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期《對話首席》線上直播於 8 月 30 日(週五)下午 3 點舉辦,本次《對話首席》特邀 Qtum CTO-鍾文斌、KuCoin VP& 聯合創始人-TOP、Wetez 創始人-卡咩、HashQuark CEO-Leo、DForce&Blockpower 創始人-楊民道作爲主嘉賓。

原文標題:《TokenInsight 對話首席——Staking 生態現狀,公鏈、交易所、錢包、節點服務商、礦池如何參與其中》
整理:TokenInsight

第一環節:鏈聞提問 Qtum

鏈聞-龔博:今年 PoS 很火。Staking 也是今年的熱點話題之一。Qtum 量子鏈作爲國內最早的一批公鏈之一,很早就採用了 PoS 共識機制,您如何看待 PoW 和 PoS 之爭,未來不同的共識機制分別應用在哪些不同場景上?

Qtum CTO-鍾文斌:雖然 Qtum 一直採用 PoS 共識,但我並不因此就認爲 PoS 一定好於 PoW。公鏈發展至今,無非兩個故事:貨幣和平臺

如果一個公鏈項目的重點是面向「加密數字貨幣」這個屬性,比如比特幣,那麼 PoW 有比較明顯的優勢。貨幣屬性並不要求靈活性和複雜性,相對而言,安全穩定纔是重點,所以可擴展性並不是大問題。採用 PoW 的公鏈,新礦工的加入並不需要現有礦工的允許,購買礦機或算力就可以參與挖礦。反觀 PoS,對後來的參與者比較不友好。如果比特幣轉成 PoS,估計立馬崩盤。

而如果公鏈的重點是面向應用的平臺,則必須考慮可擴展性。比特幣上是無法建立其他應用的,當然也不需要。但對於真正的去中心化應用平臺,更準確地說是去區塊鏈應用平臺, PoS 共識就有一定優勢了。後來出現的各類高效的共識也多數基於 PoS,或引入代理機制,或和 BFT 結合等。比如以太坊稱自己是一個去中心化應用平臺,並有計劃將共識逐漸轉向 PoS,雖然這個過程會比較漫長。

共識機制並沒有絕對的優劣之分,更多的是滿足實際需求。但個人認爲在可以預見的未來, PoW 應該還會是主流。因爲數字貨幣屬性是目前行業內得到驗證的故事,適合採用 PoW 機制。而平臺屬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甚至此路通與不通還是個疑問號。PoS 的發展也依賴於後者的發展。

鏈聞-龔博:這個答案很有思辨性,今年 PoS 火爆,很多人立馬轉向,但是誰都知道一年在加密貨幣發展史上非常短暫。事實會證明一切。

那麼第二個問題:智能合約 Staking 是 Qtum 提出的 staking 領域新的探索,能否簡述下其含義及其帶來的優勢?Qtum 在 Staking 機制方面什麼新的思考和進展?

Qtum CTO-鍾文斌:這個其實我們都還沒對外公佈細節呢,哈哈,這裏劇透一下:

Qtum 既繼承了比特幣的 UTXO 模型,又繼承了以太坊的智能合約,同時採用了 PoS 共識,我想這是很多項目都可以參考的一個範例,在 Qtum 上進行各種新技術的探索非常適合

在純 PoS 系統中(包括目前的 Qtum),所有 staker 必須保持在線才能進行 staking (這一設計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去中心化,實際上非常合理)。但對於一些無法保持在線,或者 stake 比較少的用戶來說,卻帶來了很大的不便。對於礦池來說,純 PoS 的項目只能採用中心化方式搭建,這將有比較大的安全性風險和單點故障風險。雖然通過類似 DPoS 等代理機制,用戶可以把自己的權益代理給超級節點,獲取部分獎勵,但這種分享獎勵的機制大多不是通過鏈上邏輯來保證的,也就是說用戶無法保證被委託的節點會兌現承諾。而且對於收益的分配也無法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缺乏靈活性。這些都是我們能看到的問題。

Qtum 正在研究一種基於智能合約 Staking 機制,智能合約作爲 staking 的主體,用戶不必保持在線,也可以獲取收益;並且沒有像中心化 PoS 礦池一樣的安全性風險和單點故障(當然,合約本身的代碼要經過安全性審查,這是另一層面的問題);收益的分配完全由智能合約保證兌現,避免鏈下分配的不確定性;Staking 收益分配方式靈活可編程,比如可以根據鎖定時間獲取一定的加成,又比如可以通過鏈上治理機制進行調整。

