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網絡的健壯性不斷強化,共識羣體越來越大,並且具備在危機中快速修復的能力。

原文標題:《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
撰文:Ann Hsu,Chain Hill Capital 首席指數分析師

「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

尼采

本文寫於 2020 年 10 月份中旬,彼時比特幣價格報於 10414 美元 / 枚,截至發稿比特幣已突破 15000 美元 / 枚,並有繼續衝擊新高的趨勢,比特幣正在用嶄新的篇章書寫頑強的生命力。

塔勒布在《反脆弱》一書中定義「反脆弱性」的含義,意指那些不僅能從混亂和波動中受益,而且需要這種混亂和波動才能維持生存和實現繁榮的事物的特性。回顧比特幣的歷史,它用一次次的「被死亡」事件,生動地演繹了強悍的涅槃重生能力:在經歷了監管壓制、暴跌、硬分叉以及各種質疑後,比特幣網絡的健壯性不斷得到強化,共識羣體越來越大,價值持續獲得認可,具備在危機中快速修復的能力,這些都體現了比特幣的反脆弱性。

比特幣被死亡 300 餘次

早在 10 年前,各大媒體以及部分社會知名人士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陸續給比特幣傳來訃告。每次價格下跌,市場上就會有比特幣死亡的消息,比如,比特幣被各國監管層壓制,媒體便高呼比特幣要歸零;比特幣出現黑天鵝事件,市場便會再次出現比特幣虛無縹緲、龐氏騙局、沒有任何價值支撐等諸如此類的聲音。近十一年裏,比特幣被社會各界宣告「死亡」的次數累計高達 377 次(數據截止 2019 年)。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比特幣被媒體宣告死亡次數(截止 2019 年), 來源:區塊律動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比特幣被宣告死亡的部分案例,來源:99bitcoins

十多年過去了,比特幣如今發展得如何?真的如何媒體聲稱的即將歸零或死亡了嗎?我們不妨從比特幣網絡的安全性、用戶羣體數量、傳統投資機構對比特幣的態度以及比特幣價格修復能力等維度去觀察比特幣當下的發展現狀。

網絡健壯性不斷增強

截止 10 月中旬,比特幣的全網算力已突破 140EH/s,刷新了歷史新高(注:EH/s 指每秒鐘可計算 10 的 18 次方次,140EH/s 表示擁有每秒鐘 14 乘以 10 的 19 次方次的計算能力)。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比特幣全網算力,來源:coinmetrics

比特幣區塊鏈網絡的算力曾經歷數次短暫的回調,之後算力創出新高,礦工持續不斷的算力投入背後是對網絡共識的肯定與未來發展潛力的認可。算力是 POW 加密貨幣安全保障的核心,算力水平越高,說明參與維護區塊鏈網絡的礦工越多,網絡被攻擊的難度越大,網絡的健壯性越強。

目前全世界擁有超過 10 萬個的比特幣網絡全節點(保存比特幣區塊鏈完整數據的節點),其中可達節點數爲 10677 個。這些節點分散在全球各個角落,它們承擔着驗證比特幣區塊鏈交易信息的作用。節點數量越多、越分散,網絡魯棒性越高。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比特幣全球節點分佈,來源:bitnodes

用戶羣體不斷擴大

上一輪大牛市結束之後,大量高位接盤的投資者被迫於幣價寒冬中割肉離場,致使大量的比特幣地址被清空,活躍地址數和非零地址數持續下降。2020 年以來,儘管比特幣在新冠肺炎和全球金融市場的影響下劇烈震盪,但由於第三次減半的到來以及不斷惡化的國際經濟環境提振了避險需求,越來越多的投資者湧入比特幣市場。

我們可以從非零地址數的增長狀態窺見一二,非零地址數增加是用戶羣體擴張以及市場普遍看漲的重要具象化指標。非零地址數是持有正數(非零)硬幣的唯一地址數,非零地址數增長並不一定反映用戶數量的大幅增加,但用戶羣體大規模增長通常伴隨非零地址數呈現數量級的躍升。目前比特幣的非零地址數已超越 3100 萬個,相較於 2018 年底的 2100 萬個地址數有了千萬級別的增長,有很強的指向性顯示用戶羣在不斷擴大。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比特幣非零地址數,來源:glassnode

用戶羣增長的另一個重要前提是各國監管層對比特幣的態度是否友好,這決定了比特幣用戶羣體的廣度。從 coindance 的數據可以看出,全球 257 個國家和地區中,對比特幣持友好態度(合法)的國家或地區達到 129 個,佔比 50%;限制比特幣發展的國家或地區有 120 個,佔比 47%;而將比特幣定性爲非法的國家或地區只有 8 個,佔比不到 8%;很顯然大多數國家對比特幣的態度是允許發展的,這無疑爲比特幣用戶羣體的擴充提供了很好的土壤。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各國的比特幣合法性(綠色代表合法,橙色受限制,紅色非法),源:coindance

