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觀察 | 對話時代區塊鏈宋楊:以太坊 2.0,上鍊成本是關鍵

現在區塊鏈市場幾乎是零和博弈,儘管每天有衆多用戶參與交易,可並未讓市場發生實質的增長,區塊鏈力量還沒有釋放出來。

文 / 陳陽

時代觀察 | 對話時代區塊鏈宋楊:以太坊 2.0,上鍊成本是關鍵

" 抱歉,讓你久等了。" 比原定採訪時間晚了 30 分鐘,時代區塊鏈 CEO 宋楊快步走進辦公室。他剛送走拜訪的客人,而在這之前,則主持了技術部的開發會議。或許是因爲工作安排太緊密了,身量偏瘦長的他顯得有些疲憊,眼袋濃厚。他的確比去年更忙了一些,用他自己的話來說:" 現在肩上的責任更重了,不僅要考慮技術,還要考慮具體的經營業務,協調各方資源。" 去年年底,比特時代集團委任宋楊爲時代區塊鏈公司 CEO,全權負責區塊鏈技術應用服務業務。在此之前,他職務是集團 CTO,聚焦區塊鏈技術應用研究和系統安全,負責業務相對單一。比特時代始於 2013 年,至今已在區塊鏈行業深耕 7 年,也是目前國內前五的區塊鏈企業。比特時代致力於區塊鏈應用落地,整體專注研發區塊鏈底層架構技術、區塊鏈應用研發技術,並在區塊鏈 + 產業領域中探索落地應用。儘管責任變重,但是新身份卻很合適宋楊。曾在平安、騰訊等大廠核心部門從事研發工作,長期研究區塊鏈底層架構,宋楊比一般人對區塊鏈應用理解更加深刻。他認爲,區塊鏈本質不僅是去中心化,而是解決實際場景中的效率問題,幫助線下實體更好的成長。" 區塊鏈力量還沒有釋放出來。現在區塊鏈市場幾乎是零和博弈,儘管每天有衆多用戶參與交易,可這些交易並未讓市場發生實質性的增長。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區塊鏈還沒有大規模的與線下實體結合,大量線下企業還沒有上鍊。" 眼下,以以太坊 2.0 爲代表的公鏈不斷髮展,以及政府提出要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宋楊覺得機會正在來臨。他希望時代區塊鏈能夠讓線下企業低成本進入區塊鏈世界,幫助它們更好的發展。

01 談自身:做數字資產安全衛士

時代觀察:時代區塊鏈主要目標是什麼?宋楊:短期目標是,聚焦於數字資產安全託管,成爲數字資產安全衛士,在此基礎上爲用戶提供價值增值方案;長期目標是爲行業提供技術基礎設施,讓線下企業低成本進入到區塊鏈世界,助力區塊鏈產業化。
時代觀察:讓線下企業進入區塊鏈行業是不是僞需求?宋楊:事實上,很多行業已經對區塊鏈有了認知,也想把一些業務 " 區塊鏈化 ",特別是受疫情影響就更迫切。對於線下企業,區塊鏈技術可以在兩個維度提供解決方案:一是效率,二是市場。把相關應用場景放到鏈上,實現業務的數字化,這就提升了經營效率。另外,公鏈天然是全球化,這意味可以利用公鏈獲取全球市場。在上面寫一個應用協議,就可以把服務觸達到全球用戶。然而,現在行業大部分公司把目光聚焦在快速盈利業務,很少有公司關注用戶實際問題,如用戶交互體驗、資產安全等。區塊鏈只有和線下世界結合,廣泛地使用起來,其價值才得以體現。
時代觀察:數字資產託管領域已經有許多公司參與,時代區塊鏈的優勢在哪裏?宋楊:相比於其他區塊鏈,我們的優勢是基於比特時代集團近 7 年區塊鏈經營探索實踐,這是一般項目團隊無法比擬的。七年來,我們總結了大量的安全運維經驗,形成了一套安全的信息技術風險管理制度,組建了一支可靠的技術團隊。7 年來,我們與客戶建立了紮實的信任關係,形成了良好的市場口碑。這種寶貴的無形資產能夠幫助我們更加快速地拓展市場。7 年來,在不斷變化的區塊鏈市場中,我們始終保持持續穩定的發展能力,對於市場趨勢的理解和把握也是一般項目不具備的。
時代觀察:數字資產託管經營的一個關鍵,是在可用性和安全性之間取得權衡。時代區塊鏈是怎樣做的?宋楊:可用性和安全性的確是比較棘手的地方。數字資產越被頻繁的使用,託管風險就會增加,不過這是可控的。我們會以安全性爲前提,通過嚴密部署,不斷優化用戶體驗。我們已經規劃了多籤方案體系,讓客戶掌握一部分數字分資產控制權。另外,還在考慮推出保險計劃,以保障受託數字資產的安全性,儘可能將降低人爲因素風險。