具體的實現容我賣個關子,請大家關注 Qtum 後續發佈的技術文章和升級提案(QIP)。

第二環節:金色財經提問 KuCoin

金色財經-陳穎:KuCoin 作爲行業內最早發力 Staking 的交易所之一,怎麼看待交易所在 Staking 領域的獨特優勢?未來將在生態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KuCoin VP & 聯合創始人 TOP:相較於單一機構或節點,交易所作爲連接用戶和項目的橋樑,具有提供 Staking 服務的天然優勢。

交易所擁有龐大的用戶基礎,更重要的是,成熟的交易所往往已經建立起了用戶的信任感,更易推廣相關的服務。

此外,交易所還與很多優質項目有深入的接觸與合作,推出 Staking 服務能與項目方很好的聯動,且這也是賦能項目的方式之一。

金色財經-陳穎:那能否簡單介紹下 KuCoin 提出的推出了 Soft Staking 和 UpStake,未來針對 Staking 還會有哪些產品和服務推出?

KuCoin VP & 聯合創始人 TOP:我先介紹下 Soft Staking 和 UpStake,這兩個都是 KuCoin 獨家推出的概念。

Soft Staking 有一箇中文名叫持幣返利,機制很簡單,用戶將相應的代幣存入 KuCoin,我們就會幫助用戶去參加主網質押,相較於其他的 Staking 服務有幾個明顯的優勢:用戶的幣不用鎖倉,也沒有贖回後的等待期即可獲得 Staking 收益;Staking 的收益每日發放;用戶仍然可以自由的在 KuCoin 交易和提現這些代幣,兼顧了交易和 Staking 的需求。

當然,因爲我們要滿足提現的需求,所以不會將錢包中的代幣全部用於質押,我們會每日調整質押比例,爲用戶謀求最大收益。這一服務推出以來,已經有 ATOM、TRX、VSYS、TOMO、EOSC 等超過 10 個項目接入,未來我們將逐漸覆蓋更多項目,同時 Soft Staking 也得到了很多用戶的認可,目前每日有超過 30 萬用戶在 KuCoin 享受 Soft Staking 服務。

UpStake 是我們推出的一種全新的上幣形式,我們稱之爲質押上幣,參與 UpStake 的項目如果滿足了充值人數和金額的要求,就能獲得上幣資格以及 Soft Staking 服務資格,首期項目 EOSC 在 8 月初成功通過這一方式上線 KuCoin,這種模式對用戶、項目方、交易所是一種三方共贏的局面。

對於 Staking 未來的產品形式,我們今天就有一個跟 Staking 的全新產品推出,針對 Staking 行業的痛點給出了我們的解決方案,大家可以關注下我們晚上在社羣裏做的線上發佈會。

第三環節:鏈得得提問 Wetez

鏈得得-齊靈鴿:Wetez 作爲一款基於 POS 共識的安全節點錢包,如何看待錢包在生態中起到的作用?

Wetez 創始人-卡咩:錢包一直都公認的與加密貨幣世界」交流「的流量入口,和交易所一樣,但是相對小。錢包是去中心化的入口,交易所是中心化的入口,所屬時期的原因,兩者發揮的職責不同,前者偏存儲,強調個人掌控;後者偏交易,強調及時獲利

在 Wetez 看來,金融理財類需求是目前去中心化錢包比較適合的落地場景,而Staking 具有天然的金融屬性,所以兩者結合是非常合適的。從 Wetez 錢包中做 staking,代表的是個人行使資產權利,對未來個人使用其他自有權利是一種教育作用。

在選擇項目上,首要判斷的標準是該項目是否有發展潛力,這種潛力的判斷來源於多個方面,比如去中心化程度,技術實力,社區發展情況,還有領軍人物等等,這些因素決定了市場對項目的未來預期。

如果,項目有預期加上有未被證明的概念存在,一般 Wetez 都會選擇加入該項目的節點生態。

鏈得得-齊靈鴿:那麼 Wetez 礦池在 PoS 項目的選擇上更關注哪些方面?這對於普通持幣者選擇項目參與 Staking 而言有何借鑑意義?

