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那麼亂,比特幣不焦慮。

原文標題:《屬於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作者:Dovey Wan,Primitive Ventures 創始合夥人

公衆號一直沒有更新 , 先給許多忠實讀者們說聲抱歉。從小就有寫日記的習慣,一直在寫作,很多沒發表。大多數是隻能自己看看,還有一部分是自己沒想清楚的問題也不好倉促發布。微博 @ 萬卉 Dovey 上現在更新的比較勤快, 有很多叨叨和碎思斷續,包括對數字貨幣,世界和人生的各種思考。新年新時代,會盡量把成體系的東西放在公衆號,也許和加密數字貨幣沒有直接關係,類似之前寫的這篇 泡沫,兩性和高潮 — 寫給第二性的你,但是總歸會與我們的大時代下背景下的核心趨勢有關。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2019 年最後的一週,與家人在一起看老照片(下圖是姥爺在 10 年大學畢業時候送的字),聊成長與教育,分享如何讚賞美,表達愛,做一個溫暖善良,心中有家且有遠方的人。正如大學入學時在日記本第一頁寫下 「獨立的人格和自由的靈魂」 一樣,30 歲的我對新的一個十年所期待並沒有改變:看世界,讀歷史,辯真理,尋自由。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我下面截取自己一篇寫於 2019 年 9 月 2 日日記的一部分,來表達我對過去的總結和對新時代的展望。下面的正文部分是關於比特幣黃金年代的分析,源於和好兄弟熊越在嘉楠大會的上的爐邊對話 「世界那麼亂,Bitcoin 不焦慮」。感謝志宏把對話的核心內容編輯成文 Dovey:20 年代註定是比特幣的黃金年代。文章比較長,看完的都是真愛,最後有比特幣 11 歲生日🎂彩蛋😺Enjoy

節選個人日記《我們這代大人,時代的小尾巴》:

我們這代中國年輕人真的太幸運,改革開放早期的陣痛感受不到,成長在中國飛速發展 GDP 10% 年增長的 20 年

高中-大學趕上移動互聯網大時代(依舊記得拿到大學拿到第一部 iPhone3 的驚豔),畢業了趕上全民創業的好時代。10% 的 GDP 增速意味着每 7 年整個社會經濟水平要翻一倍,這些是同時代美國年輕人無法想象的事情,因爲他們普遍都要比他們父母一輩要更加貧窮 (收入增長停滯,負債上漲,教育和醫療費用不成比例暴增)

每個人都無法擺脫自己是小社會宇宙的中心的慣性,特別在工業革命後全民雞血的西方新教主義灌輸」人定勝天」。但是每個個體不過是時代大數定律裏一個無序粒子。沒有人可以在置身事外看歷史車輪滾滾,時代就像一個巨大的消音器,三維的我們永遠聽不見四維的聲音

中國長期得益於落後:因爲落後所以有學習的動力和空間,因爲落後所以有進步和變化帶來的喜悅。最重要的是,因爲落後,這個時代的人看到了「成爲那樣的人」的希望。Hope is everything for a generation

當歷史的車輪悄無聲息的碾過,在車輪上爬行的螞蟻依舊勇往直前

無論歷史車輪前進軌跡幾何,衷心希望希望一直在。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很多朋友看過我在 Twitter 上的科普,無國界奶比特幣是我核心使命之一。除此之外,我的全職就是做與加密數字貨幣相關的投資,在國外是個正兒八經的投資工作,和一般風險投資一樣工作就是尋找尚處於早期的價值窪地,儘量避開價值陷阱。國內這個行業被奇怪的劃分爲了「礦圈」 「鏈圈」和「幣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個圈子,所以很多人問起,我常開玩笑說我是做「超主權界的另類投資」,對方一般聽的雲裏霧裏一般也就不繼續再問了。因爲法幣是主權貨幣嘛,VC 是另類投資。今天想以比較不商業化的、比較輕鬆的、比較真實的去談一下這個行業的現狀。不僅是國內的現狀,而是這個世界的現狀是什麼樣。