時代觀察 | 對話時代區塊鏈宋楊:以太坊 2.0,上鍊成本是關鍵

02 談行業:以太坊 2.0 需要觀察

時代觀察:你長期從事技術應用研究,怎麼分析區塊鏈發展?宋楊:還處於早期。現在區塊鏈上傳輸速度是有限的,當區塊鏈架構能夠承受很大交易量,纔會形成爆發。未來,區塊鏈發展最終會變成公鏈和聯盟鏈混合發展,互相連接的狀態。因爲根據 CAP 定理,一個分佈式系統,下列三個特性只能同時實現兩個:一致性(Consistency):分佈式共享的數據只能有一個值;可用性(Availability):讀寫操作都是 100% 可用;分區(Partition):能夠容忍網絡分區。局部共識問題可以用聯盟鏈解決,全球範圍的共識問題則用公鏈解決。如果事無鉅細都通過公鏈解決,效率太低,也沒有必要。
時代觀察:現在市場上已經出現了許多公鏈彼此競爭,影響一個公鏈發展的核心因素是什麼?是技術的先進性嗎?宋楊:影響一個公鏈發展的核心因素不在於技術先進與否,而在於該公鏈多大程度上解決當下的實際問題。如果 A 公鏈技術很先進,但是 B 公鏈應用很繁榮,更能夠解決實際問題,那麼在未來的發展中,B 公鏈會逐漸彌補自身技術的不足。
時代觀察:公鏈方面,業界比較看好的是以太坊。特別是以太坊 2.0,幾乎寄託了整個行業的希望。從技術角度,你認爲以太坊 2.0 主要的風險在哪裏?宋楊:不是所有人都歡迎以太坊 2.0,部分數字資產不方便遷移。有可能產生硬分叉,出現兩份數字資產。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不單純涉及到技術,處理起來也麻煩,需要時間觀察其是否穩定。如果以太坊 2.0 成功實現,主流應用都採用,那麼它的下一個時代或將會到來。
時代觀察:對於以太坊 2.0,可以從哪些維度去看它是否穩定?宋楊:核心的維度有兩個:一是信標鏈,一個分片。分片帶來區塊鏈計算的區域化,每個分片不用關注跟它不相干事務,帶來計算效率的提升。信標鏈是各個分片之間具備相互傳遞信息的基礎,讓以太坊生態更加多樣性。以太坊 2.0 其實也朝着公鏈和聯盟鏈結合的發展方向。
時代觀察:如果公鏈逐漸發展成熟,主要會帶來哪些應用?宋楊:目前一個方向是去中心化金融。雖然前段時間 bZx 事件給去中心化金融 " 潑了 " 冷水,但我認爲這恰反應了去中心化金融的價值,抽象金融規則寫進代碼,降低風險,降低成本。傳統金融風險存在形式很多,如機構挪用用戶資產、人爲操作失誤、內部管理人員作惡等;還有,爲了維持傳統系統運轉,需要很大的成本,這些成本最終會轉嫁到用戶身上。去中心化金融發展過程或許會踩坑,卻是未來金融的趨勢。另外一個方向是資產數字化。過去行業數字資產存在大量泡沫,隨着公鏈基礎完善,以及相關國家的監管政策更加合理化,數字資產會進一步發展。時代區塊鏈也會圍繞這兩個領域進行探索和佈局。

03 談產業化:產業區塊鏈需要 " 新基建 "

時代觀察:現在新冠疫情很嚴重,對此,區塊鏈技術能夠起到哪些作用呢?宋楊:在一些場景中,區塊鏈已經和產業結合,參與抗擊疫情。比如,利用區塊鏈對疫區物資進行防僞溯源,遏制假冒僞劣醫療物品;利用區塊鏈上透明特點,讓慈善資金透明、公開;把區塊鏈和金融結合,特別是供應鏈金融,降低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從實際應用情況來看,還處於早期發展階段。
時代觀察:關鍵問題在哪裏?如何讓產業區塊鏈成熟應用?宋楊:區塊鏈作爲新一代的數字信息技術,它的技術基礎設施還未發展成熟。前面已經做了詳細的闡述。產業區塊鏈成熟應用需要 " 新基建 ",需要與其他技術融合發展。當 5G、雲計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發展成熟,區塊鏈技術可以嵌入其中,發揮其網絡作用。另外,產業區塊鏈成熟應用還需要聯盟鏈應用發展壯大。企業許多業務接入公鏈,既不必要也不高效,聯盟鏈就可以很好滿足有限羣體之間的需求。然後,再通過公鏈使得各個區域聯盟鏈通信,滿足不同的區域的經濟交易需求。但是,行業現在對聯盟鏈關注不足。
時代觀察:在未來產業中,區塊鏈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以物聯網舉例說明。宋楊:區塊鏈會成爲平衡各方利益,實現最優的資源分配的技術工具。物聯網時代會有海量設備,會產生數據資產授權和信任問題。如果用一箇中心化的系統,可能會存在被濫用的問題。如果用一個區塊鏈系統,可以組建一個小型的許可羣體,然而多方發生共識,多方制約。現在已有團隊開始探索這方面的問題。
時代觀察:這會讓社會變成什麼樣子?宋楊:一個事物在不同規模下,表現的外在性質是不一樣的,有時可能呈現截然相反的狀態。當未來區塊鏈應用豐富起來,融入到各個產業中,可能會讓人類社會變成一個全球聯動的 " 生物體 ",區塊鏈也將從去中心化走向中心化。
時代觀察:這豈不是違背了區塊鏈的初衷?宋楊:沒有,區塊鏈初衷是效率,去中心化是手段。數字空間從去中心化走向中心化,會形成一個更高效的世界。比如發生了疫情,可以通過共識把全球聯動起來,高效的抗擊疫情。爲什麼不這樣做呢?

洞察區塊鏈商業本質

商務合作回覆“合作”即可聯繫雜誌編輯部
掃碼免費訂閱雜誌時代觀察 | 對話時代區塊鏈宋楊:以太坊 2.0,上鍊成本是關鍵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