Wetez 創始人-卡咩:大部分持幣人進行 Staking 的情況是,持幣後 Staking,很少是買幣來做 Staking。在選擇項目上,基本就是手裏有什麼 token,就做什麼 token 的 staking,所以這個問題來到了持幣人手裏有 staking 的幣,要不要做 staking。

我覺得如果是準備長持的持幣人,就做 staking吧。這個觀點反覆在 Wetez 的分享裏面說到,就是越多 staking 量帶給生態的價值是長期的,給投資人的回報也是線性的,短期內的 staking 並不一定能跑贏幣本位買賣的利潤。

另外,普通持幣人應該多花時間關注 Staking 帶來的增值收益,而不僅僅是固定時間內發的一點點幣,因爲按照年化來算,10%~20% 的通脹情況,最後拿到手其實沒有太多的。所以關注生態長期發展,做 staking 是比較好的選擇。

第四環節:鏈向財經提問

鏈向財經-莎莎:HashQuark 的定位是 Staking 節點服務商,提供包括區塊鏈基礎設施、生態建設和技術方面的服務,請問你們在生態中有何重要意義?

HashQuark CEO-Leo:我們認爲Staking 是一個完整的而生態,既然是生態就是一個多方面融合的經濟體,比如:從技術上講,Staking 爲公鏈提供基礎設施服務,從而保證公鏈的安全平穩運行;從 Token 層面上看,Staking 爲用戶提供了幣本位保本的數字貨幣儲蓄業務;在公鏈角度上看,Staking 收益能吸引更多節點加入公鏈建設,同時也是最有效地推動了公鏈社區建設的方法。

相應地,HashQuark OSP 在 Staking 生態中的定位也有對應:1. 爲公鏈提供銀行核心系統級別的、全球分佈、安全的 Staking 基礎設施;2. 與錢包、交易所等機構合作,通過流量入口爲用戶提供最爲便捷的獲取 Staking 收益服務;3. 公鏈層面,提供社區服務、安全保障、市場資源等。

鏈向財經-莎莎:OSP 作爲專業的 Staking 生態服務平臺,在平臺夥伴的選擇上具有什麼標準?OSP 平臺的發展對於 Staking 的安全性和生態建設具有哪些作用?

HashQuark CEO-Leo:在夥伴的選擇上,我們目前主要考慮三個我們認爲的行業痛點:

1. 安全——這是數字資產世界中最重要的問題,尤其是今年安全事件頻發,同時安全防護工作剛好是一個大家羣策羣力的過程;

2. 社區建設——我們希望通過 Staking 爲核心,進行社區建設,比如像 KOL,幫助他建立一個節點,這樣可以將他的影響力直接變現,也和公鏈建立最直接的聯繫;

3. 應用孵化——繁榮的公鏈少不了上層應用的支持。尤其是 Staking 公鏈,其目標之一就是爲了滿足應用對區塊鏈的需求。

關於未來:1. 我們預計 Staking 經濟的大爆發或許將發生在今年年末或明年年初,隨着以太坊 2.0 全面轉型爲 PoS 共識機制以及 PlatON、Polkadot 等優秀明星公鏈的上線,PoS/Staking 在整個數字資產世界中的影響力會逐步壯大,不論是幣種數量還是市值佔比;

2. 需要注意到,Staking 生態依然面臨着很多問題,例如目前較大的市場波動導致流動性成本過高;用戶對 Staking 的認識不足,仍然需要大量的市場教育;Staking 服務 / 產品的易用性和普及度很低,這也是 Staking 概念火熱、但落地應用較少的主要原因。以上這些都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第五環節:碳鏈價值提問 Blockpower

碳鏈價值-唐晗:Blockpower 作爲加密幣資產和區塊鏈資產管理平臺,業務涉及一、二級市場及節點驗證。作爲社區參與人,請問 Staking 的出現,對於區塊鏈項目的社區治理有何影響?

