我爲何沒挺過寒冬 ?

我就知道你“在看”武漢城裏的“留守孕婦”們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