過去幾十年大家都習以爲常的一些基礎的東西會發生很大的改變:比如說我們以前總覺得中國人口世界第一,泱泱大國,但是 2019 年中國出生人口只有 1100 萬,過去兩年新生人口少了 600 萬,可以說是斷崖式下跌。如果產業結構、醫保、社保、養老金等不能如果合理跟上這個人口結構變化的話,咱們中國未來的整個經濟現狀會有非常大的挑戰。我們總覺得 60 歲 65 歲大部分人就該退休養老帶孫子,我這次去日本的街上看到還有很多七八十歲的爺爺奶奶在自己開車,六十歲以上老人爲了生存而不得不工作,這個就是人口日漸老齡化的未來。

以前的創業融資滿地都是錢,軟銀願景基金出現一下子相當於多了 100 個 10 億美金級別的 VC。我們經常開玩笑說原來有 To B to C 甚至 to VC,現在還要 to SB (Softbank)。可是不是所有的錢都是聰明的錢,蠢錢造泡沫,巧錢撿白菜。軟銀在四處豪擲 1000 億美金的時候,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現金倉位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最近的 WeWork 醜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最後不僅上市不成功,花了幾十億美金把敗家 CEO 送走,最後是以當年估值五分之一的價格自己給自己接盤。於是… 一二級資本市場風聲鶴唳,突然大家都沒錢了。

20 世紀靠黃金上位的美國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我們看一下上面這張圖:我們其實是生活在一個非常特殊的年代,已經超過五十年沒有世界級的大戰了。黃色那根線是黃金,黃金的購買力和其它主流主權貨幣的購買力的對比圖,像美元、馬克、瑞士法郎各種各樣,紅色那條線是日元。大家可以看到,隨着通貨膨脹,主權貨幣的購買力持續下跌。我記得非常清楚,我小時候吃麥當勞雞翅,一對纔不到五塊錢,麥當勞已經是在國內範圍內物價漲價非常保守的一個企業了。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然後我們再看這一張圖,黃金是一直以來傳統經濟學界我們所說的超主權貨幣。大家知不知道爲什麼現在美元成爲了這樣一個世界貨幣,有一個很關鍵的原因,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美國最晚參戰,而且美國有非常大量的工業產能,美國製造了很多的飛機、坦克、導彈賣給英法、俄羅斯。美國當年賣給英國的其中一款最有名的進戰鬥機叫 P40,當年一噸黃金可以買 25 輛這種飛機,英國在二戰這種飛機用掉了 5 萬架,相當於光是英國就要付給美國 2000 噸黃金。美國的黃金儲備在十九世紀末從 200 多噸漲到了二戰之後的 2 萬噸,直接漲了 100 倍。在二戰後美國迅速佔有了全球黃金儲備的一半以上。你有了超主權貨幣、我們所謂的價值存儲的話,不如把整個整個世界的貨幣體系跟美元來綁定。美國的黃金儲備就是當年佈雷頓森林體系的基礎,當然後來因爲一系列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糾紛,美元和黃金脫鉤。因爲一直以來美元在世界經濟貿易的主導地位,以及美國的軍事和政治地位,就算脫鉤黃金,美元也成爲了世界貨幣的不二之選。

國家法償法幣是天經地義的,國家法償這個事情是基於國家的經濟發展和賦稅能力的一個信心。在上面這張圖上,土耳其、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爲什麼這些國家他們使用比特幣數字貨幣站在世界前茅,很簡單,這些國家在過去十年內,都或多或少不同程度的面對了自己國家的法幣危機,根據消費者價格指數,從 2018 年到 2019 年,德國的價格上漲 1.7%,美國的價格上漲 1.9%。在許多國家,消費品價格上漲幅度更大:尼日利亞爲 11%,土耳其爲 20%,阿根廷爲 47%。一個個極端的例子是委內瑞拉。2018 年價格上漲了 2300000%——惡性通脹如此嚴重,使得儲蓄無法實現。貨幣到達銀行賬戶後數小時開始蒸發。當地的人們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手上的委瑞內拉本地貨幣換成生活必需品和食物:委內瑞拉是二十世紀最富裕的國家,現在已經變成了地獄。阿根廷在上個世紀已經達到了發達國家的水平,但後來也是因爲動盪導致嚴重的通貨膨脹,又掉回了發展中國家。