DForce &Blockpower; 創始人-楊民道:首先,staking 的出現讓區塊鏈的參與的門檻降低。大家都都知道,PoW 無論是比特幣還是現在的以太坊,實際上挖礦的參與門檻已經很高。普通人基本無法參與挖礦,而且挖礦本身基本更是跟該鏈的治理沒有太多關係。

Staking 本身也是一種投票機制,而且更加民主化參與**。**節點可以投票,持有代幣委託給節點的人,也可以通過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所以 staking 是讓治理的過程更加透明化和程序化,更重要的時候,通過鏈上投票,可以讓整個過程的可預見性增加,更加具有程序正義性。

比如我經歷過以太坊因爲 DAO 事件導致的分叉,其實當時整個社區都處於極大的焦慮中,不知道最終的主鏈是屬於支持分叉方還是不支持分叉。最後因爲這種分歧導致分叉出 ETC。公鏈的分叉,很大程度上在於大部分公鏈(比特幣及以太坊)都是依靠社會共識,而社會共識是飄忽不定的,具有極大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對於一個結算網絡或者是主打金融的公鏈是致命的。

另外 Blockpower 作爲 Tezos 全球前十的節點,最近也經歷了 Tezos 的通過鏈上治理及自動升級的過程。Tezos 的整個治理完全是鏈上的,它另外一個特色是鏈上治理和升級完全結合在一起,只要投票通過,會自動啓動相關的升級代碼,這些啓動指令是預先寫在鏈上。我覺得這個是比較純粹的鏈上治理,我們看到現在的新的公鏈很多都在做這方面嘗試。至於這些治理模式是否能經受考驗,這個只有等待市場驗證。

PoS 作爲一個基礎設施,在公鏈的採納數量上已經超過 PoW。我個人判斷,將來公鏈的主體基礎設施是會以 PoS 或者類 PoS 的共識建構,如果用傳統金融市場的比較。PoW 更像是高度依賴生產資料的製造業,而 PoS 的金融模型更接近房地產,更具有金融屬性,而且中間的摩擦成本較 PoW 要小。

PoS 從模型構建上,更容易做成固定收益產品,而且大部分的質押,分紅都基於鏈上。我們看到很多有意思的 DeFi 嘗試圍繞着 staking 進行,比如可以做基於節點 double spend 風險的去中心化保險(如 Nexus Mutual),我相信將來還有很多基於 staking 做的產品。

另外我們也在推出穩定幣 staking,可以通過 USDx 的 staking,進入貨幣市場協議,獲得活期的利息。也歡迎大家參與 usdx 的鑄幣,已經後面的的穩定幣 staking。

另外我們也在和一些節點合作,準備出基於穩定幣 USDx 計息的 staking 類產品,這樣可以避免分紅收入受到質押代幣的價格波動影響。我看到市場上,也有一些產品,在考慮怎麼解決類似 Cosmos 的 atom 這樣的鎖定期過長,影響流動性的產品。 我相信將來會圍繞 staking,有一系列的 DeFi 和 CeFi 的產品。

碳鏈價值-唐晗:同傳統金融市場相比,Staking 資產未來發展趨勢和歸宿如何?可能會出現哪些金融產品?

DForce &Blockpower; 創始人-楊民道:staking 資產就類似圍繞 pow 的資產一樣,會非常多樣化。結合 DeFi 和 CeFi 的特點,在分紅產品、節點抵押、流動性礦池等上 會有很多產品出來。如果以太坊完成 Casper 2.0, 整個幣圈市值應該一半以上會建立在 staking 模式上,我覺得應該在明年下半年大部分的 PoS 主鏈會發布。

第六環節:圓桌問答一

金色財經-陳穎:Staking 機制當前被項目方當做一個鎖住流動性的機制,通過拉盤出貨的方式收割散戶,長期可能會造成劣幣驅逐良幣。項目方的 Staking 機制應當如何設計保證用戶的利益?什麼時候可以出現低風險的穩定收益的金本位產品?

