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撰稿 | 狗哥
編輯 | 圖圖

自從展開“個人隱私泄露後,你都遭遇到哪些可怕的事情”調查以來,狗哥陸陸續續收到了許多朋友的熱烈反饋。有輕微細小的事,也有驚悚不堪的遭遇,甚至不少案例,在新聞報道中都未曾出現過。

說實話,看到這麼多反饋案例,狗哥喜憂參半。喜的是有這麼多朋友支持狗哥的工作,憂的是現實生活中,怎麼會有這麼多泄露隱私的事情,並因此而帶來許多驚心動魄的遭遇,真是讓人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很多案例,看似感覺不可能發生,可它卻偏偏發生了;不少案例,看似與我們相隔遙遠,但卻實實在在可能會出現在我們身邊。

通過這些微不足道的蒐羅整理,狗哥不求能夠杜絕隱私泄露的現象,但求我們能夠從中汲取到一些反隱私泄露、反欺詐恐嚇的經驗教訓,以後若自己不幸遭遇類似事件,至少能夠明辨是非、有了防範之心。

下面,狗哥便將最近收到的一些反饋案例整理而出,以資借鑑。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孩子剛出生,奶企就發來祝賀短信

最近,狗哥得到一個反饋稱,懷疑三甲醫院婦產科出售泄露產婦隱私信息。不由大吃一驚。因爲這類事件,往往只在新聞中看到,現實倒沒聽誰說過。事情究竟如何呢,且看下文。

去年 6 月,李成(化名)的妻子誕下了一個女兒,這可把李成高興壞了,他一直夢想有個女兒,把她寵成小公主的那種。

女兒是凌晨三點多鐘生下,李成激動得一整夜都沒睡覺,等到天快亮的時候,纔在牀邊趴着小憩了片刻。

上午八點左右,李成醒來,先是看了看妻女,再次確認母女安好之後,習慣性打開手機。隨後發現,他收到了一條短信,是一家國際奶粉企業發來的祝賀短信,大意是喜得貴子,祝福全家平安之類。該奶粉企業還上過央視廣告,名氣十分響亮。

李成平時早就習慣了各種亂七八糟的短信,也就沒多想,就關閉了短信。幾天後,母女出院,一家人喜樂融融。

可是,接下來幾天,李成發現這事沒那麼簡單,事態正朝着一個奇怪的方向狂奔而去。

因爲,李成不光是收到騷擾短信這麼簡單了,而且還接到了很多騷擾電話。比如,給孩子剃胎毛、推銷奶粉、推銷嬰幼兒用品、拍滿月照、嬰兒游泳開智等亂七八糟的項目。

這些推銷電話,嚴重影響了李成妻子的休養,而且也經常打亂了李成工作的思路。他本來就已經夠忙了,做好工作的同時還要照顧妻兒,現在電話不斷騷擾,李成脾氣再好,也難以忍受。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李成開始憤怒了,他質問那些推銷電話,是從哪裏獲知了他妻子剛生了個女兒的消息。當然,換來的是模棱兩可的答案,甚至避而不答。

李成問不出個所以然,只好自己分析。他回憶發現,在女兒出生後幾小時後,就收到了名牌奶粉企業的祝賀短信,由此可見,當他們還在醫院的時候,他們的信息已經被泄露了出去。

但是,那家醫院是當地知名三甲醫院,招牌可謂響噹噹,又怎麼會泄露或出售產婦的隱私信息呢?李成最初抱着對三甲醫院完全信任的態度,因爲他不相信三甲醫院會這麼做。

但是,李成上網查了查,發現三甲醫院泄露產婦信息的情況,他並非個例。這一下,李成不得不將矛頭對準了醫院婦產科。

李成特意跑到醫院婦產科質詢,但是院方自然是不會承認他們泄露或出賣了產婦信息,並說是不是李成接觸了一些奶粉企業的銷售代表,所以他們獲知了相關信息。

李成見狀,自知沒有十足證據,肯定是有理說不清,只好作罷。實際上,他並未與任何嬰幼相關企業的銷售接觸,除了家人親戚,也沒有人知曉他誕生女兒的消息。但奶企祝賀消息在女兒出生後僅幾小時,天底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此外,之後的各類推銷電話,更加證實李成妻兒的信息被出售到更多的地方。