這不是一個和平安逸的年代,我們幸運地生活在和平穩定的國度。在正確的領導下,中國過去三十年,每年 GDP 接近 10% 的增長,意味着每七年我們的生活水平要翻一番,這個體量是世界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假如華爲美元銀行賬號被凍結

聽說中國豬肉在過去 12 個月漲價了 100% 能不能保證有一種交換中介物,可以保證我明天也可以用 100 個價值單位買一斤豬肉 ? 現在全世界人民都在苦惱這個問題,不僅僅是中國的苦惱。

你去了阿根廷、去了委內瑞拉,可能過了一個晚上,前一天一百塊還能買一斤豬肉,第二天一百塊只能買一兩豬肉了,就是這麼誇張。我有很多在委內瑞拉和阿根廷的朋友,他們說他們從來都不敢存錢的,因爲存錢意味着錢第二天基本就可以變成廢紙了。他們要去買牛奶麪包的話,都要用書包揹着錢。

現在相對穩定、有強主權、強經濟實力的國家他們也在做一個風險評估:某個時候美元會不會崩塌 ? 因爲現在各個國家央行裏面存的除了黃金就是還有大量美元資產

我們可以看到,俄羅斯的黃金儲備在快速上漲。2018 年開始,俄羅斯的美債等美元資產比例在它的央行儲備中比例迅速下跌,這當然跟地緣政治也有很大關係,但最關鍵一點,當美國把美元武器化的時候,他可以做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因爲現在全世界的央行都是要在美聯儲設賬號的。相當於說我是中國的央行,我要在美聯儲開一個戶來換美金,美聯儲就可以做一個事,隨時隨地就可以把你的賬戶凍結,例如美國在考慮凍結華爲的賬號,這是完全可以操作的事情。美元霸權是個多麼可怕的事情,他可以凍結華爲的賬號,甚至可以凍結他過央行賬戶。這個就是我們說的單點故障,就叫做 single point failure。中心化的風險顯而易見。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去美元化是大趨勢

我們現在可以看一下,美元資產在各國央行外匯儲備是持續下滑。歐元、人民幣基本上取代了美元資產下滑的部分。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作爲央行他也要防止被中心化風險所顛覆,做投資的話,你要有一個投資組合策略,是一個投資資產的多元化,你需要找的是一個低相關性的資產。作爲央媽來說,他手上的資產,就是所謂的儲備金,原來一直都是以黃金、曾經和黃金錨定的美元作爲主要的儲備。那麼他們現在也要考慮怎麼做一個多元化的配置。

這個也是我們說的黃金儲備有很大增長空間。咱們過去以來只有黃金這一個所謂超主權貨幣。那麼我們現在看來,比特幣在過去 10 年的歷練下,也漸漸成爲了一種可能的超主權貨幣。先不說是不是貨幣啊,因爲貨幣本身屬性非常複雜。它肯定是一個超主權的價值存儲,而且是超主權價值存儲的唯一選擇。因爲其他的資產如房子、土地、黃金等等,主權國家在必要的情況下可以沒收查封,不需要任何理由。比特幣是第一次在技術上保證了「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這一美好的願景。任何人都希望自己勞有所獲,希望所獲保值。對於比特幣的「超主權」還有一層操作層面上的優勢,如果委內瑞拉的人民在發現這個地方變成了煉獄之後,如果他們手上的財富是比特幣形式存在,他們可以不動聲色地帶着自己的財富,選擇去另一個更好的主權國度。

我們一直在說機構進場,其實現在進場的大部分還都是進來交易做交易的機構,而不是屯幣的機構。我自己給機構分了兩類,從波動中獲利的機構譬如大部分華爾街的機構,和從「不波動」中獲利的機構。各國央行就是後者,央行們的貨幣政策都是爲了減小經濟波動和抑制通脹,而後者則是未來比特幣的屯幣大戶。