Qtum CTO-鍾文斌:這可能不是簡單通過設計 Staking 機制就能解決的,是涉及到多方博弈的經濟行爲。

Qtum 採用的是純 PoS 機制,且超過 90% 的代幣都已經流通,全球有超過 4000 個全節點參與 Staking,整個系統比較去中心化。如果代幣分佈足夠分散,且新增代幣的分配方式也足夠分散,將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這個問題。

另外,staking 獎勵的數額也應該相對合理,現在有些 staking 項目的收益動不動 100%,這明顯也在變相鎖定流動性,以常識來理解都不科學。社區可能不得不強制被教育,才能迴歸理性。

從長遠來說,項目方還是應該專注於做有價值的事情,價值決定價格。如果項目本身沒有價值,再精巧的 Staking 機制也只能淪爲擊鼓傳花的遊戲。

區塊鏈的代幣只能保證在其本身體系內是自洽的,但金本位產品涉及到很多外部因素,類似金融產品不是我們的專長,還是留給其他幾位專家回答。

KuCoin VP & 聯合創始人 TOP:我認爲 Staking 只是一種機制或模式,他客觀上可能會鎖住流動性,但不應該讓其爲項目方收割用戶背鍋,真正想收割用戶的項目,有 100 種方式。

關於 Staking 和超級節點,最近有一個比較熱門的話題是某頭部項目的超級節點基本被各種巨頭把持,其實這樣是捨本逐末的,因爲這些巨頭很難實際參與到項目的社區運營中,只是爲了收益纔去做了節點。

針對如何優化設置,我們也在跟很多項目一起探索,比如 EOSC,KuCoin 最近成爲了他們的超級節點,在投票時,我們會特別留意那些對項目做出實際貢獻的節點,幫助項目更好的發展。

我們每日會給用戶發放 KCS 鼓勵金,讓用戶共享平臺發展的成果。最近幣圈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存幣生息借貸服務,我們也在關注,不排除會在合適的時機推出類似的產品。

Wetez 創始人-卡咩:回到之前說的,Staking 是一個長期事情,短期並不見得能跑贏買賣的收益,甚至有可能是負的。我之前和很多合作方討論金本位產品,對金本位固收的產品要在目前的機制中實現,幾乎是不可能的,不確定性太多。

對於普通持幣人來說,在選擇自己是否做 Staking 的時候,需要多方面考慮清楚項目 staking 的情況,特別是一些半路出家但連基本的方案都沒說清楚的,儘量就別做這個項目的 staking 了。

另外,我們也在做一個新項目叫 Stafi,通過解放 Staking 流動性的方式,讓 staker 能獲得收益的同時,可以隨時做交易,能確定 staker 不會陷入被鎖倉後收割的情況,可以期待一下這個產品。

HashQuark CEO-Leo:從我的角度來看,Staking 的核心是通過代幣質押來保證區塊鏈網絡的安全。這裏的安全包括兩方面:

  1. 需要一定數量的代幣質押在公鏈網絡中,在這裏,代幣對應的是 PoW 語境下的算力,如果代幣不足,那麼網絡也就不再安全。
  2. 需要保證代幣是分散、去中心化的,因爲去中心化是區塊鏈世界永恆的話題,過於中心化必然導致公鏈失去價值。

Staking 同時也是一種激勵機制,有收益產生,纔會有人選擇質押代幣。但如果只考慮用戶的利益而罔顧以上幾點,也就不能稱之爲完善的機制。因爲如果公鏈本身不再安全,那麼代幣價值也無從談起,最終犧牲的還是大多數用戶的利益。我個人認爲,一個好的機制需要平衡公鏈的安全性,同時兼顧激勵,維繫合理的代幣質押量。

Staking 本質上是一個穩定、低風險的幣本位產品,目前還處於早期階段。金本位與市場行情關聯非常緊密,需要怎麼做,我也還沒想清楚。

DForce &Blockpower; 創始人-楊民道:首先,絕大部分的鏈是不值得去 staking 的,因爲他們都跟空氣一樣,stake 到最後還是一場空。

我覺得最根本的問題是,你爲什麼要持有某個 PoS 的代幣,它本身是否有邏輯支撐。而不是簡單地看 staking 的回報,大家要特別警惕那種 staking yield 超高的鏈,通脹率很高的鏈,本身是因爲鏈的風險高,有可能你超高的通脹收益,還不足以彌補抵押幣的跌幅。所以,大家選擇的時候,一定要了解 staking 的模型和邏輯。

其實無論項目方如何設計,如果鏈本身沒有價值,那是很難保證投資人利益的。我覺得項目的 staking 模型設計,主要是考慮如何能長期,公平的激勵生態不同方的參與者,而不是純粹玩經濟和金融模型。我們最近看到一些鏈,在金融模型設計上過於工程化和金融化明顯,實際上最終會嚴重傷害項目本身和社區。

