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跌落神壇

EOS 跌落神壇

出品 / CoinVoice

文 / 菱禾

區塊鏈世界中,EOS 是什麼樣的存在?

很多人將 EOS 視爲區塊鏈 3.0 的代表。在誕生之初的新聞報道里,EOS 確實有着這種趨勢。圍繞區塊鏈存在的擴容困難、交易費高昂、公鏈不適用商業等問題,EOS 在技術設計上免除了轉賬費用,採用石墨烯底層區塊架構和 DPOS 共識算法,EOS 的交易處理速度能夠達到每秒百萬。與其相比,以太坊每秒 20 多筆,比特幣每秒 7 筆的處理速度實在是捉襟見肘。

然而神話崩盤的速度之快也讓人始料未及。

11 月 1 日,一場在 EOS 公鏈上進行的零成本薅羊毛空投活動,在交易開始的兩天內達到峯值每小時 62 萬,這直接造成 EOS 網絡“崩潰”,所謂的百萬 TPS,在實踐面前不值一提。

但對 EOS 來說,這種場面或許已經司空見慣。在此之前,創始人言論前後不一、節點內訌、公鏈生態不健康、資源設計模式不合理、幣價大幅下跌等更多問題始終圍繞在 EOS 上。

曾頂着 170 億美元市值的 EOS,和大部分明星公鏈一樣,如今也在急速跌落神壇。

百萬 TPS 崩盤

比特幣之後,天才少年 V 神帶着智能合約出現,ETH 一舉成爲 2017 年幣圈使用範圍最廣、使用人數最多的融資工具。而 EOS 就像一次絕地反殺,在以太坊鋪天蓋地的榮光中,號稱能夠達到百萬 TPS,直擊命脈。它的目的,是趕超以太坊。

從數據表現來看,它確實做到了。11 月 1 日,牛油果項目創始人 AP 的新項目“EIDOS”在 EOS 上進行空投,這是一場零成本的薅羊毛活動,用戶轉入任意數量的 EOS 到項目方賬戶 eidossonecoin 中,隨後將免費獲贈 0.01% 的 EIDOS,同時之前轉入的等量 EOS 也會被返還。

“空投套白狼”的故事引來了大量用戶參與,據 HelloEOS 創始人梓岑公佈的數據,上線兩日後,EIDOS 智能合約 24 小時交易數約 917 萬,峯值每小時近 62 萬。而同期 ETH 上 24 小時交易量最大的 DAPP 交易次數僅爲 4132 次。

EIDOS 爆了,EOS 崩了。與以太坊不同,EOS 的交易不需要 gas 費,但需要消耗一定的資源,當用戶間進行轉賬時需要消耗 CPU 計算資源(CPU)。而 EIDOS 恰恰就是依靠頻繁轉賬來薅羊毛,這直接導致了 EOS 網絡中的 CPU 被百分百佔用,其他在 EOS 上的 DAPP 幾乎癱瘓,服務器卡爆。

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曾造成以太坊“翻車”的加密貓,但在以太坊上只需要提高轉賬費用,仍然能維持交易現狀。而 EOS 的用戶卻因爲沒有足夠的 CPU 無法正常轉賬,EIDOS 原本零成本的利益追逐,演變成 CPU 算力的比拼。一個標榜利用閒置資源的項目最終引發了隱藏在 EOS 內部的資源分配問題。

EOS 的問題還在治理層面。

11 月 28 日,EOS 的節點間發生內訌。節點 EOS New York 發現有 6 個 EOS 備選節點爲同一團體控制,註冊郵箱均爲 eoshenzhen@gmail.com,疑似 6 個節點均爲 EOShenzhen 節點控制。根據 EOS 的規定,一個節點只能擁有一個賬號。因此該行爲的背後,大概率是爲了獎勵。衆所周知,EOS 的節點可以領取獎勵,此次被舉報的 6 個節點就有 5 個節點每天共領取約 547 個 EOS 獎勵。

而作爲實際控制人,EOShenzhen 每天可領到的獎勵約爲 1.2 萬人民幣。這並不是 EOS 第一次出現該問題,儘管 EOS 一再強調“去中心化”,實際上大部分的權益卻在中心化。

與此同時,EOS 公鏈生態健康缺陷也日益暴露。根據 DappReview 的數據顯示,截止目前,EOS 上共有 644 款 DAPP,其中抽獎類 DAPP 有 341 款,佔比高達 52.95%。反觀另一大博彩公鏈 TRON,抽獎類的比例約爲 32.03%,低於 EOS。

而在 4 月份時,EOS 的抽獎類 DAPP 佔比還低於 TRON。並且根據 DAppTotal 的數據顯示,移除機器人後,EOS 上排名前十的 DAPP 中有 6 款來自抽獎類,換句話說,EOS 的大部分流量來源於博彩類項目。

問題的集中爆發反映在幣價上。

據非小號數據,EOS 自 6 月份到達今年的峯值 8.55 美元后便一路下跌,至今徘徊在 2.5 美元左右,較峯值跌去 70% 多。同期 ETH、TRX 雖普遍下跌,但幅度小於 EOS,總體表現優於 EOS。EOS 今年整體呈現先漲後跌的趨勢,變化曲線較爲規則,峯值在 6 月 1 日出現,而 ETH、TRX 的峯值均出現在 6 月底,分別達到 319.09 美元,0.0387 美元,BTC 則出現在 7 月初,最高達到 12549.63 美元。