價值認可度持續提升

傳統投資者對比特幣的接受度有持續向好的勢頭,其對比特幣價值的認可逐漸轉化爲實際行動。加密貨幣信託基金灰度(Grayscale)投資比特幣的力度有增無減,三季度流入灰度比特幣信託基金(GBTC)的資金量達到 7.19 億美元,平均每週流入 5530 萬美元。目前信託基金合計持有超過 45 萬枚比特幣,持倉量佔比特幣流通量的 2.4%,按照當前比特幣兌美元價格 11400USD 算,持倉價值約 51.3 億美元。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灰度比特幣信託基金 2020 年三季度每週流入資金量,來源:grayscale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灰度比特幣信託持倉量與比特幣價格,來源:pro.bybt.com

這些參與比特幣信託基金投資的投資人主要以傳統領域的投資機構爲主,包含了共同基金、對沖基金、風險投資基金等,這其中包括了著名的羅斯柴爾德家族(Rothschild Investment Corporation)。另外,還有合格投資者、養老金賬戶、家族辦公室等。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灰度比特幣信託 2020 年三季度投資人結構,來源:grayscale

除了灰度之外,海外上市公司也在積極建倉、增持比特幣。上市公司 MicroStrategy 斥資 4.25 億美元累計購買了 38250 枚比特幣,推特的兄弟公司 Square 一次性投入 5000 萬美元購置 4709 枚比特幣。另外,早在今年二季度華爾街著名基金經理保羅·都鐸·瓊斯旗下的都鐸基金大舉宣佈進軍比特幣市場,著名量化基金文藝復興科技旗下的「大獎章」基金獲得了監管層頒發的進入比特幣市場的期貨牌照。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公衆公司 / 機構的比特幣持倉量,來源:bitcointreasuries.org

這些身處傳統領域的金融機構以及上市公司將資產配置於另類資產比特幣上,強有力地向外界透露了一種信號:比特幣是有價值的。他們富有成見地看到了比特幣與傳統資產低相關性甚至不相關性的特徵,具備深度抵禦經濟波動風險的能力,特別是對沖各國央行信用貨幣購買力貶值的能力。

危機快速修復能力

2020 年 3 月份,加密貨幣市場受到全球金融市場共振影響,比特幣出現了短時快速大跌,24 小時內跌幅超過 40%,成爲今年比特幣市場最大的黑天鵝事件。

然而僅用了不到 2 個月的時間,比特幣的價格便修復到危機前的水平。從反彈力度看,比特幣與黃金、美國股市(標普 500 指數、納斯達克 100 指數)、房地產信託基金等傳統大類資產相比,比特幣的價格彈性更強,不僅率先收復了跌幅,收益率更是跑贏了上述幾個大類資產。截至 2020 年 10 月 10 日,比特幣年度漲幅已經爲 58%,同期納斯達克 100 指數僅爲 34%,標普 5007 指數漲幅 7.6%,黃金漲幅 27%,房地產信託基金市場平均漲幅爲-10%。

解讀 | 比特幣破 15000 美元: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比特幣與傳統大類資產年度走勢對比,來源:Tradingview

三類因素造成民衆對比特幣的誤解

事實證明,比特幣不僅沒有順着媒體的意圖如期死亡,反而發展得順風順水。比特幣用一次次「被死亡」事件生動地演繹了強悍的涅槃重生能力,在經歷了監管壓制、暴跌、硬分叉以及各種質疑後,比特幣網絡的健壯性不斷得到強化,共識羣體越來越大,價值持續獲得認可,危機中具有快速修復能力,這些都是比特幣的反脆弱性的體現。民衆之所以對比特幣產生誤解,歸類起來可以有如下三方面原因:

認知慣性

我們生活在一箇中心化的世界裏,大多數人的財富由銀行幫忙保管,我們的信用需要第三方替我們證明,我們的知識體系需要學校學歷或技能證書來證明。我們的日常生活已經習慣了依賴第三方的信任,形成了認知慣性,這種認知慣性是數千年積累下來的。一旦切換到沒有中心化的比特幣世界裏,很多人無法從已有的認知慣性裏脫離出來。

學習門檻

對普通人來說,比特幣的學習門檻相當高。比特幣的底層知識架構涉及經濟學、貨幣學、計算機學、密碼學、博弈論等等,對大多數人來說,要深入理解比特幣至少需要同時對這些領域有比較客觀的認知,學習門檻相當高。人都是懶惰的,學習難懂的知識是煎熬的,能舒服誰不願意舒舒服服的,因此這是反人性的。

投資失誤

衆多投資者之所以會在猶豫相當長時間後選擇進場投資比特幣,並非他們領悟到比特幣巧妙的設計原理以及背後蘊藏的深層次經濟學邏輯,而是身邊的朋友因投資比特幣而財富自由。由於沒有形成自己的認知框架體系,再加上無法辨別其中的風險,容易形成錯誤的判斷,在階段性高位買入比特幣產生虧損,或誤入騙子設下的騙局裏。自身投資失誤或目睹親朋好友投資失誤是造成大衆對比特幣產生嚴重誤解的重要原因之一。