穩定的本金類產品一定會出現,實際上我們也在研究。但是一個基本前提是,這個鏈的代幣必須有足夠深度的期貨或者槓桿市場,也就是有市場可以對衝幣價的風險。比如比特幣、以太坊是比較容易合成法幣固收類的 staking 產品,但是對於一些市值不高,沒有足夠多的交易市場支撐的鏈,就比較難。

我估計第一個能做穩定本金類的 staking 產品,應該是以太坊的 Casper2.0

第七環節:圓桌問答二

鏈得得-齊靈鴿:當前 Staking 領域的發展現狀符合您的預期嗎?從您的角度看您覺得生態中目前還缺什麼?未來行業發展將呈現怎麼樣的趨勢?

Qtum CTO-鍾文斌:其實也談不上什麼預期,因爲我們 3 年前就在搞 PoS 了,當時國內沒人討論這個,今年開始越來越多地受到關注,對行業來說是件好事。公鏈是區塊鏈技術的動力之源,每一個我們此刻正在鑽研的無人問津的技術,都可能在某個時候突然成爲熱點。

個人認爲缺少靈活且安全的 Staking 機制吧,這也是爲什麼我們在做基於智能合約的 Staking。剛纔已經說過了,這裏就不重複啦。希望明年大家可以一起討論這個話題。

未來 PoS 在技術上會有一定創新,比如智能合約 staking,也會和和各種其他技術的融合。PoS 還是會被大多數想做平臺的公鏈所使用,但能不能最終發展起來,取決於平臺是否能夠承載實際的應用,而不僅僅是由共識機制或獎勵機制決定的。另外,高回報率不可持續,對於 Staking, 大多數人會迴歸理性。

KuCoin VP & 聯合創始人 TOP:作爲交易所,我們在圈子裏的核心職責是提供流動性,而 Staking 服務很有意思,他跟我們的職責正好相反,是鎖住流動性。

但我們發現,這其中其實有一些用戶需求沒有被滿足,比如我的 ATOM 參與了 Staking,但是我突然需要變現、或者 ATOM 突然有了行情,我能怎麼辦?既不能立即變現獲利,也不能及時止損。據我所知,市面上還沒有特別突出好的產品能滿足這一需求。

KuCoin 希望能給出一些解決方案,來幫助用戶獲得更多流動性上的便利,這也是我們今天預告推出新產品的 Pool-X 礦池的核心思路。我們認爲這款產品能讓現存的 Staking 生態更爲完善,推動整個行業更好的發展。

Wetez 創始人-卡咩:當前 Staking 領域的發展現狀符合預期,但缺乏支撐。19 年上半年,Wetez 經歷了 Staking 世界一輪大爆發,這種爆發不僅來自於項目,也來源於節點,對了,還有媒體。大家對於 Staking 的關注度大大出乎我們的意料。作爲一個辛勤耕耘 1 年半的團隊,這種受關注度着實有點夢幻了。

我們認爲 Staking 對於節點服務商來說,是一門生意,而且是一門規模的生意,也就是節點接受的委託量越高,所獲得的利潤也越多。利潤來源幣價,幣價很大一部分受項目發展的影響,其中一點就是去中心化程度,也就是 PoS 共識裏面天然會存在多個節點服務商。

從這點看來 Staking 領域的節點的確發展的越來越豐富。但是從目前項目方運用 Staking 模型來做鎖倉爲唯一目的來看,這是很不符合我們預期的,可怕的是,明知道這種是陷阱的 Staking,還是有很多人來參與。

Staking 的生態中仍然確認價值輸入,只是之前和一朋友聊到的,PoW 的挖礦通過礦機,電力等成本作爲價值輸入,而 PoS 的挖礦就是單純的用錢買幣,兩種之間缺了一層現實世界中的物理價值傳遞,使得整個 PoS 生態變成了純資本遊戲。雖然資本遊戲有資本遊戲的好處,但是帶來的更多新的問題。未來,我覺得行業會迴歸一個較爲寧靜的狀態,畢竟熱點已經過去了,但生意仍然在,這種生意的好處就是,無論行情幾何,只要有幣在,那麼 staking 的生意經就能念下去。