並且,李成偷偷詢問了幾個在那家醫院生孩子的人,有幾個反饋說也收到了相關短信。

事實上,這些信息也不足以證明是醫院官方在出賣產婦相關信息。因爲據媒體調查報道,醫療信息泄露主要有兩個途徑:內部泄露和外部泄露。其中內部泄露包括收款處人員、醫生、護士、見習學生,甚至是清潔人員等其他工作人員;而外部泄露,則主要來自黑客入侵系統 。

醫院來來往往之人衆多,形形色色皆有,不排除有些營銷公司的人專門蹲守在醫院裏,以賄賂、竊取、窺探、查問等方法,獲取了產婦家庭的信息。畢竟銷售人員壓力巨大,爲了開拓市場,也有可能無所不用其極。

至於醫院系統被黑客入侵,數據庫泄露,也是有可能發生。畢竟相關新聞不在少數,醫療大數據早就成了黑產碗中的香餑餑。

實際上,法律對於醫院和醫生泄露患者隱私,早就有了明文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十二條中明確規定:“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應當對患者的隱私保密。泄露患者隱私或者未經患者同意公開其病歷資料,造成患者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第三十七條明確規定,醫師在執業活動中,“泄露患者隱私,造成嚴重後果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給予警告或者責令暫停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執業活動;情節嚴重的,吊銷其執業證書;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法律歸法律,現實是現實。想要保護隱私,也不能全指望醫院。畢竟以相關關鍵詞搜索度娘發現,婦產科醫院泄露新生兒信息的新聞鋪天蓋地,竟然高達 87700000 個條目。不用數了,五個零,八位數,8770 萬,多麼聳人聽聞。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所以去醫院,保護隱私還是要靠自己。比如留手機號碼,可以用小號。現在垃圾電話識別 APP 很多,專門用個備用機裝小號,可以識別出九成以上的垃圾電話。

狗哥還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如果在一段時間內,你接聽騷擾電話很多的話,那麼接下來,你接到的騷擾電話將會更多。但是,如果這號碼始終不接騷擾電話,或者乾脆長時間關機或飛行模式,那麼騷擾電話可能會越來越少。

爲什麼呢?因爲狗哥有一個手機號碼,是專門用來註冊測試各類 APP。前年至去年上半年,騷擾電話那叫一個頻繁,平均一天 3-5 個。後來那手機長期處於飛行模式,約莫過了七八個月,如今開啓之後,近一個月來,總共只來了三四個騷擾電話。

當然,這也有可能是疫情導致商機不足,以致騷擾電話都有所下降。這只是狗哥一點小小的經驗之談,大家不妨一試。畢竟小號可以隨時飛行模式,主號卻不能這樣。

各種奇葩的疑似程式化廣告

自從狗哥分享出諸多疑似程式化廣告案例以來,接到的相關反饋越來越多。雖說有很多人提出各種各樣的解釋或猜想,但總歸還是會讓人覺得不甚放心。

畢竟,兩種根本無關聯的電子設備之間,卻因自己的行爲產生了某種難以置信的聯繫,就像魔鬼般的量子糾纏一樣,令人匪夷所思。

本次,狗哥依舊會分享幾例疑似程式化廣告的案例,大家可以鑑別鑑別,或者提出一些觀點。

案例一:家裏與辦公室電腦間莫名糾纏

張雅(化名)是一位人事職員,在東部沿海包郵區工作,平日裏工作也不是非常忙。前段時日,疫情平息,公司決定去辦公室辦公,適逢還有兩天就是週末,張雅被禁足在家快兩個月,想着趁此機會到隔壁省市走走散心。

於是,晚上在家的時候,張雅和父母討論去哪裏散心。沒討論出個具體結果,張雅只好順手在父親玩網絡麻將的電腦上,查詢上海有哪些比較有名的經典。最終決定了幾個人煙稀少的景點,就當出去透透氣。