看好 DECP, 更看好比特幣

像 DECP 這樣穩定的數字法幣,它是有非常大意義的。譬如讓 M0 強勢迴歸,讓央行可以直接觸及貨幣供給的彈性,讓貨幣政策變得「可編程」,讓稅收政策變得高度可執行等等。在國際上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未來在跨境支付結算也會有重大意義。扎克伯格 Libra 聽證會上的核心思想,爲了說服國會,就是說 facebook 爲什麼要發 Libra,就是因爲中國人民幣和中國的法定數字人民幣可能會威脅到未來美元的霸主地位。所以說他說:「If America doesn't innovate, our financial leadership is not guaranteed.」就是美國金融霸主地位可能不保,雖然在我看來,這個和做不做 Libra 沒有半毛錢關係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我們可以看到隨着地緣政治的衝突,在大的經濟週期下行的趨勢下,我們現在很多經濟指標和上個世紀 30 年代末很像。30 年代末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們現在處於一個很敏感的經濟拐點,過去每一次大的全球性經濟危機來臨的時候,央行可以繼續降息。央行降息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經濟武器,但是歐洲央行、日本央行他們已經降得不能再降了,相當於我把錢放到銀行,我還要給銀行錢。如果說再一次來臨全球性的經濟危機,那麼央行還會有什麼金融武器呢,這個我們想不出來。

而且我們在華爾街和很多老牌機構交流的時候,都覺得下一次經濟危機可能不會是某一類資產的經濟危機。因爲我們知道 2008 年是房地產次貸危機,然後再往前亞洲經濟危機是因爲亞洲股市崩盤,是因爲泰國貨幣崩盤等等。下一次全球性的經濟危機如果不會來自某一類的資產,如果是全面性的貨幣危機怎麼辦?這個可能性並不是沒有。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些國家都不同程度陷入了法幣危機之外,如果歐元崩盤了怎麼辦?歐盟區不管是聯盟政治也好,經濟一體化也好都出現了許多裂縫,英國脫歐就是一地雞毛。

三大週期疊加, 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年代

所以說到咱們這個行業,我個人覺得接下來的 10 年會是是三個大週期的疊加的十年:

  1. 債務週期,就是我們說的 credit cycle
  2. 主權貨幣大週期,因爲主權貨幣體系,我們佈雷頓森林體系現在已經是 75 週年了,其實沒有一個大型的貨幣體系撐過一百年的。全球貨幣體系可能是要改朝換代的週期疊加。
  3. 接下來兩次比特幣減半週期

這三個大週期疊加將會催生比特幣的黃金年代,是巨大的機會,也是挑戰。生於上一次世界金融危機的比特幣,還需要經歷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的金融危機。

我們說 bitcoin 不焦慮。爲什麼比特幣不焦慮,很多人天天看價格可能會很着急說比特幣怎麼還不漲,減半是不是不會有行情。我們老韭菜經常說漲跌 50% 算橫盤。因爲跟原來的波動率比的話,現在的波動率實在不算什麼,比特幣現在的平均波動,甚至比很多大宗商品還要低。

合規交易 / 閃電網絡 / 強壯的主網, 比特幣的基本面變得越來越好

可以看到大合規機構入場,最大的機構就是國外的 Bakkt。Bakkt 是美國紐交所旗下的合規數字貨幣交易平臺,他們的成交量暴漲,當然他們的暴漲是隨着其他平臺交易量的暴跌。剛出來的時候 Bakkt 應該每天只有幾個比特幣的量,現在最高一天 5000BTC 成交量。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我們要知道第一批進場機構還是交易性質爲主的機構,而且他們會幫忙把市場結構還有價格發現,就是 price discovery 做得更好。譬如 Bakkt 有 1.2 億美金的保險, 還有非常成熟的佣金商模式,就是這樣一個 FCM,這個可能是你們在很多幣圈的交易所交易從來沒有的。幣圈交易所可能就可以去買個賬號,去買個身份證,然後就可以交易了,他們這種是不可以的。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比特幣基本面其實變得越來越好,算力越來越分散。鏈上的交易激增,其實已經超過的國外的支付寶——PayPal,快要趕上 MasterCard 和 VISA。礦工的交易收費也已經超過了 10 億美金。礦工的收入是分成兩部分的,一個是挖礦本身的 block reward,一個是手續費。現在手續費收入就已經突破了 10 億美金。