HashQuark CEO-Leo:目前看來,比我預期得更好。從概念熱度上看,Staking 的熱度從去年年末到今天已經維持了將近一年,且沒有降溫的趨勢。這在區塊鏈行業中是很罕見的,據我觀察,一個新概念的熱度一般會維持三個月,最多半年。從項目角度來說,今年大部分公鏈都採用了類 PoS 機制。從流量入口上看,許多知名的錢包、交易所都已經開始佈局 Staking 業務,也產生了很多 Staking 節點、服務商,以及 TokenInsight 等評級機構,這些都說明了 Staking 生態正變得越來越豐富。

目前的缺陷:1. 用戶缺乏市場教育。PoS 機制的特點之一在於持有代幣即可參與 Staking,這極大地降低了用戶參與的門檻。但從目前的市場反應來看,用戶似乎並沒有因爲參與門檻的降低而積極加入,參與 Staking 的人數仍然偏少。很多人只是有所耳聞,但並不夠了解。

2. 產品豐富性不夠。目前 Staking 的玩法比較單一,只是單純通過質押獲得收益,在這種簡單的商業模式背景下,參與方只能以價格戰的形式獲客:節點比拼佣金率,公鏈比拼是收益,產品比拼活動。當然在早期,這對市場發展確實會產生一些正面影響,但持久的價格戰並不是健康的趨勢。

3. 節點運營的專業度不夠,或者說行業還沒有意識到 Staking 節點運營是個專業度很高的工作,也並沒有看清其中的風險。今年六月發生的 Cosmos slash 事件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對未來發展的簡單預估:1. 公鏈方面,整體看好。以太坊 2.0 的上線將成爲 Staking 生態的標誌性事件,畢竟以太坊是目前市值排名第二的公鏈,也是擁有最多開發者的公鏈。而以 PlatON、Polkadot 爲代表的新一代明星公鏈的上線也必然會極大促進 Staking 生態的繁榮。

2. 機制方面。我們觀察到行業內出現了各種新產品和新思路,試圖針對質押鎖倉期、Slash 風險等問題尋求解決方案,相信一定時間內能得到較好的解決,同時,這其中也存在着很大的市場機會。

3. 隨着 Staking 經濟的發展,未來,瞭解、參與 Staking 的用戶會越來越多。

4. 由於Staking 業務不涉及交易,在金融合規性方面具有天然優勢。這無疑是個巨大的機會,也是豐富金融產品的重要途徑, 比如像數字資產託管等等。預計在未來,相關產品也會紛紛落地。

DForce &Blockpower; 創始人-楊民道:Staking 領域的發展,我有三個預期。發展基本符合預期,熱度超乎預期,利潤遠低於預期。

在現在的幣價情況下,大部分節點是無法盈虧平衡的。由於 staking 的模式問題,並沒有 PoW 行業的經濟規模 效應,所以如何能賺錢是大部分 staking 節點面臨的問題。

我們測算過,市值前三十的 PoS 的前 10 節點都未必能實現盈虧平衡。現在基本上頭部主鏈都選擇 PoS 或者變種的 PoS 的形態,所以 staking 應該會是非常主流的模式,我預計明年下半年到 2021 年,pos/staking 的鏈市值會佔主導。

而且 staking 其實也不是 PoS 獨享,就算是選擇 POW 做 layer 1 的 Nervos,它們的 Cell 的設計也是一種資源模型,也算是 staking 的一種類型。PoW 引入 staking 的元素,可以解決傳統的 PoW 的經濟激勵過於集中在礦工羣體問題,進一步增加參與的利益相關方,讓社區參與更多樣化。

Staking 的生態裏,缺乏的東西還很多,比如更方便分紅、委託和投票的錢包、節點運營方的融資方案、更去中心化的 staking 基礎設施。特別後面一點,現在 95% 的節點都跑在 aws 上,這種基礎設施層面的高度集中實際上是系統性風險,我希望看到更加去中心化的 staking 基礎設施,這個也是 PoS 系統穩健和壯大非常重要的。所以,行業還需要一個支撐 staking 的去中心化的存儲設施(比如 filecoin/ipfs)。

我相信將來PoS/staking 會支撐起一個龐大的區塊鏈基礎設施,就如 PoW 帶動了巨大的挖礦產業羣一樣

Staking Never Sleeps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