翌日,張雅照常上班,當她打開公司的電腦,突然電腦屏幕右下角彈出了一個彈窗廣告,廣告的內容便是上海出行、上海旅遊景點介紹、上海酒店等信息。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張雅十分想不通,因爲她只在前晚和父母商量了這事,並且只用父親的電腦查詢了相關信息,從未在自己手機、電腦上查過任何要去上海旅行的信息。而且,她也從未在父親的電腦上登陸過微信、QQ 以及其他社交軟件。

也就是說,有一種神祕的力量,識別出了那是張雅父親用的電腦,且知道辦公室電腦是張雅本人使用,知道他們的父女關係,連同各自使用的電腦一同綁定了關係。張雅覺得,如果不是某種平臺竊取了他們父女的信息,怎會這麼巧合?

案例二:女兒學毛筆字知乎竟知道

劉芬(化名)的女兒已經三四歲,培養孩子要趁早,之前女兒一直在學畫畫、唱歌啥的,但劉芬覺得,孩子從小能寫一手好字,將來考試、工作都會有實際幫助。

於是,劉芬決定先把家裏積灰的舊毛筆找出來,給女兒先練練手。前段時日,劉芬帶着女兒在家練字,女兒拿着毛筆,在紙上亂塗亂畫,雖然沒寫一個字,但劉芬覺得聯繫不必着急,先從興趣開始。其間,劉芬還給女兒講述毛筆應該怎麼拿,怎麼沾墨等。

最後,劉芬特意挑選了幾幅塗鴉,拍了照,當作紀念。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當晚,劉芬睡前照例刷知乎。沒想到的是,打開知乎之後,連續刷到好幾條與練習毛筆字有關的推送。比如,初學毛筆字有什麼技巧,什麼毛筆適合初學者使用,有什麼毛筆推薦等。

劉芬無法想象,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才導致知乎能夠知道她在教女兒練習毛筆字。


對於疑似程式化廣告,讀者之中也留言提出一些自己的見解。

比如在之前《手機能看見用戶線下買啥?抖音能識別用戶照片?百思不得其解》一文留言區,讀者“朱可翔”留言說:

“這件事有相當強的“孕婦效應”因素在裏面。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我經常幫朋友推薦一些樂器品牌,有時候也會在淘寶檢索一下對應商品,看看行情和價格,所以很多廣告彈窗會顯示相關內容,當我不留意到其中某款商品的時候,它只是一個普通的廣告;然而當我打定主意要重點關注某一品牌的時候,這個品牌的廣告就顯得很扎眼,彷彿到處都是——實際上你忽略了廣告上大量存在的其他品牌。”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這種邏輯是有可能存在的。但是,巧合多了,卻難免不讓人多想。所以還需要更專業的人士給出解答。

實際上,狗哥也諮詢了一些信息安全專家,但似乎這種神祕的聯繫包含一些商業機密,故而也沒得到什麼確診有效的答案。諸位不妨在留言區多多留言,給出更多的猜想與論證。

狗哥想到了一個問題,能夠添加狗哥爲好友,並樂意分享隱私泄露後遇到可怕事情的人,往往是過程恐怖,結局大體上還算有驚無險。

由此聯想到,或許會有更多隱私泄露後遭遇的可怕事,對當事人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使得他們不堪回首,不願道出。想到這裏,真覺有種無力之感。只願我們都能遠離隱私信息泄露的傷害。

個人隱私泄露的問題,若非真正地深入大衆之中調查,只看新聞報道的話,很難有這般切身的感受。

這些案例,雖然可能不會太過普遍,但也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自己若遇到此類事件,可以引以爲鑑。見多識廣,有時也能幫助我們趨利避害。

本次案例分享就到這裏,但此話題並未就此終結,狗哥依舊在不斷蒐集整理,擇日繼續與大家進行分享剖析。

如果您也遇到過隱私信息泄露後的可怕事情,可以加狗哥微信(zougou888)進行分享。日後狗哥也會針對您的分享,諮詢相關網絡安全專家。若有可信答覆,也會在後面的發文中分享出來。

推薦閱讀


人都要死了,還在乎隱私嗎?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齊心抗疫 與你同在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點【在看】的人最好看

醫院婦產科真會向嬰幼機構泄露新生兒隱私信息?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