Bitfinex 也已經接受閃電網絡。錢包這一塊,國內的主流錢包,包括幣信、Cobo、虎符其實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全面支持閃電網絡了。如今 bitfinex 也開始支持了。以後它作爲第一個接受閃電網絡的流交易所,它會去 push 別的交易所也支持它,就是以後你在各個錢包,各個交易所之間轉幣就會非常方便。

如果再有人和你說比特幣不快,你就可以把這張圖甩到他臉上。閃電網絡這個事情就是在不改變比特幣的情況下,讓比特幣變得無比快。

因爲大家要知道什麼東西會成爲黃金?不變的東西纔會成爲黃金。如果黃金跟銅、鐵一樣會被輕易氧化那它就不會成爲黃金了。因爲三千年前在埃及用的一盎司黃金我現在還是在當一盎司黃金用。不能被改變,或者說很難被改變的東西它才能成爲價值存儲。過去 10 年經歷了無數都價格波動、交易所被盜、行業大 v 互撕、巨頭公司叛變,ABCDEFG 分叉等等說出來比電影還精彩的事情。但是比特幣還是那個比特幣,2100 萬個比特幣不會因爲分叉而有變化,10 分鐘一個區塊不會因爲新的礦機而變得更快,不管網絡從 3G 變成 4G,比特幣的網絡永遠穩定運行從不以當機。

最重要的是,比特幣的「不變」的特性是由中本聰設計的 PoW 機制決定的。比特幣的任何變化都需要通過真工作量,不管是電力還是腦力達成共識(礦工、開發者、全節點三位一體)。從這個意義上講,比特幣治理模式類似於具有制衡機制的民主系統。礦工就像政府的行政部門,處理日常事務運營和執行規則 ; 客戶端開發者就像立法部門,制定和通過新法律 ;(全節點客戶端的) 用戶是司法部門,確保其他兩個分支機構不做任何違憲的事情。所以說不是區塊鏈,不是加密數字簽名,PoW 纔是比特幣最偉大的發明沒有之一。

Dovey Wan:20 年代是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送上我經常說的一句話,(最早應該是笑來老師說的我印象中)

Long bitcoin,short the world

中文翻譯比較彆扭,就是做多比特幣,做空全世界。我覺得這個可能不太好,因爲我們不希望世界真正大亂。可能更好的一個翻譯就是說世界不破,比特幣不立。破指的是這個世界總會在時代的某一刻因爲人類社會的共識缺失而形成裂縫,比特幣這種簡單但健壯,穩定但有韌性的生物可以在這個裂縫中茁壯成長。

期待比特幣的黃金時代。

看到這裏的同學真心是真愛了,這裏送上比特幣 11 週年的彩蛋。我和熊越同學準備了數月,出於對比特幣的熱愛,以及有感於中文區系統性比特幣科普性的缺失,把國外很火的一本比特幣入門小冊子 The Little Bitcoin Book 在比特幣 11 歲生日這天翻譯編輯完了。閱讀鏈接(點擊原文鏈接):https://xiongxiaoer.gitbook.io/the-little-bitcoin-book/

這本小冊子應該當今市面上最通俗易懂的比特幣科普,讀完你會對比特幣有一個宏觀、全面且客觀的認識。翻譯過程中我最喜歡這句話

英文原文

「At first adoption (of Bitcoin) will be a trickle, then a stream, and eventually a flood.」

中文翻譯

「最初它將是涓涓細流,然後是匯聚成江,最終是滔天洪水。」

請接過這棒火炬,傳閱這本手冊,讓更多人知道比特幣。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