這四大幣種在後半年的發展中雖偶有反彈,但整體爲下跌趨勢。由於 EOS 的峯值在主流交易幣種中出現較早,其在一定程度上引領了大盤幣價的下跌。例如 9 月,此前一直下跌的曲線在中旬迎來一波觸底反彈,大部分幣種達到小峯值,而後又開始大跌。EOS 在 9 月 19 日達到小高峯後開始下跌,ETH、BTC、TRX 則分別在 20 日、22 日出現大跌,BTC 直接跌破萬元大關。

沉默“VOICE”

與幣價同樣尷尬的還有 EOS 重金打造的應用。2019 年 6 月,一場悄無聲息的發佈會在美國華盛頓舉行。會議僅進行了 20 分鐘,卻發佈了一款重磅產品—基於區塊鏈的社交產品 Voice。此前,EOS 已經爲它預熱半年之久。EOS 母公司 Block.one 甚至花費了 3000 萬美元來購買域名“Voice.com”,足見其對 EOS 的重要性。EOS 跌落神壇而 EOS 也不餘遺力的爲它保駕護航。9 月 EOS 主網升級到 v1.8 版本,該版本修改了 RAM 的計費方式,開發者可以爲用戶支付 RAM 費用。再早一點,Block.one 還花費了 330 萬 EOS 買入 RAM,一切跡象都在指明“所有的資源費用由開發者承擔”,Voice 用戶的使用門檻大大降低了。除此之外,註冊用戶 Voice 的用戶還可以免費獲得 EOS 賬戶。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就緒,只等待 Voice 上線。按照計劃,在升級到 v1.8 版本後,Voice 就會推出。但事實是,這一款在半年就高調發布的產品至今未能上線。最新的安排,已經排到明年情人節推出 Beta 版本。也許 Vioce 在某些程度上揹負着 BB 和 BM 的社交野心,這一點從 BB 對網友質疑的迴應中可以看出來—“毫無疑問 3000 萬是個大數目,但我和 BM 都認爲很值。”可實際上,在經過互聯網社交的深度教育後,大部分用戶對 Voice 本身的社交模式並不關心。一方面,這些用戶大部分來自於區塊鏈圈,他們對於能從 Voice 上薅到多少羊毛的興趣明顯高於怎麼使用它。在推特上,人們針對 BB 的提問也大多圍繞在“Voice 會不會有早鳥紅利”、“Voice 會不會空投”等問題上。另一方面,互聯網巨頭的社交產品滲透到生活的每個細節之處,雖然人們更加註重隱私和對中心化組織產生了反感心理,但短時間內,依舊很難有能夠撼動的因素出現。不管 EOS 是否想要承認,僅依賴於夢想和情懷,已經很難吶喊了。

高光時刻

從 2017 年發展至今,EOS 經歷了由高到低,低到高,再至低的過程,彷彿是區塊鏈歷史的縮影。它帶着百萬“豪門”而來,又因爲免 gas 費、跨鏈交互、虛擬機獨立架構等機制,被視爲區塊鏈 3.0 的代表。

故事伊始時,EOS 確實擁有這樣的光環。2017 年 6 月,EOS 開啓衆籌第一階段,與之前所有的項目都有所不同,締造者爲它設計了諸多玩法。在第一階段,EOS 就在 5 天內籌集了 1.85 億資金,一舉“封神”。

第一階段結束後,EOS 火速上線了雲幣網,成爲第一個一邊衆籌一邊在交易所交易的 Token。

上線第一天,EOS 的價格一路走高,最高漲至 37 元,較衆籌價格 7 元翻了四倍多。EOS 的暴力增長讓李笑來自稱爲“2017 年全球最牛的天使投資人”,他甚至將自己的項目 Press.one 和 Big.one 都接受 EOS 爲衆籌 Token。

9.4 監管來臨,加密貨幣資產大幅跳水,EOS 也未能避免,最低跌至 3 元。相比其他項目,EOS 團隊將衆籌戰線拉長到了次年的 6 月。此時正處於衆籌的第二階段,EOS 迎來超級節點的競選,全球候選節點展開了一場“土豪拉鋸戰”,EOS 價格一度飆升到 21 美元,總市值高達 170 億美元。最後 EOS 成功融到 40 億美元,成爲圈內最大融資規模的項目。

這是 EOS 發展的頂峯,也是“造富故事”的頂峯。

隨後,泡沫堆砌的故事逐漸瓦解,人們開始清醒,追問落地、追問價值。

時至今日,儘管 BM 一直在爲 EOS 辯解,EOS 的社區仍然活躍,EOS 也仍是最強大的公鏈之一,但經過一系列的實踐證明,EOS 已然不再是人們心目中的“神”,它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跌下神壇。

至於 EOS 目前在落地應用方面最大的希望—Voice,在未有創新突破之前是否值得期待一下,還需要用戶自行判斷,反正 V 神已經表示申請了測試版試用。


©本文爲 CoinVoice 優質原創內容,未經授權,禁止擅自轉載。轉載請添加微信【coinvoicetop】或後臺回覆“轉載”。CoinVoice 是領先的全球化區塊鏈媒體,專注原創、深度、優質的區塊鏈內容,致力於鏈接全球範圍內的區塊鏈創新者。
© 往期回顧
EOS 跌落神壇

EOS 跌落神壇

EOS 跌落神壇

© THE END

更多精彩內容,請添加 CoinVoice 小助手微信17045486201,邀你進區塊鏈交流羣。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